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审问“白鲨”(求月票)

第十八章 审问“白鲨”(求月票)

        扑通!

        酒保摔在地上,痛得蜷缩成一团打滚。

        “白鲨”汉密尔顿重重哼了一声,什么话也没说,扭头走向二楼,踩得木制的阶梯吱嘎作响。

        热闹看完,酒鬼们纷纷散去,艾尔兰船长等人不受影响地返回上层,继续打牌。

        克莱恩趁这个机会,跟着踏上了楼梯。

        他回到“飞鱼与酒”,不是为不存在的危害对付“白鲨”,纯粹是想从这位与多股海盗势力有联系的酒吧老板处了解更多的情报,毕竟他为新身份取名格尔曼,隐藏的意思就是要狩猎满手血腥的海盗,用他们的灵、肉和非凡特性替代“蠕动的饥饿”内的待释放者。

        达米尔港没有煤气资源,二楼的过道相当昏暗,两侧墙壁镶嵌的黄铜烛台上,灯火摇曳,黯淡如苗。

        克莱恩边观察环境,边伸手在脸上抹了一下,悄无声息变成了一楼的某位守卫。

        至于衣着装饰的不同,他用制造幻觉的能力进行了弥补。

        做好准备,他向着灵性直觉里的“白鲨”汉密尔顿房间走去。

        他最先路过了打牌的地方,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来到扼守通道的几名守卫前,自觉停住脚步,压低嗓音道:

        “楼下又有点事情。”

        “风暴在上,今晚究竟怎么了?”一名守卫感叹出声。

        “希望那些可人儿不要受到伤害。”另一名守卫略有点担忧地说道。

        他指的是依附酒吧的妓女们。

        “她们没事。”克莱恩越过守卫,来到“白鲨”门前,拘谨地抬手敲动。

        “谁?”汉密尔顿警惕问道。

        “老板,是我,楼下又出现情况了!”克莱恩回忆着刚才看热闹时获得的称呼信息,刻意沙哑着嗓音道。

        “该死!”汉密尔顿怒吼了一声,“进来说清楚发生了什么!”

        克莱恩扭动把手,走了进去。

        顺手关门时,他解除幻术,脸部肌肉急速蠕动,变回了上一个身份——金发蓝眼,五官普通的新酒客。

        “你……”汉密尔顿先是一愣,旋即张大嘴巴,试图高呼。

        与此同时,他手背浮现出片片虚幻鱼鳞,本就高大肥胖的身体又膨胀了一圈。

        突然,他心跳砰砰加快,源于本能的强烈恐惧扼住了他的喉咙。

        这一刻,他觉得站在门边的陌生人就是一只饥饿了许多天的恶魔,正用冰凉渴求的目光来回审视自己的血肉和灵魂。

        刹那之间,“白鲨”汉密尔顿陷入极度的恐慌中,无法做出有效的应对。

        克莱恩慢悠悠走到沙发位置,坐了下来,礼貌笑道:

        “现在可以平静交流了吧?”

        被恐怖怪物盯上的感觉霍然消失,汉密尔顿一下变得轻松,他的身体则如同被戳破的气球,干瘪了许多。

        他不再鲁莽呼救,额头见汗地问道: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一个猎人。”克莱恩随口回答道,“听说你和多股海盗势力有联系,我想知道相应的情况。”

        “不,我没有……”“白鲨”汉密尔顿下意识否定道。

        他立刻又感受到了那种疯狂到极致的饥饿,只觉对面男子的眼睛都似乎染上了一层暗红。

        克莱恩在心里斟酌了下人设,斯文笑道:

        “你有两个选择。

        “一是坦白地回答,二是被我杀死,然后,坦白地回答。”

        杀人通灵?“白鲨”汉密尔顿听说过类似的传闻,艰难吞咽了口唾液道: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些情况?”

        克莱恩露出笑容道:

        “我是个猎人,我追逐的是赏金。”

        汉密尔顿忽然觉得对方彬彬有礼的笑容里透着说不出的疯狂意味,忍不住脱口道:

        “你,你疯了吗?

        “类似的冒险家我见过不少,但全都葬身在了海底!

        “单独猎杀一名海盗并不困难,但你能防备后续的报复吗?酒吧内的妓女,看起来很普通的顾客,也许就是海盗的线人!与你友善的同伙随时会被收买,背后给你一枪!海盗们还会提前搜集情报,围堵你乘坐的船只,你能保护所有的乘客吗?你能在一门门火炮的轰击中,在无法逃跑的大海上,活下来吗?”

        一口气宣泄完内心的恐惧,他看见对面自称猎人的男子又一次绽放斯文温和的笑容:

        “都杀掉,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了。”

        ……真正的疯子……“白鲨”汉密尔顿吸了口气道:

        “我和许多海盗是有联系,但都是被动的,他们抢到的现金、珠宝、货物需要售出,需要换成烈酒,食物,淡水,武器,和女人的安慰,这都得通过我,但我只能在这里等待他们,不清楚他们的船只究竟行驶在哪里,最近的目标是什么。”

        “还有呢?”克莱恩不动声色地问道。

        刚才他的回答,主要是吓唬“白鲨”,至于海盗的报复,他一点也不担心,身为“无面人”,要是这么容易就被找到,那还不如找个地方自沉海底算了。

        还有……“白鲨”汉密尔顿喉头蠕动了下,没立即做肯定或是否定的描述。

        他紧闭嘴巴,望着那戴半高丝绸礼帽的绅士,与对方平静内敛仿佛在酝酿疯狂的眼睛对视起来。

        让人不安的沉默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轻轻回荡着,碰撞着,发酵着。

        终于,汉密尔顿移开了视线,烦躁地将手撑在面前的桌子上道:

        “是的,我还在替他们搜集消息,如果有紧急的情报,我会利用他们给予的电台,提醒他们注意。”

        “白鲨”不敢冒险,害怕对方拥有独特的非凡能力,可以判断自己是否说的是真话,是否说出了全部事实。

        “电台?”博弈成功的克莱恩敏锐捕捉到了一个名词。

        “这是他们告诉我的称呼,和电报类似,但不需要线。”汉密尔顿转身走到灰白色保险柜前,蹲了下来。

        无线电报?海盗这么高科技了?克莱恩隐约猜到了对方所说的电台是什么。

        他曾经想过发明类似的东西,结果翻相应杂志才知道,无线电报早就已经出现,只不过在商用领域暂时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分隔南北大陆的狂暴海常年电闪雷鸣,磁场紊乱,风暴肆掠,只有少数几条航道可以通行,即使装备了无线电报,也近乎没有作用,同样的,迷雾海、苏尼亚海天气变化剧烈,存在诸多影响电磁传播的因素,无线电报的应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难道出了可以解决部分问题的改进型?克莱恩看着“白鲨”将保险柜前面的地板撬开,通过拧动装置,让墙上出现了一道秘门。

        秘门后是分为三格的隐蔽柜子,最上层放着些文件和票据,中间有左轮、新式半臂枪等武器,下方则塞着复杂的黑色机械。

        克莱恩只是瞄了一眼,就通过上辈子的印象和之前搜集的资料,判断出那机械造物属于无线电台。

        “就是这东西,他们称呼这是电台,拍出的消息最远可以被罗思德群岛的类似东西收到,更远一点必须看天气,靠运气,平时,平时也很麻烦,很多限制。”汉密尔顿不是太懂,根据接受的教导和使用的经验,模糊描述着相应的情况。

        比目前正商业化的新型无线电台要厉害……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克莱恩安静听完,直接问道:

        “他们是谁?”

        他让自己表现得像是个不懂科技的赏金猎人。

        “白鲨”汉密尔顿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自称为‘黎明号’主人服务的‘银币毒蛇’奥德尔,以及‘血之上将’的情报官老奎因,他们是一起出现的,我无法确认他们是否在合作,当然,奥德尔一直都只是宣称。”

        “黎明号”的主人,那位“神秘女王”?克莱恩收回视线,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枚金币。

        金币不断在指间滚动,最后跃入半空,落了下去,看得“白鲨”不明所以,战战兢兢。

        低头瞄了一眼,克莱恩缓缓站起。

        就在这时,他突然问了一句:

        “谁给你的魔药?”

        “老,老奎因……”汉密尔顿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坦白回答。

        克莱恩轻轻点头,不再询问,转身走向了门口。

        哐当!木门打开又合拢,穿黑色呢制大衣的身影消失在了“白鲨”的房间内。

        汉密尔顿屏住呼吸,等待了十几秒,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

        他快速擦掉脸上的汗水,将电台搬到桌上,翻出个密码本,忙碌着向远方拍了封电报:

        “我被人盯上了!

        “陌生的家伙!”

        专心致志的汉密尔顿身旁,克莱恩双手插兜,静静看着,将波段频谱和密码本的内容全部收入眼底。

        他刚才的离去只是一场大型幻术表演,对付白鲨这“水手”途径的低序列者绰绰有余。

        至于之后是否能记住具体内容的问题,“占卜家”并不需要考虑,一次“梦境占卜”就能全部回想起来。

        “血之上将”和他的手下酷爱杀人,喜欢鲜血,热衷对女性施暴,每次劫掠客船,总会制造出惨案……这是公认的事情,而他们自身也很为此自豪,总是不吝啬宣扬……狩猎的目标,冒险的对象,优先考虑他们……克莱恩略作思考,趁汉密尔顿收拾电台的机会,准备真正离开这个房间。

        他暂时不打算对付“白鲨”,怕惊扰到真正的猎物,反正这种身在陆地上,有固定地盘,且被自己拿住了把柄的家伙,事后一封举报信就能轻松解决。

        克莱恩无声的脚步里,房门缓缓裂开,又静静合拢,带入了轻微的凉风。

        PS:11月最后一天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