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见面

第四十二章 见面

        下午5点,橄榄树大道,帕梅的占卜小屋。

        阿尔杰.威尔逊推开上方有一格格玻璃的茶色木门,进入了这家神秘学主题的咖啡馆。

        他要了杯产自南大陆星星高原上帕斯河谷的费尔默咖啡,将之前买的那副塔罗牌拿了出来,摆在旁边,最上面一张正是“倒吊人”牌,描绘着一位双手反绑,倒着吊起的天使。

        与上午不同,他已改换了装扮,套着身古典的深色长袍,戴着顶类神职人员的软帽,仿佛从民俗传说里走出来的巫师或魔法师。

        无声吸了口气,阿尔杰慢慢品尝起咖啡,完全没有在等待谁的焦急。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镶嵌着厚玻璃的茶色木门又一次敞开,进来了位穿黑色呢制大衣,戴半高丝绸礼帽的年轻男子。

        这绅士的外表年龄不到30,脸庞消瘦,棱角分明,兼具成熟与阴郁两种气质,正是微调了外貌,更改了些许人设的克莱恩。

        他未戴金边眼镜,但视力却没受任何影响,目光随意一扫,就落到了阿尔杰深蓝色的鬓角上。

        克莱恩的视线随之下移,看见了摆在最上方的那张“倒吊人”牌。

        无需言语,他直接走了过去,摘掉帽子,坐到阿尔杰对面,阴沉笑道:

        “我想占卜。”

        说话间,他已将那位塔罗会元老级成员的容貌收入了眼底:

        五官深刻,轮廓粗犷,有明显的雨打风吹之色,一看就是比较能打,且经常奔波在外的类型;

        皮肤偏古铜,却和本地人种有一定的区别,像是纯正鲁恩人常年日晒雨淋后的结果,但那深蓝色的头发又较为特殊,不属于鲁恩,更接近于迪西海湾靠狂暴海区域的殖民地人种。

        混血……克莱恩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阿尔杰看着对面的男士,慢慢将他与“世界”的形象重叠在了一起,然后推出那副塔罗牌,低沉说道:

        “这需要你自己洗牌和切牌。”

        克莱恩伸手拿起,全部展开看了几眼,接着将它们合拢在一块,哗啦啦做了次洗牌。

        他连续切牌,抽出三张,摆成过去、现在和未来牌阵。

        克莱恩身体缓慢后靠,右手却将正中间那张塔罗牌翻了过来,其上有位赤裸的,仅缠着紫色丝巾的女性,周围则是如同门扉的绿色花环。

        这正是编号为21的“世界”牌,第22则回归于0,象征“愚者”。

        “该怎么解读?”克莱恩故意问道。

        虽然“倒吊人”没有明确提过“世界”就是“愚者”的眷者,但克莱恩认为没必要在这方面抱有侥幸的心思,坦然表露更利于建立形象——如果对方还未猜到,这就是真诚有底气的表现,要是阿尔杰已经知晓,这能让“世界”显得从容,似乎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

        他,知道我知道了?在灰雾之上提出那个话题前,他就相信我能猜到?厉害啊……阿尔杰心中一凛,语速不快不慢地回应道:

        “逆位,表示事情会因准备不足而失败。”

        “那要做哪些准备呢?”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反问了一句。

        阿尔杰将“世界”之外的所有塔罗牌收回,手法熟练地重新洗牌和切牌。

        接着,他翻开了最上面那张牌。

        这是一张“教皇”牌!

        阿尔杰嗓音依旧低沉:

        “你需要忠告,需要信仰与宗教的帮助,避免走入错误的道路。”

        不等克莱恩开口,他按照顺序,翻开了第二张牌,上面有俯视着大地的“月亮”:

        “你会迷惑,你会困顿,你会在梦境中徘徊,但这只是暂时的。”

        紧跟着,阿尔杰给出了第三张塔罗牌,那是一张“太阳”牌。

        “一切都会过去,光芒终将照耀大地。”他就像个神棍般说道。

        克莱恩沉默了几秒,确认般问道:

        “教会,梦境,太阳?”

        阿尔杰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轻轻点头道:

        “就是这样。”

        刚才的塔罗占卜里,他蕴藏了后续计划的暗示。

        其实,以他现在没进入牌局,根本未被关注的处境,完全没必要这么委婉,可以直接讲述具体的内容,但阿尔杰觉得还是该试一试“世界”这位眷者,看他是否拥有足够的头脑,而不是更多依靠武力。

        如果双方智商在同一水平线上,阿尔杰认为以后可以更多地合作,聪明人之间不需要说得太多,反之,他会尽量不让“世界”深入参与自己的事情,只在需要打手时,请他帮忙,除非“愚者”先生另有命令。

        现在,“世界”的回答和之前的表现让他确认对方老辣强悍,经验丰富。

        呵,我可是塔罗牌专家……在这方面,“倒吊人”先生你才刚入门……克莱恩暗笑一声,在心里贬低了对方一句。

        “倒吊人”隐藏在解读里的内容非常简单,“教皇”牌的意思是,他想将“烈焰”达尼兹和“钢铁”麦维提的事情通报给风暴教会,借助“代罚者”的力量分割敌人,坐收渔利。

        这是克莱恩惯用的办法,理解毫无难度。

        之后的“月亮”牌和“太阳”牌则是“倒吊人”做出的提醒:

        既然引入了“代罚者”,就必须对此做一定的防备,而根据阿尔杰的经验,处理类似问题时,他在拜亚姆的同僚们肯定会启用一件能强行让范围内多人入梦的封印物,“钢铁”麦维提的特点则决定了必然有“太阳”领域的针对性物品出现。

        我克制梦境,不害怕“太阳”……克莱恩伸手将面前的逆位“世界”牌转了半圈,变成了正位,意思就是这个方案可行,我会做好准备。

        阿尔杰抬起脑袋,吸了口气道:

        “这里的主人擅长芳香疗法,能利用不同精油、纯露、熏香、花精的香味治疗相应的情绪问题,抚平不安的心灵,你想试一试吗?”

        利用香树大道那个联络点?克莱恩微笑回应:

        “好。”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动,未再提芳香疗法的事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克莱恩未多停留,掏出怀表按开看了一眼后,慢悠悠站了起来。

        阿尔杰收敛住笑容,以手按胸,微微鞠躬道:

        “让我们赞美神灵吧,所有的占卜结果都来源于祂提供的启示。”

        哟,还懂得表忠心了……克莱恩忍着笑意,模仿“倒吊人”阿尔杰的样子,严肃地回应了一句。

        “让我们赞美神灵。”

        他往外走了两步,忽然停顿,回首望向阿尔杰,边戴上帽子边低笑了一声:

        “坦白地讲,你并不适合这样的打扮。”

        啊?阿尔杰没能跟上“世界”先生的思路。

        等到克莱恩拉门走出了这家主题咖啡馆,阿尔杰收回视线,望向角落的镜子,认真审视起自己现在的打扮。

        他原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可被“世界”提了这么一句后,他越看越不协调,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那样说:

        一位看起来就很粗犷很风霜,似乎随时能喊来一百个水手群殴对方或者拿出斧头,砍倒一片的家伙,确实不应该穿这么有神秘感的古典巫师长袍,气质非常违和。

        …………

        海浪教堂。

        换回原本衣物的阿尔杰跟随祈祷的信众们,低调地进入大厅,利用告解的机会,通过负责的牧师,见到了教区主教乔戈里。

        行礼之后,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遇上了‘烈焰’达尼兹,他声称‘冰山中将’的那把钥匙与死神宝藏无关,甚至愿意卖出。

        “他有委托我留意‘钢铁’麦维提的行踪,他之前似乎在这位‘血之上将’的二副手上受了伤,并且急于摆脱对方的追索。

        “乔戈里阁下,我想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让‘钢铁’麦维提和他的手下能成功堵住‘烈焰’达尼兹,而我们则趁这个机会,将他们全部捉拿或当场击毙。

        “这能有效地打击海盗们的嚣张气焰。”

        乔戈里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很好,你的办事能力比我预想得好很多。”

        阿尔杰一脸虔诚地回应道:

        “这都源于主的指引,也得益于您的教诲。

        “傍晚我就会找适合的对象把消息透露出去,如果我再来做祈祷,就表示‘钢铁’麦维提暂时没有任何行动,如果我未再出现,则说明已经被他或他的下属控制了起来,防止消息走漏,这意味着他们将进入渔网。”

        交代完具体地点和其他事项后,阿尔杰重回告解室,正常离开。

        …………

        傍晚7点15分,香树叶酒吧。

        穿着阔脚裤,用头巾包住深蓝发丝的阿尔杰端着杯“烈朗齐”,站在拳击台旁,隐含嘲笑地看着两位鼻青脸肿的比赛者。

        很快,他发现目标进来,直奔吧台。

        稍有等待,阿尔杰坐到了那位瘦削黝黑的男子身旁,呵呵笑道:

        “听说‘钢铁’来了拜亚姆?”

        男子警惕侧头,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

        “我怎么不知道?”

        “是吗?看来‘烈焰’骗了我!”阿尔杰拍了下吧台,喝了口酒。

        “烈焰……达尼兹?”那男子眼睛一亮,迟疑着问道。

        “对,就是他!”阿尔杰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我上午在金币赌场遇到了他,这该死的家伙声称‘钢铁’就在拜亚姆,呸,他竟然敢骗我!”

        黝黑瘦削的男子眼珠微微转动,没有插言。

        他安静听完,站了起来,呵呵笑道:

        “我忘记了,我还有件事情得去做,回头一起玩牌。”

        他拍了拍阿尔杰的肩膀,看似平缓实则急促地离开了酒吧。

        阿尔杰端着酒杯,半转身体地望着他的背影,眸光深沉,嘴角无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