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告别与再会

第一百零四章 告别与再会

        “什么?他认识我?”被称作达克威尔的胖药师悚然一惊,低声反问。

        猫头鹰眼睛圆鼓鼓地望着前方道:

        “我有注意到,他走进来看到你后,明显呆了两秒。”

        “也许是觉得我这个样子不符合他心目中药师的形象呢?”胖药师嘴硬反驳。

        猫头鹰翅膀张开又落下:

        “如果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你最近究竟看了什么书籍?”胖药师脸庞肥肉动了动道。

        猫头鹰一脸正经和严肃地回答道:

        “我的阅读偏向取决于你的知识水准。

        “很可惜,你掌握的,能够教给我的单词只有那么一些,我不得不阅读词汇量要求比较低的通俗小说。

        “而且,这都是报纸上连载的。”

        胖药师达克威尔呵了一声:

        “我等下去买一本食谱回来,叫做《东拜朗鸟类烹饪指南》。”

        不等猫头鹰再说,他沉下表情,自言自语道:

        “他认识我?他看起来是标准的鲁恩人,至少有超过一半的鲁恩血统。

        “我用假名在鲁恩待过好几个城市,有人认识并不奇怪,但还是得提高警惕,如果三月份前还没有老头的消息,我就必须离开这里了……”

        说着说着,他扭头看了肩膀上的猫头鹰一眼:

        “某些时候,你还是很有用嘛。”

        “不,你的眼神,你的肢体动作告诉我,你心里真实的想法是,该死,我明明想要一只能帮我对付怪物对付黑帮打手的宠物,按照巨龙的标准去搜集了魔药配方和非凡材料,结果,竟然得到了一个只知道看报纸看戏剧的傻鸟,该死,恨不得再给它灌瓶魔药!”那猫头鹰就像鹦鹉一样,绘声绘色地用胖药师的口音表演着。

        胖药师达克威尔的表情僵硬了几秒,嘿嘿笑道:

        “你清楚就好,傻鸟!

        “如果不是我有‘驯兽师’的能力,你一瓶魔药都承受不了!”

        草药店内,一人一动物同时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阵,猫头鹰才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道:

        “达克威尔,这样真的有用吗?你已经委托了几十个冒险家。”

        “我又不擅长寻人,只能委托他们,而且,必须真正找到,或者确认了老头的下落,我才会支付报酬,一个便士都不会多花!”胖药师啧啧说道,旋即叹息了一声,“老头总是自称幸运儿和命运的赢家,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

        “这些东西熬出来的药剂真的会有效吗?”返回“蔚蓝之风”旅馆的马车上,达尼兹看着克莱恩放在旁边的纸袋道。

        那里面有黑乎乎的草药、奇形怪状的虫壳和色泽诡异的花朵,总让人觉得不太可靠。

        克莱恩点了点头:

        “会。”

        “你又没喝过……”达尼兹下意识反驳道。

        我相信胖药师,他虽然嘴巴臭了点,毒了点,但心地还是比较善良的……而且,艾尔兰船长也认为他的药剂足够有效……作为格尔曼.斯帕罗,克莱恩没有回应达尼兹的质疑,直接拿起纸袋,丢了过去。

        无需言语,达尼兹明白对面那家伙的意思是,你来熬药。

        而他最近也习惯了做类似的事情,一点反抗的冲动都没有。

        回到“蔚蓝之风”旅馆,克莱恩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达尼兹点燃壁炉,吊起陶罐,加水加草药。

        往后靠住,克莱恩觉得脑袋晕沉沉的,整个人很疲惫,似乎随时会睡过去。

        为了等药剂熬好,尽快解决生病的问题,他强行思考起各种问题,以战胜困意:

        “仔细想想,和‘疾病中将’的这场战斗,如果不是我突袭成功,一开始就压制住她,让她始终进入不了自身最擅长的节奏,直到最后才有机会隐身拉开距离,我或许不是她的对手。

        “隐身和疾病这两种能力搭配起来,真的很BUG,再搭配刺客的致命一击,欢愉的牵制干扰,真是想打找不到,想跑跑不掉,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渐渐虚弱,染上各种各样的疾病,甚至被对方魅惑,放弃抵抗……

        “这一方面是每个序列5都很强,不愧是接近半神的位阶,另一方面也是‘蠕动的饥饿’内各种能力的搭配还有明显缺陷,远称不上全面无短板。

        “嗯,‘占卜家’途径序列5‘秘偶大师’的能力非常克制隐身……

        “最近可以顺便帮胖药师找找他的老师,但在情报不足,几乎只有张照片的前提下,只能碰运气,看什么时候直接就遇上了线索,毕竟我不是神,没法凭空找人……

        “等等,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真是神!

        “我可以让‘海神’的信徒们帮忙找啊,只要那个叫做罗伊.金的老绅士来过拜亚姆,总会遇到什么人,被谁看见过,而大部分土著居民都暗中信仰着‘海神’……这就叫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

        “还有,在艾尔兰船长离开拜亚姆前,让他帮我介绍下军方联络人员,以后有什么消息可以找他们报销,顺便,查一查最近几个月内登记在案的轮船旅客,看有没有罗伊.金这个人。

        “另外还有一个办法,无线电收报机放在灰雾之上有段时间了,拿下来应该就可以联系魔镜阿罗德斯了,我原本打算问伊莲的下落,现在不需要再找那位红发女士,可以改为罗伊.金。

        “嘿,很多冒险家完全没有头绪的事情,我竟然有足足三个办法找人!”

        ……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终于熬到了药剂调配成功。

        看着达尼兹拿过来的那瓶墨绿泛黑液体,他迟疑了两秒,还是伸手接住,凑到了嘴边。

        咕噜!

        克莱恩顿时觉得喉咙如被火烧,脸庞一下涨红。

        这让他想起了上辈子试吃变态辣的滋味。

        霍然间,他整个人清醒了过来,堵塞的鼻子飞快畅通。

        咕噜咕噜……他勉强喝完,竟有种疾病已好了一半的错觉。

        到了晚间,他彻底痊愈,对“药师”的能力再没有一点怀疑。

        难怪魔药的名称叫“药师”……克莱恩戴上帽子,与达尼兹一起离开旅馆,在夜色下出了拜亚姆,来到藏于丛林另一侧的隐秘私港。

        今晚,“黄金梦想”号将向反抗军提供援助。

        经过一番协调和折腾,达尼兹利用“降灵仪式”联络上了“冰山中将”艾德雯娜。

        又过了好一阵子,那艘总是被刷得很整洁,有奇异主炮的船只驶入了私港,巨大的帆布上描绘着五种金币,它们分别是鲁恩的金镑,弗萨克的金霍恩,因蒂斯的费尔金,费内波特的金里索,伦堡的萨森金。

        这就是“黄金梦想”号的旗帜,也是这个海盗团的象征。

        还是不够专业,如果是我,会加上马锡的波特金,塞加尔的兹罗提,拜朗帝国的花纹金币,等等,等等……克莱恩立在旁边,双手插兜,看着艾德雯娜.爱德华兹出现于船头。

        此时,她头戴猎人帽,身着收腰的骑手衬衫加黑色外套,非常符合反抗军心目中的女性海盗将军形象。

        她平时的穿着只会让人以为是家庭教师……克莱恩嘀咕一句,退后几步,任由达尼兹跑来跑去,忙前忙后。

        在这位赏金高达5500镑的大海盗辛苦对接中,一批粮食和布料送到了卡拉特等反抗军手里,交易告一段落。

        达尼兹悄然吸了口气,来到克莱恩身边,堆起笑容道:

        “没其他事情了吧?

        “我可以回‘黄金梦想’号了吧?

        “还有,你这几天的雇佣费怎么算?”

        那只是我和你船长找的借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批粮食和布料就是我的报酬……克莱恩点了点头:

        “你的船长已经支付。

        “你可以回去了。”

        “真的?”达尼兹竟有些不敢相信。

        虽然“冰山中将”艾德雯娜就在后面不远的地方,但他还是害怕格尔曼.斯帕罗这家伙突然发疯。

        克莱恩没有回应他,转过身体,直接走向了离开私港的道路。

        达尼兹无声吐气,忍着激动的心情,快步跑回了“黄金梦想”号。

        等到船只在夜色里远去,那座属于反抗军的私港越来越小,他才真正确信自己回到“黄金梦想”号了。

        这个瞬间,他只觉过去那大半个月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这前所未有的刺激,就仿佛一场精彩的梦境。

        这时,有一名水手靠拢过来,好奇问道:

        “头儿,‘钢铁’麦维提真是你杀的吗?”

        达尼兹顿时哈哈大笑,偷瞄了旁边的船长艾德雯娜一眼,对手下道:

        “这件事情上,我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我们边喝酒边说!”

        深黑的海面上,“黄金梦想”号越行越远。

        …………

        回到“蔚蓝之风”旅馆,克莱恩正要睡下,突然看见周围的色彩变得异常鲜明。

        白色的床单更加白了,棕色的地板更加棕黄,暗红色的窗帘则如同鲜血……

        各种色块叠加的场景里,阿兹克.艾格斯从忽有荡漾的虚空水波里走了出来。

        他依旧做衬衣、领结、燕尾服、高礼帽的打扮,肤色古铜,五官柔和。

        真羡慕啊……我也想要这种穿梭灵界的能力……克莱恩暗自感慨了一声,保持样子不变,微笑问候道:

        “晚上好,阿兹克先生。”

        阿兹克取下礼帽,看了那颇为陌生的脸孔一眼,毫不奇怪地呵呵笑道:

        “抱歉,我来得太匆忙了,我应该先出去敲门的。

        “那批死神相关的文献具体是怎么回事?”

        克莱恩边请他坐下,边将信里无法展开的事情详细描述了一遍,末尾则随口提了下班西港的事情,说那里涉及天使之王梅迪奇和祂的后裔们。

        阿兹克靠着椅背,微皱眉头道:

        “我的记忆里有这个名字,祂应该有‘红天使’和‘战争天使’两个称号……

        “不过,祂早就陨落了。”

        “早就陨落了?”克莱恩愕然反问。

        阿兹克点了点头,苦苦思索道:

        “我记得,祂是被‘血皇帝’亚利斯塔.图铎杀死的。”

        被“血皇帝”亚利斯塔.图铎杀死的?克莱恩瞳孔一缩,霍然想起了贝克兰德地下遗迹内那个徘徊上千年的恶灵。

        它自称是被“血皇帝”杀害的无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