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宁静教堂

第一百五十一章 宁静教堂

        该怎么总结其余的“魔术师守则”呢?克莱恩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看早就读过的报纸,一边思索对自己来说至关重要的问题。

        他之前已经考虑过一点,那就是“有无观众喝彩”的区别,但光有这个,似乎还不够。

        就着这想法,克莱恩的思绪迅速发散,莫名联想到了一些事情:

        还在“占卜家”阶段的时候,得到别人认同,被称赞为真正的占卜师,会让我有一种魔药消化变快的感觉,等总结出“占卜家守则”后,我开始认为这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别人的看法和反馈仅是表现,而非实质,扮演得足够好,自然会得到认可,自然会让消化加快。

        也就是说,我之前一直相信两者是同样收获的不同表现,而非因果关系。

        可现在,又有了“观众喝彩”的“选项”……如果它确实能帮助我消化魔药,是否表明有的扮演真的需要反馈,别人的看法同样微妙地影响着我消化魔药的进度?

        额,推而广之,七位正统神灵建立教会,传播信仰,培育信徒,是否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这真是亵渎的想法啊,我果然不是一个发自内心崇敬神灵的人,我会赞美,却不会狂信……克莱恩赶紧调整思路,寻找着别的切入点。

        他反复比较着“占卜家”“小丑”和“魔术师”的细微区别,渐渐有了一个想法:

        相比较而言,需要“表演”的“魔术师”是否蕴含着“主动”的意味?

        主动地寻找机会表演,而不像“占卜家”和“小丑”那样被动?

        从命运的角度来看,这也算符合,从“占卜家”敬畏命运,到“小丑”被命运戏弄,却依然要保持笑容,再到“魔术师”主动地挑战命运,哪怕只是获得虚假的结果,只是靠蒙蔽得到观众的喝彩……

        克莱恩微不可见点头,打算尝试着,主动做一次表演。

        从哪里开始呢?得相对不那么危险的事情,额,那个叫做埃姆林.怀特的吸血鬼被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囚禁的事情可以考虑一下……

        不过,前提是,我得确认他们这伙非人类一贯奉公守法,顶多有点小偷小摸……埃姆林的同伴是住在大桥南区哪个地方呢?有点记不起来了,等下占卜回想回想,嗯,顺便确认下危险程度……

        思考到这里,克莱恩放下报纸,起身往楼上行去。

        不得不说,没有其余动机地主动掺和一件与本身几乎无关的事情,不是他的性格,但为了扮演,只能勉强自己。

        我这种还算简单,钢铁直男扮演“女巫”或者“欢愉魔女”可该怎么办?难怪白银城要强调“你只是在扮演”……克莱恩突然有些理解那句告诫的话语了。

        …………

        白银城,圆塔顶部一个昏暗的房间内。

        “六人议事团”首席,科林.伊利亚特正站在窗户前,凝望着黑暗与闪电笼罩下的白银城。

        那一道道亮光照出了他花白凌乱的头发,照出了他脸上或扭曲或狰狞的陈旧伤疤,照出了他深深的法令纹和满是忧虑的眼眸。

        不知过了多久,科林转过身体,望向黑暗的角落,沉声问道:

        “有什么发现吗?”

        角落里,一道影子立了起来,漆黑地投射到了墙上,并且扭曲着,婆娑着。

        它的嗓音带着金属被摩擦的感觉,相当刺耳:

        “戴里克.伯格回到自己的家里后,有表现出一定的异常,但还没有需要立刻处理的情况。”

        科林轻轻颔首道:

        “他做了哪些事情?”

        借助圆塔底部那件神奇物品化身光人,解决掉失控者和并非本体的神秘人后,他一直怀疑事情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前探索小队队长突然失控,神秘人隐忍了足足四十二年后却鲁莽地展开了行动,毫不考虑陷阱和后果……这一切让猎杀过诸多怪物的科林本能就觉得不对。

        所以,他认为这是神秘人故意做出的选择,虽然对方的真实目的暂时未知,但必然有着相应的后续手段,不会就那样简简单单被清除。

        运用“猎魔者”的能力未发现异常后,他故意装出被蒙蔽过去的样子,直接打发那个叫做戴里克.伯格的少年回家,暗中却派人进行起严密的监控。

        这与之前关押检查的处理办法截然不同,是科林不得不做出的改变。

        那不断轻微摇晃的黑色影子回答道:

        “他进入房间后,坐到床边,小声地自言自语了好一阵子,因为担心被那个神秘人发现,我没有靠得太近,没听清楚具体说了什么,但可以确认这是异常的表现。

        自言自语完,戴里克似乎变得很疲惫,很快就睡着了,可睡了没多久,他突然醒来,举行起一个仪式,我怀疑这个时候他是不清醒的,处于被那个神秘人控制的状态。

        对了,那个仪式有密契元素。”

        科林表情沉凝地思索了一阵道:

        “果然……也许他在通过这种方式与他的本体沟通。”

        “他究竟有什么目的?他为什么会安心在圆塔底部过四十二年?”

        黑色影子自然回答不出这个问题,继续说道:

        “仪式之后,戴里克没再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这件事情是否需要立刻处理?如果那个神秘人的本体被引来,我们未必能对付。”

        “六人议事团”首席科林沉默了几秒道:

        “继续观察。那个神秘人暂时还没有表现出实质的足够的恶意,我们的反应不能太过激烈。

        哎,你还记得那个预言吗?快要到灾难降临的时候了……我们探索得越来越远,找到的古怪遗迹越来越多,收获的事物也越来越危险了……”

        “遵从您的意志,首席阁下。”那黑色影子慢慢缩回了地面,消失不见。

        这时,伯格家,戴里克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得心脏似乎都要因此裂开。

        咳咳咳!

        他伏下身体,不断咳嗽着,直到喉咙一痒,咳出了一样东西!

        啪,一个半透明的事物滑过他的喉咙,掉在了地上,是条指头大小和粗细的虫子!

        它身上有一些全透明的地方,形成了一圈圈圆环。

        戴里克之前在圆塔底部见过类似的东西,借此彻底肯定自己已经摆脱阿蒙的影响。

        他弯腰捡起了那条半透明的小虫,终于数清楚对方身上共有十二道圆环。

        它有什么用?它能拿来做什么?它好像已经死了……戴里克陷入了沉思。

        …………

        鲁恩王国北方的凛冬郡。

        一座尖顶的哥特式黑色教堂耸立在满是白雪的山中,占地极广。

        它的前方是一处断崖,它的周围是一片白茫,没有丝毫的声音。

        这就是黑夜女神教会的总部宁静教堂,俗称圣堂。

        墨发碧眼的伦纳德.米切尔披上一身黑色的风衣,戴上红色的手套,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已成功晋升并稳固下来的他还没有得到参与行动的机会,还有一些练习和所谓的神秘学课程。

        绕过拐角,伦纳德看见了一条通往下方的楼梯,看见身穿黑风衣,有一双幽邃灰眸的队长邓恩.史密斯和带着淡淡书卷气质的克莱恩.莫雷蒂等人站在那里,微笑等待着。

        他微仰脑袋,无声叹息道:

        “我的记忆力也变差了。

        我都忘记你们已经不在了……”

        伦纳德收回目光,沿着楼梯下行,来到教堂的第一层,敲门进入了一个不大的房间。

        房间内摆着一张张椅子,零散坐着一些戴红手套的值夜者。

        伦纳德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和认识的朋友微笑交谈起来。

        过了一阵,领口高高竖起,遮住了下巴和嘴唇的高级执事克雷斯泰.塞西玛走了进来,坐到最前方,面朝着众人道:

        “今天的课程要告诉你们一些注意事项。

        身为‘红手套’,你们会行走在各地,有一定的概率遇上危险的高序列非凡者。

        如果他们恶意明显,想要杀掉你们,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隐蔽地留下痕迹,让后续的调查者可以得到相应的线索,具体的办法有……

        但很多时候,那些高序列非凡者不一定会直接动手,会基于种种因素利用你们。

        你们必须足够警惕,不能被蒙蔽,以下是我们总结的几种情况。”

        坐在后方的伦纳德含笑听着,很是专心,他的复仇对象就是一个高序列非凡者!

        高级执事塞西玛停顿了两秒,继续道:

        “第一种情况,有的高序列非凡者会伪装成隐秘存在,用承诺和希望欺骗你们诵念他对应的描述。

        第二种情况,有的高序列非凡者可能正处于被拘禁被封印的状态,他们会假扮成满足愿望的神奇物品诱导你们帮他脱困,比如,可以满足三个愿望的神灯,比如,许愿水池。

        第三种情况,某个高序列的魔药名称叫做‘寄生者’,他们常常自称自己失去了身体,只能与你的灵体共存,只能依赖你,无法伤害你,然后给你知识、配方和各种好处,希望你强大起来,帮他重塑身体或者报仇。”

        “而实际上,被寄生的非凡者只会成为他们的养分,以此延续他们的生命和状态。”

        伦纳德听着听着,笑容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