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勇敢者酒吧

第十九章 勇敢者酒吧

        谁?为什么会知道我购买了“治安官”配方?休墨绿色的瞳孔一缩,愕然环顾四周,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注视。



        根据a先生的说法,在他这里交易应该很安全很保密……到了最后,休忍不住望向那张单人沙发,只见用兜帽阴影遮掩住五官的a先生依旧安静地打量着众人,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



        她用手肘轻撞了一下佛尔思,低声问道:



        “我该不该去?”



        佛尔思拿过那张纸条,瞄了一眼,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去,至少现在还有a先生看着,没谁敢对你做什么,你可以趁机弄清楚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说不定真能获得你想要的魔药材料呢?”



        “有道理……”休本身就是很有行动力的人,当即对侍者点了下头,再次跟着对方来到书房外,披上了带兜帽的长袍。



        这帽子能把我整张脸都遮住,快看不见前面的路了……休戴好兜帽,开门而入,瞄见书桌后面坐着位穿黑色燕尾服的男子。



        这男子脸上戴了一张黄金般的面具,露出眼睛、鼻孔、嘴巴和两颊,让人无法想象他原本的样子。



        金色面具后的浅棕色眼眸一转,那位男子指着书桌对面的椅子道:



        “坐。”



        他的嗓音故意沉哑,但没额外的特殊。



        休反手关上书房的门,挺胸抬头,不输气势地坐至预定的位置,开口问道:



        “你有‘治安官’魔药的主要材料?”



        面具男低笑一声道:



        “是的,恐惧魔虫的眼睛和银白战熊的右掌,我都有。”



        “事实上,那张‘治安官’魔药的配方就是我找人代卖的。”



        难怪……休虽然常被好友嘲笑没脑子,但能在非凡者圈子,在东区的黑帮和贫民间活下来,她也不是完全鲁莽的人,她对危险有种野兽般的直觉。



        她沉声问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筛选合适的帮手。”面具男轻笑道,“以你的财政状况,很难在短期内凑够这两种非凡材料需要的金钱,当然,你能够去别的非凡者聚会里转卖配方,但请相信我,这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危险,我们的圈子不一定重叠,但我并不是一个人。”



        休皱起眉头道:“既然你有庞大的组织,有‘治安官’甚至‘仲裁人’魔药的配方,为什么还要找我帮忙?”



        “有的事情,我们并不想自己出面,这有很多原因,但我没必要告诉你,而每一位靠自己踏入非凡者道路的‘仲裁人’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些贵族关系,这也是我们需要的。”面具男大概解释了两句。



        看来他并不知道我的来历,甚至不清楚我在东区的名声……休稍微放松了一点。



        面具男继续说道:



        “你就当是非凡者聚会外的委托,我会给你一些任务,支付你相应的报酬,如果你觉得危险,可以拒绝,这是公平的,自由的交易,等到你攒够了钱,就能来我这里购买材料。”



        这……正为财政状况烦恼的休顿时怦然心动,矜持了9秒钟道:



        “只要我拥有拒绝任务的权利,我可以考虑。”



        “没有问题。”面具男哈哈一笑道,“我们现在就可以约定将来见面的地点和方式,为了让你放心,主导权交给你。”



        “好。”休虽然还是满头的雾水,并不理解对方为什么要找自己做事,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至少她目前看不出明显的危害。



        …………



        整个周日的白天,克莱恩忙碌着买椅子买茶具缝补衣物,总共花费6镑9苏勒,让客厅、餐厅和自身恢复了原状。



        “真是亏本了啊,希望警察部门最后能从默尔索的遗产里赔偿我的损失,哎,希望不大,顶多一部分。”克莱恩将发票收据等整整齐齐放好,等待着之后有用上的机会。



        当然,纯粹从收入的角度讲,他其实赚了不少,默尔索的非凡特性至少值300镑,甚至不止。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克莱恩能接触到非凡者圈子。



        晚餐之后,穿好纯色毛衣和灰蓝色的工人外套,戴上鸭舌帽,克莱恩再次出门,换乘两次,来到了贝克兰德桥区域的铁门街。



        没走几步,他就看见了“勇敢者酒吧”,看见了似乎很沉重的黑木大门和一个环抱双臂接近两米的壮汉。



        壮汉打量着克莱恩,并未阻止他推门而入,只是在听见里面欢呼和干杯的声音时,喉头蠕动了一下。



        这个时间段正是酒吧生意的高峰期,克莱恩还未进入,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热浪,闻到了浓烈的麦芽酒香,听见了喧闹嘈杂的声音。



        不出意外,他看到酒吧的中央有两个台子,一个正上演着狗抓老鼠比赛,一个则有两位拳击手耐心等待,准备着即将开始的战斗。



        酒香夹杂着汗味而来,克莱恩抬了下金边眼镜,捏了捏鼻子,边保护身上的财物,边奋力挤向了吧台位置。



        不等酒保开口,他抢先说道:



        “一杯南威尔啤酒。”



        这是鲁恩王国自产的最好的啤酒。



        “5便士。”酒保熟稔地回答道。



        克莱恩掏出一把硬币,数了5便士给对方,换来一个装着金黄色酒液的大木杯,啤酒的香味浓郁诱人。



        “在它面前,很多啤酒甚至不能称为酒,只能算饮料。”酒保呵呵笑道。



        克莱恩端起一喝,只觉清冽爽口,先是苦中带香,接着麦芽的味道奔腾而出,回口则有点甘甜。



        放下杯子,望了眼细腻洁白的泡沫,他趁机问道:



        “卡斯帕斯.坎立宁在哪里?”



        酒保停下擦拭杯子的动作,抬头审视了他几秒钟,指了指侧方:



        “三号桌球室里。”



        克莱恩本着不浪费的精神,端上杯子,走到了三号桌球室外。



        他只是轻轻一敲,就让房门吱呀后敞。



        里面拿着桌球杆的两个男子停了下来,齐齐望向门口。



        “我找卡斯帕斯.坎立宁。”沉默的气氛里,克莱恩忙又补充了一句,“‘老头’介绍的。”



        听到这句话,那个长着大鼻子,穿着亚麻衬衣的半百老头沉声说道:



        “进来吧。”



        他脸上有一道翻口的、巨大的伤疤,从右眼角一直拉伸到了右侧嘴边,他的鼻子是典型的酒糟鼻,几乎完全染上了红色。



        克莱恩端着杯子,缓步而入,只见坎立宁的桌球对手熟稔地放下杆子,离开了这个房间,并顺手关门。



        卡斯帕斯.坎立宁一瘸一拐地绕了过来,开口问道:



        “你想要什么?”



        “一把大威力的特制左轮和五十发子弹。”克莱恩又喝了口南威尔啤酒。



        “3镑10苏勒。”卡斯帕斯报出了价格,“这肯定比正规的武器商店贵,它包含了我承担的风险。”



        “成交。”克莱恩从裤兜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5张1镑面额的钞票,数了4张给对方。



        卡斯帕斯随手检查了下真伪,点了点头道:



        “你比你的外表爽快,等我五分钟。”



        他将钞票放在桌球台上,靠好杆子,瘸拐着走向门边。



        目送完卡斯帕斯出去的克莱恩回头无聊地审视了一眼当前流行的桌球,发现和地球上成熟的斯诺克非常一致。



        一定是你,罗塞尔大帝……他险些摇头失笑。



        等待了一阵,卡斯帕斯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包着的物品和两张5苏勒的纸币。



        克莱恩接过钱和物,当场拆开,眼睛里映入了一把枪管偏长的银白色的左轮,它的握手似乎是由胡桃木制成的。



        除此之外,还有整整齐齐放在盒子里的五十发黄澄澄的子弹。



        克莱恩试了下空枪,装好五发子弹,将左轮塞入了早就买好的腋下枪袋里,然后收拾起剩余的子弹,抬头望向卡斯帕斯,斟酌着说道:



        “如果我想雇佣一个厉害的保镖,该找谁?”



        “非常厉害,超越了人类极限的那种。”



        卡斯帕斯揉了揉自己发红的大鼻子,目光一下变得森冷。



        他认真审视了克莱恩两分钟,用沉默的态度制造着骇人的压迫感:



        “我可以帮你问一下,但不保证会有人接这个任务。”



        似乎认识不止一位非凡者啊……克莱恩上翘嘴角道:



        “不管结果是什么,请允许我预先表达我的感谢。”



        卡斯帕斯收起桌球台上的钞票,再次走出了这里,足足十分钟后,他才返回房间,而克莱恩已无聊地喝完了那一大杯南威尔啤酒。



        “他想见一见你,然后再做决定。”卡斯帕斯沉声说道。



        “没有问题,换做是我,也要先评估任务的难度。”克莱恩微笑颔首。



        他跟在走路艰难的卡斯帕斯后面,穿过拥挤的拳击台侧方,进入了酒吧靠厨房的位置。



        卡斯帕斯忽然顿步,轻敲起一扇门,等到允许后,领着克莱恩推门而入。



        这是一间纸牌室,里面有十几个人在玩德州扑克。



        看到卡斯帕斯和克莱恩进来,一个穿白衬衣黑马甲的男子缓慢站起,打牌的其他人则都停止了动作,没一个发出声音。



        一眼扫过,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



        他发现除开站起的那位男子,其余牌客都有种难以言喻的诡异味道,他们脸色苍白,眼神宛若野兽。



        轻叩左边牙齿两下,克莱恩悄然开启了灵视。



        他的肌肉霍然紧绷,险些无法控制住自身的表情,因为那些牌客的气场颜色都为深黑!



        这说明打牌的十几个人里面,除了起身的那位男子,其余都是死人!



        不,不是单纯的死人,死人没有气场颜色!



        这都是活尸!



        腐烂的感觉扑面而来,白衬衣黑马甲的男子走到了克莱恩的面前。



        他的脸色同样苍白,眼神里仿佛藏着浓浓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