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吓唬

第三十一章 吓唬

        如果深入探究下去,大概率会引出“救赎蔷薇”,甚至一位潜藏的“红天使”……刚才有好几次,我都是在悬崖边缘翩翩起舞啊……还好我克制住了冲动,按捺下了对青柠檬餐厅和电报局里诡异情况的好奇心……克莱恩收回视线,只觉“太阳胸针”都无法避免自己背后沁出一层冷汗。

        比起“真实造物主”降临这种事件,未知的,未被引爆的情况更加恐怖,至少克莱恩现在就忍不住去想象,如果自己一脚踹开了电报局的大门,或者绕到后面,翻窗进入,究竟会看到什么,发生什么

        他不断脑补着各种诡异的,可怕的场景,把自己吓得不轻。

        同时,他决定等下制作太阳圣水给昨晚在班西港吃过东西的乘客,避免有隐患残留。

        “怎么了?”艾尔兰察觉到了格尔曼.斯帕罗的异常。

        “想起了一件往事。”克莱恩用“小丑”的能力让脸部表情依旧正常,内心则庆幸昨晚没有冒险,现在也顺利离开了班西港。

        对于这里潜藏的“救赎蔷薇”和“天使之王”秘密,他只有一个想法:

        赶紧举报!

        不举报难道留着他们过1351年的新年?

        如果选择隐瞒,等到自身有了足够高的序列和足够强的实力再来探索,收获相应的好处,那中间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危险被提前引爆,或者邪教徒依旧残存,害死了一位又一位无辜的旅客,克莱恩觉得自己肯定会非常内疚,背上沉重的包袱,这样一来,距离失控也就很近了。

        当然,举报也是要讲方式和方法的,克莱恩没傻到直接告诉艾尔兰或写匿名信给风暴教会,这会引来很多很多的麻烦,首先,官方肯定会强势调查格尔曼.斯帕罗的背景,不少事情只要深入探究,必然会被拆穿,其次,也许会将目前这个身份暴露给“救赎蔷薇”,引来一位“天使之王”的追杀。

        克莱恩打算的是,过两天塔罗会召开的时候,用“世界”提一下班西港的异常,由“愚者”轻描淡写地引出“救赎蔷薇”和“天使之王”,作为风暴教会的相关人士,“倒吊人”自然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将是他立功的机会!

        至于梅迪奇家族直系后裔血液的问题,克莱恩压根儿没去考虑,因为他和莎伦小姐都没解救地下遗迹内那个恶灵的想法。

        见格尔曼.斯帕罗明显不愿意提及他的往事,艾尔兰笑了一声,掏出个黑色小木盒,丢了过去。

        克莱恩伸手接住,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鱼人的鳔,可以拿去制作物品,在海上很有用。”

        鱼人身上的非凡材料……150镑朝上……船长很慷慨啊……克莱恩险些忘记格尔曼.斯帕罗此时该有什么反应。

        还好,在扮演上,他也是颇有经验,立刻沉下脸孔道:

        “我救你不是为了报酬。”

        艾尔兰哈哈一笑道:

        “我给你这东西,也不是为了回报你的搭救。

        “我们算是朋友了吧?我看见朋友没有类似的物品,帮他补足短板,不是很正常吗?”

        说得好有道理,完全无法反驳……克莱恩握着黑色小木盒,沉默了几秒,终于点了下头。

        艾尔兰捂嘴打了个哈欠,取下头顶的船形帽道:

        “我得回房间补充一下睡眠了,中午见。”

        克莱恩礼貌挥手,领着达尼兹一路走到了312房间的外面。

        他看见堂娜和丹顿两姐弟已早早起床,等在了门口。

        “斯帕罗叔叔,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堂娜好奇问了一句。

        克莱恩没有说话,直接打开了黑色小木盒的盖子。

        里面铺着一层黑色的天鹅绒,中间静静摆放着一个圆形宝石般的透明物品,蔚蓝如水的光华一层层荡开。

        “那天的,鱼人的……”丹顿想了一阵,重重说道,“鳔!”

        此时,在克莱恩的眼神示意下,达尼兹打开了房门。

        堂娜边脚步轻快地入内,边伸出了背在身后的手。

        她握着厚厚的一叠现金,有10镑和5镑两种。

        “我爸爸,妈妈,以及克里维斯叔叔他们,还有迪默多叔叔一家,让我转交给你的,150镑!”堂娜甜甜一笑道,“他们说这不足以表达他们的感谢,只是补充一下你消耗掉的物资,额……那些东西很贵吧?”

        “还好。”克莱恩想了想,收下了150镑的感谢金,免得乌尔迪等普通人内心忐忑不安。

        见格尔曼.斯帕罗叔叔将现金和黑色小木盒同时塞入衣兜,堂娜为终于完成父母交待的任务松了口气。

        她迅速进入状态,找回了前来拜访的真实心情,又好奇又有点害怕地问道:

        “斯帕罗叔叔,昨晚那些都是什么怪物啊?鬼故事都是真的吗?你从火焰里跳出来和让光落下的本事是天生的吗?这是魔法,还是巫术?”

        停停停,你问题太多了……热得受不了的克莱恩摘下“太阳胸针”,将它丢到了客厅的书桌上,并随口回答道:

        “这叫非凡能力,通过一些仪式和魔药获得。

        “很多鬼故事都有原型,昨晚的怪物是依靠邪恶仪式制造出来的。

        “其他事情你问他。”

        克莱恩侧头瞄了眼达尼兹。

        “好神奇啊……”丹顿和堂娜同时感慨道。

        紧接着,堂娜眼睛发亮地开口道:

        “斯帕罗叔叔,你就和罗塞尔大帝描述的‘超人’一样!

        “我们,我们也可以通过仪式和魔药成为你这样的人吗?”

        丹顿重重点头,附和着姐姐的话语,两人同时涌起了强烈的期待。

        就在这时,堂娜发现格尔曼.斯帕罗叔叔的眼神里隐约多了点黯然。

        旋即,她看见这位神奇的叔叔嘴角咧开,往上翘起,露出一个有些奇怪的笑容。

        克莱恩嗓音低沉地说道:

        “这不是一件值得羡慕和期待的事情。

        “只要选择了这条路,就将时刻与危险和疯狂为伴。

        “你可以赢它们一百次,一千次,但只要输掉一次,就会像那个堕落主教一样。”

        说话间,他靠好手杖,脱掉礼服,挽起了衬衣的袖子。

        他的一条手臂已变得干瘪发皱,仿佛过了百岁的老人,另外一条则透明无色,能直接看到皮肤下的血管、肌肉和腱膜。

        与此同时,他脸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淡色肉芽,吓得堂娜和丹顿惊恐失措地连续倒退,撞在了门上。

        满脸细小肉芽的克莱恩保持着嘴角的上翘道:

        “看清楚了吗?

        “这就是,疯狂。”

        不……堂娜和丹顿几乎失去理智,跌跌撞撞地开门,跑了出去。

        前冲几步后,他们难以保持平衡地摔倒在地。

        “好可怕好可怕……”丹顿不断地小声哭喊。

        这时,他们听到了312房间大门哐当合拢的声音。

        堂娜逐渐平静了下来,不敢想又忍不住去想格尔曼.斯帕罗叔叔刚才的样子:一粒又一粒的肉芽占领了脸部每一寸皮肤,双臂或发皱或透明,不比昨晚的那些怪物好看多少。

        不知为什么,她想起了对方的眼睛,想起了那一句“这就是疯狂”。

        她的视线突然模糊,眼泪止不住地下落。

        “堂娜堂娜,你怎么了?”丹顿被她的反应吓到,忘记了自己也很害怕。

        堂娜抽泣着说道:

        “我不知道……

        “我只是,我只是忽然觉得好,好难过。”

        312房间内。

        达尼兹看见克莱恩已恢复正常的样子,忍不住啧了一声:

        “其实,没必要这样吓小孩子,会让他们做噩梦的,直接告诉他们服食魔药很危险就行了。”

        他话音刚落,就看见一根满是血迹和污痕的硬木手杖飞了过来,并伴随一句没有情绪起伏的话语:

        “洗干净。”

        达尼兹伸手接住,笑容僵在了脸上。

        …………

        贝克兰德,皇后区,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站在二楼的白色镶金栏杆后,看着一楼的仆人来来往往,忙忙碌碌。

        根据鲁恩王国的习俗,有封地的贵族会在新年舞会一周后陆续离开贝克兰德,返回自己的领地,享受愉快的乡村或城堡生活,等到六月份,才重新来首都,开启日复一日的社交,当然,霍尔伯爵这种实权贵族兼大银行家,肯定得时常往返两地,处理事务。

        而“搬家”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许多东西得提前整理,由部分仆人预先带回庄园或城堡,一切准备就绪后,主人们才会踏上路程。

        等这次塔罗聚会结束,我应该就坐上回东切斯特郡的蒸汽专列了……希望那位吸血鬼先生真的可以弄到长者之树的果实和镜龙的血液,让我能在离开贝克兰德前成为“心理医生”……奥黛丽思绪发散地想着。

        就在这时,伯爵夫人凯特琳走了过来,微笑问道:

        “在想什么?嗯……你已经成年,等六月份回到贝克兰德,就可以找些事情做了,有什么计划吗?”

        奥黛丽几乎没做思考,直接回答道:

        “妈妈,我想去教会的慈善组织。”

        我想真正地认识一下这个世界……她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不错的主意。”伯爵夫人表示了赞同。

        她随即叮嘱了几句,走下二楼,检查起家里的事务。

        奥黛丽收敛心情,侧过脑袋,浅笑着对蹲在一旁的金毛大狗道:

        “苏茜,期待吗?你又能尽情奔跑在碧绿的田野上,追逐于葱郁的树林内了。”

        她这是在打趣苏茜,因为对方并不是一只合格的猎犬,所以才成为赠品。

        苏茜本能想吐出舌头,但又淑女地制止了这种行为。

        它没有掩饰情绪地回答道:

        “当然,我喜欢奔跑,但我讨厌那群野蛮的家伙。”

        这是指爸爸他们养的那些猎狐犬?奥黛丽抿住嘴巴,不让笑意流泻。

        她抬头看了眼壁钟,发现塔罗聚会的时间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