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大手笔

第七十章 大手笔

        达尼兹边将拆掉的夹板和绑带丢入垃圾桶内,边活动了下左臂道:

        “一般海盗的挑衅就是辱骂,而我不同,是有针对性地辱骂。

        “这必须掌握大量的情报和流言,对你想挑衅的对象有足够的了解,只有这样,才能仅用一句话一个动作,让他失去理智,被愤怒烧掉脑子。”

        他顿了一秒道:

        “就像‘钢铁’,你骂他是狗屎,骂他的父亲、母亲或者船长,都不会有一点用处,但是,你只要做出这么一个动作,并赠送一个单词,他肯定会变身成眼睛发红的公牛。”

        说完,达尼兹双手按腰,做了个“顶胯”的动作,极其蔑视地低喊道:

        “婊子!”

        ……好想打他……不愧是“挑衅者”……果然,“钢铁”麦维提有那方面的倾向和嗜好,啧……克莱恩松了松下意识捏紧的拳头。

        “这才叫专业的挑衅。”达尼兹摊手总结道,“如果遇上野兽,怪物,或者失控至无法沟通的家伙,我能主动散发出让他们憎恶的感觉,这属于非凡能力。”

        拥有这种非凡能力的人,不是特别能挨揍,就是特别能逃跑和躲闪,很显然,你属于后者……克莱恩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达尼兹终于不用顾忌左臂的伤势,心情颇为愉快,自顾自又说道:

        “其实我设置陷阱也很厉害,可惜,你不同意我狩猎‘钢铁’麦维提的方案。”

        克莱恩控制住想抽动的嘴角,平静回应道:

        “你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达尼兹好奇问道。

        “为类似‘钢铁’的非凡者设置陷阱的机会,一对一,我帮你介绍。”克莱恩露出了笑容。

        “……”达尼兹一下说不出话来。

        他很清楚,对一个不怕枪击不怕箭射不怕火烧不怕水淹的家伙来说,陷阱往往是无效的。

        达尼兹干笑了两声,扭头望向窗外道:

        “天气放晴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卡维图瓦那条蛇彻底死了?”

        克莱恩“嗯”了一声,未做隐瞒。

        达尼兹吐了口气,犹豫了下道:

        “不管怎么样,经过这次的全城大搜捕,很长一段时间内,应该都没几个海盗敢来拜亚姆了,这里面肯定就包括‘血之上将’。

        “你和船长狩猎他的计划可能不得不因此中断,苏尼亚海那么大,很难找到一支刻意隐藏了行踪的船队,而且,他们还能去迷雾海,狂暴海,北海,极地海。”

        如果那么容易就能在大洋上干掉一位海盗将军,教会和军方肯定早就完成了!还是尽快让我回“黄金梦想”号吧!达尼兹腹诽了两句。

        放心,我有办法,而这将是你的工作……克莱恩不动声色地问道:

        “你船长的意见是什么?”

        他已经花费12镑从佛尔思那里拿到了无线电收报机,只是因为之前忙碌于“海神”的事情,无暇顾及这边,尚未将它从灰雾之上的杂物堆里转移至现实世界。

        与此同时,“正义”小姐和“倒吊人”先生的款项全部到账,克莱恩的身家一下膨胀至7085镑加5金币。

        这样的财富足以在任何地方买下一个偏大型的,产出丰富的庄园。

        如果不是要复仇,要找到返回地球的办法,我已经可以退休……克莱恩略感满足地想着。

        船长的意见……达尼兹挤出笑容道: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船长他们应该已经进入500海里范围,可以尝试‘降灵仪式’了,但你知道的,航道并不绝对安全,海盗们更是必须足够地小心,得时刻注意不被军方和教会的船只给逮住,为此经常需要绕圈。

        “我认为再等一天使用‘降灵仪式’更好,免得浪费精力和材料。”

        “嗯。”克莱恩没说行还是不行,转身走向了盥洗室。

        他决定今天再次出门,寻找另外的真实扮演的机会。

        看着格尔曼.斯帕罗的背影,达尼兹无声吐了口气。

        我肯定得先私下和船长联系上,说服她让我回“黄金梦想”号,才能当着你的面使用“降灵仪式”!格尔曼.斯帕罗是个喜欢外出的人,我有足够的机会和空间,呵呵,他不会是喜欢逛街吧?达尼兹撇嘴想道。

        …………

        离开海浪教堂后,阿尔杰.威尔逊若有所思地直奔雷尔夫贸易商行,找到了正在看报纸的老板。

        他很清楚眼前着正装,打领结,戴眼镜,很有风度的中年男士是一个资深海盗,暗中支持着反抗军,虔诚地信仰着“海神”卡维图瓦。

        “有什么事情,我们的幽灵船船长?”雷尔夫放下报纸,右脚跷至左腿上,悠闲笑道。

        他是个私生子,父亲是拥有鲁恩和弗萨克两国血统的冒险家,母亲则是本地土著,他靠着做海盗起家,之后转为黑白通吃的贸易商人,建立起了庞大的人脉关系网,在总督府,在市议会,在警察局,都能获得稳定的帮助。

        听到雷尔夫的问话,阿尔杰险些皱起眉头,因为对方的态度和语气都相当不正常。

        这个不正常是指不符合阿尔杰预想的状态。

        在他看来,“海神”卡维图瓦彻底陨落后,罗思德群岛各地必然会出现对应的不好征兆,虔诚信徒们肯定能察觉到不对,或充满忧虑,或沉重悲观,怎么可能依旧轻松自然!

        阿尔杰没直接提卡维图瓦的事情,呵呵笑道:

        “你知道科瓦罗最近在哪里吗?”

        科瓦罗就是拥有血族男爵遗留特性的那个海盗船长,据说曾经在“黑皇帝”号上做过水手,是“五海之王”纳斯特的外围势力。

        “谁知道呢?但肯定不在拜亚姆,否则他已经在前两天的大排查里被抓住了。”雷尔夫耸了下肩膀,“我听说,他的船只往南边去了。”

        阿尔杰其实和科瓦罗有约定过见面的事情,刚才只是故意以此开启话题。

        当然,他很清楚,为了躲避罗思德群岛海域的海啸危机,科瓦罗肯定已远离这里,得等一段时间才会重返拜亚姆。

        不过阿尔杰也不是太着急,因为他已经知道“月亮”先生获得的是银行承兑汇票,如果在期限前取出,将有贴现,损失一大笔利息。

        他刻意点头道:

        “我明白了,谢谢你的转告。”

        说到这里,阿尔杰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地问道:

        “听说很多地方的‘海神’雕像自己破碎了?”

        他没有亲眼目睹类似的事情,但可以根据教会的文献卷宗做一定的合理推断。

        ——在不少殖民岛屿,在南大陆诸国,类似卡维图瓦的伪神被七大教会干掉了何止一个两个,他们死亡后会出现什么情况,早有相应的记载。

        雷尔夫坦然点头:

        “是的,有这样的事情。

        “但这并不是坏消息。”

        他的表情一下变得狂热:

        “因为神已重现于大地,有了新的形象!”

        神已重现于大地,有了新的形象?阿尔杰目光一直,只觉这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乎了他的意料。

        从风暴教会的反应,他可以肯定卡维图瓦已经死了,那现在回应信徒的又是哪个“海神”?

        联系之前的判断,他迅速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这是“愚者”先生的化身?

        祂借助“海神”卡维图瓦的陨落,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可以将力量透出封印,直接影响现实世界的身份?

        这才是“世界”来到拜亚姆的真正目的?

        嘶,“愚者”先生真是大手笔啊!

        阿尔杰隐蔽地吞了口唾液,按捺住了内心的激动。

        …………

        “蔚蓝之风”旅馆内,还未出门的克莱恩看见对面的艾尔兰船长递过来一叠现金:

        “这是你们的报酬,总计100镑。”

        他没提格尔曼.斯帕罗得多少,“烈焰”达尼兹拿多少,只说了总额,具体怎么分配,是对方内部的事情。

        军方还是很慷慨嘛……克莱恩暗道一声,接过那叠厚厚的现金,本能就要抽出两张5镑的钞票丢给达尼兹。

        他腕部沉了一下,最终没有表情地多抽了两张10镑的钞票。

        格尔曼.斯帕罗还是很公正嘛,比公正的艾尔兰更加公正……达尼兹惊喜地收下报酬,只觉这段时间干瘪下去的钱夹又得到了填补。

        望了眼穿着崭新衣物的格尔曼.斯帕罗,手拿船形帽的艾尔兰斟酌着问道:

        “风暴教会那边传出消息,称半夜在教堂门口贴布告揭露拉蒂西亚和‘海神’卡维图瓦问题的人是,‘烈焰’达尼兹。

        “你认为呢?”

        他盯着达尼兹的眼睛,等待答案。

        “哈哈。”达尼兹干笑了两声,“我不认识他。”

        克莱恩沉默了两秒道:

        “我替一位死去的冒险家到西弥姆完成心愿,在旅馆遇上了拉蒂西亚和她的同伴。

        “半夜发生了蛇类入侵事件,这被他们轻松解决。

        “返回拜亚姆后,我去反抗军那里购买物品,发现他们竟然将圣剑摆了出来,并且有两位中序列的非凡者守在那个小据点内。

        “我只接触了那把圣剑一下,就差点被疯狂的意志入侵,当场失控。

        “他们还在通缉拉蒂西亚。”

        克莱恩说的全部是事实,但非全部的事实,不过据此也足以推断出布告上的内容。

        即使王国军方和风暴教会深查下去,也顶多再挖掘出格尔曼.斯帕罗也许能改变模样的事情。

        艾尔兰认真听完,叹息笑道:

        “以后有这种事情,不用半夜贴布告,可以直接来找我,这能让你们获得更加丰厚的奖赏。”

        他站起身,边戴帽子边对达尼兹道:

        “我听说‘烈焰’的悬赏金又要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