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不要外出(求推荐票月票)

第二十六章 不要外出(求推荐票月票)

        和贝克兰德、廷根、普利兹港等大陆城市不同,班西等殖民岛屿缺乏瓦斯,两侧路灯稀疏,蜡烛笼着玻璃罩,等待被点燃。

        可惜的是,今天风起得早,傍晚就无人外出,烛火没在预定的时间内散发出光芒,道路一片漆黑,纯粹靠在云层里若隐若现的绯红之月照亮轮廓。

        和之前比较,狂风平和了许多,至少克莱恩不需要再分心于自己的帽子。

        淡薄的雾气渐渐弥漫,周围以两层为主的房屋门窗紧闭,漆黑无光,仿佛已很久没有住人。

        克莱恩一手提着昏黄的马灯,一手握着硬实的手杖,快步行走于安静到极点的街道上,往“烈焰”达尼兹指出的青柠檬餐厅方向靠拢。

        呜!

        薄雾之中,有风打旋而来,克莱恩莫名觉得脖子有些发冷。

        他抬起持握手杖的右掌,让双排扣长礼服的领子变得笔直竖挺,完全遮住了脖子。

        就在这个时候,他脑海内突地浮现出一副画面!

        画面内,一个西瓜大小的黑影从雾气里蹿出,瞬间扑到了他的耳畔。

        克莱恩没做思考,反挥胳膊和小臂,猛地抽出了手杖。

        砰!

        那突如其来的黑影刚有靠近,就被抽中正面,抽得倒飞出去好长一截。

        借助马灯的光芒,克莱恩终于看清楚了袭击自己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脑袋!

        那是一个失去了躯体,悬挂着食道的脑袋!

        那脑袋漂浮在半空,脸部仿佛长满了霉斑的干瘪奶酪,流着黄绿液体的皮肤明明松弛下垂,却勾勒出了骨头的轮廓。

        它鼻子位置只剩两个黑孔,眼睛白多黑少,往外鼓出,嘴唇腐烂了大半,显露出混杂有血水的,打磨得很尖利的牙齿!

        狗屎!“烈焰”达尼兹看到这一幕,心头微颤,暗骂了一句。

        即使他探索过不少宝藏,战斗过许多怪物,这么恶心这么惊悚的东西也是少见。

        他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古典左轮,肘部下压,即将开枪。

        这时,他看见一道纯粹明净的光芒从天而降,落在了那被抽得有些僵直的脑袋上。

        啊!

        一声惨叫发出,那干瘪狰狞的脑袋迅速蒸发消融,灰飞烟灭,什么痕迹都没残留。

        真弱!达尼兹下意识评价了一句。

        格尔曼.斯帕罗这怪物是“太阳”途径的?不像啊……依靠的应该是神奇物品……刚才我还没有察觉,格尔曼.斯帕罗就已发现敌人并做出了攻击,确实很强……达尼兹很快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另外方面。

        他思绪刚有沉淀,眼角余光就看见一个类似的脑袋从侧面雾气里飞出,试图咬向自己的脖子。

        砰!

        达尼兹不慌不忙扣动了扳机。

        黄铜色的子弹准确命中了那长满霉斑的脑袋,打得对方眉心破碎,向后一仰,停滞在了半空。

        紧接着,达尼兹虚握的左掌内,一团赤红迅速膨胀,焰光开始缭绕。

        他前倾身体,拖动手臂,“扔”出了那团火焰,让它轰的一下砸在了僵直的脑袋上。

        火光腾起,赤红燃烧,那脑袋的皮肤飞快焦黑,发出了兹兹兹的声音。

        但是,它却没受影响般猛地往前一扑,嘴巴大大张开,即将咬中达尼兹的脖子。

        这样的变化有些出乎达尼兹的意料,险些来不及躲避,忙缩脖团身,往前翻滚,勉强闪过了这致命的伤害。

        他左掌内,再次有赤红呈现,可那火焰并未膨胀,反倒往内收缩,层层叠叠。

        也就是一秒钟的工夫,达尼兹于躲避中,投出了那个仅有眼睛大小的橘黄火球。

        火球受到他灵性的控制,于半途画出弧线,准确飞入了干瘪脑袋的口中。

        轰隆!

        火光一闪,爆炸从内往外撑裂了飞翔的脑袋,无数碎片连带血水洋洋洒洒落往四周。

        总算解决了……达尼兹翻身站起,舒了口气。

        他此时才发现,这种只剩脑袋的怪物其实并不好对付,而格尔曼.斯帕罗轻松简单就干掉了一个。

        主要是“太阳”领域的非凡能力很克制类似的东西!达尼兹不屑地在心里补了一句。

        念头转动间,他侧头一看,发现格尔曼.斯帕罗根本没等自己,提着手杖和马灯,小步快跑地奔向了远处,黑色礼服轻微往后扬起。

        ……狗屎!等等我……等等我!达尼兹瞳孔一缩,大步流星地追赶了上去,不敢自己一个人停留在稀薄的雾气和黯淡的环境里。

        …………

        青柠檬餐厅内。

        堂娜看着摆放在面前的白色瓷碗和里面盛放的暗红血块,想起了刚才那些客人进食时的奇异惊悚感,想起了那无头斗篷人脖子处冒出的泊泊血液。

        她喉咙蠕动了一下,险些呕吐。

        堂娜决定放弃这种美食,哪怕浓烈的香味已钻入她的鼻子。

        她随意吃了点沙拉和土豆泥,等待着外面风停,只觉墙壁上的挂钟走得是如此缓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桌桌顾客相继结账,离开了二楼,这里越来越安静,越来越空旷。

        咚咚咚!堂娜只觉他们踏着木制阶梯往下的声音是如此令人烦躁。

        终于,她发现外面的树木不再摇晃,地面落满了各种杂物。

        “风停了!”堂娜激动地指着窗口道。

        她的父亲,进出口商人乌尔迪.布兰奇捏了下额头,低沉吼道:

        “堂娜,你的餐桌礼仪呢?”

        “可是……”堂娜正要争辩,克里维斯抬起手掌,往下一压道:

        “7点40分了,晚餐也进入尾声了,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班西港有许多关于夜晚的不好传说。”

        每一位靠大海为生的商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迷信,涉及民俗传说时,更是如此,所以,乌尔迪略作沉吟,就同意了克里维斯的提议。

        他迅速买单,领着家人和保镖,下到了一楼。

        克里维斯正要开门探路,旁边一个房间突然发出吱呀的声音,吓得堂娜差点尖叫,死死握住了弟弟丹顿的手。

        一道人影走出,瞄了他们一眼,平淡说道:

        “起雾了,最好不要出去。”

        这人影穿着黑色燕尾服,没戴帽子,鼻梁上架着副眼镜,脸庞多肉,近乎圆形。

        “福克斯先生,你想表达什么?”克里维斯认出这是青柠檬餐厅的老板。

        福克斯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在班西,大雾和天气变化剧烈的夜晚,最好不要外出,不要回应敲门,否则,可能会,遭遇,不好的事情。”

        “前面已经有人离开了!”堂娜越听越是害怕,大声强调道。

        福克斯指了指一楼的各个房间:

        “他们选择留宿。”

        吱呀!哐当!

        福克斯话音刚落,一道道房门就或轻或重地打开了,先前那些绅士和女士们来到门口,静静地注视着想要离去的堂娜一家,静静地注视着。

        “也许,我们该尊重这里的风俗。”乌尔迪.布兰奇斟酌着说道,“在这里住一晚并不耽误我们登船。”

        按照克里维斯原本的经验,这种时候应该听从福克斯的建议,留宿于青柠檬餐厅,但他却想到了格尔曼.斯帕罗的提醒,那是一位能看守住“烈焰”达尼兹的强大冒险家做出的提醒!

        班西港有潜藏的危险……没特指是户内还是户外……克里维斯迅速做出决定,对乌尔迪道:

        “布兰奇先生,请相信我的专业。”

        “是啊,我见识过很多民俗,都没有实质作用。”另一位保镖蒂格附和道。

        他话音未落,餐厅大门处忽然发出咚咚咚的声音,远处则有连续的惨叫依稀传来。

        “你们看,有敲击声了,不要回应。”福克斯语速不快不慢地冒了一句话。

        乌尔迪内心一颤,就要选择留宿。

        堂娜则看了眼那些站在各自门口的绅士和女士,只觉他们的眼神说不出地奇怪。

        “不,我们必须回去!”小姑娘近乎尖叫地强调道。

        克里维斯也感受到了那种无法言喻的压抑和从骨头内部渗透出的寒冷,再次强调了自己的意见:

        “如果有问题,留在这里会更危险,船上有火炮,有带着枪和刀的水手。”

        这个理由说服了乌尔迪,他示意克里维斯去开门。

        克里维斯等到敲击声平息,一手握枪,一手后拉,打开了大门。

        外面风声低落,黑暗深重,雾气弥漫,仿佛藏着许许多多的怪物。

        堂娜拉着弟弟丹顿,躲在塞西尔身后,一步一步离开了餐厅。

        哐当!

        餐厅的大门突然关闭,让他们再也无法返回。

        这个时候,他们就像是暴风雨里的船只,天地间只剩下他们自己。

        克里维斯提着马灯,走在前面,忽然看见一个东西飞了过来,砸在地面,滚了几下。

        堂娜等人下意识望去,顿时发出了惊恐的声音。

        那是一个干瘪发霉的脑袋!

        紧接着,他们看见了光。

        光芒从天而降,恶心的脑袋随之消融不见。

        “这……”乌尔迪等人艰难地吞了口唾液,身体有所颤栗。

        就在这时,他们看见雾气深处有昏黄的光芒靠近。

        那是一个提着马灯的身影,半高丝绸礼帽整齐,双排扣长礼服与黑夜一色,脸庞线条分明,冷峻中透露出明显的锐利感。

        “斯帕罗叔叔!”堂娜和丹顿脱口喊道。

        他们只觉心灵一下就变得安稳。

        克莱恩将马灯丢给身旁的达尼兹,提着手杖过去,平静不见异常地对克里维斯等人道:

        “先去电报局。

        “迪默多一家呢?”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