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素质三连(感谢大家)

第二百四十六章 素质三连(感谢大家)

        塞尼奥尔当然不可能去赌对方丢来的物品毫无威胁,当即让开,闪至远处,任由灵性之墙封住的铁制卷烟盒摔落于地。

        然后,他再次张开嘴巴,发出一声尖啸。

        仿佛来自灵体深处的嘶吼让克莱恩脑袋刺痛,哪怕经常接受“真实造物主”、“门”先生等存在的呓语伤害,对类似的攻击有了相当强的抵御能力,也难免出现了短暂的停滞,鼻子内火辣辣的,似有毛细血管破裂。

        不过,本身的抵抗能力加“贿赂”的削弱影响,让这种停滞有且只有那么一个刹那,而这是“血之上将”塞尼奥尔无法知道的事情。

        所以克莱恩装作没这么快恢复,露出虚弱的一面,等待着敌人上钩。

        正常的战斗里,因为“怨魂”能借助类镜面事物跳跃,且让人无法提前判断位置,他哪怕制造了一丛丛火焰,藉此完成了不断的闪现,也没法让距离始终保持在5米范围内,对“灵体之线”的操纵总是刚有一点效果,就惨遭打断。

        为此,他打算稍微冒一点险,让对手跳进自己挖下的陷阱里,尽快结束战斗,逃往崖边。

        看见目标因多次怨魂尖啸的伤害,有了较为明显的呆滞,塞尼奥尔毫不犹豫就让气息变得幽深。

        克莱恩的眼睛位置,“血之上将”的身影迅速呈现,等比缩小,清晰异常。

        这不像是对外界的映照,这两个小人就仿佛活在瞳孔内!

        在“怨魂”附身近乎完成的时候,衣衫破烂焦黑的克莱恩却微弯腰背,不慌不忙往左侧伸出了手掌,似乎是一位礼貌的绅士在说“请”。

        “蠕动的饥饿”保持着那种邪异又尊贵的黑色,强行扭曲了“血之上将”的目标。

        而因为刚才的冰冻光环,周围到处都是凝出的白霜和晶体,等价于镜面!

        薄薄的冰层上,塞尼奥尔戴三角帽的身影浮现了出来,表情略显错愕。

        这个时候,“蠕动的饥饿”又切换至深邃幽黑的状态,克莱恩嘴里吐出了满是污秽之意的恶魔语单词:

        “缓慢!”

        正要借助类镜面事物跳跃离开的塞尼奥尔一下僵硬,身影无法控制地勾勒了出来,动作非常呆板,尝试未能成功。

        因为“缓慢”没法连续应用,克莱恩让左掌的手套变得苍白,染上了几分阴绿。

        “活尸”!

        地面的霜白冰封又一次加剧,迅速蔓延到了塞尼奥尔的身边,让行动缓慢的他从脚尖开始,化成了完整的冰雕。

        知道“怨魂”有很强冰冻抵抗能力的克莱恩没有怠慢,花费一秒的时间,让“蠕动的饥饿”变得仿佛黄金铸成。

        他眼眸内虚幻的黑色细线团隐去,两道刺目的银白闪电由深处到表层,迸发了出去。

        “审讯者”,“精神刺穿”!

        换做正常状态,塞尼奥尔灵肉合一般的身体只会受到少量影响,甚至让对方遭遇反噬,可刚摆脱缓慢,还未解除冰封的他只能强行承受下这针对精神体的无形之箭!

        他的脑海就像被刀尖钻了进去,狠狠地搅了一下,疼痛随之传遍全身,让他短暂失去了理智。

        等到他清醒,准备连续跳跃,拉开距离时,对面气质冷峻的冒险家又一次张开了嘴巴:

        “缓慢!”

        狗屎……“血之上将”塞尼奥尔的动作重新变得呆滞迟缓,接着,他毫无疑问又承受了“冰封”和“精神刺穿”这两波后续攻击。

        当他勉强摆脱,黑发棕瞳线条深刻的格尔曼.斯帕罗面无表情地第三次张开了嘴巴:

        “缓慢!”

        塞尼奥尔心中一阵愤怒一阵绝望,然后又陷入了之前的循环。

        而三连接三连控制住对手的克莱恩早就开始隐蔽地操纵“血之上将”的“灵体之线”。

        其实,他现在最有效的办法是趁对方无力挣脱,再用“丧钟”左轮给目标致命两枪或三枪,但之前失败的经历告诉他,敌人有能让自身变得幸运的神奇物品,太过直接太过致命的攻击很可能导致意外发生,反而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正因为如此,他选择了循序渐进地操纵“灵体之线”!

        时间飞快流逝,克莱恩一边绕着“血之上将”塞尼奥尔奔跑,以规避可能来自玫瑰学派半神的攻击,一边操纵“灵体之线”,逐渐达到了初步控制的状态。

        三秒,两秒,一秒!

        塞尼奥尔思绪一下滞涩,身体每一个地方都仿佛长满了铁锈。

        克莱恩已无余力再使用“蠕动的饥饿”,继续加深起控制,并做着不慢但也不快的游走。

        不行……不能……继续……这样……塞尼奥尔的念头迟缓闪过,在身前凝聚出了一支透明的冰晶小箭。

        它染着些许阴绿,就像在致敬周围的树林。

        而全程目睹了对方慢动作的克莱恩早已不慌不忙地收回左手,将胸口位置的《格罗塞尔游记》取了出来,摆好了姿势。

        嗖!

        那冰晶小箭终于射了出来,看似直奔克莱恩的胸口,却于途中突然改变了方向,斜斜往上!

        这本该是异常突然的致命变化,但塞尼奥尔操纵的思绪慢了不少,冰晶小箭快要抵达克莱恩身体时,才接收到“命令”,改变并不充分,相当仓促,被克莱恩挪了挪《格罗塞尔游记》,就轻松挡了下来。

        塞尼奥尔的脸色似乎又白了一点,经过好几秒的思考,他缓慢张开嘴巴,试图发出怨魂尖啸。

        克莱恩早有准备,抢先出声:

        “砰!”

        空气子弹飞快打出,命中了塞尼奥尔的嘴巴,打得他脑袋后仰,牙齿掉落,尖啸声夭折于喉咙里。

        眼见控制一点点加深,塞尼奥尔的反抗一次次被瓦解,就连要丢失理智的疯子式爆发也被中断,克莱恩心中油然生出了几分欣喜之情。

        就在这时,凄厉的,尖锐的,可怕的婴儿哭喊声突兀出现,回荡于树林内。

        克莱恩浑身疙瘩凸出,手中的《格罗塞尔游记》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大脑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掌紧紧捏住,短暂失去了对所有事物的感应,包括“灵体之线”,塞尼奥尔被操纵的状态随之解除。

        在距离他们上百米的地方,那个皮肤肿胀干皱却又似乎刚从水中出来般的大号黑色婴儿脱离了虚幻状态,回归到了现实里。

        他四肢又细又长,脸上只有一个不规则的孔洞,里面长满白森森的牙齿,围了整整一圈。

        此时此刻,杰克斯的体表多有明显而深刻的伤口,它们贯穿了黑色的,肿胀的皮肤,让内里腐烂的黑绿色液体汩汩外流。

        这位玫瑰学派半神浮现之后,不再躲避,不再逃遁,疯了一样嘶吼着,发出婴儿哭喊般的声音,让克莱恩,让塞尼奥尔同时陷入了半昏迷半痛苦的状态,身体甚至有了失控的征兆。

        金发红眼的四个脑袋跃出虚空,齐齐张嘴,发出无声的尖啸,让那可怕的哭喊声归于了平静。

        蕾妮特.缇尼科尔和杰克斯又一次展开了缠斗,时而灵界,时而现实,在树叶、杂草、虫卵、冰晶、荆棘之内飞快游走。

        “血之上将”塞尼奥尔和克莱恩则呆滞站在原本的位置,竭尽全力地摆脱着刚才婴儿哭喊声的影响。

        在这方面,塞尼奥尔相信身为“怨魂”的自己,有着别人无法企及的优势,嘴角下意识就上翘了一点。

        他已经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处置对方。

        可这个时候,他的眼眸里,衣衫破烂气质冷峻的冒险家目光已变得清醒!

        这距离“婴儿哭喊”停止,才过去了一秒钟!

        经验异常丰富的克莱恩抢先恢复,发现塞尼奥尔还在呆滞迟缓之中。

        机会!他心中一动,没有尝试意外不少的远程进攻,也未选择需要花费更多时间的“灵体之线”操纵,右脚一蹬,身影像猎豹一样蹿向了对方。

        他的左掌手套幽邃深暗,落在身后,凝聚出了一把由岩浆和火焰组成的巨大武器,外形更接近于刀。

        “欲望使徒”,“岩浆之剑”!

        蹬!

        克莱恩的身体从塞尼奥尔的左侧越了过去,燃烧着的巨剑则在对方胸腹间横扫而过,卡在了中间。

        腾的一下,塞尼奥尔被淡蓝色的火焰点燃了,但他的身体只是受损,并未失去生命,因痛苦而惨叫不已。

        两人擦身而过后,克莱恩直接弃掉“岩浆之剑”,左脚一踩,身体一转,面对了“血之上将”的背部,将铁黑色的“丧钟”左轮抵到了对方的后脑处。

        他没去用致命攻击,直接就扣动了扳机!

        砰的声音里,他的身体忽然摇晃了一下,因为脚底踩住的地方似乎是一个空洞,于是,丧钟猛地下滑,淡金色的子弹打在了塞尼奥尔的脖子侧面。

        染着阴绿的血液飞溅而出,“血之上将”失去了小半边脖子,身体向前栽倒,昏迷了过去,可依然没有死亡。

        克莱恩正要补枪,高空突然黯淡,一条手臂探了出来!

        这手臂足有十米长,表面漆黑黏答,有一个个奇异的凸起,它们或是骷髅脑袋,或是立体的眼睛,或是带着尖齿的舌头,刚一出现,就让整片树林晃动了一下。

        所有的绿叶全部枯萎,所有的虫豸僵硬着死亡,所有的野兽或瘫痪在地,或疯狂撕咬起自己,浑身鲜血淋漓!

        克莱恩心中的危险预感强烈到了极点,猛地闭上眼睛,扑向了前方地面,然后顺势做出翻滚,抓起《格罗塞尔游记》,将它挡在了脸前!

        PS:感谢大家,我们终于是名副其实的月票第一!顺便求四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