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 三个问题(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第二百三十章 三个问题(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哒哒哒,无线电收报机内吐出了一张虚幻的白纸,上面用鲁恩文写道:

        “伟大的主人,您忠诚的谦卑的仆人阿罗德斯终于,终于又追赶上您的脚步了!”

        ……不要这么激动……嗯,“魔镜”阿罗德斯的说话技巧一如既往的专业啊,没有表达长时间联络不上的“幽怨”,也没有询问我这么久不找它的原因,直接将问题归罪于自身,认为是自己没有追赶上我的步伐……弄得我都有点愧疚了,不过,该防备的还是得防备……克莱恩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阿罗德斯并没有等待,利用那台无线电收报机,哒哒哒在虚幻的白纸上弄出了个小心翼翼探头张望的表情:

        “伟大的主人,灵界之上的支配者,您的仆人感觉到您距离回归圣座又近了一步,是吗?”

        这货进化得好快,已经从使用颜文字衍变为了构建表情包的雏形……在阿罗德斯的认知里,我是一个在一步步找回自己的真神?所以,它虽然明确地查知到我现在只有序列5,但还是没有一点轻慢,反而更加地谦卑?克莱恩明白“魔镜”在故意提问,坦然点头道:

        “是的。”

        “您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作为交换,作为我必须遵守的规则,您可以向我提一个问题。”阿罗德斯“打字”飞快地回应着,并在最后附了个“笑脸”。

        克莱恩没有犹豫,直接问道:

        “可以在哪些地方弄到‘诡法师’的魔药配方?”

        虚幻的白纸一下被吐出好长一截,上面充满数不清的复杂符号,然后形成了一个镜面,呈现出一幕真实的场景:

        那是一座没有自然光源的幽深殿堂,里面有一团巨大的蠕动的事物,它是如此的模糊,以至于就像被橡皮擦抹掉的铅笔画,根本没法看到任何具体的细节。

        不过,“魔镜”阿罗德斯在这幕场景下方有附送一大段文字:

        “这是查拉图,祂在晋升序列1‘诡秘侍者’的过程里失控,变成了怪物,不过,伟大的主人您要小心,祂是一个非常狡诈的家伙,也许这一切表现都是祂故意弄出来的。

        “我无法直视祂,这会给我带来伤害,除了祂,您无法在密修会任何半神那里得到魔药配方,因为查拉图当初是直接提供的高序列魔药,而这几乎没有办法通过非凡特性反向占卜出来。”

        回答得好详细,而且还让我额外知道了“占卜家”途径对应的序列1是“诡秘侍者”……它的意思是侍奉诡秘的天使?看来密修会这条路,只有直面查拉图才可能得到魔药配方,而我连直视祂都无法办到……难怪“命运之蛇”威尔.昂赛汀只说找疯掉的查拉图,没提密修会……克莱恩竟被“魔镜”阿罗德斯的态度感动了一下,如果不是觉得自己还没有位格和实力驾驭这件封印物,他都打算真正地将对方视作自己的仆人了。

        清脆的哒哒之声里,虚幻的白纸又长出了一截,展现出另一幕场景:

        那是一座巍峨的山峰,上面有一片破败的宫殿,宫殿内隐约可见一张巨大的石制座椅。

        克莱恩对这幅画面再熟悉不过,无需“魔镜”阿罗德斯注解,就知道它象征着什么:

        霍纳奇斯山脉主峰藏着的安提哥努斯家族宝藏!

        白纸继续被吐出,新的场景呈现于上,并如同电影一样,有了镜头视角的变化:

        最先映入克莱恩眼帘的是一座高高耸立的哥特式钟楼和它周围成片的华丽宫殿。

        前者代表“秩序之钟”,后者代表索德拉克宫,它们都是贝克兰德的标志性建筑。

        镜头移动,白纸上很快有了新的建筑,那是一座有两个对称钟楼的纯黑色教堂。

        这教堂在场景内越来越大,很快展现出了内部,并定格于地底某个位置的铁黑色对开大门。

        大门异常沉重,铭刻有七枚黑暗圣徽,就如同深黯天国的守卫。

        “查尼斯门……圣赛缪尔教堂……”克莱恩认出了那风格熟悉的大门,并根据建筑特色确定那座教堂是黑夜女神教会贝克兰德教区的总部——圣赛缪尔教堂!

        白纸吐出,画面一转,深沉的黑暗里,一个由根根白骨组成的空荡书架上,静静地摆着一本古老的笔记,它的封皮由硬纸制成,染着黑色。

        克莱恩一眼就认出了这本笔记:

        它是导致身体原主死亡的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

        兜兜转转,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克莱恩静静注视了一阵,等到画面消失,才找回了属于自己的思绪:

        “也是,当初极光会的人都从这本笔记里看到了‘小丑’的魔药配方,得到它认同的我,再翻看它的时候,上面呈现的内容肯定会与以往截然不同,应该就有‘诡法师’的魔药配方,只是欠缺材料或特性。

        “原来这本笔记一直被封印在圣赛缪尔教堂的查尼斯门后,要想从这种地方拿到它,难度不会比寻找查拉图并直面祂低多少……当初有高序列强者参与的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在我通过‘正义’小姐举报给教会贝克兰德教区后,都很快就被平息,这足以说明贝克兰德教区力量的强大,无论是半神,还是封印物,必然都不缺乏……嗯,不管怎么样,先回贝克兰德,看有没有机会,相比较起来,我更不想去霍纳奇斯山脉……”

        收敛住思绪,克莱恩看向那台已变得幽暗深沉的无线电收报机道:

        “昨晚,‘疯船长’康纳斯.维克托船上的那位半神是谁?”

        哒哒哒的声音轻快跳动,前面的虚幻白纸消失,新的又被吐了出来。

        白纸上的内容同样是一幕真实的场景:

        黄铜制成的精美灯架上,五根蜡烛高低分明地散发着光与热,一位戴三角帽和黑色眼罩的中年男子立在放葡萄酒、香槟和蒸馏酒的柜子前,谦卑地看着对面。

        他的对面,有一个披黑色斗篷的高大人影,脸庞完全藏在了兜帽之下。

        这人影似乎没有真正的头部,只有一团深沉的扭曲的黑暗镶嵌于脖子上。

        借助悬赏令上的画像,克莱恩认出那独眼男子是“疯船长”康纳斯——他头发散乱而油腻的披下,刚好盖住了脖子。

        对面应该就是那位半神,不过他有刻意地伪装自己的样子,并做了相应的反占卜,阿罗德斯能得到这种程度的图像已经相当了不起了……克莱恩并没有太过失望,反倒认真地记忆起那道人影的身材:

        1米85以上,但不到190……手臂略长,双手垂下的时候几乎达到膝盖位置……肩膀宽厚,撑起了斗篷……双腿有一定程度的外偏……

        作为伪装领域的专家,克莱恩认为一个人在遮掩了样子,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反占卜后,有很大可能不会再注意身材的伪装,尤其那本身还不存在很特别的地方。

        所以,这能提供一定的线索,有助于克莱恩将来看到目标时,感觉熟悉!

        “很好,该你提问了。”记住之后,克莱恩不再打量,饶有兴趣地等待“魔镜”阿罗德斯提问。

        他很好奇对方这次还能不能突破自己的想象。

        哒哒哒的打字声变得有些迟缓,透出几分犹豫,虚幻的白纸随之一点点吐出:

        “伟大的主人,我,我能对你说一句话吗?”

        “可以。”克莱恩略感诧异地回答了问题,并期待起阿罗德斯会说什么。

        哒哒哒的声音一下变快,透着明显的热情。

        虚幻白纸上,一行行单词相继出现:

        “伟大的主人,生日快乐!

        “这是迟来的祝福,您现在的身体是1327年3月4日出生的,我原本想在当天凌晨第一个祝福您,但没能跟上您的脚步。”

        ……果然是突破我想象的话题……我都忘记生日这件事情了……克莱恩嘴角微抽,不知该说点什么。

        他有接收原主的记忆碎片,获得了他的部分情感,对生日还是知道的,只不过孤身一人漂泊于外,哪还会记得这些事情。

        阿罗德斯这货竟然是第一个祝我生日快乐的……班森、梅丽莎他们在这一天,更多应该是难受吧……二月份的时候,面试就结束了,不知道班森有没有顺利成为政府雇员……克莱恩一阵感慨,看无线电收报机的眼神都柔和了不少。

        他想了想,冷静地开口道:

        “第三个问题,你的来历。”

        哒哒哒的声音停了两秒,旋即又响了起来。

        白纸一截截吐出,上面浮现出新的场景:

        地面的孔洞涌出了大量的黑色粘稠液体,它们扭曲地向外伸张,长出了不同数量的手臂和腿脚,随之变成一个个奇异的怪物,冲向了前方。

        这个过程里,一个光点伴随着黑色的液体被喷出,落到了一块石头上,迅速与对方结合,衍变为了一面花纹古老,两侧有黑色宝石装饰的银镜。

        这是什么奇怪的场景……阿罗德斯就是这样诞生的?那光点又是什么,来源于哪里?有点疑似非凡特性啊……克莱恩初步解读起看到的场景。

        那哒哒哒的声音并未停止,又吐出了一行单词:

        “伟大的主人,您还有别的问题吗?”

        算了算时间,克莱恩摇头道:

        “没有。”

        “您完成了回答,我也该离开了,伟大的主人,灵界之上的支配者,您谦卑的忠实的仆人阿罗德斯期待着再次为您效劳,期待着能一直追随您的脚步,再见~”虚幻白纸上最后呈现出一个挥手的表情。

        PS:三月最后一周了,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