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机械之心”的战斗风格(求月票)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机械之心”的战斗风格(求月票)

        瞬息之间,克莱恩切换至“愚者”那种俯视一切,高深莫测的状态,轻轻颔首道:

        “不错。”

        他前方的河流顿有奔腾,白色的单词蠕动改变,重新成形:

        “以下就是您忠实仆人阿罗德斯记录的探索过程,您随时可以选择加快或者跳过某些场景。”

        这一句话凝固了两秒钟后,画面陡然拉近,克莱恩一下来到了伊康瑟.伯纳德的身边,但却无人发现他。

        他环顾四周,只觉附近都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景物,没有半点虚假的感觉,让人异常地身临其境。

        还能加快或者跳过某些场景……阿罗德斯这面镜子的本体其实是虚拟现实类家庭影院吧……克莱恩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他再次审视“机械之心”成员们,发现为首者是位穿白色牧师袍,戴神职人员软帽的老者,面容异常地慈祥,表情沉静而温和。

        “大主教阁下,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伊康瑟凑近那位老者,行了一礼道。

        大主教……这就是蒸汽与机械教会贝克兰德教区的大主教,半神半人的霍拉米克.海顿?机械之心确实慎重,没有大意……

        说不定他们还携带有一件“1”级的封印物,并且提前做过占卜,毕竟他们掌握有“窥秘人”途径,还好,我基本可以确定灰雾的反占卜或者说干扰占卜能力,是像“亵渎之牌”那样,让结果呈现最正常最自然最不会引人怀疑的一面,否则也许会暴露些事情……

        不过我和莎伦小姐见面的场景,有一定的概率被再现,因为这对我自己来说,不是什么有危害的事情,就看“怨魂”干扰占卜的本能是否可以影响“机械之心”的尝试了,等等,“机械之心”大概率是依靠阿罗德斯,以它刚才和之前的表现看,顺手打个马赛克讨好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克莱恩有所恍然地想着。

        这时,霍拉米克.海顿在胸口画了个三角圣徽:

        “开始行动,神会庇佑我们的。”

        近十位非凡者陆续向下,克莱恩紧随其后,完全没有“快进”。

        他一直对“机械之心”中低序列的战斗方式好奇,打算趁这个机会见识一下。

        另外,半神半人真正出手是什么样子,阿蒙家族陵墓内隐藏着什么秘密,也是他非常关注的事情。

        黑色大理石打磨成的阶梯历经一两千年时光的冲刷,依然保持着足够的硬度,没有一点被腐蚀的迹象,“机械之心”的成员们沿着它,一路来到地底,看见了极具第四纪特色的不对称石柱和刀劈斧砍般的花纹。

        那些柱子分立于一条宽阔道路的两侧,前方是一扇巨大的,沉重的,对开的深灰色石门。

        石门已经裂开了能让两人并排出入的缝隙,里面一片幽深。

        “机械之心”的成员们没急于进去,提着照明效果不错的马灯,在外围区域仔细搜索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物品。

        “按照预定方案,第一组做初步清理。”伊康瑟征得大主教同意后,按了按头顶的帽子,将蓬松的发型又压了下去。

        清理?就在旁边的克莱恩咀嚼起这个单词。

        他疑惑之中,最为健壮,最为魁梧的两位“机械之心”男性队员各自放下了背部的黑色长条盒,将它们打了开来。

        长条盒内,一个是结实厚重的铁黑色炮管状物品,上面铭刻着密密麻麻的诡异花纹,一个是复杂精美的奇特枪支,有淡金色的弹链插入其中。

        那两位队员之一扛起那炮管状的物品,脚步发沉地走到了石门敞开处。

        另一位“机械之心”成员端起奇特的枪支,挂好弹链,跟在后面,略微慢了两步。

        两人对视一眼后,前者扛着的炮管状物品迅速发亮,勾勒出喧嚣炽烈的印记和花纹。

        轰!

        一个宛若微缩太阳般的金色火球从“炮管”内飞了出去,飞进了漆黑与幽暗里。

        轰隆!

        大地微微震颤,猛烈的光芒从缝隙往外冒出。

        端着“炮管”的“机械之心”成员身体明显沉了一下,双脚有所颤抖。

        轰隆!轰隆!轰隆!

        他连连动用那非凡武器,让金色“炮弹”一发接一发地射向了不同的位置,炸得陵墓摇摇晃晃但却没有尘埃洒落。

        他稍有平息,端着奇特枪支的队员踏前两步,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

        机枪扫射般的声音响起,一枚接一枚的淡金色子弹飞出,净化着黑暗深处的危险。

        ……这不就是我一直想要的炮火洗地效果吗?而且用的是净化子弹、驱邪炮弹之类的超凡消耗品……好奢侈!这就是“机械之心”的战斗方式?克莱恩看得眼睛圆瞪,嘴巴微张。

        一阵狂轰滥炸后,伊康瑟在嗡隆隆的回声里,拔高嗓音道:

        “第二组做后续清理。”

        还有……克莱恩觉得自己已经有些麻木了。

        第二组同样是两位队员,他们使用的是不同皮革制成的卷轴。

        他们以简短的方式念出咒文,激发卷轴,将它们丢向了里面。

        石门之后的建筑忽然被柔和纯净的光芒笼罩,一滴滴淡金色的神圣雨点哗啦啦落下,将范围内的所有事物“清洗”了一遍。

        克莱恩木然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有些荒谬:

        等等,你们不是来考古的吗?你们不是专业的“考古学家”吗?用这种方式清理,不害怕陵墓直接垮塌吗?

        他念头闪烁间,第二组清理完毕,向伊康瑟喊道:

        “执事,和预想的一样,建筑结构没有被破坏。”

        他们显然有所准备。

        “好,继续前行。”伊康瑟下达了命令。

        克莱恩走在中间,通过石门,只见地上有一团又一团的污迹和碎片,让人根本辨别不出曾经活跃于这里的怪物都是什么品种,也猜测不出曾经预设于此地的机关都有什么作用。

        这样几波“洗地”下来,只要没有提前避开,高序列以下的非凡者都扛不住啊……克莱恩再次深刻领悟了什么叫暴力美学,什么叫简单粗暴不讲道理。

        接下来的过程里,刚才的场景反复呈现,“机械之心”的队员们顺利挺近,探索了一个又一个区域,时而收获一些开始聚集的非凡特性。

        “没有壁画……”眼见主墓室在望,蒸汽与机械教会大主教霍拉米克.海顿却停了下来,疑惑自语。

        算半个历史学家的克莱恩也有同样的不解。

        正常来说,一个贵族成员的坟墓里,或多或少都有表明其生前地位和荣耀的事物。

        而当坟墓变为陵墓,甚至陵寝,拥有足够大的空间时,用壁画来讲述主人的一生是很常见的事情,这在更加古老更加蒙昧的年代里,也不罕见,甚至是最普遍的手段——人类最先学会的是画画,而非文字。

        所以,一个第四纪的大贵族陵墓内,居然没有类似的壁画,确实有些古怪。

        听到大主教的疑问,伊康瑟当即吩咐队员们两人一组地散开,搜索附近,寻找相应的痕迹。

        旁观着这一切,克莱恩忍不住有点想“快进”,想直接看到结果。

        就在这时,他发现左侧角落里的两位“机械之心”成员忽然变成了三个!

        其中一个和伊康瑟.伯纳德长得一模一样,头发蓬松到顶高了帽子。

        这……克莱恩先是一怔,旋即有了猜测。

        他念头刚现,“伊康瑟”走向离他最近的队员。

        “有发现吗?”他清了清喉咙,压低嗓音道。

        那队员警惕转身,见是伊康瑟执事,顿时放松了下来。

        “没有……”他话音未落,眼前的“伊康瑟”突然变成一张人皮,罩在了他的身上。

        那苍白的人皮紧紧地裹住他,脸部开始勾勒出五官的轮廓,这个过程中,没有多余的声音,没有任何异动被引发。

        霍然之间,人皮之下透出了道道光芒,宛若太阳初升时的光芒!

        人皮当即变得半透明,受到灼烧般飞快腾空而起。

        一根黑色的鞭子随即抽来,打在了它的身上,让它的动作明显变得缓慢。

        这样的战斗里,缓慢就是“原罪”,一件件非凡武器,一张张燃烧的卷轴,一枚枚淡金的子弹,相继而至,将那人皮淹没。

        绚烂的光芒之后,无数灰烬落下。

        它们皆闪烁微光,缓慢地,“奋力”地开始聚拢。

        果然是“人皮幽影”……克莱恩将目光投向了刚才遭遇袭击的“机械之心”成员。

        这男子扯了下领口,扯出了一个护符,上面有诸多太阳相关的象征符号和魔法标识。

        “幸好大主教让我们戴上了这些东西!”他提着马灯,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克莱恩这才发现,他的领针有黑夜安宁的意味,他的指环带着风暴的躁烈,他的皮带给人实质的力量感……

        虽然不全是神奇物品,大部分属于符咒饰品和非凡武器类,效果很快就会衰减,但也都价值不菲啊!不是“工匠”或者富豪类非凡者,根本弄不到这么多……这就是“机械之心”战斗的风格吗?烧钱……克莱恩猛然有种被打击的感觉,呆了好久才恢复过来。

        这个时候,人皮幽影的特性已聚集成型,它就像一颗硕大的钻石,有无数的截面在反射光芒,而每一个面上都映照有不同的脸孔。

        那些脸孔密密麻麻,层层叠叠,让人眩晕。

        我就差它了……克莱恩一阵欣喜。

        “机械之心”处理好收获,继续寻找壁画,但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他们只好再次集合,向着通往主墓室的甬道走去。

        ps:十月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