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讣告

第二百二十四章 讣告

        这不是克莱恩第一次看见熟悉的人死在面前,但却是最为突然最没有前兆的一次,他的脑海内似乎还残留着塔利姆.杜蒙特刚才询问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滋味时的表情,那是一种潜藏着兴奋和炫耀,却又碍于某些因素不能直接分享,必须小心翼翼的生动表情。

        太快了……正常的疾病不会这么快导致死亡!克莱恩表情沉凝如水地轻叩牙齿,开启了灵视。

        他单膝着地,蹲了下去,看见塔利姆.杜蒙特的气场和情绪颜色在飞快消失。

        而被紧紧捂住的心脏位置则有丝丝缕缕的黑气缠绕如蛇,并渐渐暗淡。

        类似诅咒的非凡手段?克莱恩瞬间做出了初步的判断。

        这个时候,穿红马甲的侍者和附近的黑白裙女仆奔跑而至,惊恐地看着地上眼睛圆圆睁大,嘴角残余白沫的死者。

        克莱恩闭了下眼睛,沉声吩咐道:

        “去附近的警局,告诉他们这里有人死了。”

        “是,莫里亚蒂先生。”红马甲侍者当即转身,往门外跑去,慌张得连外套都忘了穿。

        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克莱恩没去检查塔利姆的随身物品,也没试图拔下几根头发,以便无人时尝试占卜。

        他的身份已经算半官方半地下,完全可以借助“机械之心”的力量来进行后续调查,没必要做孤胆英雄。

        想到和塔利姆.杜蒙特多次玩牌的场景,想到对方介绍的委托者和投资人,想到那个让自己记挂了许久才有答案的言情故事,克莱恩忍不住长长地,缓缓地叹了口气。

        “谁是谋杀塔利姆的凶手?

        “塔利姆究竟得罪了哪位擅长诅咒的非凡者?

        “看今天的表现,他应该处于一种很幸福很安定的状态,完全没有招惹到可怕人物的自觉……”

        一个个疑问在克莱恩脑海内闪过,却又因为他不够了解塔利姆.杜蒙特而缺乏产生灵感的土壤。

        等到警察来临,他作为目击证人,接受了询问,耽搁了不少时间。

        直至这一切完成,克莱恩才有机会离开希尔斯顿区,再次前往贝克兰德桥区域的“幸运儿”酒吧。

        卡尔森依旧在那里喝酒,只是将纯麦芽酿造的烈性蒸馏酒换成了色泽金黄泛着泡沫的啤酒。

        克莱恩抬起右手,半捂半捏了下嘴巴,靠拢过去,轻敲桌面道:

        “你的工作就是每天在这里喝酒?”

        卡尔森吓了一跳,侧头看见是夏洛克.莫里亚蒂才放松下来:

        “你……又有什么事情?”

        这样的反应很熟悉啊……克莱恩无声叹息,凝重说道:

        “有个涉及非凡者的案子。”

        卡尔森当即四下张望,发现此时的“幸运儿”酒吧已有不少客人,他们或端着酒杯大声嚷嚷,或跃跃欲试地想去拳台较量一番。

        “走,玩一局桌球。”卡尔森推了下厚重的眼镜,拿着啤酒走向了一间空着的桌球室。

        克莱恩紧随其后,并熟练地关上了房门。

        “你的酒量似乎很不错。”他先随口说了一句。

        “不,我只是喝得慢。”卡尔森放下酒杯,拿起了球杆。

        接着,他莫名补了一句:

        “而且我最近想一个人待着。”

        我不关心这个问题……克莱恩抿了抿嘴唇道:

        “我在希尔斯顿区的克拉格俱乐部遇到了一起死亡事件,那是我的朋友,一个贵族后裔,马术教师,他平时身体很健康,最近精神状态也非常不错,但刚才却猝死在了我面前,看起来像是突发心脏疾病,但我的灵视告诉我,他也许是受到了诅咒。”

        “你擅长灵视?”卡尔森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斯坦顿先生究竟给我编造了什么具体情况?成为“机械之心”的线人后,他们都没有询问过我是哪条途径哪个序列的非凡者,也没有打听我的来历和出身……当然,让线人保留一定的属于自身的秘密,也是官方组织常常采用的策略……克莱恩坦然回应:

        “是的,那位死者的胸口有一些飞快黯淡的虚幻黑气。”

        “确实可能涉及诅咒,涉及非凡者。”卡尔森未再多问,缓缓点头道,“希尔斯顿区……这在我们‘机械之心’的管辖范围内。”

        在贝克兰德的西北区域,也就是这个大都市的核心区域,皇后区、乔伍德区归属“代罚者”,西区、北区属于“值夜者”,希尔斯顿区和贝克兰德桥区域则被“机械之心”管理着。

        说到这里,卡尔森望向克莱恩,求证道:

        “你那位朋友信仰哪位神灵?”

        仔细想了几秒,克莱恩有点犹豫地回答:

        “风暴之主。”

        “‘风暴之主’的信徒……只有他一个死者?”卡尔森皱眉问道。

        “对。”克莱恩给出肯定的答复。

        卡尔森摩挲着球杆的顶端,吐了口气道:

        “我们无权接手,这是‘代罚者’的领域。

        “不过我会把你提交的情报转达给他们的。”

        在鲁恩王国,超凡事件的管辖权原则是,先按信仰划分,如果涉及多个教会多位神灵的信徒,则以管辖范围来定。

        克莱恩对此并不陌生,无意为难卡尔森,诚恳说道:

        “谢谢,希望他们能尽快找到真正的凶手”

        卡尔森端起放在旁边的酒杯喝了口道:

        “那是一位贵族后裔,代罚者肯定会重视的。”

        停顿一秒,他打量着克莱恩,低沉说道:

        “我很难相信你才来到贝克兰德三个多月。

        “你似乎已经在这里建立了广泛的人脉,拥有众多的资源。”

        “有的人天生擅长这个。”克莱恩摇头自嘲,告辞离开。

        他返回到明斯克街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煤气路灯被工作人员相继点亮。

        虽然和塔利姆.杜蒙特的交情算不上深厚,但他也是克莱恩差不多每周都会遇到一次的熟人,是隔三岔五就会聚在一起打牌的朋友,而且塔利姆相当热情,一直在吹捧莫里亚蒂大侦探,并身体力行地介绍了委托和投资。

        他的逝去同样让克莱恩感觉悲伤,充满对命运的无奈。

        除此之外,他还有着不少的愤怒,对诅咒杀人者的愤怒。

        “希望能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希望‘代罚者’不要因为尼根公爵被刺杀案人手不够……”克莱恩叹息一声,走下马车,向自家大门行去。

        这个过程里,他发现隔壁萨默尔家没有灯光。

        “看来他们在前往迪西海湾的路上了……这就是贝克兰德的新年气氛?而我完全没有感觉……”克莱恩一时有些唏嘘。

        带着这样的情绪,他早早睡去,在七点的钟声里醒了过来。

        为了转换心情,克莱恩决定今天尝试下自制蛋糕。

        “用过早餐就去买材料。”他低语一句,喝起牛奶,随手翻看报纸。

        很快,他在《塔索克报》上看见了一则“讣告”:

        “爱子塔利姆.杜蒙特因突发心脏疾病于12月18日死亡,他的葬礼将于12月21日上午9点整在皇冠墓园举行,特此讣告。”

        ——在北大陆,因尸变等缘由,已形成了一个古老的传统,那就是死后尽快下葬,当然,前提是不缺这方面的钱。

        突发心脏疾病?这就是最终的调查结果?还是说“代罚者”故意麻痹真凶?克莱恩皱起眉头,无从判断。

        也许可以去灰雾之上占卜一下是否为“代罚者”的陷阱,但大概率出现失败的结果,毕竟既没有随身物品,也不是针对我自己……他吸了口气,沉静下来,有条不紊地填饱了肚子。

        之后的尝试没有出乎克莱恩的预料,他只好离开明斯克街,乘车前往希尔斯顿区,拜访艾辛格.斯坦顿。

        这位大侦探走在温暖的室内,指着前方道:

        “夏洛克,要来一份早餐吗?我厨师的手艺并不比我差。”

        “不,我已经用过早餐了。”克莱恩摇头谢绝了好意。

        艾辛格停下脚步,随意问了一句:

        “你打算去哪里过新年?我准备回,不,去伦堡。”

        “还没有最后确定,也许是间海。”克莱恩敷衍道。

        “那里的风景原本很不错,可惜煤铁资源丰富,航运也相当发达。”艾辛格理了下领口,摸了摸口袋里的烟斗,“你似乎有些焦急?”

        “斯坦顿先生,我有件事情想咨询你。”克莱恩顺势把塔利姆.杜蒙特的死亡、自己的灵视结果、向“机械之心”提供意见的经过和今早的讣告完完整整描述了一遍。

        当然,他隐瞒下了自己已成为“机械之心”线人的事情,只说为了朋友,找到了“欲望使徒”案件里认识的官方非凡者。

        “你认为这是‘代罚者’的陷阱吗?”他最后问道。

        艾辛格拿着烟斗,沉吟着说道:

        “我一直都努力地避开代罚者,对相应的情况不够了解。

        “我会托人打听一下,如果有消息,就写信告诉你。”

        “好的,谢谢你。”克莱恩诚恳行礼。

        到了晚间,他收到了艾辛格专程派人送来的信,信上只有一句话:

        “这个案子不是‘代罚者’处理的,王室以塔利姆.杜蒙特是贵族后裔的名义,将案子要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