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请求

第二十七章 请求

        “迪默多?

        “他们还在餐厅里。”

        乌尔迪.布兰奇下意识回答道。

        紧接着,他指向发霉脑袋被净化的地方,急声问道:

        “刚才那是什么?”

        维持着格尔曼.斯帕罗人设的克莱恩未做回答,瞄了眼达尼兹,直接越过堂娜一家,走到了大门紧闭的青柠檬餐厅前。

        “烈焰”达尼兹提着马灯,因终于完成一个目标轻松了不少,他挺直腰背,看着乌尔迪等人,嘿了一声道:

        “你们不需要去管这是什么,记住它是会伤害你们的怪物就行了。”

        如果不是格尔曼.斯帕罗就在几米开外,他甚至想宣称:只有我,“烈焰”达尼兹大人,才能保护你们!

        克里维斯和塞西尔、蒂格对视一眼,主动上前,宽慰雇主道:

        “等返回白玛瑙号再问。”

        坦白地讲,他们三位保镖曾经都或长或短地做过一段时间的冒险家,可对怪物的认知依旧停留在民俗传说和同行醉话这个层次,此时难免有些自己在做梦的恍惚。

        但对他们而言,既然见识过鱼人这种生物,其他东西也就不是那么太难以接受,顶多比鱼人丑一点古怪一点特殊一点。

        这么一想,他们内心稳定了不少,手中的枪支似乎又找回了力量。

        不过,那道从天而降的纯净光芒依然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只觉长久以来形成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出现了动摇,只能暂时不去考虑,将种种情绪全部压到心底。

        克莱恩停在了青柠檬餐厅门口,抬起右手,屈指敲动。

        咚!咚!咚!

        他有节奏地敲了三下后,里面无人应答,一片安静。

        如果不是还有烛光从窗户和门缝里明晃晃透出,克莱恩甚至会以为这是一座废弃许久的空屋。

        咚!咚!咚!

        他又敲了三下。

        餐厅之内,沉默依旧,所有人都仿佛在遵守大雾天气不回应敲击声的习俗。

        克莱恩收回右手,拍了拍双排扣长礼服的下摆。

        突然,他身体后仰,膝盖提起,用力往前蹬出了右脚。

        哐当一声,餐厅的大门猛地往后敞开,固定铜锁的钉子全部冒了出来。

        身穿燕尾服,脸蛋多肉,近乎成圆的老板福克斯还是站在原本的位置,选择留宿的女士和绅士们又纷纷打开房门,静静站在分界线上,无声望着这边。

        “你想,做什么?”福克斯没有发怒,语气一如之前,但手里已多了把左轮。

        开了灵视的克莱恩转动脑袋,环顾了一圈,未从在场人类身上发现邪异的痕迹。

        他的视线落到了餐厅老板身上,目光沉凝下来,看着对方的眼睛道:

        “迪默多一家呢?”

        福克斯与对方压抑着情绪,仿佛在酝酿风暴的深棕色眼眸对视了两秒,不自然地扭过脑袋道:

        “还有一桌,外乡人,在楼上。”

        “让他们下来。”克莱恩冷漠吩咐道。

        福克斯静默了好几秒,直至对方迅捷拔枪,瞄准了他的脑袋。

        他吸了口气,派了位侍者前往二楼,带着迪默多一家沿阶梯咚咚往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迪默多是位不到三十的男子,这次是在和新婚妻子度假。

        克莱恩垂下枪口,平淡说道:

        “班西港发生了变故。

        “你们是和我一起回船上,还是留宿这里?”

        “变故?”迪默多咀嚼这个单词的同时,看见外面的乌尔迪.布兰奇在对自己重重点头。

        他知道对方是位很有钱的进出口商人,随身带了三位保镖,相信如果真有什么变故,和对方待在一起肯定更加安全,所以,答案不言而喻。

        至于班西港的独特风俗,那只是风俗而已!他拉住新婚妻子的手,边走向门口,边礼貌笑道:

        “我们所有东西都在船上,当然是和你们一起。”

        “谢谢。”他和他的新婚妻子同时道了声谢,越过克莱恩,与外面的布兰奇一家会合。

        克莱恩收回左轮,很有礼貌地向老板福克斯微微鞠躬道:

        “打扰了。”

        说完,他转过身体,在餐厅外泄的光明里,走向了克里维斯等人。

        哐当一声,青柠檬餐厅的大门再次合拢,被风吹得有些摇晃。

        克莱恩刚才其实有察觉到一些异常的,微妙的气氛,但既然灵视没有收获,他也不想去深究,免得引爆班西港潜藏的那个巨大危险。

        他回到达尼兹旁边,就着马灯的光芒扫了下人数。

        堂娜一家四口,三个保镖,迪默多夫妻,以及几位仆人,齐了……克莱恩交换了左轮和手杖的位置,抬起握枪的右掌,探入双排扣长礼服内,摩挲了下“太阳胸针”。

        暗金色光芒一闪,无形的力量飞快往外扩散,波浪一样涌过了在场所有人。

        这个瞬间,堂娜等人就像来到了南方,正沐浴温暖的阳光,驱散体内的阴寒。

        他们不再那么紧张和担忧,似乎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勇气,之前享用达米尔港特制腌肉残存的些许黑色连同极为少量的邪异感迅速消融。

        “太阳光环”,能提高二十米范围内同伴的勇气,并净化他们体内的邪异力量!

        借助胸针施展的这种类法术能力,受着克莱恩灵性和精神的控制,他可以让太阳的力量绕过不想帮助的目标。

        “先去电报局。”克莱恩重复了一遍,左手持杖,右手握枪,分辨好方向,迈步前行。

        达尼兹则按照他的示意,走在斜侧方,克里维斯、塞西尔和蒂格非常专业地接过了另外两个方向的警戒。

        超过15人的队伍,一旦遇到袭击,很容易顾此失彼,而且这里只有“烈焰”能真正称得上帮手……该怎么做呢?克莱恩回想了下之前遭遇的怪物特点,忽然将左轮塞回了腋下枪袋内,并把手杖交于右掌。

        他左手探入衣兜,去掉铁制卷烟盒的灵性之墙,取出阿兹克铜哨,将它握在掌中,时而抛起。

        他相信那些只剩一个脑袋的不死类怪物,肯定会遗忘其他人,“眼”里只剩这枚黄铜色的古老哨子!

        这样一来,我就不用担心来不及救援了,这就是MT的作用啊!克莱恩感叹一声,稍微加快了步伐。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稀薄雾气里飞出了三个长满霉斑的干瘪脑袋,它们利箭一样从不同方向冲往克莱恩,完全无视了其他鲜美血肉的存在。

        三个!达尼兹瞳孔一缩,有点担心格尔曼.斯帕罗会手忙脚乱,又有些期待对方展现真正的实力。

        三个……克莱恩不慌不忙地抖动左掌,将阿兹克铜哨扔向了半空。

        那些拖着食道的飞翔脑袋当即画了个弧线,奔向最主要的目标。

        克莱恩退后一步,没有表情地抬手捏了下“太阳胸针”。

        霍然之间,铜哨所在的位置凭空产生了一丛丛金色的密集的火焰,神圣的气息磅礴弥漫。

        “光明之火”!

        那三个皮包骨头般的脑袋同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在金黄的火光里化成了一丛丛粉末。

        克莱恩上前两步,伸手接住了阿兹克铜哨。

        ……还能这样?又是一件神奇物品?达尼兹愣了两秒,只觉事情解决得太轻松了。

        这个时候,迪默多和他的妻子也看清楚了刚才袭击众人的东西长什么样子,一个吓得脸色发白,一个惊慌失措地问道:

        “那,那是什么?”

        堂娜当即转身,认真点头道:

        “等返回白玛瑙号再问。”

        说完,她竖起手指,抵在唇边,模仿斯帕罗叔叔给出“禁声”的意思。

        迪默多想到前方那个年轻人展现出的神圣气息,艰难吞了口唾沫,拉了拉妻子的手,警惕地沉默了下来,仆人们见状,只能顺从。

        队伍继续前行于只有单薄月光的街道上,两侧房屋内的灯火都已熄灭,凸肚窗后是看不清的黑暗。

        堂娜总觉得里面有一双双眼睛在跟着自己等人移动,但又碍于某些因素,没谁露面。

        他们肯定都在害怕斯帕罗叔叔!她拉紧弟弟的手,走在父母的保护圈中。

        忽然,侧方街口出现了一道身影,他披着黑色的斗篷,前倾身体,露出还在冒鲜血的脖子,而脖子之上,空空荡荡,只有斗篷的内衬映着月光。

        荷!

        那无头的人影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低鸣,蹬蹬蹬就冲向了克莱恩,踩得街道地面出现轻微的摇晃。

        它所经过的位置,正好要与达尼兹碰上,这位知名海盗暗骂一声,挥动手臂,从掌中甩出了一团反复压缩过的橘黄火球。

        轰隆!

        火球爆开,炸得那无头之人向后连退了几步。

        他身上衣物破烂,皮肤飞快焦黑,斗篷随之燃烧了起来。

        但于早已失去生命的怪物而言,这不算什么太严重的伤害。

        就在这个刹那,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黑色斗篷上的赤焰猛然腾起,如在盛放。

        穿着大衣的克莱恩从火光里跃出,借助坠落的惯性和本身的力量,将双掌持握的手杖直接插向了无头人的脖子。

        噗呲!

        那手杖没入无头之人的身体,从它的裆部伸了出来。

        砰!克莱恩背部肌肉一鼓,硬生生将无头怪物插翻在地!

        趁此机会,他一边立在对方背后,继续紧握手杖,一边将灵性灌注入“太阳胸针”内。

        他刚才已经用灵视判断过,“召唤圣光”、“净化之斩”和“光明之火”都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这黑绿颜色浓郁的怪物,只能换一种办法。

        五秒,四秒,三秒,无头之人竭力挣扎,却像蛇一样,半跪着被手杖牢牢钉在了地上。

        两秒,一秒!

        克莱恩低沉开口,吐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太阳!”

        星星点点的辉芒呈现,化作水滴,洒落往下,淋在了无头之人的身上。

        兹兹兹!黑绿气体冒出,克莱恩放开手杖,侧移了两步。

        稀疏的“雨水”里,无头之人连续抽搐,最终平静下来,融化成了一滩血水。

        没有非凡特性……这说明不是真正的敌人,顶多算制造出来的“仆役”……克莱恩抽回手杖,转身走向了队伍。

        “好酷!”丹顿发出迟来的赞叹声。

        堂娜的眼眸也是熠熠生辉。

        还是借助神奇物品的力量……不过,那个依靠火焰的闪现说明了他真正的实力,真不好对付……“烈焰”达尼兹收回视线,觉得自己之前不盲目逃跑的决定实在太明智了。

        七八分钟后,又清理了两波怪物的队伍抵达了班西港电报局。

        克里维斯主动上前,敲响了大门。

        “谁?”里面传出一道平缓的女声。

        “我们想找‘白玛瑙’号的船长艾尔兰先生。”克里维斯隔门回答道。

        安静的夜里,那女声不快不慢地说道:

        “他和,他的大副,去了隔壁的,教堂。”

        这里的人说话有点奇怪啊,或者只有类似的夜晚是这样?克莱恩抛了枚金币,确认对方没有撒谎。

        他们准备离去时,电报局内那女声迟疑了下道:

        “你们,可不可以,帮我留意,一个人。

        “他是我的,同事,今晚风起前出去,再没有回来。

        “他叫,帕沃.考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