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离船

第一百九十二章 离船

        这跑得也太快了吧……我就刚有个想法……克莱恩望着波浪起伏的海面,短暂竟无法回神。

        念头闪烁间,他隐约有了个猜测:

        “不死之王”阿加里图的二副,“屠杀者”吉尔希艾斯疑似“恶魔”,甚至“欲望使徒”,拥有提前察觉危险,锁定危险来源的非凡能力,那么,“不死之王”本身会不会就是“恶魔”途径的序列4半神!

        “所以,‘未来号’众人拥有能切实危害到他的实力并有了付诸实践的想法后,他立刻提前感应到问题,发现了‘神秘女王’的存在,毫不犹豫做出了撤退的决定?

        “嗯,这说明‘神秘女王’刚才也有了出手的冲动,否则,单凭我的意念,只会让‘不死之王’冷笑两声,疯狂反扑……

        “哎,‘恶魔’途径的这种非凡能力真是太好用了,要想挖坑埋‘不死之王’,或者他的大副、二副、三副们,简直不太可能……”克莱恩一阵感慨,侧头望向了站在旁边的安德森.胡德。

        这位最强猎人的表情还残留着明显的扭曲,似乎既绝望于自己的霉运还没有减弱,又诧异于“告死号”就这样夹着尾巴逃了,给人一种剧本拿错了的感觉。

        他眼眸微转,有所猜测地左右看了两眼,似乎联想到了什么。

        可惜啊,安德森这家伙的厄运还不够强力,否则就能牺牲他一个,成功钓上“不死之王”了……呵呵,这不就是“挑衅者”的正确用法吗?克莱恩转身进入走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刚推开木门,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背影立于窗户前,身材比例极好,穿着打扮略显古怪,正是“神秘女王”贝尔纳黛。

        女士,你父亲难道没有教导过你?不要随便进别人的房间,尤其陌生男人的房间?作为一名出身高贵家教良好的淑女,你应该在门口等候,并诚恳地询问我是否能够进来……大帝啊,你就没回忆起什么教育方面的书籍?克莱恩无声吐槽了几句,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不等他开口,“神秘女王”贝尔纳黛就背对着他说话了:

        “之前的事情印证了我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克莱恩压制住好奇,表情淡漠地反问道。

        贝尔纳黛没有转头,看着窗外的海平面道:

        “阿加里图的‘不老泉’传说是一个骗局。

        “如果真有‘不老泉’,只会是‘不老魔女’的主材料之一,或者从她们的尸体上诞生,所以,任何身为男性,却号称自己喝过‘不老泉’的,都是在撒谎。”

        她没解释“不老魔女”是什么,似乎确信格尔曼.斯帕罗肯定知道,或者说,即使他不了解,事后也有地方打听。

        “不老泉”……“不老魔女”……是挺对应的……所以,之前废墟旁边那艘帆船上的血字是想告诉世人“不老泉是个骗局”?“不死之王”阿加里图一次又一次放出“不老泉”的消息,诱骗冒险家和海盗们进入危险海域,自我葬送生命,或趁机进行屠杀?强烈的恶魔风格……难怪“屠杀者”吉尔希艾斯要警告我,让我不要插手……克莱恩想了几秒,故意用琢磨的口吻道:

        “骗局……”

        “神秘女王”贝尔纳黛点了点头,嗓音柔和地说道:

        “这也许是阿加里图晋升序列4需要的仪式的一环,也可能是消化序列4魔药的行为。”

        她顿了顿,似乎做了次无声的叹息,然后才开口道:

        “因为他所在途径的序列4叫,‘魔鬼’。”

        “魔鬼”?听起来很狡诈啊……放宝藏骗局害人的行为完美符合“魔鬼”的风格……克莱恩一下恍然。

        这时,“神秘女王”转过了身体,细格黑纱后透出的目光望向了格尔曼.斯帕罗的眼睛。

        轮到我提供情报了?克莱恩斟酌了两秒:

        “据有限的日记分析,罗塞尔大帝晚年遭遇了极其严重的困境,这逼得他产生了尝试疯狂行为的想法。”

        在这方面,他非常坦然,因为他目前得到的日记确实没揭露罗塞尔大帝晚年究竟想做什么,遭遇了什么样的困境,做了哪些疯狂的行为。

        所以,他提供这个情报也是在暗示贝尔纳黛,想弄清楚真相,那就把罗塞尔大帝关键时期的日记拿给“星之上将”嘉德丽雅。

        “神秘女王”贝尔纳黛沉默了几秒,没有说话。

        高空阴云移动,外面阳光照入,这位纵横五海的女王忽然像一堆肥皂泡般分离了,破碎了,消失了。

        泡沫反射的光芒分出不同的颜色,在房间内营造出了一种童话似的梦幻场景。

        如果没有“隐匿贤者”,“窥秘人”途径真的挺有意思的……克莱恩一边感慨,一边用左手拇指掐了两下食指的第一个关节。

        他开启了“灵体之线”带来的隐秘视觉,未发现房间内有多余的黑色细线。

        这说明“神秘女王”贝尔纳黛确实已经离开了!

        呼……克莱恩无声吐了口气,快速关闭掉了这种视觉。

        他正想躺床上休息一会,忽然听见轻盈的脚步声靠近。

        咚咚咚,他的房门被人敲醒。

        “谁?”克莱恩翻身坐起。

        “我。”“星之上将”嘉德丽雅的嗓音传了进来。

        克莱恩有些疑惑地靠拢过去,打开了房门。

        他没开口问有什么事情,淡漠地看着对方,目光说明了一切。

        嘉德丽雅推了推鼻梁上的沉重眼镜道:

        “从那片海域出来不会回到之前进入的地方,这里距离托斯卡特岛不到100海里,去拿斯大概要三天,你希望返回哪里?”

        进去或出来不在一个地方?克莱恩略感愕然,确认式问道:

        “那从这里可以进入那片海域吗?”

        “不行,会直接落入截断海洋的那道看不见底部的缝隙。根据占卜结果显示,这么做的人都真正死了。”嘉德丽雅简单解释了两句。

        这样啊……克莱恩想了想道:

        “去托斯卡特岛。”

        他之所以不选择拿斯,是因为距离召集下一次塔罗聚会已经很近,他并不想在“未来号”上做这件需要耗费不少时间的事情。

        而且托斯卡特岛是鲁恩王国最东面的殖民地,通过货币是便士、苏勒和金镑,克莱恩无需再考虑兑换的问题。

        “好。”嘉德丽雅没有意见。

        目送她转过身,走向船长室,克莱恩幅度很小地摇了摇头,在心里感叹道:

        “你要是早点过来,就能遇上‘神秘女王’了。”

        …………

        晚间,“未来号”抵达了托斯卡特岛的港口,强行停靠于码头。

        克莱恩做鲁恩绅士打扮,提着皮制行李箱,走到了甲板上,将分别放于两侧衣兜的尾款拿出,递给了“星之上将”嘉德丽雅。

        扣除掉“格斗家”非凡特性那700镑,这一共是1300镑。

        而这么一来,克莱恩现金财富只剩下8436镑加5金币。

        嘉德丽雅沉默接过,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你在这里下,还是去别的地方?”她转而看向安德森.胡德。

        想到格尔曼.斯帕罗即将离开,想到这是艘海盗船,想到自己狩猎过不少海盗,安德森立刻堆起了笑容:

        “就这里。”

        “你可以支付船资了。”嘉德丽雅并没有因为安德森连换洗衣服都是从海盗们那里借来的就放过他。

        “好的。”安德森没有掩饰心疼的表情,伸手扯下了衬衣中段的一颗普通纽扣。

        他不舍地递了过去道:

        “这是我在那片海域仅剩的收获,来源于一位鲁恩军方探索者的尸体。

        “我不清楚它原本的名字,只能根据展现出的能力和对应序列6的名称叫它,嗯,‘法官’。

        “它的负面效果不是特别强,就是让佩戴者容易得罪人或怪物,也许一不小心就被哪位半神盯上了。”

        这还叫不是特别强?如果我是“星之上将”,肯定选你那把剑……克莱恩腹诽了两句,看见嘉德丽雅收下了安德森.胡德支付的船资。

        他没管别人的事情,提着皮箱,离开“未来号”,登上了托斯卡特岛的码头。

        砰!

        安德森.胡德直接从甲板边缘跃下,落到了他的旁边。

        “却喝杯酒?庆祝我们终于离开了那该死的海域!”这位猎人很兴奋很轻松地邀请道。

        克莱恩扫了他一下,用眼神表示了拒绝,只想离这个厄运缠身又自带挑衅光环的家伙有多远是多远。

        “好吧。”安德森左右看了一眼,清了清喉咙道,“能不能借我点钱?你知道的,我的收获我的现金都沉在了那片海里。”

        说到这里,他笑了起来:

        “放心,我明早就会还你,在托斯卡特的酒吧和妓院里,同样有不少海盗,我打算请他们资助我一点。”

        没赏金的就勒索钱财,有赏金的直接拿去体现?克莱恩在心里啧了一声,拿出张5苏勒的纸币,递给了安德森。

        “这么少?”安德森半张嘴巴道。

        “够你喝酒、用餐和住旅馆了。”克莱恩平淡回应,“而且这是1镑的现金。”

        “1镑?”安德森揉了揉眼睛,无奈笑道,“好吧,是1镑,我明早会还你1镑。”

        PS:先更后改,还有,你们为什么会认为这部快结束了呢?至少这个月结束不了啊,这部我做的是扣扣子式的简单结构,前面不停放扣子,等成为“秘偶大师”返航,就开始不停扣扣子,这还有很多颗没扣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