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伊莲(求月票推荐票)

第八十章 伊莲(求月票推荐票)

        非凡者聚会?克莱恩略做思考,就点头回应:

        “可以。”

        “秘偶大师”魔药的辅助材料搜集也该提上日程了,还能看一看能否遇上位工匠……他下意识在心里规划起安排。

        见格尔曼.斯帕罗答应,达尼兹悄然松了口气,难以遏制地流露出笑意。

        这几天内,赏金提高许多且担负监听重任的他一直没有出门,非常老实地待在旅馆套房里,委实憋闷得慌,恨不得晚上立刻来临。

        达尼兹提及的非凡者聚会在香树叶酒吧,这里活跃着诸多海盗、线人和冒险家,是打听情报和购买物资的第一档选择。

        克莱恩穿着黑色大衣,戴着丝绸礼帽,跟随达尼兹穿过人头攒动味道混杂的酒吧大厅,进入某间纸牌室,在几个守卫的注视下,给出了约定的暗号,沿隐蔽的阶梯一路下行,来到片宽阔的地下区域。

        这里和廷根市“恶龙酒吧”一样,有个贩卖草药、精油、古籍、符咒和各种常见神秘学材料的地下交易市场,但不同的是,此地还有各种各样的枪支和弹药出售,克莱恩甚至发现了属于古董的火铳、铅弹。

        呵,还有卖假身份证明文件,刻假印章的……不愧是海外殖民地,类似的行业比廷根发达多了……等会买一批材料,用来做“海神”领域的符咒,量大总是会有些优惠的……克莱恩幅度很小地左右转动脑袋,将地下区域内的情况尽数收入眼底。

        他旁边的达尼兹已经对自己的化妆改扮技术有了怀疑,刻意戴了顶鸭舌帽,将前面压得很低,遮住了小半张脸,此时,他非常熟练地引着克莱恩直奔地下交易市场的另外一头,用间隔两长四短的敲击声叩开了紧闭的房门。

        门后只有一根蜡烛,它在侧墙的灯架上摇曳生姿,洒落昏黄,勉强照亮了这不大的房间。

        达尼兹指着或悬挂或摆在桌上的长袍面具等物,对克莱恩道:

        “这里由自己决定做什么伪装,也可以不做。”

        克莱恩环顾一圈,目光扫过了房间内的守卫们:

        “我不需要。”

        我现在是王国军方的线人,风暴教会也知道这个身份,没什么好害怕的……如果海盗和冒险家因为我未做伪装,产生了歹意,试图袭击,嘿嘿……克莱恩脑海内霍然浮现出一份份赏金一样样收获向自己飞来的场景。

        达尼兹隐蔽地撇了撇嘴,拿起黑铁面具,戴在了脸上。

        然后,他和克莱恩在守卫引领下,通过一条昏暗的走廊,进入了另一个房间。

        这里布置得相当豪华,地上铺着厚厚的来自南大陆的地毯,墙上支有一个个闪烁金辉的灯架,味道清新的蜡烛弥漫出一重重光芒。

        克莱恩目光一扫,无需达尼兹帮忙,自行找了个棕色的皮制沙发坐下,往后一靠,跷起了右腿。

        这里已经聚集了二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有罩着戴兜帽长袍的,有坦然露出本来面貌的,根据达尼兹上午做的描述,参加这个聚会的并非全部都是非凡者,还有某些势力的代言人和想成为非凡者的冒险家、海盗、神秘学爱好者。

        安静的氛围里,时间过得相当缓慢,大概七八分钟后,坐在安乐椅上的老者直起腰背,交握双手,呵呵笑道:

        “大家开始吧。”

        他因为苍老,白发已经稀疏,只剩薄薄一层,但浅褐色的眼眸却不见浑浊,明亮而锐利。

        “聚会的召集者,‘巨力士’奥兹尔,以前的知名海盗,现在的香树叶酒吧幕后老板。”达尼兹微侧身体,压低嗓音对克莱恩介绍道。

        他上午其实已经说了一遍,但怕格尔曼.斯帕罗未能对上号,事后迁怒自己。

        秘密被人掌握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达尼兹在心里叹了口气。

        克莱恩微不可见颔首,安静地旁观起别人的交易。

        这里出现了“战士”“水手”“窥秘人”等魔药配方,但始终无人购买,满怀期待的卖家一次次失望停止。

        达尼兹瞄了眼格尔曼.斯帕罗没什么表情的脸庞,侧身靠拢,低声介绍道:

        “这个聚会没有公证人,没有强力的占卜者,魔药配方的真实性无法保证,这种东西太容易造假了,而且即使被人认出配方是伪造的,也无法惩罚卖家,因为他也可能是受害者。”

        我知道……这就是魔药配方无法广泛流传的原因之一……克莱恩放下跷起的右腿,略微前倾身体,嗓音不高不低地开口道:

        “我需要古老怨灵残余的灵性。”

        他未提六翼石像鬼的眼睛、苏尼亚金色泉的泉水等辅助材料,担心别人据此猜到自己是“无面人”,正准备晋升“秘偶大师”。

        ——在廷根市的时候,克莱恩就依靠辅助材料的搭配确切怀疑达斯特.古德里安是一位准“观众”,从而弄清楚了他心理炼金会成员的身份。

        单独的古老怨灵残余灵性则无法推断更多,因为许多死灵领域的仪式都会用到。

        虽然克莱恩未做伪装,但该有的谨慎,他还是有的。

        房间内安静了两秒,一道略显沉哑的嗓音响起:

        “需要多少?”

        真的有?克莱恩控制住表情,未让欣喜外露。

        他侧头望向说话的人,发现是位有明显本地血统的三十来岁男子。

        对方肤色古铜,却有种长期营养不良或缺少光晒的黯淡,脸庞消瘦,颧骨凸出,眼睛凹陷,白多于黑。

        “一小瓶。”克莱恩掏出个金属小瓶做例子。

        那消瘦暗沉的男人沉默了一阵道:

        “500镑。”

        还算合理……克莱恩本想还价,可眼角余光却瞄到了坐在旁边的达尼兹。

        我是格尔曼.斯帕罗,一个冷酷又疯狂的冒险家……克莱恩将这句话在心里重复了三遍,悄然吸了口气,平静点头道:

        “好。”

        他拿出预先准备的那叠厚厚现金,点数出了500镑巨款。

        那眼白多到骇人的男子从衣兜里拿出一支玻璃试管,随手一扔,丢向了克莱恩:

        “超过一年,灵性就会完全流失。”

        他并不害怕对方接不住,因为就算摔碎了,也不影响材料本身,只是再换个容器的事情。

        克莱恩右手一抬,准确拿住了那支玻璃试管,看见里面漂浮着一个个磷火般的光点,而当它们触及玻璃内壁时,会诡异膨胀,化成一张五官模糊的脸孔,并张开嘴巴,无声嘶喊。

        是真的……克莱恩暗自点头,将厚实的500镑现金交给了靠拢过来的侍者,由他转给卖家。

        交易继续进行,大部分流产,少量成功。

        临近尾声,聚会召集者,“巨力士”奥兹尔笑了一声道:

        “我有一个委托。”

        他边说边从衣物内侧口袋抽出张照片:

        “找到上面的人,报酬是1000镑,或者等值的常见的非凡材料,记住,不能伤害她。”

        1000镑?这能让绝大部分冒险家疯狂……不知道是找谁,竟然给这么高的报酬……克莱恩毫不意外地看见在场众人都表示愿意试一试。

        那照片开始按照逆时针的顺序传递,于几分钟后来到了克莱恩的手里。

        他随意扫了一眼,心里忽然涌现出些许诧异。

        照片上的女子长得相当漂亮,有一头鲜明的红发和一双碧绿如同宝石的眼睛,肤色不算白皙,但给人健康的感觉。

        拍照时,她身着一套湖水色的长裙,腰部用结出花朵的缎带收紧,显得异常纤细,脸上看似在笑,可整体并不愉悦,很是别扭。

        一位家境不错的女孩……谁会花1000镑找她,而且前提是不能伤害她……嗯,勉强露出笑容的照片……克莱恩脑海内一下就闪过了多个爱恨纠缠的言情故事。

        什么霸道海盗爱上富商女儿,将她劫掠到了自己船上,最终又被她逃走,什么破落贵族小姐沦为海盗,失手被抓,与“代罚者”和军方中上层男士上演了一出罪恶之爱,并借此摆脱困境,离开了囚笼,什么新鲜出炉的魔女在给人欢愉的时候,不小心惹上了感情债……类似的想法涌动间,克莱恩险些抬起手掌,捂住脸孔。

        上辈子小说看多了……在这个世界又有了魔**影……他暗叹一声,抬起脑袋,对聚会召集者奥兹尔道:

        “她叫什么名字?”

        “伊莲。”奥兹尔简洁回答道,“但肯定已经换用了假名。”

        伊莲,典型的因蒂斯女性名……克莱恩再次问道:

        “有她经常佩戴的物品吗?

        “头发也行。”

        这是用来占卜寻人的媒介。

        克莱恩没提最近穿过还未浆洗的衣物也符合要求,怕幕后的雇主丢给自己一件女士内衣,这就比较尴尬了。

        奥兹尔摇了摇头:

        “没有。

        “她具备很强的反追踪能力。”

        “她实力怎么样?”另外的聚会参与者问道。

        奥兹尔郑重说道:

        “雇主没详细描述,只说不算太厉害,但比序列9强。

        “你们不需要抓住她,只要确定她的下落,就能领取报酬。”

        PS:2018年最后几个小时求月票推荐票~嗯,年度人气角色的投票还有几个小时也要结束了,不管最后怎么样,我们保持了那么久的第一,都是值得高兴的,我凌晨会加更一张,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