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吞尾者

第二百五十三章 吞尾者

        砰!

        戴里克的斧头,缠绕着道道银芒,劈中了壁画上的河流,劈得墙体凹陷,石屑横飞。

        他一击之下,那条首尾相接的河流彻底从中断开。

        正当他期待着循环被打破,探索小队全体成员随之跳出神庙这个场景时,“猎魔者”科林身影一闪,来到他的面前,沉着脸孔道:

        “你在做什么?”

        这位半神的剑尖依旧垂往下方,但握住柄把的手却明显比刚才用力。

        戴里克回想着集塔罗会众位成员智慧结晶于一体的说辞,半是“疑惑”半是“恐惧”地开口道:

        “刚才有道黑影从这里闪过,首席阁下,真的!像是小孩的身影!”

        科林.伊利亚特目光没有移开地问着另一位队员:

        “海因姆,你看到了吗?”

        叫做海因姆的探索小队队员下意识往首席的方向靠拢,坚定摇头道:

        “没有,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科林浅蓝色的眼眸顿时有微光在荡开,凸显出两个墨绿色的复杂符号。

        他就那样静静地注视了戴里克四五秒钟。

        终于,他收回视线,没有异常地说道:

        “这是你的第一次探索任务,因紧张出现幻觉是很正常的事情。

        “接下来,你跟随在我的身边,我想这样你会平静一些。”

        “是,首席阁下。”戴里克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经过刚才的尝试,他初步确认壁画与关键点没有联系。

        “愚者”先生提示的“救赎蔷薇”应该还藏着更深层次的意思,不是那么简单……戴里克握着“飓风之斧”,沉默地走在首席科林的身边。

        之后的事情与他记忆里的几次探索行动没有太大的区别,众人重复着过往,第六次抵达了布置有祭坛的最终大厅,发现了蜷缩在阴影里的黄发小男孩杰克。

        听到“救救我……救救我……”这句话,看见明显的小孩身影后,“猎魔者”科林微不可见点头,将投注在戴里克.伯格身上的注意力收回了大半。

        就在他斟酌语言,准备开口的时候,戴里克却突然问道:

        “该怎么救你?”

        小男孩杰克露出激动的表情:

        “救我,救我,送我回家!送我回家!”

        “你家在哪里?”戴里克又好奇又害怕地问着。

        见此情状,科林闭上嘴巴,紧了紧手掌。

        小男孩杰克虚弱地抬手道:

        “我家,我家在恩马特港!”

        恩马特港……虽然“倒吊人”先生没提过,但从港口这个单词来看,杰克真的不属于我们这里,他很有可能来自外界,来自“正义”小姐他们所在的鲁恩王国!戴里克一阵欣喜,激动难掩。

        他的反应并未引起“猎魔者”科林的怀疑,因为这位强大的“六人议事团”首席同样没有见过大海,只能从保存下来的一些典籍里知道这种比湖泊大了不知多少倍的水体,以及“港口”这个名词。

        陌生男孩嘴里吐出的“恩马特港”仿佛在科林面前展开了一副新世界的画卷,这让苦苦寻觅着白银城未来的他瞬间忘记了别的事情,脱口而出道:

        “你,或者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小男孩杰克露出回忆的表情:

        “我和我的父亲先是乘船,接着与他的同伴会合,继续乘船,一场很大很大的风暴之后,剩下的人登上陆地,循着主目光所视的方向前行,一直走到了这里。”

        循着主目光所视的方向前行?“猎魔者”科林和戴里克等人同时望向了祭坛上的神像,分辨他注视着哪里。

        很快,科林就确定了大致的信息。

        他们沿着神像目光所视的方向前行,来到这里,也就是说,只要逆转这个过程,我们就能找到海边,找到他们登陆的地点……这视线的反方向是……白银城于不断探索中逐渐完善的周围地图浮现于“猎魔者”科林的脑海,让他初步描绘出了陌生男孩的“旅途”路线。

        中间如果没有别的神庙,没有相应的雕像,一直这么延伸下去,那将,那将通过“巨人王庭”的废墟!科林的瞳孔霍然收缩。

        那是曾经居住着古神“巨人王”奥尔米尔的神灵宫殿,距离白银城并不遥远!

        长期被巨人一族统治的白银之国后裔们都明确地知道它的废墟位于哪个位置,但始终无法完成探索,因为那里极为危险,比没有光芒的纯粹黑暗还要危险!

        而根据科林的反溯,陌生男孩一行人正是穿过“巨人王庭”的废墟,才抵达了这里。

        “他们怎么办到的?或许他们没有走纯粹的直线,绕过了‘巨人王庭’……不管怎么样,‘巨人王庭’背面有着通往海边的道路,而大海的另外一端很可能有着人类的国度……那会是白银城的希望吗?”科林难以遏制地想着。

        这时,戴里克敏锐发现小男孩杰克胸腹间的衣物染着暗红,似乎有液体在缓慢渗出。

        “你受伤了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杰克垂下脑袋,语气飘忽地回答:

        “长了些不好看的东西……”

        说话间,他拉开衣物,露出赤裸的胸腹。

        在那里,镶嵌着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那不是画上去的,也不是宝石拼凑出来的,纯粹由真正的眼睛、真正的鼻子和真正的嘴巴构成,并且彼此不像一组,仿佛分属于三个人。

        霍然之间,戴里克想象出了一个画面:小男孩杰克吃掉同伴后,用他们残余的眼睛、鼻子和嘴巴在胸腹间组成了一张怪异的人脸。

        那人脸温柔淡漠,让戴里克莫名感觉眼熟。

        只是一两秒的工夫,戴里克就弄清楚了熟悉的原因:

        这张人脸很像上方壁画内的那个天使,脚踩循环河流的银发天使!

        果然,我们不断重复探索的原因就源于祂!戴里克心中一动,脱口念出了一个单词,就像要给出解除困境的咒语。

        “救赎蔷薇!”他郑重喊道。

        小男孩杰克抬起脑袋,怔怔望着他,嘴巴一点点咧开,咧到了耳根位置:

        “我好饿……

        “好饿……”

        ……戴里克一下呆滞,看见了激烈的战斗。

        等他再次清醒,又坐回了营地的篝火旁。

        “救赎蔷薇”不是咒文……他深刻地检讨起来。

        第七次探索很快开始,已做过尝试的戴里克不再有异常举止,只是主动争取着去检查了那副“救赎蔷薇”壁画。

        一路照旧,探索小队又进入了那个有着祭坛和神像的地下大厅,发现了明显诡异的小男孩杰克。

        类似的对话之后,戴里克再次看见了那张用别人五官拼凑出的人脸。

        有了经验的他未做任何具备刺激性的举动,压低嗓音,对“猎魔者”科林道:

        “首席阁下,他胸前的人脸和上面壁画内的天使很像,就是有一头银发,脚下河流首尾相接的天使,嗯,角落写着‘救赎蔷薇’的那副壁画。”

        “猎魔者”科林先是一怔,旋即皱起了眉头。

        他一边注视着,安抚着小男孩杰克,一边用眼角余光打量戴里克。

        沉默了几秒,他低声说道:

        “因为是你提到这件事情,让我产生了一些联想。”

        不等戴里克询问,他自顾自往下道:

        “我们研究了那副壁画很久,只是单纯地认为那描绘着一个领路的天使和一群朝圣的苦修士,他们这个团体的名称也许就叫‘救赎蔷薇’。

        “那条首尾相接的河流表示着循环,我们的解读是,朝圣之旅反复发生着。

        “而现在看来,它也许标识着那个天使的身份。

        “这是你让我产生的想法,因为阿蒙曾经藏在你的体内。”

        “为什么?”戴里克一阵茫然。

        “猎魔者”科林注视着小男孩杰克道:

        “阿蒙遗留的那条小虫具备时间的象征符号,循环的河流往往与命运有关,两者放在一起,让我回忆起了少量典籍上提到过的,不知真假的内容。

        “‘创造一切的主,全知全能的神’注视着这个世界的时候,祂身边环绕着诸多天使,其中,所有天使的首领,最接近神座的天使之王,共有八位,祂们的名号有的已经消失在了漫长的历史里,有的还有着一定的记录,或简略,或详细。

        “传闻这八位天使之王里甚至有神灵的子嗣。

        “其中,有两位天使之王的称号分别是‘时天使’和‘命运天使’。”

        戴里克一下恍然,确认般问道:

        “您认为阿蒙是‘时天使’,那副壁画上的是‘命运天使’?”

        “暂时不能确定,‘时天使’只有一个称号流传下来,而‘命运天使’的记载相对详细……”“猎魔者”科林忽然吸了口气。

        紧接着,他沉声说道:

        “命运天使,‘吞尾者’乌洛琉斯。”

        …………

        傍晚时分,奥德拉家族的地下建筑内。

        埃姆林.怀特望着那具铁黑色的棺柩,对躺在里面的古老血族道:

        “尼拜斯大人,我接受始祖的任务!”

        尼拜斯用苍老的声音回应道:

        “很好。

        “你想什么时候开始?你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

        “……”听到尼拜斯大人询问心愿,埃姆林.怀特小腿肚一软,差点后悔。

        他硬着脖子道:

        “不需要!

        “现在就可以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