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各方(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第二百一十六章 各方(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夜晚的煤气路灯照亮了湿漉漉的地面,时而有一辆马车驶过,溅起些许水滴。

        贝克兰德位于王国中部,距离苏尼亚海只有几十公里,常年多小雨,七月平均最高气温才28摄氏度,冬季最低则在2摄氏度左右,很少有机会跌到“零点”,甚至突破,但这不妨碍人们在这里感觉寒冷,即使习惯了冰天雪地生活的北弗萨克人,有时候也承受不住那种能穿透衣物和血肉的潮湿阴凉。

        克莱恩站在未点燃壁炉的房间内,立于凸肚窗后,望着外面安宁静谧的场景,只觉身、心、灵都异常轻松。

        只要凑齐材料,调配出魔药,他立刻就能晋升序列6,成为“无面人”。

        “‘魔术师’药剂彻底消化了……‘欲望使徒’被我亲手终结,没能逃掉……‘极光会’对‘愚者’信徒的寻找还在死路打转……除了阿兹克先生不知被哪个势力追索的事情和魔药材料相关的问题,我暂时没有任何困扰了……”克莱恩前倾身体,呵了口气,看着它在窗上凝出一层白雾。

        他之所以要冒险去堵截“欲望使徒”,就是担心对方还有别的布置,藉此顺利摆脱掉官方非凡者的追踪,到时候,提供了关键意见的自己或许就会被记住,于事后被报复——作为“冷血者”,恶魔不太可能冒险为同伴复仇,但这不代表他们不会因本身险些死亡而选择泄愤。

        “这次的行动确实必须,说不定‘黄昏隐士会’的人有在某个地方接应,等到‘欲望使徒’逃掉,没有相应情报的我,也许就只是按照序列5来防备,认为晋升了‘无面人’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然而,‘欲望使徒’很有可能借助‘深渊’牌提供的信息和‘黄昏隐士会’的帮助晋升为高序列!这样的发展,光是想想就让人后怕……正义的补刀是不可或缺的……”克莱恩检视着今天下午的事情,从中总结经验和教训。

        欣赏了一阵夜景,他转而走回沙发位置坐下,思考起接下来的安排:

        “有了‘机械之心’给的赏金,千面狩猎者的脑部变异垂体和血液就能买下来了,深海娜迦的头发需要的钱也足够了,这种材料在海上应该比较容易搜集到,可以让‘倒吊人’先生帮忙,唯一的问题就是人皮幽影的特性……

        “而且就算有线索,金镑也还不够……”

        想到这里,克莱恩忍不住无声自嘲:

        “我本质不是特别爱钱的人啊,就是正常喜好而已,在廷根的时候,一直鼓励梅丽莎消费,一直撺掇她和班森请女仆,觉得不管怎么样都尽量不要亏待自己,每次做隐秘行动,也是安全第一,小心为重,不会被财富影响心智。

        “但为了复仇,必须提升序列,而提升序列又必须购买昂贵的非凡材料,只能一便士一苏勒地积攒,能省就省……”

        他忽然缩了缩肩膀,觉得客厅的阴冷让不以身体素质见长的“魔术师”有些颤栗。

        于是,他决定直接洗澡,钻入被窝,在床上阅读书籍。

        还有三四个小时就该睡觉了,没必要再弄燃壁炉啊……克莱恩叹息一声,站了起来,走向二楼。

        …………

        蒸汽教堂地下区域。

        伊康瑟翻看完记录的所有口供,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平静了几秒钟,他拿出那面叫做阿罗德斯的古老银镜。

        卡尔森瞄了一眼,有些好奇地问道:

        “执事,如果问尊敬的阿罗德斯数学上的未解难题或者经典的悖论,它会给出正确的答案吗?”

        “大部分时候,它会直接拒绝,如果它认为你存在恶意,甚至可能直接给你一闪电,或者让你承受绝对不想面对的诅咒。”伊康瑟叹息道,“它是活着的封印物,有极高的智慧,不是死板遵守规则的差分机,使用它的时候,最好不要抱着钻漏洞的想法。”

        卡尔森看了看周围的队员,好心提议道:

        “执事,我来帮你问吧,我没有需要隐瞒的事情。”

        他挺直背部,摆出坦然诚实的姿态。

        伊康瑟苦涩笑道:

        “没必要,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我已经不再害怕类似的问题,而且,尊敬的阿罗德斯偶尔也会问相当深奥的问题,以你的身体状况,后续的惩罚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

        说完,他先握了握拳头,接着才伸开五指,轻抚了银镜表面三次。

        微妙的氤氲中,伊康瑟低沉开口道:

        “尊敬的阿罗德斯,我的问题是,指使‘欲望使徒’刺杀尼根公爵的是谁,或者说哪个势力?”

        银镜短暂竟未出现变化,好一会儿才浮动水光,勾勒出一幅油画般的场景:

        那是太阳即将落下的平原,广袤的田地上洒满了淡金色的余晖。

        “这是什么意思?”卡尔森等“机械之心”成员你看我,我看你,完全无法理解,即使他们之中就有“窥秘人”晋升的非凡者,对解读启示并不陌生。

        “黄昏?生命走向终点的象征?信仰死神的教派或者相信末日的疯子?”有位“窥秘人”斟酌着说道。

        卡尔森附和点头:

        “我认为是后者。”

        伊康瑟没去理睬他们的讨论,因为阿罗德斯的问题已经浮现: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的内裤?”

        伊康瑟的脸突然涨红,只觉头顶仿佛在冒烟。

        他非常艰难地吐出了一个单词:

        “红色。”

        房间内突然变得异常安静,卡尔森等人故作无事地望向了角落。

        伊康瑟虚脱般地坐下,抓了抓蓬松的头发,准备问第二个问题。

        卡尔森不忍说道:

        “执事,让我试一试吧。”

        “……尽量不要进入惩罚环节。”伊康瑟终于点头同意。

        卡尔森非常自信地模仿起执事的动作,轻抚了银镜表面三次,其他成员则又重新围了过来。

        “尊敬的阿罗德斯,我的问题是,‘欲望使徒’的合作者有哪些?”

        水光浮动,影像变化,银镜表面最先呈现出了一名女子的背影,身材极为出色。

        接着,是一个模糊到极点的人,只能勉强从穿着打扮初步判断是个男性。

        “果然还有一个合作者,这应该就是出卖了尼根公爵情报的人!可惜,对方有做一定的处理……”卡尔森环顾一圈道。

        他认为自己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对后续的提问不需要在意。

        这一次,阿罗德斯给出的选择是,问题,任务或者惩罚。

        卡尔森毫不犹豫地说:

        “问题!”

        银镜表面飞快勾勒出了一个个鲜血淋漓的单词:

        “你每天都靠手来解决?”

        卡尔森嘴唇翕动,只觉耳朵迅速变得滚烫。

        这虽然是他认为很正常的事情,但当着这么多队友和上司的面给出答案,还是让他有一种想把脸埋到地上的冲动。

        “是……”他非常小声地回答。

        …………

        圣赛缪尔教堂底部。

        涂着蓝色眼影的戴莉将一叠文件扔到了“安魂师”索斯特面前:

        “你们要的涉及塔罗牌的所有案件资料。”

        “比我想象得少。”索斯特略感诧异地说道。

        戴莉嘿了一声:

        “这只是索引。”

        伦纳德见状,用戴红手套的右掌抚摸了下嘴唇道:

        “索斯特队长,为什么我们不深入调查与杰森.贝利亚发生过接触的人,并与之前两起案件做对比?这里面很可能就藏着那个以塔罗牌为象征的组织的线索。”

        “尼根公爵是风暴之主的虔诚信徒,代表着风暴教会在政坛的利益,代罚者们肯定会疯狂地寻找真凶,我们没必要掺和,那样反而容易与他们产生矛盾,我们查一查其他涉及塔罗牌的案件,说不定会找到新的线索,当然,我们必然会因此四处奔波,但这就是红手套的职责。”索斯特微笑解释道。

        伦纳德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而他的脑海内,那略显苍老的嗓音却啧啧笑道:

        “值夜者竟然就这样错过了,那个人身上有‘黑皇帝’的味道,真正‘黑皇帝’的味道!”

        …………

        圣风大教堂内。

        戴着黑色软帽的“神之歌者”艾斯.斯内克银眸一扫,对挑选出来的代罚者精英们说道:

        “虽然我即将离开贝克兰德,但这是枢机会议的决定。

        “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调查尼根公爵被刺杀案。

        “经过申报,你们有权动用1级封印物,必须弄清楚是谁在针对我们!”

        站在最前方,戴着改良型船长帽的一位中年男子当即率领众人,以手握拳,轻击胸口道:

        “遵命,枢机主教阁下!”

        他身材精瘦,长相没什么特点,但脖子上有一个锚形青黑纹身。

        …………

        皇后区,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看着自己开门进来的苏茜,压低嗓音道:

        “爸爸他们在讨论什么?”

        发现霍尔伯爵很晚才回来,并且表情异常凝重后,她立刻派金毛大狗苏茜溜进去旁听。

        “尼根公爵被刺杀了。”苏茜顺腿关门道。

        “啊?”奥黛丽一下怔住,怀疑自己听错了。

        虽然她已经经历过一次对尼根公爵的刺杀,但从来没想过这位极有权势的大贵族会真的因此死掉。

        “真的。”苏茜给出肯定的答复。

        奥黛丽顿时有些茫然,觉得不够真实。

        这样一位大贵族,这样一个有血有肉,能说能笑,还赠予了自己一个庄园的公爵就这样死掉了?

        霍然间,她体会到了成人世界的残酷和冰冷。

        “是谁做的?”奥黛丽下意识问道。

        “一个序列5的恶魔。”苏茜语速颇快地回答,“不过他已经被灭口了,被那个什么侠盗‘黑皇帝’。”

        “啊?”奥黛丽再次愕然。

        怎么会是侠盗“黑皇帝”,怎么会是“愚者”先生的眷者?

        祂上次才帮助我解决了尼根公爵被刺杀的危难啊!

        这完全矛盾!

        奥黛丽当即吩咐苏茜再去旁听,自己则反锁住房门,坐到床边,向“愚者”先生祈祷。

        诵念完尊名,并描述了尼根公爵被刺杀的事情后,她抱着极大的信任问道:

        “您的眷者有在现场?”

        过了一阵,她看见了无边无际的灰雾,听到了属于“愚者”的嗓音:

        “是的。

        “他在寻找指使‘欲望使徒’的那个组织。”

        果然不是“愚者”先生安排的!祂上次让眷者阻击齐林格斯,也是为了幕后的那个组织?奥黛丽放松下来,好奇问道:

        “那是什么组织?竟然能得到您的关注。”

        一秒之后,她听见“愚者”先生平常无波地回答:

        “黄昏隐士会。”

        ps:今天两更全部送上,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