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活尸和狼人

第一百三十四章 活尸和狼人

        跑在最前方的是马里奇,他略显凌乱的头发被风完全刮向了后面,脸部的表情呈现扭曲般的狰狞。

        他的速度比处于最高峰的蒸汽列车还快,嗖地一下,就来到了那片空地的入口。

        可就算这样,他依然没能摆脱后面的追赶者。

        离他最近的是位脸色和他同样苍白的男子,对方的脸上有几块不明显的黑斑,仿佛腐烂伤口愈合后留下的痕迹,眼中的恶意则完全不加掩饰,不做压制,像渴望新鲜血肉的活尸更胜过人类,克莱恩猜测这位应该就是序列6的杰森。

        杰森和马里奇的距离保持在七八米范围内,时而拉长,时而缩短,反反复复,来来回回。

        而他们后面十几米的地方,一道身影被越甩越远,那是个瘦削但健壮的男子,头发剃得很短,根根如尖刺般竖着。

        他双臂摆动之间,手掌尖端有金属般的光芒映着微弱的绯红月华,那是长如匕首的一根根黑色指甲!

        “狼人”泰尔……克莱恩在心里默默念出了对方的代号和名字,脑海内则浮现出了泼洒满鲜血的墙壁,挂在凸起位置的肠子,落满一地的血淋淋断肢和内脏。

        蹬蹬蹬!

        马里奇用尽全身力气般奔逃着,杰森咬紧牙关,搏命追赶,他脸上愈合的黑斑不知什么时候已胀得透亮,似乎有腐烂液体将要滴出。

        两人所过之处,地上的水洼和泥泞土中的液体飞快凝出了白霜,一寸寸冻结。

        枯败的野草被两人带起的劲风吹高,于缓缓落下的过程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着,朽化着。

        忽然,结霜的泥土里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掌,准确地抓向了杰森的脚踝。

        啪!

        杰森扭转身体,用力一踢,直接将那手掌的腕部踢断,将它踢飞了出去,而端口处,血肉早已烂掉,一条条白色的蛆虫争先恐后地往外蠕动着。

        马里奇停了下来,用右手捏住嘴唇,吹了声凄厉的口哨。

        砰!砰!砰!

        空地不同位置的泥土被掀开,一具具没有表情的尸体坐了起来。

        与此同时,阴冷之风忽然打旋,数不清的透明幽影仿佛闻到了鲜血盛宴的味道,谁也不想落后地涌向了杰森,有的拉他手臂,有的扯他小腿,有的干脆抱住了他的脑袋。

        杰森顿住脚步,哼了一声。

        那一道道幽影顿时倒飞了出去,有的惨叫着消失,有的迷失于原地。

        近乎是瞬间,马里奇和杰森同时抬起了右手,拇指竖起,搁在食指旁,食指则瞄准了对方。

        无声无息之中,隔断两人的空气炸开了,往上翻腾出一缕缕黑气。

        马里奇随之退了一步,凌乱的头发刹那枯萎了几根,往下飘落。

        “马里奇,你还是这么弱,还是不懂得利用欲望的力量!”杰森低哑着笑道。

        这个时候,“狼人”泰尔赶到了他的身边,而负责此次行动的序列5强者史蒂夫还不知道在哪里。

        “不要急着解决马里奇,等着莎伦来救他,史蒂夫大人即将赶到。”“狼人”泰尔压低嗓音,对杰森说了一句。

        他旋即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不知道莎伦脱光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他话音未落,忽然看见杰森扭过了脑袋,苍白的脸上阴惨惨一片,眸子里则隐约具现出了两道相同的身影:

        黑色的宫廷长裙,淡金的头发,精致的脸孔,没有血色的皮肤!

        啪!

        他两只手掌伸了出去,掐住了“狼人”泰尔的脖子,骨头难以支撑的吱嘎声随之响起。

        “怨灵”莎伦来袭!

        泰尔猛地吸气,让脖子鼓胀得像是水管,让那里长出了一根根黑色硬毛,短暂对抗住了要捏断他气管和颈椎的力量。

        他的眼睛渐渐翻白,鲜红的舌头伸了出来,黏稠的唾液顺着嘴唇两侧不断下滴。

        可是,他的右手却准而稳地伸入了衣兜,打破了某个预设的灵性枷锁!

        整片空地带四周仓库,突地亮了起来,绯红的月华充塞满了这里。

        杰森掐住“狼人”泰尔脖子的力量飞快减缩,他的身后随之浮现出了头戴小巧软帽的身影。

        泰尔的脸上则露出了一抹得意和残忍兼具的笑容,右手从衣兜里拿出了一轮缩小的“满月”,绯红的“满月”!

        那是一件不断散发着宁静光辉的暗红色饰品,它呈圆月的形状,四周镶嵌着一枚又一枚绯色宝石,中间则是象征月亮的符号和诸多神秘标识。

        莎伦本能眯起眼睛,退后了两步,虚幻飘忽的感觉迅速消退。

        她的双腿似乎再也无法支撑她的的重量,她软软倒在了地上,黑色的繁复的宫廷长裙沾上了尘埃和泥泞。

        “狼人”泰尔举高那绽放绯红清辉的巴掌大小圆形饰品,喘息着笑道:

        “史蒂夫大人说的没错,你们肯定会尝试反扑,而莎伦你附体操纵的对象,必然是比我高一个序列的杰森,所以,他把‘深红月冕’交给了我。”

        “你猜,他现在在哪里?”

        这……这和莎伦预计的不一样啊……看来我只能自行选择最好的出手时机……克莱恩看得听得皱起了眉头,并强行按捺住了内心不断泛起的焦躁。

        这个时候,“狼人”泰尔没急于进攻,因为他知道“深红月冕”的效果维持越久,莎伦越是虚弱,马里奇越是痛苦。

        而杰森本就冷酷的眼睛则多了抹蕴含残暴的疯狂,再也找不到理智的存在。

        他也受到了“深红月冕”的影响,但习惯放纵欲望的他并没有产生痛苦的感受,而是对眼前的新鲜血肉充满渴望。

        “荷!”

        杰森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不像人类的低吼,裸露在外的皮肤汗毛根根转白。

        就在这个时候,莎伦艰难抬起双臂,用左手取掉了右掌戴着的那只黑色手套,而杰森正好扑向了她,四周的泥土随之覆盖上了一层薄冰!

        突然,莎伦的掌心爆发出了无穷无尽的虚幻光芒。

        它们吸食着莎伦的灵性,于这位人偶般小姐的身影前方交织成了一扇布满神秘花纹,充斥无法描述味道的青铜色大门。

        大门摇晃着,吱呀一声打开,裂出了一道缝隙!

        缝隙之内,一双双或苍白或透明,或长满牙齿或血淋淋没有皮肤的手臂,伸了出来,跨过虚空,抓住了“活尸”杰森!

        一双双难以名状的眼睛密密麻麻躲在门后的黑暗里,静静地注视着前方的猎物。

        杰森根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那一条条手臂抓住了,就被那一根根滑腻的虚幻的触手缠住了,就被那凸显出一张张婴儿脸孔的青黑色藤蔓绑住了!

        这些诡异的事物哭喊着,尖笑着,竭力将“活尸”杰森拖向门后。

        哪怕被嗜血和杀戮欲望完全掌控了思绪,杰森也本能感觉到了害怕。

        “荷!”

        他喉咙的声音霍然加剧,那条条让人头皮发麻的手臂上顿时凝出了一层层冰霜,那凸显出张张婴儿脸孔的青黑色藤蔓则发出痛哼之声,有腐烂般的浊黄色液体不断下滴。

        拉扯的力量放缓了,但却没有消失。

        杰森不断驱使幽魂干扰,就如同将石头丢入了大海,他尝试着使用死亡领域的法术,也未能产生太好的效果。

        他的身体难以遏制地坚定地一步步向着那扇虚幻神秘大门的裂缝处前行着,时而能挣扎着后退少许。

        因为预先服用过一支镇静剂的关系,马里奇没被痛苦彻底打倒,趁此机会,拿出了最后那两支镇静剂,啪地折断瓶管,就着玻璃渣,一口气喝了一支半。

        他眼中压制的恶意减弱了,脸庞的扭曲恢复正常了,目光刷地望向了“狼人”泰尔。

        与此同时,刷地一下,泰尔瘦削但健壮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来到了十几米外。

        他的身影在那里勾勒出来的时候,原本的位置竟然还残留着虚幻的景象,一道如有生命般的黑气从地面腾起,贯穿了残象,摇曳着消失。

        泰尔使用的不是“闪现”,他并没有这方面的非凡能力。

        他依靠的“深红月冕”带来的极致速度!

        能拖出残影的速度!

        而这个时候,躲在仓库顶部阴暗处的克莱恩也将左手伸入了衣兜,触碰向铁制卷烟盒,解除了表面的“灵性囚笼”,并轻巧地打开了盒子。

        他相信“怨魂”史蒂夫肯定已经来到现场,否则这样僵持下去,杰森肯定会被拖到那可怕的门后,而“狼人”泰尔即使有“深红月冕”的加持,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马里奇,到时候,莎伦再用“神秘之门”对准狼人,“深红月冕”就将改换主人。

        克莱恩的手指刚一接触到铁制卷烟盒内的“全黑之眼”,脑海里就响起了,就充满了疯狂的,污秽的,可怕的呓语!

        那是让人血管凸起,眼睛欲裂,头部随时可能爆开的恐怖呓语。

        而就在这呓语里,克莱恩看见了一根根诡异的,神秘的,虚幻的黑色细线,它们分成多组,有的延伸至莎伦的身体,有的来自“狼人”泰尔,彼此交错却没有纠缠地贯入了虚空。

        其中,不少黑线来自于距离马里奇不远但又未重叠的地方!

        “怨魂”史蒂夫!他要附体马里奇!克莱恩念头一动,缩回了左手。

        他没直接拔枪射击,而是打了个没什么声音的响指。

        轰隆!

        两座仓库间的夹缝处,爆炸突如其来,翻腾的火焰和热流让一道穿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身影飘荡了出来。

        藉此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后,克莱恩迅速拔枪,向着记忆中的那个位置勾动了扳机。

        而与此同时,他胸前的暗金色太阳鸟胸针闪过了一抹流光。

        他将“净化之斩”附加到了“净化子弹”上!

        砰!

        子弹拖着淡金色的光芒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