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法医狂妃 > 第1730章 如此猖狂霸道
 “母蛊?反噬?”太子不太懂。游

    丝丝道:“二十三年前,我才八岁,那年,我随大巫进京,入宫为皇后娘娘拔蛊,因那时我还太小,在大巫身边,也只是打打下手,跑跑腿,并不清楚皇后娘娘中的是什么蛊,直到回了辽州,又过了两年,我才偶然听大巫提及,皇后娘娘,当年中的是绝嗣蛊。”“

    绝嗣?”太子狠狠皱起了眉头。游

    丝丝点头:“绝嗣蛊是一种禁蛊,也是一种无药可救的蛊,蛊虫即便被移植,子蛊移出,母蛊依旧存在,当年大巫便发现此蛊无法根本拔除,因此编造了一套血脉之亲,移蛊可成的说辞,也是为了替自己开脱,而暗地里,大巫给皇后娘娘配了绝育药,使得她终身无法再孕,既是无法再孕,绝嗣蛊便无法生效,这也算是一种亡羊补牢的方法,但因为皇后娘娘当时是抱着想要再孕的念头,才请的大巫去拔蛊,因此大巫未敢告诉娘娘,这蛊,其实一生一世都会在她体内,不过……”

    “不过什么?”太子忙问。

    游丝丝道:“不过,既然皇后娘娘不会再有孕,这母蛊按理说也不会再起风波,但从现在看来,娘娘却是被母蛊反噬了,母蛊暴动的唯一原因,是子蛊遇难,太子殿下,不知皇后娘娘的姻亲里,是否有一户姓林?”太

    子点头:“是有。”“

    那我便没记错。”游丝丝道:“当年大巫用了血脉移蛊的说辞,推卸责任,选用的,便是娘娘姻亲中一姓林的姑娘,当年也是凑巧,刚好那小林姑娘正好降生,大巫便将她用作承载子蛊的器皿了。”

    “当年刚刚降生……”太子稍微换算一下,没想出是谁,又看向树甄。

    树甄立刻道:“棋莲表小姐?”

    游丝丝见有目标了,便道:“那位表小姐,现在何处?”

    太子对挥手一挥手:“去把林棋莲召进宫。”

    树甄连忙去了。可

    半个时辰后,树甄再回来,却是满头大汗的道:“林,林家人说,棋莲表小姐五日前便随夫君去了同州赴任,他们也是在前两日才收到的消息,殿下,这……”

    太子脸色现在已经黑透了,不禁看向游丝丝:“找不到子蛊,皇后可还有救?”

    游丝丝沉默了片刻,道:“救,是能救,但救法有些偏激,风险也很大。”太

    子犹疑了片刻,盯着皇后看了半晌,道:“派人去追林棋莲,找到将她立刻带回京,你……”太子盯着游丝丝:“救皇后。”游

    丝丝点点头,从自己随身佩戴的小匣子里,拿出三颗黑漆漆的石头,她将三颗石头珍贵无比的放在手心,对太子解释道:“这三枚药蛊,造价不菲,是我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才艰难制成,现在,我要将这三枚蛊虫,放进娘娘的身体,克制母蛊。”太

    子不太懂这些,就点点头,让她赶紧。游

    丝丝将石头的茧壳剥开,把里面蝎子一般的小虫,塞进皇后娘娘的口中,当她破到第三颗时,显然十分肉疼,太子看她慢吞吞的,有些不悦:“快点!”

    游丝丝忍不住解释一句:“这是黑齿蛊,非常稀有……”太

    子道:“多少银两,本殿买便是!”游

    丝丝咬了咬牙,心想这不是买不买的事,她原想用这颗黑齿蛊,看能否制出一只百齿蛊,要知道,百齿蛊算是药蛊之王,巫族历代大巫,没有一人能炮制而成,其价值,不可用金钱衡量,那是只有最厉害的蛊巫,才能做到的程度,那代表的是地位,无上荣光的身份象征。游

    丝丝心里这般想着,还是吐了口气,将黑齿蛊放进了皇后的嘴里,她心里想的是,没关系,只要黑齿蛊能克制皇后体内的母蛊,损失掉另外两只蛊没所谓,只要黑齿蛊最后能存活下来,她依旧可以用它制百齿蛊,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待

    三只蛊虫都放进皇后体内后,游丝丝就安心等待,直到一个时辰后,皇后娘娘渐渐的平静下来,她虽然还是昏昏沉沉的,但没有出现反胃,吐水的情况了。众

    人都松了口气的时候,游丝丝也自信了些,黑齿蛊果然效用十足。

    但她还未来得及开心,便见皇后突然一下腾起,整个人趴在床沿,这次,黑虫卵从她耳朵里出来了。

    游丝丝后退两步,心中震慑得无以复加。她

    连忙去查看皇后的情况,惊悚的发现,皇后体内的母蛊,竟吞噬掉她的三只药蛊,并且壮大了声势,比之之前,能力更足了。游

    丝丝忍不住捂住了嘴,心里震撼,这,这绝嗣蛊,到,到底,是何人所制?

    竟,竟能,如此猖狂霸道?…

    …

    京青官道上,经历了一整夜的急救,林棋莲终于缓了过来,而就地露宿了一夜后,第二天一早,白妆起的很早。白

    妆一起来,就看到自己帐篷外,有一只黑漆漆的乌星鸟,正蹲在那儿。白

    妆从小在苗族长大,山野之地,鸟兽很多,她对鸟雀也有好感,便顺势逗了逗。没

    想到那小黑鸟却如此通人性,也不怕生,就飞到了白妆肩上。

    白妆愣了一下,然后就高兴了,她坐到一边的地上,把小鸟拿下来,摸它的毛,嘴里念叨:“你不怕人啊,怎么这么乖啊。”小

    黑鸟用小隼去刮老奶奶的手背,样子亲昵极了。

    白妆也开心,又问它:“饿不饿,我给你抓虫子吃,你喜欢吃什么虫子?”

    小黑鸟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竟直接跳到白妆的帐篷里,越过还没睡醒的纪南峥,把置于床头的,小木匣子推了出来,然后整只鸟趴在了木匣子上。白

    妆现在有点被黑鸟迷惑了心智,她把自己放蛊的盒子打开,大方的对小黑鸟道:“要哪个,挑吧。”小

    黑鸟挑了其中一个。白

    妆拿起来看了眼,啧啧一声,刮了刮小黑鸟的尖隼,道:“小机灵鬼,专挑贵的。”

    说着,她就吹了记口哨,把传说中的药蛊之王,百齿蛊,从茧壳里召唤出来,然后捉起那蝎子似的小虫,喂进了小黑鸟嘴里,看小黑鸟吃得香,她还摸摸它的头,笑着说:“以后再给你做啊,跟我去苗疆,苗疆血融蝎多,天天做给你吃。”小

    黑鸟那叫一个高兴,把自己整只鸟,都塞到老人家怀里,一点不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