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血之上将

第三十八章 血之上将

        “狩猎他们?”达尼兹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等真正弄明白了格尔曼.斯帕罗的意思,他瞬间变得兴奋,改换坐姿,压着嗓音道:

        “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吗?”

        作为一名合格的兼职海盗,他与宽容,怜悯,仁爱等美好的词语毫无关系,既然差点死在“钢铁”麦维提手上,又有机会报复回去,那肯定不愿意错过!

        他自认为能在海盗这个行业生存下来,靠的是对形势的准确把握,知道什么时候该反抗,什么时候该拼命,什么时候该假装看不见仇人,什么时候可以畅快地清算旧账。

        而现在,就是机会!

        格尔曼.斯帕罗这个疯子究竟有多么强大,达尼兹还不敢下准确的判断,但从对方十秒内就解决堕落主教米勒这点看,对付“钢铁”麦维提不会太困难,即使遇上“血之上将”塞尼奥尔,也不是没有赢的希望。

        当然,这是指一对一的情况,但海盗们从来不讲骑士精神……达尼兹深有感受地想着。

        克莱恩身体略微前倾,双肘支在膝盖之上,手掌交握道:

        “我说过了。”

        啊?什么?达尼兹觉得自己常常跟不上格尔曼.斯帕罗的思路。

        对此,他只能安慰自己,正常人和疯子是不同的。

        见对方没再说话,他仔细想了想,终于记起自己该做什么:

        写“血之上将”和他海盗团做过的事情!

        嗯……格尔曼.斯帕罗肯定是想了解他们劫掠过多少东西……达尼兹迅速确定思路,翻找出房间内的纸笔,刷刷刷写了一大堆。

        这个过程里,他分外庆幸伤的是左臂。

        等他写好,克莱恩伸手接过,仔细阅读了一遍,从达尼兹没有详细阐述的部分确认“血之上将”一伙确实是最典型最恶劣的海盗,不仅仅劫掠财物,还掳走人口,屠杀船员,凌虐女性。

        达尼兹这海盗竟然懂得写古弗萨克语……也是受过教育的啊……克莱恩在心里嘀咕了两句,掏出枚铜便士,用占卜的方法确认了材料的真实性。

        接着,他用吩咐明早吃什么的语气道:

        “讲讲‘血之上将’和他的手下。”

        要详细的资料……这是准备狩猎他们了?达尼兹心头一喜,只恨自己了解得还不够多:

        “‘血之上将’塞尼奥尔疑似恶灵,凡面对他的人,都会离奇死亡,或自己掐死自己,或吞枪自尽,或主动拥抱炸弹,或屠杀同伴,我们船长说,这是恶灵附身。”

        很像莎伦小姐的非凡能力啊……“怨魂”?克莱恩没有说话,沉默地听着达尼兹往下述说。

        “塞尼奥尔能发出很可怕的尖叫,上次和他们战斗时,我差点被弄得晕过去,从甲板掉到海里,呵呵,我还了回去,点燃了他们一艘船。

        “塞尼奥尔懂不少死灵类的魔法,残忍,嗜血,欲望旺盛,目标是男是女甚至类人形生物都行。”

        符合玫瑰学派的放纵特性,嗯,准确说是“囚犯”这个途径的某方面特性……大概率是“怨魂”……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得到回应的达尼兹更加积极,语速变快了少许:

        “我们船长认为塞尼奥尔身上有一件很厉害的神奇物品,这让他变得相当走运,总是能得到神灵的眷顾,比如,关键时刻,对手突然滑倒,或者能力失效,比如,赌博连赢21把。”

        能让人幸运的神奇物品?这很罕见啊……源于“怪物”途径?或者与哪位邪灵有了关联?克莱恩根据自己了解的神秘学知识做着猜测。

        “我没有和塞尼奥尔直接交过手,知道的只有这么多。”达尼兹本想摊手,却被左臂的疼痛及时阻止,“他有大概七八艘船,旗舰是‘血肉之树’号,呵呵,这和我们不同,我们主要是追逐宝藏,不会滥收手下,只有‘黄金梦想’号一艘船。”

        难怪“血之上将”在赏金上比“冰山中将”多不少,达到了42000镑……实力上应该也要强一点……克莱恩顿时有些恍然。

        他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变,似乎未受“血之上将”情报的影响:

        “手下呢?”

        达尼兹早有准备,当即说道:

        “塞尼奥尔手下最强的有十个人,旗舰的大副,二副,三副,和每艘船的船长……

        “‘钢铁’麦维提是旗舰二副,我们猜测有序列6,身体如同钢铁,能硬挡子弹和炮弹,不怕火烧,不怕溺水,不怕多种魔法,力量强大,动作迅捷,能直接撕裂对手,掌握了一定的死灵类法术,可以唤醒活尸,培养傀儡……”

        “活尸”?克莱恩直接就联想到了那位和活尸打牌的马里奇。

        结合“血之上将”塞尼奥尔的“怨魂”特点,是否可以认为,这伙海盗其实是玫瑰学派的外围组织,或者说用来赚钱的组织?可惜,我没有信使,也没问莎伦小姐有没有,否则可以联系她,确认“血之上将”的身份……克莱恩略感遗憾地猜测着。

        他并没有因为这可能涉及玫瑰学派就放弃,反正事后可以变张脸,换个身份,而且,极光会、魔女教派、救赎蔷薇、黄昏隐士会都招惹了,也不怕再多得罪一个。

        其实,我也不是没对抗过玫瑰学派,之前已经杀了一个“怨魂”,一个“活尸”,一个“狼人”,抢了“深红月冕”和“生物毒素瓶”……克莱恩忽然发现自己惹过的事真的蛮多的。

        “麦维提应该没有特别厉害的神奇物品,否则我之前很可能逃不掉。”达尼兹颇感庆幸地说道,“他身边有一群傀儡和活尸,还带着几位序列7序列8的手下,作为旗舰二副,既然他在这里,就应该是附近人员的首领,我们可以考虑先狩猎他。”

        在高序列以下,非凡者人数一多,是会产生质变的,不同能力的配合足以让他们击败比本身强的非凡者,就像一支值夜者小队绝对能拿下一位序列6,甚至序列5一样……克莱恩并没有因为得到“蠕动的饥饿”,实力大增,就轻视“钢铁”麦维提和他的手下,依旧如往常一样谨慎。

        必须谋划好行动,做足准备,嗯,从“白鲨”那里得到的波段和密码可以派上用场了,等“魔术师”小姐的无线电收报机送到,就让达尼兹日常监听,看能否获得相应的情报,让我抓住快速收割的机会……而我趁这个空隙,寻觅下真实扮演的可能……克莱恩很快有了腹案,继续听着达尼兹讲述“血之上将”其他手下的情报。

        好一阵子,达尼兹终于说完,兴致颇高地总结道:

        “如果能杀掉‘钢铁’麦维提,并留下我的名字,这件事情肯定会上报纸,传扬出去,我就不用发愁怎么通知船长了!”

        他害怕内部出了叛徒,整个罗思德群岛的联络点都已经被敌人控制住,不敢贸然联系,正烦恼如何让船长警觉的问题。

        还是很有想法嘛……克莱恩点了点头道:

        “你负责搜集‘钢铁’的各方面情报。”

        “好!”达尼兹想到傍晚那差点穿透自己心脏的一拳,笑容略显狰狞地回应道。

        克莱恩则缓缓起身,走到窗口,只见外面天色黑沉,大风呼啸,雨水滂湃,就仿佛末日已经来临。

        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不由有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扮演感,微笑着低沉着自语了一句:

        “今夜,格尔曼加入狩猎。”

        …………

        “慷慨之城”拜亚姆,海浪教堂内。

        拿到了“血族麻醉气体”的阿尔杰.威尔逊正准备扬帆出海,获取“风眷者”的另一件主材料,结果却被本地的教区主教召唤了过来。

        “最近有流传一个消息,说是‘冰山中将’得到了死神的钥匙,整个苏尼亚海的海盗都沸腾了。”教区主教沉声说道,“你追查下这件事情。”

        这是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者,但精神依旧矍铄,语速比年轻人还快,似乎随时会冲出去,亲自解决一切问题。

        他身材健壮,肌肉撑起了主教袍,呼吸间周围风声鼓荡,空气湿润。

        每年都有类似的传闻,结果都是假的……海上总是喜欢流传这样的消息……而且就算是真的,我也没资格掺和,没必要因此冒险,在外围打听下就行了……阿尔杰在心中嘀咕了两句。

        他庄重握拳,击打了下左胸:

        “好的,乔戈里阁下!

        “风暴与你同在!”

        教区主教乔戈里对阿尔杰的态度很满意,回以相同的礼仪:

        “风暴与你同在!”

        得到勉励的阿尔杰.威尔逊很快离开了教堂,回到外面的广场。

        昨晚的暴风雨已经平息,只有地面零散的叶子和或大或小的水渍证明它们来过。

        阿尔杰呼吸了口雨后的新鲜空气,决定先去几个可能有海盗的地方转转,打听打听消息,做出努力的样子。

        如果能遇上赏金几百镑的家伙,他不介意做一次抓捕,在他看来,这就是流动的,储备的金钱。

        PS:参加活动,凌晨没法提前更新,周一还是正常时间,但预求下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