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再探

第三章 再探

        莎伦静默了两秒道:

        “我帮你问一下。”

        意思就是你要考虑一下?也是,“幸运天平”的负面效果确实让人犹豫,不过,“生物毒素瓶”和“怨魂”真的很搭配啊,如果不是缺钱,且随身携带会让体质越来越差,感染疾病,我都舍不得卖,在埋伏战里,它相当有用!克莱恩隐约把握到了莎伦的意思,将挂着古老钱币的银制项链塞回了衣领内。

        他斟酌着问道:

        “让周围每一样无生命的事物攻击目标是‘囚犯’途径高序列的能力?”

        “木偶。”莎伦言简意赅地回了个单词。

        序列4“木偶”的能力?自身变成“无生命”的人偶,所以能操纵一定范围内的全部无生命物品?再往上晋升,会不会直接影响敌人的神奇物品?克莱恩有所恍然地点了下头,转而问道:

        “那你认识这么一位半神吗?”

        他紧跟着详细描述了在拜亚姆城外袭击自己的那位老者的模样。

        “杰克斯。”莎伦平静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其实我是希望你能多介绍点相关情况的……克莱恩知道莎伦小姐的风格,无奈一笑道:

        “那你认识扎特温吗?”

        这是奥拉维岛天体教派首领的导师。

        “追捕我们的半神。”莎伦就像一个人偶,没什么感情也没什么隐瞒地回答道。

        也就是让我第一次觉得椅子、桌子和窗帘想杀掉我的那位……真是巧啊……不过,这不是安排,只是说明玫瑰学派这种历史超过千年的隐秘组织,半神也没有多少位……估计和极光会差不多,圣者数量在五位左右,天使加0级封印物两到三个……当然,这是因为长期被七大教会打压,大本营都变成了殖民地,他们全盛时,肯定不止这些……克莱恩想了想,再次问道:

        “那你认识仅是一条手臂就让整座山峰颤抖的玫瑰学派成员吗?”

        他本想具体形容一下那条手臂的特点,可发现自己完全没敢直视对方。

        莎伦安静听完,眼眸像是活了般出现转动,嗓音清冷地开口道:

        “你究竟遭遇了什么?”

        一个圣者,一位天使,以及“海王”,极光会半神,灵教团人造死神计划附带产生的怪物……克莱恩无声自嘲了一句,苦笑道:

        “我惹上了‘欲望母树’,遭遇了玫瑰学派的埋伏,幸亏当时在拜亚姆,有风暴教会、王国军方的人出手,而且我还扔出了被‘真实造物主’气息污染的物品、与灵教团有关的事物,总之,场面很混乱,我趁机逃走了。”

        他坦然回应,只是隐去了信使小姐和阿兹克先生的存在,至于“真实造物主”的事情,他相信莎伦小姐早就看得出来他其实没受呓语影响,这能用及时的心理干预和精神治疗来解释。

        “‘欲望母树’……”莎伦低念着这个名称,蔚蓝的眼眸里渐渐出现了少有的情绪波动。

        克莱恩没有“观众”的解读能力,无法品出莎伦小姐具体的心情,只隐约觉得她有点恐惧有点憎恶。

        莎伦很快就收敛住了不正常的反应,重新变成了一个精致到极点的“人偶”。

        她看着对面的夏洛克.莫里亚蒂道:

        “你很幸运,也很神秘。”

        克莱恩笑而不语,既不撒谎,也不解释。

        莎伦没有询问,转而说道:

        “你遇到的可能是斯厄阿,祂是九百二十二年前诞生的‘神孽’,自称‘被缚之神’的孩子,祂也是玫瑰学派现在的首领。”

        不会吧,玫瑰学派为了对付我,直接出动了首领和一个半神……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序列5啊!要不是“橘光”希拉里昂提醒,我恐怕已经被玫瑰学派抓住了……克莱恩又是一阵后怕,随口问道:

        “‘神孽’是‘囚犯’途径序列2或者序列1的名称?”

        “大概。”莎伦未做肯定的回答。

        这时,不等克莱恩回应,她主动说道:

        “威廉姆斯街被毁掉了。”

        克莱恩揣摩过莎伦小姐提起这个话题时,自己该有什么反应,当即皱眉道:

        “被谁?什么时候?”

        “‘值夜者’和‘机械之心’,两个多月前。”莎伦显然有搜集相应的情报。

        克莱恩郑重点头,沉思了一会儿道:

        “也许我们都忽视了一件事情,那个恶灵并不一定需要我们拯救,它还控制了庞德从男爵!

        “会不会是这位先生那里出了问题,引起了‘值夜者’和‘机械之心’的关注?”克莱恩一点也不心虚地说着有真有假的猜测。

        莎伦微微颔首道:

        “庞德从男爵猝死在了一次狂欢后。”

        这是被处理了?亚利斯塔.图铎的最后一丝血脉就此断绝了?克莱恩想了想道:

        “威廉姆斯街现在是什么情况?”

        “在修建一些高层建筑。”莎伦没有表情地描述道,“最初有人在暗中监控,之后越来越少,到了上个月初,就没有了。”

        克莱恩沉吟了几秒道:

        “你有下去探索过吗?”

        莎伦的眸光扫过他的脸庞道:

        “没有。”

        这是记得我们之间未成文的约定:一起发现的,一起探索?真是一位品格高尚的女士啊,玫瑰学派的“禁欲系”比“纵欲系”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克莱恩试探着问道:

        “现在去吗?”

        “好。”莎伦简洁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克莱恩立刻吩咐前方的车夫,改道去西区和皇后区交界的威廉姆斯街。

        一路之上,他随意地说了些海上的见闻和不涉及秘密的经历,莎伦虽然没怎么回应,但听得很是专注,似乎颇感兴趣。

        这让克莱恩想起了最初认识这位保镖小姐那会,她坐在凸肚窗玻璃内的虚幻高背椅上,右手托着脸颊,认真地倾听自己与伊恩的对话,很有“观众”的潜力。

        马车在淅淅沥沥的雨水里驶过了一条又一条安静的街道,终于抵达了威廉姆斯街附近。

        克莱恩和莎伦没有靠近,就能发现那边变成了一个大的工地。

        绕至地底遗迹对应的区域后方,站到一株枝叶茂密的大树下面后,克莱恩对明明没有撑伞却一点也未被淋湿的莎伦道:

        “我们从这里下去。”

        雨水落下,穿过莎伦的淡金头发和身体,啪嗒打在了地面。

        “好。”莎伦没有问夏洛克.莫里亚蒂要用什么办法下去。

        克莱恩将手伸入衣兜,轻松地解除了灵性之墙,打开了铁制卷烟盒。

        他的侧方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正是穿暗红外套戴陈旧三角帽的“血之上将”塞尼奥尔。

        “他代替我下去。”克莱恩微笑着说道。

        紧接着,他从容地操纵起自家傀儡。

        “血之上将”塞尼奥尔当即以手按胸,对着莎伦行了一礼:

        “晚上好,很荣幸和你合作。”

        莎伦扫了克莱恩和塞尼奥尔一眼,什么也没说,身体飞快下沉,进入了泥土里。

        呃,莎伦小姐似乎相当讨厌塞尼奥尔……克莱恩勾勒笑容,让“血之上将”的身体迅速怨魂化,跟着往下沉降。

        他本人则虚靠大树,半闭眼睛,认真地控制着傀儡,周围空无一人,雨点稀疏,路灯昏暗。

        隐隐约约间,克莱恩找到了点“秘偶大师”的感觉。

        他的视界和塞尼奥尔的视界在这一刻重叠了起来,看见了黑褐的泥土、蠕动的虫豸和石头缝隙间的杂物。

        穿透这一层又一层障碍,“他”和莎伦来到了原本地下遗迹存在的区域,这里穹顶倒塌,石柱折断,泥土填塞,碎石点缀,完全没有了原本的样子。

        这样的场景让克莱恩相信,六神的人形雕像肯定已经被彻底破坏。

        让他庆幸的是,“自己”和莎伦所处的位置相当靠近封印恶灵的那个房间,也就是说,后续的探索里,他不用担心傀儡活动的范围超过100米的控制极限。

        泥土的气息和腐烂的味道里,克莱恩的秘偶与莎伦一起,很快进入了之前那个异常危险的房间,可是,砖石泥土间,只那几堆盖着腐朽衣物的白骨有残留被压碎的痕迹,原本存在的暗金和深蓝光芒们全都消失不见了。

        “非凡特性被‘值夜者’或‘机械之心’拿走了……”塞尼奥尔的脸皮抽动了一下,完美反应了克莱恩此时的心情。

        莎伦在深暗的固实环境里转身,轻轻摇头道:

        “他们没有派人进来,这里没有活物存在过的痕迹。”

        也是,如果这个房间半年内有活人出入,“怨魂”应该能感应得到……而且,那些神像很显然不能被“值夜者”和“机械之心”看到……那这些非凡特性哪里去了呢?克莱恩眉头一点点皱起的同时,塞尼奥尔也有了类似的反应。

        难道那个恶灵并没有被彻底消灭?它早就逃出了这里?克莱恩想着想着,忽地悚然一惊。

        他按捺住情绪,让塞尼奥尔跟着莎伦穿过被泥土碎石填满的房间,来到了原本那扇血淋淋大门屹立的位置,而此时只有几块碎片证明着目标曾经存在过。

        前行了几米,两人真正进入了恶灵被封印的房间。

        这里同样已被毁灭,遭到掩埋,克莱恩借助塞尼奥尔的身体和眼睛,边四处游走边察看线索。

        “这里应该有张黑色高背椅。”莎伦停了下来,指着一片压在两块石头间的碎木道。

        克莱恩一下想起了曾在梦中见过的画面——那位疑似梅迪奇的年轻男子坐在高背椅上,脑袋低垂,状似死亡。

        莎伦没有停顿,在泥土的挤压里往旁边行去,寻找着别的痕迹,忽然,她再次开口道:

        “这里应该也有张。”

        还有一张?第二张黑色高背椅?“克莱恩”愕然飘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