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真眷者

第一百九十四章 真眷者

        丰收教堂内。

        克莱恩侧头看了埃姆林.怀特一眼,没去破坏这里的安宁气氛,刻意压着嗓音低笑了一声,反问道:

        “缺钱吗?”

        这话刚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似乎在问对方是否知道安利。

        埃姆林先是略显愕然,旋即嗤之以鼻道:

        “不要用金钱侮辱高贵的血族!”

        克莱恩顿时呵了一声,目视前方高大魁梧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状似随意地说道:

        “据我所知,那些手工精湛的人偶可不便宜,甚至能称得上昂贵,尤其与人等高的那种。”

        “……”埃姆林嘴巴张开,试图反驳,但最终没能成言。

        沉默一阵,他轻咳两声,故作不在意地开口:

        “告诉我吧,你究竟想让我帮什么忙?我不是一个喜欢猜谜的血族。”

        克莱恩没有看身旁的吸血鬼,自顾自微笑道:

        “我有位朋友快要晋升了,需要搜集相应的非凡材料,不知道你是否能帮得上吗?”

        “你是在怀疑一位血族的能力?”埃姆林.怀特傲慢说道,“即使我没有,也能写信询问那些更加高贵的阁下。”

        这就是我想要的……克莱恩当即噼里啪啦地回应:

        “千面狩猎者的脑部异变垂体,它的血液100毫升,人皮幽影特性,深海娜迦的头发五根,只要能拿到这里面任意一种,我都会支付报酬给你,视价格而定,价格越便宜,给你的报酬越多。”

        他故意把辅助材料的分量报得多了一些,免得出现损耗。

        听到这完全不磕巴的描述,埃姆林.怀特顿时有种掉入了对方语言陷阱的感觉。

        他平复了下心情道:

        “超凡材料的报酬至少100镑,辅助材料至少10镑,虽然我不清楚你要的东西究竟处在什么层次,但我相信它们肯定不会便宜,也不会常见,否则你不可能来找我帮忙。”

        很聪明嘛……克莱恩笑笑道:

        “成交!”

        这个瞬间,埃姆林.怀特深刻地怀疑起自己索要的报酬太少了。

        于是,他又补了一句:

        “侦探先生,你有解除心理暗示的线索了吗?”

        克莱恩见圣坛前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正专心祈祷,遂侧头瞄了吸血鬼一眼道:

        “我有个最简单的办法。”

        “什么?”埃姆林.怀特红眸一亮。

        “打败乌特拉夫斯基主教,抢走他的‘心魇蜡烛’。”克莱恩嘿嘿笑道,“你和你父母会合之后,应该具备足够的实力了,三位血族还怕赢不了一个‘黎明骑士’?”

        埃姆林嘴角抽动了一下,表情随之垮掉:

        “输了。

        “打不过……

        “我父亲和母亲差点也被抓起来,那根‘心魇蜡烛’非常邪异……”

        原来你们已经试过了……差点一家都改信大地母神……三位血族都没赢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有“心魇蜡烛”和“采血器”辅助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这么恐怖?或者说吸血鬼太弱了?可是,所有的传闻都认为吸血鬼的实力颇强……克莱恩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你可以写信请更加高贵的阁下们帮忙啊,你们血族里面应该不缺乏强者才对。”

        埃姆林.怀特表情麻木地回答:

        “他们拒绝了。”

        突然,他满是希冀地看向克莱恩:

        “你能赢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吗?或者说你那位朋友能打赢他吗?”

        获得“太阳胸针”和“生物毒素瓶”,且消化了不少魔药后,我本来是觉得灵体状态的我能赢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的,但你刚才的描述让我不敢肯定啊,“心魇蜡烛”真的那么邪异?这种封印物一看就很克制灵体啊……克莱恩理智摇了摇头:

        “不行。”

        他迅速转移了话题:

        “你们血族那些高贵的阁下为什么会拒绝你的请求?对他们来说,这应该只是一个简单的帮忙。”

        埃姆林.怀特的脸色一下变得像是冷却的灰烬:

        “他们说,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是‘大地母神’的眷者,他们不希望直接与对方发生冲突,正在研究别的解除心理暗示的办法,比如去苏尼亚海,迷雾海,狂暴海深处,寻找那些隐居很久的巨龙。”

        他笑得比哭还难看地补充道:

        “等他们研究出来,等他们找到心灵领域的巨龙,也许我已经是‘大地母神’的忠实信徒了……我现在越来越觉得生命可贵,丰收可喜。”

        “大地母神”的眷者?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是“大地母神”的眷者?难怪他能有那么多神奇物品……这么看来,身为强势海盗的他突然改信“大地母神”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克莱恩先是感叹,旋即一阵后怕。

        他刚才差点就答应埃姆林.怀特的请求,尝试打败乌特拉夫斯基神父。

        如果输了,我说不定也会被关进地下室,强制拘禁,要是赢了,那又得罪一位神灵了,不,根本赢不了,“大地母神”的眷者肯定有相应的底牌,当初要不是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压制着分裂出来的人格,我多半都击败不了他……

        克莱恩明智地没再深入这个话题,再次直视着最前方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身影道:

        “你可以尝试着找一个叫做心理炼金会的组织。”

        否则你只能等待我们塔罗会的“正义”小姐成为“心理医生”,到时候,也许你已经舍不得脱离“大地母神”的信仰……克莱恩默默补了一句。

        于他而言,如果埃姆林.怀特也能加入心理炼金会是最好的事情,这样一来,如果“正义”小姐在那个组织内遇到状况,他能有另外的资源帮忙,不用总是召唤愚者、眷者、信徒三位一体的自己。

        “心理炼金会?没听说过。”埃姆林不屑摇头,“肯定是刚出现没多久的隐秘组织。”

        “这个组织出现有一两百年了,最少。”克莱恩否定了他的说法。

        “对生命悠久的血族来说,一两百年就等于刚出现没多久,那些高贵的阁下睡一觉也许就过去一百年了。”埃姆林.怀特骄傲说道。

        不等克莱恩开口,他目光转向前方,清了清喉咙道:

        “你知道怎么联络那个组织吗?”

        克莱恩本想回答廷根市疯人院有位叫做达斯特.古德里安的医生是心理炼金会的成员,但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被“真实造物主”惦记上的我,还是不要和廷根的人与事扯上关系,这存在一定的暴露风险,而一旦暴露,以极光会的疯狂,肯定不会放过班森和梅丽莎……克莱恩微微摇头道:

        “我只是听说过这个组织。

        “你可以写信询问其他血族。”

        埃姆林.怀特一阵失望,不再提这件事情,侧头看了看克莱恩,嘿了一声:

        “我猜你那位即将晋升的朋友就是你自己。”

        克莱恩不甚在意地望着前方,悠然回答道:

        “恭喜你,答对了。”

        “……”埃姆林.怀特当场愣住,这和他预料的反应完全不同!

        察觉到他的变化,克莱恩低笑道:

        “怀特先生,其实最适合你的职业不是药师,而是演员。”

        埃姆林先是一怔,旋即傲慢抬头道:

        “我是一个有深度的高贵的血族,不会依靠长相谋生。”

        你以为我在夸你英俊?克莱恩慢悠悠起身,笑笑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很有喜剧天赋。”

        在埃姆林.怀特表情凝固的时候,他挤到走廊上,丢下了一句话:

        “不要忘记委托。”

        …………

        普利兹港,白橡树大街。

        佛尔思.沃尔一早就乘坐蒸汽列车抵达了这个王国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港口,并预订好了返回的内河航运船票——这相对便宜不少。

        呼吸着空气里弥漫的大海味道,佛尔思看见不少码头工人行色匆匆。

        每当旺季,这个港口就会涌入许多临时工人,以求得到相对不错的报酬,许多居住在贝克兰德东区的贫民也会因此结伴往东南而来,靠双脚走过60多公里的距离,这就和他们参与啤酒花的采摘工作一样。

        道路比贝克兰德不少街区宽阔,空气质量也不错,但相对肮脏了不少……佛尔思四下打量,找到了位于一栋陈旧小楼内的渔民协会。

        没有什么波折,她很简单就在一个办公室内见到了多里安.格雷。

        这位先生身材中等,却有着夸张的臂膀,头发则梳理得相当整齐,与协会大部分人鸟窝般的发型截然不同。

        这应该也是位亚伯拉罕……佛尔思简单说明了来意,将劳伦斯留下的遗书和奇怪的笔记本、钻石般的非凡特性一起递给了对方。

        多里安表情复杂地接住这些物品,先行打开了遗书。

        仔细阅读之后,他抬起脑袋,蓝眸诚恳地望向佛尔思:

        “赞美你的好心和守信,沃尔女士,你为安丽萨,为劳伦斯提供的帮助,我会永远铭记。

        “你能收下我的感谢吗?我想请你共进午餐。”

        “没有问题。”佛尔思正愁船开前的时光怎么打发。

        多里安当即安排她在旁边的休息室等待,并提供了红茶与点心,报纸与杂志。

        返回办公室后,这位先生略有疑虑地打开一个暗柜,取出了一件物品。

        那是一个纯净中闪烁璀璨光芒的水晶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