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扮神

第七十二章 扮神

        灰雾之上,巨人居所般的宫殿内。

        克莱恩端坐愚者的位置,右手一抬,让藏在杂物堆里的“海神权杖”飞了出来,落至掌心。

        他最初其实是打算将这堪比“1”级的封印物放置于座椅旁边的,这是对半神级物品的尊重,但仔细考虑之后,他认为“海神权杖”还是有些无法匹配神秘强大,能与“真实造物主”、“原初魔女”等邪神对抗的“愚者”,“亵渎之牌”这个层次的才勉强够格,所以,还是将“海神权杖”丢到了杂物堆里。

        看着缭绕于白骨短杖周围的点点青蓝,克莱恩念头一动,给出了将它们做初步划分的想法。

        和他预计的一样,那些青蓝光点根据他的意志自行完成了分化,单纯赞美“海神”,没事祈祷一下的沉至底部,消失的速度随之加快,涉及告解涉及祈求的则往上漂浮,更接近于克莱恩的手掌。

        他依循灵性直觉,“点”了后者中的一个。

        霍然之间,他看见了高高涌起的波浪,听到了剧烈呼啸的风声。

        一只近海渔船在起伏不定的深蓝里高高低低,抛来荡起,随时可能倾覆。

        渔船之上,明显是本地土著的人们或紧抱桅杆,或拉着绳索,尽着最后的努力,其中不少人惊恐慌乱地诵念起了“海神”的尊名。

        克莱恩察觉到这是正在进行的祈求,遂抬高了那根乳白色的权杖。

        权杖顶端,一颗颗青蓝色的“宝石”相继绽放出光晕,连成一片,照入了那幕场景里。

        渔民们正逐渐绝望,忽然感觉被一下下抛飞般的船只安稳了下来。

        他们愕然四望,只见小山般的层层巨浪不知什么时候已变得平和,肆掠于海面的狂风则越来越缓,轻柔得仿佛扎尔哈啤酒的滋味。

        半空叠压的乌云消散,一场暴风雨还未来得及展现全部身姿,就被神秘的力量强行按了回去。

        渔民们很快从呆滞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海神”庇佑了大家,“海神”展现了祂的威严!

        扑通,扑通,扑通!

        他们全部匍匐于甲板上,摊开双手,贴于嘴边,不算整齐地诵念起“海神”的尊名:

        “感谢您,赞美您,大海与灵界的眷者,罗思德群岛的保护者,海底生物的支配者,海啸与暴风的掌控者,伟大的卡维图瓦!”

        灰雾之上,克莱恩莫名竟有了点郁闷:

        明明是我拯救了你们,为什么要感谢卡维图瓦?

        那条海蛇只会故意制造飓风,掀起海浪,恐吓你们,让你们不得不虔诚地信仰它……

        克莱恩沉默了两秒,突地哑然失笑:

        “卡维图瓦已经死了,现在的卡维图瓦就是我另一个身份。

        “我为什么要因别人感谢我另一个身份而心情不好?

        “这就是‘无面人’做真实扮演里必须注意的问题?真正地融入进身份,将他的喜怒哀乐视为自己的喜怒哀乐,但又不能忘了自己原本是谁……这真的很难办到啊,稍不注意就会精神失常,而非凡者精神一失常,失控也就不远了……”

        仔细思考了一阵,克莱恩吐了口气,轻笑自语:

        “扮演‘海神’还是挺有收获的嘛。

        “虽然有了灰雾屏蔽和隔绝,这种扮演未必会收到反馈,直接促进我‘无面人’魔药的消化,但也能提供经验和教训,帮助我摸索出更加安全更加有效的扮演方法。”

        收敛心绪,克莱恩又将灵性蔓延至另一个光点。

        这一次的祈求来自某个桥洞内,一个衣物残破,身体已溃烂流脓的女子靠在角落里,喃喃念着“海神”的尊名,做着最后的告解。

        通过她的描述,克莱恩仿佛亲眼看见了她短暂的一生。

        这是位土著女子,父母都信仰“海神”,所以她也信仰“海神”,最初十几年,父亲做过矿工,修过马路,铺过铁轨,母亲则以各种临时工作为主,缝补,浆洗,码头帮忙,间歇性做站街女郎,一家几口相当艰难但还算能维持下去。

        转变发生在两年前,他父亲在一场修路事故里不幸死去,罗思德铁路公司却只给了相当微薄的补偿,一家人逐渐走上了绝路。

        随后,这女孩被母亲卖到了“红剧场”,成为了一名合法的妓女。

        虽然罗塞尔大帝早就发明了安全套,但许多海盗和冒险家贪图一时的爽快,不愿意使用,而“红剧场”本身也未强制,女孩抗争无效,只能屈服,终于不知被谁传染了疾病。

        “红剧场”的管理者尝试着做了简单的治疗,见没有太大的好转,就将她赶了出来,因为后续治疗的花费和再买一个女孩的费用相比,明显要贵不少。

        生病的女孩不仅找不到新的工作,就连租房都没有钱,她的母亲和弟弟妹妹们早不知去了哪里,也许已经死去,也许被人掳走,成为了奴隶。

        女孩做了流浪者,住到了桥洞下,靠着慈善组织的食物和一些免费的药品支撑了一段时间。

        但这终究是短暂的,她的病情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虚弱,很快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那一刻,她回想起了吃得最饱穿得最暖的那段时光,回想起了那些海盗和冒险家偶尔说的一些话语,低声对“海神”祈求道:

        “我想活得像个人……”

        克莱恩再次微抬手杖,却发现这封印物并没有治疗疾病的能力。

        他想着要不要以“世界”的名义,从埃姆林.怀特那里买一批药剂,却发现这祈祷画面来自中午,那女孩已经逝去,在泥泞肮脏的桥洞里,在浑身的疼痛和强烈的饥饿里。

        克莱恩默然一阵,让祈祷画面的视角拔高,呈现出了那个桥洞的位置。

        记下附近街道和周围区域的特点后,克莱恩靠住椅背,叹息一声,没有笑意地笑道:

        “真是一个卑微的愿望啊。

        “这没有什么可供扮演的……我尽量让你安葬得像个人吧……”

        他收回注意,浏览起别的光点,寻找着可供真实扮演的对象,但一时之间,难有收获。

        这样的过程中,克莱恩注意到卡拉特、埃德蒙顿等反抗军举行仪式,将一批物品放入祭坛,祈求“海神”赐予力量。

        他们拿出来交换的非凡“事物”就是这么来得啊……到了半神这个层次,真的不一样了……而且,他们都习惯了不立刻得到回应,似乎想让那些物品在祭坛里过夜……看来卡维图瓦那条海蛇也不是即时响应啊,得看它的心情,看它有没有睡觉,否则只能做一些本能性的回应,无法成批制作非凡“事物”……克莱恩拿起“海神权杖”,再次让那一颗颗青蓝“宝石”发光发亮。

        磅礴的灵性奇妙地组合在一起,带着超凡的感觉,涌入了祈求画面,涌入了那个祭坛,随机地与不同物品融合。

        有的是电击符咒,有的能让人像鱼一样在海里游走,有的能刮起大风……三个月内,灵性就会逐渐衰减至没有……克莱恩半闭眼睛,体会着那些物品的变化。

        这个时候,他已经相当疲惫,虽然只做了两次回应,且主要依靠的是“海神权杖”的力量,但一次是强制驱散暴风雨,抚平海浪,一次是同时为几十件物品提供“附魔”,都属于半神级的应用,本身灵性的消耗也非常大。

        “哪怕我能正常使用这‘海神权杖’,也无法支撑太久啊……倒是负面效果,并不会对我造成负担,有的时候也许能尝试利用……

        “嗯,反抗军的事情提醒了我,我也得向自己祈祷,做一批符咒出来,主要是应对水下活动的那种,这样一来,即使遇上海战,也不会束手束脚,对了,还不知道闪电符咒该怎么做,得搜集相应方面的神秘学资料,有了它,我就能对付掌握制空权的敌人了……”

        克莱恩无声嘀咕了几句,将“海神权杖”丢回了杂物堆里,自己则迅速返回至现实世界。

        …………

        东切斯特郡,广袤而美丽的乡村里,一座占地极广的庄园侧门。

        奥黛丽.霍尔身着收腰的黑色骑手服,内衬装饰简约的女士衬衣,相当熟稔地坐在一匹棕红色的母马背上,没有丝毫的摇晃。

        她黑色的皮制长靴踩住马镫,着白色长裤的双腿略微内夹,侧头对旁边背着个皮制小包的金毛大狗苏茜笑道:

        “我在树林的边缘等你!”

        说完,手握马鞭的她俯低腰背,让棕红母马由快到慢地奔跑起来,奔跑于旷野里。

        比起华丽昂贵却阴森晦暗的家族城堡,奥黛丽更喜欢美丽的庄园,更喜欢乡村的风光。

        一匹匹俊马跟随跑出,骑者有侍从,有女仆,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好奥黛丽小姐。

        苏茜也撒欢地奔跑着,这是在贝克兰德无法体会的感觉。

        而且她和奥黛丽今天将有一次小小的冒险,那就是探索树林内一座倒塌很久的古塔,那里有价值的物品早被拿走,从未发生过什么意外事件,是非常适合没经验者熟练各种技巧的地方。

        唯一的问题就是还有两个小时就会天黑,时间也许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