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想象的和实际的“眷者”(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想象的和实际的“眷者”(求月票)

        皇后区,霍尔伯爵家,餐厅内。

        按照惯例,奥黛丽正和父亲、母亲、哥哥一起做餐前祈祷。

        “赞美女神!”她在胸前顺时针点了四下,以这句话作为收尾。

        可是,她话音未落,被眼皮遮住的视线内却弥漫起浓郁的灰雾,一道俯视着所有人所有物般的身影高远而威严地开口道:

        “那是一张罗塞尔制作的‘亵渎之牌’。”

        “愚者”先生……“亵渎之牌”?终于等到回应的奥黛丽先是一喜,旋即微微愣,不明白所谓的“亵渎之牌”究竟指什么。

        不过,她很快就有了猜测,她一直都知道罗塞尔大帝制作过一副隐秘的,象征着某些未知力量的纸牌,这幅纸牌共二十二张,被认为是塔罗牌参照的对象。

        而且她还听“倒吊人”说过,那副纸牌藏着的秘密是神之途径,是成神之路!

        原来,它叫“亵渎之牌”……和“亵渎石板”对应……这绝对是神秘世界里最顶级的宝物!

        神之途径啊!

        难怪“愚者”先生的眷者要请求帮助,确保真是那张牌才行动,免得出现错误,没拿到正确的目标,反倒让蒸汽教会醒悟某张书签里藏着“亵渎之牌”……

        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

        蒸汽教会的非凡者都没来做例行性的询问,或许,他还在谋划……

        身体隐有颤栗间,奥黛丽又在浓郁的灰雾里看见了一个祈祷的人影,模糊到极点的人影。

        他正尊敬地说道:

        “伟大的愚者,请向验证者转达我的感谢,这让我的行动非常顺利。”

        “为此,我愿意将报酬提高到3ooo镑,从尚未支付的5ooo镑里扣除,这是对方应该得到的份额。”

        成功了?这就成功了?可我刚才看那些报纸的头版时,都没有展物被窃的新闻啊,全部是连环杀人案第12位受害者出现的消息……将报酬提高到3ooo镑,说明“愚者”先生眷者的行动确实成功了,他没让任何人察觉地取走了那张藏着“亵渎之牌”的书签!真是帅气啊!罗塞尔大帝明的这个词汇虽然不够文雅,不够矜持,不符合贵族的身份,但却是我现在唯一的感受!

        我们塔罗会掌握了一条完整的“神之途径”!

        应该是完整的吧?

        不知道会是哪条?

        可不管怎么样,这都象征着成神之路!

        在“愚者”先生的光辉下,我们总有一天会成为最顶尖最厉害的隐秘势力!

        不知道别的书签里有没有藏“亵渎之牌”……

        奥黛丽控制住激动的情绪,又向往又自豪地任由用餐女仆帮自己铺好餐巾。

        她眸光一转,望向有边用早餐边看报纸习惯的霍尔伯爵:

        “爸爸,今天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新闻吗?”

        霍尔伯爵感叹道:

        “那个恶魔又杀害了一位无辜者,第12起了,那是一位刚出名没多久的时尚设计师,仅仅因为贫困难以支撑的时候做过几次站街女郎,她就遭遇了这么可怕的事情。”

        “幸运的是,这次有目击者了,有人目睹了那个恶魔犯下血案的场景,呵,他被吓坏了,不停地在街上大喊‘杀人啦’‘救命啊’,呵呵,不得不说,他的呼喊他的求救有非常不错的效果,那恶魔没有追赶上去。”

        “警察们借此锁定了嫌疑人,正在紧张地搜捕中。”

        奥黛丽再次于胸口画出绯红之月道:

        “愿他们的行动成功。”

        “爸爸,听您刚才的描述,那真是一副又可怕又好笑的场景。”

        “希望那个目击者之后不要因此做噩梦。”

        而就在同一个晚上,“愚者”先生的眷者没惊动任何人地在重重保护的博物馆内取走了“亵渎之牌”……奥黛丽向往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并自我填充了一些细节。

        …………

        王国博物馆内,复原的书房中。

        “确认只有两张书签被盗吗?”“机械之心”小队队长麦克斯.利维摩尔询问着队员。

        说话的同时,他偷偷瞄了眼站在书桌前,背对着自己的大人物。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牧师袍,头戴神职人员软帽的老者,那是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贝克兰德教区的负责人,神前会议成员,大主教霍拉米克.海顿。

        这位大人物不仅仅是神职人员,还是非常出名的科学家,贝克兰德大学物理系荣誉教授。

        “是的,只有那两张书签被盗。”被问话的队员相当笃定地回答道。

        麦克斯轻轻颔,望向霍拉米克.海顿,想了想,斟酌着问道:

        “大主教阁下,昨天傍晚闭馆后,有一些贵族子弟前来参观,他们有触碰部分展物,包括失窃的两张书签之一,需要让他们配合调查吗?”

        “这件事情我知道。”霍拉米克双手自然低垂地转过身体,语气平和地说道,“我已经确认过了,那些贵族子弟和偷盗书签的窃贼没有任何关系,不需要再让他们配合调查。”

        “是,大主教阁下。”麦克斯本身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更何况海顿大主教有足够的神秘学知识和各种非凡技巧来确认。

        霍拉米克有一张很温柔很慈祥的脸庞,此时同样没表现出丝毫的愤怒,他环视一圈道:

        “而且昨晚在这里的不止一个人,至少有两位,分成了彼此对立的两方。”

        “其中一位的序列甚至可能比我还高,另外一方却奇怪地逃掉了。”

        “虽然我无法还原完整的场景,但有些事情还是‘看’得出来。”

        “事情比我们想象得更加复杂。”

        说到这里,他叹息道:

        “我也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窃取书签了。”

        “我们被罗塞尔骗了一百五十多年了……”

        …………

        3ooo镑,真是让人肉痛啊,我攒了这么久,还不到1ooo镑的……不过,“亵渎之牌”是无价之宝,拿钱都换不到,“正义”小姐在这件事情里的贡献也绝对值这个价……

        还好,都是从她欠我的里面扣,稍微减轻了一些压力,以后要是遇上阿兹克先生,我就用高序列的配方支付那15ooo镑属于“眷者”的报酬……其他的“亵渎之牌”不知道又被伪装成了什么样子,按照大帝的性格,应该都挺出人意料的吧……克莱恩结束回应,望着宫殿外面的灰雾海洋,无声感叹了几句。

        谨慎为重,他暂时将那张“黑皇帝”牌留在了灰雾之上,留在了“愚者”座椅正对着的青铜长桌表面,同样的,还有阿兹克铜哨。

        等返回现实世界,他又举行仪式,自己召唤自己,把“万能钥匙”这迷路与倒霉的结合体,这负面影响看似不大,可真要遇到严重情况却可能要命的封印物,丢到了灰雾之上,打算没事不用它。

        “万能钥匙”仅仅是一个刚晋升序列9的倒霉家伙的遗物,竟然有这种中序列非凡者都无法削弱的负面影响……看来那位“学徒”当时的失控,有额外的因素啊,于是有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这么一想,我之前的决定是对的,探索大桥南区威尔迪街32号的事情要谨慎,要做好准备……嗯,必须明确一点,封印物的效果不一定和析出它的主人序列完全相关,必须考虑多重因素,比如,有没有被邪神污染……

        克莱恩用变凉了不少的水洗了个澡,一身清爽地走出了盥洗室,到楼下享用起顺路买回来的玉米薄饼,这是费内波特王国高原地区的特色,又脆又香又甜。

        吃饱喝足,他又推敲了一下昨晚的经历,看是否有遗留线索给别人:

        “即使拿着‘万能钥匙’,如果本身不是非凡者,也不可能在一个恶魔的手下逃脱,当时那位神秘又强大的女士肯定确认了我不是普通的私家侦探,我也没想过能隐瞒这点。”

        “她没有把我抓走,说明她要么是对野生非凡者有一定好感的官方人员,要么就不属于三大教会不属于军方,嗯,我倾向于后一点,前者大概率会没收‘万能钥匙’,哎,我当时都有点绝望了,还以为会被当成一般的非凡者关押到蒸汽教会的地底,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该怎么越狱的问题,谁知道,她就那样走了。”

        “她是哪个组织的?或者野生的?不,野生的非凡者到了这么强大的程度,必然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组织。”

        “那条恶魔犬肯定会用非凡能力抹去自身相关的线索,这自然也就包括我的,在神秘学领域,这是没办法分开的,而那位女士很可能也不适宜曝光,我逃跑时的线索看来也被干扰了。”

        “至于博物馆内的事情,他们要找特殊的灵体,奇怪的存在,和我夏洛克.莫里亚蒂有什么关系?”克莱恩自我调侃了一句,内心愈地安定。

        当然,他敢于回家,也是事先占卜过的,就像他不害怕博物馆内有完全无法解决的陷阱一样。

        呼,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了……今天做什么呢?练习非凡能力,顺便去克拉格俱乐部蹭吃的?嗯,不知道值夜者代罚者他们有没有确认凶手,要不要再写封信给艾辛格.斯坦顿,稍微提示一下?思绪翻滚间,克莱恩听见外面有人靠近又远离。

        又有信?他疑惑开门,果然看见信报箱里躺着一封信。

        这封信来自艾辛格.斯坦顿。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