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黑色修道院

第一百六十七章 黑色修道院

        所有人共同的梦境?克莱恩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星之上将”嘉德丽雅的话语,隐约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这片危险海域的黑夜将这里所有生物的梦境连接在了一起!

        而此时没有入睡的生物,因精神体不在这个梦境内,会缺乏必要的保护,受到不可名状的攻击。

        至于这种攻击为什么会导致失踪而不是当场死亡,克莱恩没有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实在无法猜测。

        思绪电转间,克莱恩将目光从嘉德丽雅身上收回,重新望向悬崖对面的恢弘城市,有些好奇地想道:

        “如果这个世界真是本地一个个生物的梦境连接而成,那这座超越想象的城市属于谁的梦境?”

        他凝视了几秒,开口问道:

        “它叫什么名字?”

        这座神话传说里才可能存在的城市叫什么名字?

        “星之上将”嘉德丽雅怔怔注视着前方,梦呓般说道:

        “不知道……每次在这里进入梦境,都有机会看见它,却又永远无法靠近。

        “她说,这和弗萨克的黄昏巨殿有些像。

        “她应该有自己的猜测,但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她?那位“神秘女王”?黄昏巨殿是战神教会宗座所在啊……克莱恩环顾一圈,斟酌着说道:

        “我准备四处看一看。”

        他相信“未来号”在这片海域停留不会只有几天,自己肯定将遇到更多的黑夜,将更多次地进入这个梦境世界,所以,为了预防意外和收获信息,一定的探索是必要的。

        而探索毫无疑问是需要同伴的。

        嘉德丽雅还是抱膝而坐的姿态,语气依旧飘忽:

        “没有兴趣。”

        ……这不是一个成熟的海盗将军应该说的话语,完全可以更委婉一点,“隐者”女士,你现在就像个任性的少女……克莱恩怔了一下,差点怀疑自己听错,这和他心里的“星之上将”人设有点矛盾。

        想到格尔曼.斯帕罗也有不怕脏不怕苦做义工的一面,他旋即释然,迅速有了个猜测:

        “隐者”嘉德丽雅在梦境里并不完全清醒,能认知到自己在做梦却又无法有效控制!

        也就是说,她会不自觉地表现出内心深埋的情感和平时刻意压制的部分性格。

        难怪她说永远都无法靠近对面那座奇迹般的城市,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探索的自觉……克莱恩想了想,故意试探着问道:

        “我们也许能在这里发现点什么。”

        “不去。”嘉德丽雅毫不犹豫地回答,但未曾摇头,“我要在这里等着,等着!”

        果然是半梦半醒的状态……克莱恩从对方的反应和语气做出判断。

        他不再浪费时间,转身跃下了巨石。

        啪!

        克莱恩双脚踩在了地面,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

        “星之上将”嘉德丽雅依旧抱膝坐在那里,周围没有别的人存在,对面城市凝固的黄昏映照过来,洒于她的身上,将她的影子拖得很长,与枯黄树木制造出的阴影交错于一。

        山风轻吹,黑影轻晃,嘉德丽雅没有任何动作,固执地在等待什么。

        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位“心理医生”来解读梦境情绪了,这和占卜获得的启示无关……克莱恩撇了下嘴,环顾四周,寻找起探索的方向。

        他发现往左往右往后都是修道院成片的黑色建筑,并有高耸的围墙将它们与悬崖隔断,无论想探索哪里,除非直接跳崖,否则都无法绕开修道院。

        既然没有别的选择,克莱恩直接就来到了修道院那扇漆黑的大门前。

        这大门近十米高,看起来不像是为人类准备,克莱恩打量几秒,吸了口气,伸出双手,按在了门缝两侧。

        吱嘎的声音旋即响起,大门的沉重超乎了克莱恩的想象,他肌肉相继鼓起,脸庞涨得通红,却只能轻微地撼动目标,无法推开。

        还好这是梦境,只要有逻辑地相信,就能提升力量,不需要真正地开启“蠕动的饥饿”……克莱恩吐出憋住的那口气,让左掌的手套蒙上了苍白。

        些许阴绿闪烁间,他获得了“活尸”的力量,手臂一下变粗,双腿陡然膨胀。

        扎!

        沉重的摩擦声响起,大门缓缓打开,显露出了里面的场景。

        两座黯淡的高塔和一栋栋黑色的建筑依靠廊桥彼此相连,围出了一个宽阔的灰石广场。

        广场之上布满坑洞,插着一支支巨大的箭矢,燃烧着几处火堆,似乎曾经遭遇过袭击。

        克莱恩穿过门洞,进入广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看见弗兰克.李、妮娜、奥托洛夫等人都在这里。

        这是他们的梦境?不像啊……或者说,每个人的梦境只局限于自己,然后随机地出现于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克莱恩不太肯定地猜测着。

        弗兰克.李离他最近,正拿着铁锨,铲着碎石,旁边则放着之前掉落于地的白面包、烤吐司、香煎鱼肉等食物。

        他是打算用它们做养料种点什么吗?连做梦都在种植……克莱恩靠拢过去,随意问道:

        “你在做什么?”

        弗兰克动作不停,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我培养了些小东西,它们需要在土里安眠一段时间才能长大和繁殖。”

        “它们有什么用处?”克莱恩又好奇又担心地问道。

        弗兰克笑容满面地说道:

        “它们是一种杂交的细菌,可以让公牛也产奶,这样一来,我们将收获更多的牛奶,让更多人喝到好的牛奶。”

        放过那些公牛吧……克莱恩脸皮抽动了一下道:

        “能成功吗?”

        “效果没问题,但我很担心它们也许不会繁殖。”弗兰克皱起眉头道。

        愿死神永远宠幸它们……克莱恩祈祷了一句,越过弗兰克.李,走向广场对面的黑色建筑入口。

        途中,他经过了正坐在一根倒塌石柱旁大口喝酒的妮娜和航海长奥托洛夫。

        “你有想过年纪再大一点之后,离开海盗团,找个男人结婚,找个地方定居吗?我想没谁愿意一辈子漂在海上。”奥托洛夫摘掉自己的尖顶软帽,露出略有点花白的头发。

        他的眼睛和语气告诉克莱恩,他的潜台词是:如果想,是否可以考虑下我?

        航海长先生,你的年纪都可以当妮娜的爸爸了,你要考虑下自己的身体啊……路过的克莱恩听到对话,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妮娜咕噜喝了口酒,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道:

        “不,那不是我想过的生活。

        “加入你们前,我曾经尝试过去弗萨克东海岸定居,不再做海盗,但我完全无法忍受那种沉闷,每天就是扛木头,搬东西,晚上必须待在自己家里,不能去酒吧,不能去野外狩猎,过得没有一点改变!而且还得忍受各种指责,忍受那些讨厌的家伙,想揍他们一顿都得担心警察!

        “还是船上好,虽然大部分时候也很无聊,但经常能去不同的地方,见识不同的事情,呵呵,哪怕最无聊的时光,也能摧残那些家伙,将他们训练成为合格的海盗,并告诉他们,每月表现最好的那个,可以在我的房间过夜,然后看着他们很兴奋很激动地享受折磨,当然,过夜和上床是两件事情,并不等同,得看我的心情。”

        真.女海盗……每个人希望得到的都不一样啊……克莱恩中肯地评价了一句,并不认为妮娜的想法就一定错误。

        我不诽谤她的选择,但如果她时常杀人放火劫掠,我也不介意在下次遇到时,用她的脑袋换取赏金……克莱恩收回视线,来到了疑似黑色建筑和高塔们入口的地方。

        下意识间,他侧头看了一眼,只见角落里的阴影看似正常,实则有不一样的感受。

        “无血者”希斯.道尔?哪怕在梦中,他也躲于阴影里?根据我有效的心理学知识来看,这是极其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克莱恩推开了同样近十米高的入口之门。

        吱嘎的声音里,他的目光忽然凝固。

        正门后方,是一个广阔的,由两排粗壮石柱支撑起的大厅。

        大厅内没有烛光,异常黑暗,随着正门的敞开,外面的光线照入进来,让这里变得清晰。

        克莱恩看见墙上、穹顶上有一幅幅色彩鲜艳爱用金色的壁画,它们彼此连接,没留空隙,让这里有种宏大神圣的感觉。

        咚!咚!咚!

        一道身影背对克莱恩,用手里的斧头劈着一截长长的巨木,不知在做什么。

        这身影穿着白衬衣,套着黑马甲,不像是船上任何一名海盗。

        这片海域另外的人?或者那双注视甲板注视我的神秘眼睛?克莱恩心绪一沉,放缓脚步,戒备着靠拢过去,来到侧方,看清楚了那身影的模样。

        那是一位外表年轻的男子,金色短发呈三七开,碧绿眼睛专注而认真。

        “你在做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克莱恩谨慎开口道。

        他直觉地相信对方不是那双神秘眼睛的主人。

        年轻男子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耳垂,没有转头道:

        “你问这些做什么?我船都沉了,正忙着做独木舟,没工夫和你说话。”

        ……克莱恩想了想又问道:

        “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倒霉的安德森,自从看到那副壁画,我就一直被厄运笼罩。”年轻男子抬手指了个方向。

        循着他的手指,克莱恩看到了一副壁画。

        那壁画之上是一片燃烧着火焰的海洋,它从中间分开,裂出了一条道路。

        道路上,有一行长长的队伍,成员们或虔诚低头,或跪伏于地,目标是大海的深处。

        他们的领头者是位留着银色长发的瘦高男子,五官柔和,眼睛紧闭,背后羽翼层层叠叠。

        这……克莱恩的瞳孔突然收缩。

        他认识那壁画上的领头者!

        那是小“太阳”展示过的“命运天使”!

        那是“吞尾者”,乌洛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