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克莱恩的方案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克莱恩的方案

        兰尔乌斯大概率是序列8的“诈骗师”,这正好属于“偷盗者”途径,拥有相应聚会的“入场券”不是太让人无法理解和接受的事情,相反,这很符合逻辑……于“命运隐士”们的聚会上求购可以窃取别人非凡能力的神奇物品绝对要比其他圈子里容易很多……看来这就是“命运之蛇”威尔.昂赛汀所说的线索……克莱恩坐在床沿,霍然开朗。

        他忙布置自己召唤自己的仪式,进入灰雾之上,将那枚只有眼珠大小的徽章带回了现实世界。

        这徽章正面铭刻着“命运”与“隐匿”对应的象征符号,背后则有细小的古赫密斯铭文:“持有此物,即可加入”。

        克莱恩正要灌注灵性,激发徽章,将“信息”发送出去,同步得到最新的聚会时间和地点,却忽然有些迟疑。

        “……一时大意,竟然忘记占卜这么做有没有危险!如果那个聚会里有兰尔乌斯的半神级长辈,借此锁定了我的位置,那麻烦就大了,这就像之前‘疾病中将’特雷茜在很短时间内找来了‘不老魔女’做帮手一样,不能不提防……做人呐,该莽的时候得莽,该怂的时候也得怂!”克莱恩拍了下额头,谨慎地重入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用“灵摆法”做了次占卜。

        得到没什么危险的启示后,他舒了口气,离开灰雾之上,坐到了旅馆房间内的安乐椅上。

        随着他灵性的灌注,徽章表面绽放出一层濛濛清辉,它们飞快凝聚成不起眼的光束,向着半空射了出去。

        没过多久,同样的光束返回,散开成巴掌大小的虚幻羊皮纸,上面用古弗萨克语书写着一行单词:

        “1350年6月6日傍晚9点,塔索克河入海口。”

        还有4个多月……有这时间,我重新搜集齐“秘偶大师”的主材料都没有问题,唯一的障碍就是钱不够,但这不算困难,我现在有6945镑资产,再卖一到两份非凡特性就绰绰有余了,而且,海上多的是移动的悬赏金,不,不能这么自大,得把四王和七将军排除出去……这算什么线索?克莱恩身体前倾,腰背微弓,再次开始苦苦思索。

        循着“命运隐士”们的聚会,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伦纳德.米切尔!

        诗人同学参与了巴布尔河谷的那场“命运隐士”聚会,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是执行公务,还是做私活,都有可能得到窃取别人非凡能力的神奇物品……可以找他借,或者买?这才是真正的线索?克莱恩精神一振,迅速有了粗略的计划:

        “第一步,把无线电收报机放到灰雾之上,积累气息;

        “第二步,几天后,利用那台无线电收报机联络魔镜阿罗德斯;

        “第三步,询问从哪里可以较为轻松地得到窃取别人非凡能力的神奇物品;

        “要是答案很清晰,那第四步就跟着提示走,简简单单达成目标,如果答案模糊或者充满危险,第四步则询问诗人同学现在的位置。

        “第五步,让埃姆林.怀特那家伙拿着这枚徽章去找诗人同学,看他有没有相应的物品,能否做一次交易。我就不直接出面了,一不小心就会被认出来,那同样麻烦极大,而埃姆林现在算大地母神教会的人,不,大地母神教会的鬼,由他去接触,即使被诗人同学举报或当场抓捕,也不至于被绑上火刑架。”

        有了接下来做什么和怎么做的方案,克莱恩顿时神志清爽,心情舒畅,决定出门吃一条拜亚姆特色烤鱼。

        …………

        深蓝色的海面上,被夕阳涂抹着金色光辉的“黄金梦想”号正静静航行。

        达尼兹得到船长的允许,在一道道艳羡的目光里,时而畏畏缩缩时而昂首挺胸地进入了对方的房间。

        里面最多的是书架,上方摆着一册册书籍。

        “冰山中将”艾德雯娜立在书桌前,手握黑色的吸水钢笔,飞快书写着单词:

        “……我并没有类似的物品,约德森同样如此,他表示会帮你留意,但这需要足够的幸运。”

        艾德雯娜抬起脑袋,泉水般清澈的浅蓝眼眸看向达尼兹:

        “你来布置仪式,召唤格尔曼.斯帕罗信使的仪式。”

        “我?”达尼兹正想着接下来是否会得到船长的特别对待,闻言诧异地指了指自己。

        “对。”艾德雯娜折好信纸,直起身体,点了点头,“这能帮助你熟悉类似的仪式,以后我会考核这方面的内容。”

        “好吧……”达尼兹收起失望,竭力回想,缓慢地布置好了那只有一根蜡烛的仪式。

        最后,他在艾德雯娜的注视下,掏出枚闪闪发亮的鲁恩金币,摆放于祭台上。

        接过信纸,达尼兹于心里预演了两遍才敢往下进行仪式。

        他退后一步,用古赫密斯语道:

        “我!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

        “徘徊于虚妄之中的灵,可供驱使的友善生物,独属于格尔曼.斯帕罗的信使。”

        呜!

        灵性之墙内风声激荡,吹得达尼兹焦黄的头发凌乱往上飞起。

        火苗急速膨胀,仿佛有人类头颅大小,苍白到就如同达尼兹手中的信纸。

        很快,达尼兹看见一个长发淡金,眼眸如血,容貌明艳的脑袋钻了出来。

        嘶,格尔曼.斯帕罗的信使很特别啊,灵界生物怎么可能完全和人一样,还是这么漂亮,只比船长差一点的女士,额……达尼兹的感慨突然噎住,因为他发现那脑袋并没有长在脖子上,而是被一只手握住发尾提着。

        他呆愣地看着一个又一个脑袋出来,看着身穿阴沉繁复长裙的无头身影出现于面前。

        果然还是灵界生物……他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羞愧。

        吸了口气,达尼兹忙将信纸递了过去,看见其中一个美丽的脑袋张开嘴巴,用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住。

        此时,蕾妮特.缇尼科尔的另一个脑袋也咬住了祭坛上的金币。

        但她并没有立刻离去,剩余两个脑袋的四只猩红眼睛同时转动,望向了灵性之墙外的艾德雯娜.爱德华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几遍。

        艾德雯娜觉得自己在被审视,而且被审视得涌现出了难以遏制的恐惧。

        蕾妮特.缇尼科尔收回视线,身影一下虚化,融入了苍白的烛火。

        火苗重亮,昏黄外散,一切又恢复了原状。

        达尼兹刚解除掉灵性之墙,就听见船长低沉说道:

        “这不是普通的灵界生物……”

        不是普通的灵界生物?达尼兹一阵愕然。

        他知道船长是专业的灵界生物研究者,她说不普通,那就真的不普通,超越一般意义的不普通!

        格尔曼.斯帕罗真是一个藏着很多秘密的男人……达尼兹油然感慨。

        …………

        贝克兰德,乔伍德区。

        佛尔思用尽力气,终于战胜了壁炉带来的懒惰,她换了条深蓝色的厚棉布长裙,缠好浅灰色的围巾,戴上温暖的女士软帽,在温度不算太低但雾气弥漫寒意浸骨的天气里离开租住的房屋,乘坐马车抵达了威廉姆斯街。

        她吸了口冰凉的空气,告诉自己这是正常的作家外出取材,不要紧张,不要表现出异常。

        前行几步,佛尔思进了家咖啡馆,坐到窗旁,边喝着浓香温热的液体,边观察来往的行人和对面的房屋。

        “没什么异常啊,就连打架和盗窃都没有……这里是有钱人居住的地方,治安真是比东区好了几百倍……呵,还能看见弗萨克人,他真高真壮,就像一头熊,他还有些同伴……哈哈,那些是因蒂斯人吧?衣着真是浮夸,就像在表演舞台剧……贝克兰德不愧是万都之都,能遇到许许多多的外国人……”佛尔思逐渐忘记目的,打开笔记本,记录起素材。

        等喝完咖啡,她又去街上转了一圈,没什么收获地离开了这里,打算周四再来。

        …………

        从蕾妮特.缇尼科尔手里接过艾德雯娜的回信后,克莱恩目送自己的信使消失,确认对方没有再索取金币。

        看来将金币作为仪式材料的办法还是很管用嘛……他自得一笑,拆信浏览了一遍。

        见没有收获,他准备继续去街上逛逛,寻找真实扮演的机会,实践之前总结出来的原则。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来访者是艾尔兰船长。

        “我正想找你。”克莱恩平静开门道。

        艾尔兰呵呵一笑道:

        “不需要,只要你用自己的身份登记,我就能知道你住在哪里。”

        总督府和军方在旅馆的管控上还是不错的嘛……克莱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艾尔兰半转身体,指了指过道: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白玛瑙号即将返回普利兹港,你如果需要帮助或者有什么情报,都可以去找他。在支付报酬上,我们一向慷慨。”

        这正是克莱恩之前向他提出的事项。

        “好。”克莱恩将手伸向了衣帽架。

        穿戴整齐后,艾尔兰领着他,一路来到香树叶酒吧,走向角落位置。

        …………

        香树叶酒吧的地下区域内。

        “巧言者”米索尔.金看着对面的“巨力士”奥兹尔道:

        “已经搜集好‘烈焰’达尼兹最近的情报?”

        “是的。”奥兹尔露出笑容道,“上周,‘蓝眼’米斯看见‘烈焰’达尼兹和一个陌生的冒险家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