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暗示

第一百五十六章 暗示

        被认出来了!

        克莱恩悚然一惊,险些直接进入战斗状态。

        哪怕他未曾开启灵视,也能从埃姆林.怀特的口吻和话语里确认他没有撒谎,他很有信心,他非常笃定!

        紧绷的感觉刚刚涌起,克莱恩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件事情?

        旋即,他在脑海里对自己的问题做出了回答:

        被认出来就认出来了呗,现在的情况和近两个月前已既然不同!

        我曾经在官方监控者面前,因贝克朗大使的事情仓皇失措,四处奔走,努力抓着每一根稻草,这个过程里,接触到超凡圈子,甚至转变为非凡者,都是存在不小可能的,所以,即使非凡者身份曝光,他们也不会想得太深,挖出我的过去。

        而且,艾辛格.斯坦顿侦探大概率是非凡者,并与警察部门和官方组织保持着较为良好的关系,他之前隐约有猜测我是同类,并柔和地拉拢着我,从这方面讲,我勉强算是官方的外围成员,真出了事情,也不是必然会被抓起来。

        更为重要的是,我已经让目前的形象深入人心,不怕照片上通缉令,一旦情况不对,可以直接放弃明斯克街15号和夏洛克.莫里亚蒂这个身份!

        所以,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嗯,我来之前,也占卜过,启示是几乎不存在危险。

        念头闪烁间,克莱恩收缩的瞳孔、微变的脸色和蓄势待发的状态,全部缓和,就像对方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

        见他神情如常,埃姆林.怀特挑了下眉毛,侧走几步,从他的身前挤过,慢悠悠坐到了旁边。

        这吸血鬼望着前方引导信徒做圣餐仪式的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嘿了一声道:

        “侦探先生,你就不怕我去警察局大喊你是非凡者吗?”

        克莱恩同样看着前方,没有转头:

        “我会跟着你一起去,并大喊这是一只吸血鬼!”

        来啊,互相伤害啊!谁怕谁!

        埃姆林.怀特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竖起右手食指道:

        “血族,高贵的血族!明白吗?”

        不等克莱恩开口,见乌特拉夫斯基主教正专注于圣餐仪式,埃姆林.怀特低笑了一声道:

        “不管怎么样,我总算要自由了。

        “我假装屈服,告诉那个老头子我愿意改信大地母神,并深刻地忏悔过去的所作所为,虽然我不知道我有什么需要忏悔的,但做个样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个老头子竟然就这样相信了,而且很高兴,当场就放我出来,让我成为这里的教士,告诉我,如果我能背完大地母神教会的圣典,就让我回家。

        “哈哈,这种脑子里全是肌肉而且信教信傻了的老家伙,真是好骗啊!”

        好骗?克莱恩侧头看了得意洋洋的吸血鬼一眼,望向前方道: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以前是一名海盗,杀过的人也许比你父亲救过的还多,而海盗大多数都是不相信同伴的,他们之间充满了欺诈和背叛。能成为一名相对成功且始终活着的海盗,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就算不擅长动脑子,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好骗的人。”

        见埃姆林.怀特一脸不信,想要反驳,他摩挲着自己手杖的顶端,悠然补了一句:

        “神父手里有一件强力的封印物,叫做‘心魇蜡烛’,它能让持有者进入目标心灵的最深处,在那里,没有人能够撒谎。

        “而且,这只是它其中一个作用,它还有没有别的能力,我也不知道。”

        埃姆林渐渐呆住,目光慢慢失去了焦距。

        过了十几秒,他才脸色发白地低语道:

        “我说我愿意改信的时候,那个老头子提了一盏马灯进来,马灯里面有一截蜡烛,我没仔细看那蜡烛长什么样子……”

        克莱恩侧过脑袋,怜悯地看了埃姆林.怀特一眼:

        “也许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利用它给你种下了暗示,让你逐渐地,彻底地,真正地信仰起大地母神。”

        埃姆林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堪比活尸的笑容:

        “我完全没有感觉,应该不是你说的这样。

        “而且,我的父母不是快找来了吗?他们可以通过普通人指责神父,说他强行拘禁我,让他在大地母神教会的声誉和放走我之间做出选择

        “这个办法是不是很棒?”

        克莱恩保持着同情的眼神,交握双手,抵至嘴鼻前,做出认真忏悔的样子:

        “如果我是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我会选择报警,让警察来澄清事实。

        “你说,最后吃亏的会是有合法传教资格的主教,还是一只吸血鬼?”

        “……血族,血族!”埃姆林.怀特的脸部肌肉似乎出现了痉挛。

        他握起拳头,砸了前方的椅背一下:

        “我可以等待,等我背下圣典,就要求老头子放我回去!他是个真正虔诚的人,不会不遵守承诺!”

        克莱恩没有转头,笑了一声道:

        “我去过河湾大道48号,你的父母已经搬走了。”

        “必然的,他们不仅会搬走,而且还会搬到我不知道的地方。”埃姆林.怀特毫不犹豫地回应道。

        克莱恩语气相当轻松地补充道:

        “他们搬走得太匆忙,很多东西都没有带走,比如,你房间里的那些。”

        埃姆林.怀特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精彩,他嘴巴张了张,猛然站起,从克莱恩身边挤了出去,冲向生命圣徽前方的乌特拉夫斯基主教。

        “神父,主教,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埃姆林大声地喊道。

        见还有信徒未完成圣餐仪式,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没做回应,只是平静地看了那只可怜的吸血鬼一眼。

        埃姆林霍然闭上了嘴巴,变得安静。

        他来回踱着步,显得焦急万分。

        克莱恩笑着起身,拿上手杖和帽子,散步般沿着过道抵达了教堂祈祷大厅的前排。

        等到圣餐仪式结束,他走至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的旁边,一脸严肃地开口道:

        “主教,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让埃姆林留在这里,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情,他的父母委托我带他回去。”

        如果这巨人般的神父轻松答应了我的请求,那就只能为埃姆林这吸血鬼点蜡了,不,从今天开始,他肯定很讨厌蜡烛,还是默哀吧……克莱恩暗自想道。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低头看着他们,表情温和地回答道:

        “埃姆林随时可以回家。”

        ……克莱恩看了埃姆林.怀特一眼,抬起右手,在胸口点了一下。

        他本想顺时针点四下成绯红之月,但最后还是强行画出了三角圣徽。

        埃姆林被他看得颇为惴惴不安,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冲向了教堂门口,顺利离开了这里。

        克莱恩速度不慢地跟在他的侧后方,不急不躁。

        近乎小跑般地前行了一阵,埃姆林突然放缓了脚步,呆滞地说道:

        “我觉得我开始想念丰收教堂,想念背诵圣典的感觉,想念生命圣徽,想去做打扫和清理,只用做一个小时就行,一个小时……”

        这暗示比我想象得还要“恶毒”啊,不管这吸血鬼去了哪里,每天都得回丰收教堂报道,强制劳动一个小时?其实还好,至少没强行用暗示的办法改变埃姆林的信仰,还算比较尊重他,我为什么要用“尊重”这个单词……那根蜡烛叫“心魇”,据说来自一条巨龙,“观众”途径有些可怕啊……克莱恩点了下手杖道:

        “还需要我提醒什么吗?”

        “不需要!”埃姆林表情扭曲,语气愤怒地说道,“我会对抗这种感觉的!我要搬到间海,搬到弗萨克,我不相信远离了贝克兰德,我还会想回来!”

        他咬了咬牙,忽然吐了口气:

        “我们坐马车回河湾大道。”

        “好。”克莱恩无所谓地回应道。

        走了几步,埃姆林拦住了一辆出租马车。

        正要登入车厢时,他的背影突地僵硬了两秒,随即,他非常小声,差点让克莱恩都听不见地说道:

        “我身上没钱。”

        “我有。”克莱恩微笑开口。

        埃姆林不再说话,进入了车厢,克莱恩坐到他的对面,于马车开始行驶后,仿佛在思考般地问道:

        “你父亲是一位医师?拥有出色的药剂水平?”

        埃姆林虽然没精打采,但还是习惯性扬起了下巴:

        “这是我们血族的天赋。最出色的那些魔药大师,都是血族!”

        “这样啊……”克莱恩低声自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埃姆林沉默了一会道:

        “记得写信给你的朋友,告诉他我已经回到河湾大道,我的父母会来找我的。”

        “好。”克莱恩简洁回答道。

        过了近二十分钟,马车驶入河湾大道,停在了48号那栋房屋前方。

        掏钱付账后,克莱恩走下马车,看见埃姆林.怀特望向卧室所在的位置,神情变得异常激动。

        这吸血鬼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对着克莱恩,以手按胸,弯腰很深地行了一礼:

        “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感谢你。”

        克莱恩顿时露出笑容:

        “不用谢。

        “找到你的赏金,以及刚才的车资,我将向你的父母索取。

        “而且你们还得调配有非凡效果的药剂,帮我治疗一个病人。

        “这是你们一家应该付出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