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扑朔迷离

第一百零五章 扑朔迷离

        难道那个恶灵就是“红天使”梅迪奇,曾经侍奉那位“造物主”的天使之王,“救赎蔷薇”的创立者之一?克莱恩瞬间产生了这么个联想,并倒推回去,寻找痕迹和线索:

        “‘红祭司’牌的前任持有者,因为某种程度的吸引,来到那座地下宫殿内,死在了图铎后裔们的身旁;

        “我梦中看见的那个恶灵,生前可以轻松斩杀强大的巨龙;

        “它知道‘异种’途径序列4‘木偶’的魔药配方,甚至更多;

        “它很清楚‘救赎蔷薇’的事情;

        “从大灾变后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正神教会都不知道以前的宾西现在的班西居住着梅迪奇家族的后裔,而那个恶灵却能给予相应的提示。”

        它是“红天使”梅迪奇死后衍化而成的可能很大……而一位天使之王竟然会被“血皇帝”亚利斯塔.图铎杀掉,这是否说明后者已经超越了序列1,达到了序列0真神位阶,已不可直视……

        那个恶灵自己说过,第四纪后期,所罗门帝国的“黑皇帝”、图铎帝国的“血皇帝”、特伦索斯特帝国的“夜皇”是在为序列0的位置争斗,直到亚利斯塔.图铎疯掉……这是否意味着,从那个时候开始,“血皇帝”就是一位半疯的真神了?

        对了,阿兹克先生也在信里提到,他被“血皇帝”亚利斯塔.图铎扫了一眼,就失去了知觉,那个时候的他,至少已经是序列4的半神,“血皇帝”如此威势,只有位列真神层次才可以解释……

        阿兹克先生在那封信中还描述了复活归来的真正“黑皇帝”,称祂坐在巨大的王座上,俯视着整个大地……“黑皇帝”能复活归来,大概率是序列0位阶的真神……如果真是这样,“四皇之战”比我之前认为的高端很多啊,不再只是三位序列1争夺序列0的位置……克莱恩将前后许多事情联系起来,对第四纪的历史有了全新的认识。

        可这样一来,许多疑问随之涌现:

        “如果那个古老的恶灵真是‘天使之王’梅迪奇,那座地下宫殿就很可能属于‘血皇帝’亚利斯塔.图铎,那么,为什么会有两张并排的宝座,为什么会有六位正神的人形雕像?

        “半疯的‘血皇帝’为什么要杀掉‘红天使’梅迪奇?祂成为序列0后,又占据的是哪个位置?首先,可以排除‘黑皇帝’……不会是‘红祭司’吧?杀天使之王梅迪奇就是为了对方的非凡特性?

        “可‘红祭司’和‘黑皇帝’不像是可以互相替换的相近途径,前者我几乎可以确定是和‘魔女’途径一对,嗯……队长说过,服食其他途径的魔药时,第一次并不会死,大概率是疯掉的,并获得扭曲的可怕的诡异的力量,这符合‘血皇帝’半疯的特质!

        “祂在最后一步,因为‘黑皇帝’和相近途径的位置已经没有希望,做了最疯狂的选择,以半疯为代价,转到了完全没关系的其他途径?

        “但这同样有问题,晋升‘红祭司’需要杀死天使之王梅迪奇,可未晋升前,亚利斯塔.图铎仅靠自己又完成不了这件事情,除非,除非,有更多的序列1帮助祂,或者序列0的真神……”

        想到这里,克莱恩脑海内忽然闪过了地下宫殿里那一尊尊雕像:

        以月为枕的黑夜女神雕像、怀抱婴儿的大地母神雕像、背披闪电的风暴之主雕像、英俊朝气的永恒烈阳雕像、高踞王座的战神雕像、戴着兜帽的知识与智慧之神雕像,同时从黑暗的房间内投来了冰冷的目光。

        这一刻,克莱恩竟有些不寒而栗。

        但是,他清楚地记得,六神支持的是特伦索斯特帝国,而非图铎王朝。

        第四纪的历史越了解越迷惑越惊悚啊……克莱恩暗叹了一声。

        “你在想什么?”阿兹克.艾格斯注意到了他的停顿。

        克莱恩随口扯到:

        “我只是在想,既然‘红天使’梅迪奇早在第四纪就陨落于‘血皇帝’亚利斯塔.图铎之手,那么过去几百年里,班西港信仰的‘天气之神’又是谁?

        “他们表现出来的异常又是源于什么……”

        说到这里,克莱恩戛然而止,因为班西港的事情和他想象得不一样。

        他原以为那里沉睡着“红天使”梅迪奇,结果没想到对方早就陨落。

        既然如此,青柠檬餐厅和电报局内隐藏的秘密就更加让人难以猜测,更无从推断来源,越是细想越是让人恐惧。

        “那个恶灵提示‘宾西镇’,会不会已经预料到这样的结果,这本身就是祂摆脱封印的步骤?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阿兹克先生,看他有什么意见?

        “嗯,先让身在贝克兰德的‘魔术师’小姐注意那片区域,看有没有异常,如果没有,就等我重返贝克兰德,联络上莎伦小姐,征求过她的意见后,再告知阿兹克先生,毕竟是我们一起探索的遗迹,得尊重她的想法。要是有异常,那就只能事急从权了……”克莱恩迅速有了决断。

        阿兹克听到他的疑问,哈哈一笑道:

        “不要再去想这些事情,它们肯定已经被风暴教会埋葬,强行去探求原因,反而会带来极大的危险,即使达到天使位阶,也有因此陨落的可能。”

        在神秘学世界里,好奇往往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因素……克莱恩想到了经历过和听闻过的一件件事情。

        他转而说道:

        “阿兹克先生,我已经拥有属于自己的信使了。”

        “比我想象得快。”阿兹克微笑说道。

        克莱恩随即简单地讲了讲自己怎么修改咒文,怎么完成召唤,怎么遇上奇葩灵界生物的。

        “召唤灵界生物的时候,不是对应的职业,确实会出现类似的事情,需要反复尝试,才有可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但反复尝试的过程中,又容易遇到危险,即使你加上了‘友善’等描述,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召唤出来的灵界生物对你没有恶意,不想伤害你,不代表它本身的存在不会危害你,也许只是它自带的气息,就能让你腐烂成血水。”阿兹克听完“急速者”、“弱存在感者”和“耐击打者”事例后,笑着提醒了几句,末了问道,“最后怎么成功的?”

        克莱恩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我把最后一句改成了‘愿意成为我信使的独特存在’。”

        阿兹克愣了一秒,古怪地看了克莱恩一眼:

        “……这描述太宽泛了,正常不会成功的。”

        “也许我当时极为幸运……”克莱恩谨慎地将自己信使的样子描述了一遍,甚至未隐瞒对方索求金币的事情。

        阿兹克仔细回想了一阵道:

        “我对这位灵界生物没有印象,但既然已经签订了契约,由冥界见证,她应该就不会危害到你,不过,在你彻底了解她之前,除了送信,尽量不要驱使她。”

        “……好。”克莱恩本想说除了送信,也没什么事情可以驱使她,结果一下想起了和A先生战斗时的场景。

        房间内短暂静默,克莱恩将话题导回了正轨:

        “阿兹克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黑死号?”

        拖延的时间越久,他在黑死号上留下的痕迹就越可能在日常清扫里被除去。

        “现在。”阿兹克站了起来,戴上了礼帽。

        克莱恩穿戴整齐,正想找借口去盥洗室占卜下今晚行动是否危险,却被阿兹克抓住肩膀,直接带入了灵界。

        层叠的色块和近乎无形的一道道身影里,他听见阿兹克先生说道:

        “开始吧。”

        这么直接?不需要确认下情况?也许大佬已经用自己的办法权衡过危险程度了……克莱恩无声咕哝了两句,拿起手杖,占卜自己遗留物品的下落。

        手杖自行飞了起来,向着前方翻滚跳跃。

        阿兹克带着克莱恩紧随其后,轻松穿行。

        没用多久,黑色的硬木手杖停顿了下来,前方是浓郁的黑色与重叠的阴影。

        通过这抽象的画面,克莱恩隐约辨认出它也许象征着黑死号。

        就在这个时候,阿兹克的身影却停顿了下来,语气略有些凝重地说道:

        “这里的灵告诉我,有危险。”

        有危险?能让阿兹克先生都感觉危险?“疾病中将”找来了帮手?魔女教派的高层?克莱恩霍然皱起眉头。

        ——他充分相信大佬的判断,因为“死神”途径的序列7叫做“通灵者”,提升到半神层次后,有如此表现非常正常。

        阿兹克半闭眼眸两秒,旋即睁开道:

        “但问题不大,我们进去吧。”

        问题不大……对您而言,大概是这样……克莱恩嘴角微抽,决定改变下容貌。

        如此一来,即使打不过,狼狈逃跑,也不会被人找上门!

        瞬息间,克莱恩拥有了独具特色的宽下巴和墨绿色的冰冷眼眸,脑后是棕色的古代武士发髻。

        他伪装成了“蠕动的饥饿”的前主人,“飓风中将”齐林格斯!

        阿兹克扫了他一眼,四周的场景突然有了急坠的感觉,各种鲜明的颜色飞快淡去。

        只是眨眼的工夫,克莱恩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疾病少女”特雷茜的船长室。

        这位英气明艳的女海盗穿着另一件白色衬衣,左肩位置有明显的包扎痕迹,黑发一圈圈盘起,不再妩媚垂下。

        面对突然出现的“来访者”,她并没有惊慌,甚至露出了笑容。

        这时,一道柔美的女声难以分辨位置地响起,似左似右,似前似后:

        “是你?”

        PS:只有一张存稿,今晚就不提前更新了,还是正常时间,预求周一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