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遇上的和未遇上的

第七章 遇上的和未遇上的

        圣赛缪尔教堂,大祈祷厅内。

        黑色短发的主教收回了目光,不再看奉献箱前的中年绅士,也未生出过去攀谈的想法。

        在这里,在圣坛前,他代表着教会,处于女神的注视下,不可能因为谁捐款多就热情地对待。

        不过,他记住了对方相当不错的长相和成熟儒雅的气质,打算以后如果有机会再遇上,尝试着认识一下。

        静静地看着最后一张钞票滑入奉献箱内,克莱恩闭了下眼睛,转身离开了那里。

        路过布道主教时,他故意望了那位神职人员一眼,微笑着点了下头。

        主教回以和煦的笑容,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

        克莱恩没急着与相关人员接触,务求自己的行为符合逻辑,不存在引人怀疑的突兀之处,他沉稳而洒然地侧身让过一位信徒,沿着过道回了刚才坐的位置,拿上帽子和手杖,一步步走出了教堂。

        此时,听完布道的信徒们或前往奉献箱那里表达心意,或直接起身离开,不觉得有任何问题,因为这不是强迫性的行为。

        即使热爱捐款的虔诚信徒,也不会每次来这里都往奉献箱内扔钱,往往视家庭的具体情况,一周或两周做一到两次。

        平民阶层每次大概几个便士,中产阶级三到五苏勒,富豪和贵族们以金镑计,不超过100。

        这是一般的情况,每年“黑夜女神”的圣祭日,也就是“冬礼日”时,单次奉献的金额会膨胀很多,钱财宽裕的平民会选择两到三苏勒,中产阶级5镑左右,上流社会的人士则直接向教区主教、教会慈善机构捐款,几百镑到几千镑不等。

        ——“冬礼日”指每年黑夜最长的那天,被认为是“黑夜女神”的诞辰。

        …………

        出了教堂,克莱恩站在外面广场边缘,没什么事情般地看着成群的白鸽扑棱飞起,又盘旋着落下。

        他甚至在周边小贩手里,买了些食物,悠闲地喂着鸽子,没打算自己翻看报纸广告,寻找北区合适的住宅,因为这是管家的任务。

        一位在贝克兰德生活了多年的优秀管家,理应知道不同贵族,不同富豪,以及能为主人提供帮助的顶层中产阶级,大致住在哪些街区,从而有目的地挑选住宅。

        邻居间的交往是新来者进入相应圈子的第一步!

        “不管是保守党大佬聚集的卡尔顿俱乐部,还是新党的自由者俱乐部,以及代表军队的各种现役或退役军官俱乐部,都必须有足够分量的介绍人,才能接触……哎,王国现在就是所谓的俱乐部政治。”克莱恩将思绪拉回,考虑起喂鸽子这个营造人设的行为结束后,该做点什么。

        经过认真地思考,他发现自己真的没什么事需要立刻去做,因为计划还停留在表层。

        于是,他准备去享用一份昂贵但丰盛的午餐,这既是道恩.唐泰斯应该有的行为,也是克莱恩自身的好奇。

        之前在贝克兰德的那几个月里,他始终没鼓起勇气去这座大都市最负盛名的几个餐厅见识,一直在自家餐厅、克拉格俱乐部自助餐厅、街边普通餐厅、于尔根律师家餐厅间四选一,间或去东区,在看起来就很油腻的咖啡馆里解决早餐或午餐。

        “拉波瑞餐厅?他们的厨师长据说是从霍尔伯爵家出来的,为富翁们、大律师们、政府高级雇员们提供了平时难以接触的贵族风味……霍尔伯爵好像有投资这家餐厅,占了不少股份……嗯,这家主营贝克兰德本地菜,甜品非常出名,价格很不友好……

        “因蒂斯塞伦佐餐厅,这里有最纯正的因蒂斯菜,呵呵,里面不少招牌菜打着罗塞尔的名号,说是从这位皇帝的宫廷内流传出来的……而且,它不像大多数同层次的餐厅,每天只提供几种主菜供选择,品类非常丰富……”克莱恩回忆着之前从报纸和杂志上看到的顶级餐厅信息,最终决定去见识一下大帝的宫廷菜。

        他不再停留,拦了辆马车,前往位于西区的因蒂斯塞伦佐餐厅。

        到了门口,克莱恩边将外套、帽子、手杖交给一位红马甲侍者,边询问对方:

        “还有空位吗?我没有预定。”

        “有的。”红马甲侍者不见异样,态度谦卑地问道,“先生,您是第一次来吗?只有自己一个人吗?”

        克莱恩坦然点头,微笑说道:

        “是的。”

        “那我有幸能为您介绍一下我们餐厅最有特色的菜肴和名酒吗?”红马甲侍者一边说着,一边引领顾客入内。

        “这正是我需要的。”克莱恩通过装饰华丽的大门,看见了似乎在反射金光的墙壁。

        这一瞬间,他似乎置身于某个金库内。

        然后,他才注意到墙上悬挂的油画,摆放在合适位置的大理石雕像,镶嵌或点缀于不同地方的黄金物件。

        “请注意脚下。”红马甲侍者提醒了一句,引着克莱恩坐到了靠窗的位置,小提琴优美的旋律从远处的乐队悠扬传来。

        这位侍者取来菜单和酒单,翻看着介绍道:

        “我们这里最出名的菜品有,红焖达格亚牛小排,黑松露牛肝菌,因蒂斯式鹅肝,我特别提一句,鹅肝的原材料来自因蒂斯王国香槟省的波拿斯农庄……”

        克莱恩一边听着侍者介绍,一边浏览着用古弗萨克语书写的菜单,被上面的价格吸住了眼球。

        说完主菜、前菜、甜品等内容,侍者转而讲解起该有的酒类搭配,末了说道:

        “我们这里的香槟、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全部来自香槟省的知名酒庄,甚至包含1330年产的奥尔米尔红葡萄酒,它价值126镑,您如果购买,可以直接取走,也能存在我们这里,每次来喝一杯。”

        126镑……我都能请个优秀管家了……呵呵……克莱恩很有风度地笑道:

        “你们的菜品和美酒都很优秀,让人难以抉择。”

        红马甲侍者殷勤笑道:

        “您可以选今日主厨推荐,由我们的主厨为您搭配一顿纯正而美味的因蒂斯大餐,它有15镑,10镑,8镑三个方案”

        我一个都不想选……克莱恩身体略微后靠地笑道:

        “15镑的。”

        “好的。”红马甲侍者收起菜单和酒单,往后厨方向行去。

        克莱恩吸了口气,缓缓吐出,随意地打量起前方。

        忽然,他看见了一道略显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位穿着橄榄绿色长裙的女士。

        她身材高挑,比例极好,戴着一顶老气的黑色软帽,细格薄纱垂了下来,遮住了容颜。

        作为一名“无面人”,克莱恩对人类的外形特点有着很强的分辨能力,一下就认出了这位女士是谁:

        “神秘女王”,罗塞尔大帝的长女,贝尔纳黛.古斯塔夫!

        他没有急促地收回目光,自然地将视线移往了旁边,贝尔纳黛似乎未察觉异常,消失在了楼梯口,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对了,这个餐厅的招牌是罗塞尔大帝的宫廷菜,呵,完全不是我想象的偏中式类型,大帝应该不会做菜,顶多阐述下理念,这里确实有炒菜……嗯,难道幕后的主人是她?她不在海上飘荡,来贝克兰德做什么,不是已经找到侠盗“黑皇帝”了吗?克莱恩表面平静地坐着,心里泛起了一个又一个疑惑。

        …………

        此时,街道之上,一辆马车正驶向因蒂斯塞伦佐餐厅。

        车厢内坐的是艾伦.克瑞斯一家,这位知名外科医生是克拉格俱乐部的成员,夏洛克.莫里亚蒂的好友,曾经委托大侦探处理威尔.昂赛汀事件。

        自从他妻子怀孕,他就觉得自己的运气变得相当不错,事业一天比一天好,收入一月比一月多,最近更是成功完成了辛德拉斯男爵的内脏手术,得到这新晋贵族的赏识,邀请他们一家到塞伦佐餐厅共进午餐。

        “据说里面的冰淇淋很不错。”艾伦矜持地对妻子笑道。

        他的妻子是位黑发美人,肚子已经很明显,温婉一笑道:

        “我更期待罗塞尔大帝的宫廷菜。”

        艾伦“嗯”了一声,侧头望了眼窗外:

        “快到了。”

        他话音刚落,他的妻子就捂住肚子,皱起了眉头:

        “有点疼。”

        不是第一次做爸爸的艾伦连忙检查,未发现问题,可他妻子却越来越不舒服,肚中的孩子似乎正在闹腾。

        “我,我还是不去了,我想回家休息。”艾伦的妻子主动提议道。

        艾伦想了想:

        “我陪你回去。”

        他旋即吩咐起贴身男仆:

        “你在这里下车,去餐厅代我向辛德拉斯男爵道歉。”

        等到马车开始返回,艾伦妻子的难受莫名就有了缓解,进了家门后,更是已一切正常。

        她哭笑不得地指了指肚子,对丈夫道:

        “看来他不想吃冰淇淋。”

        阿嚏!因蒂斯塞伦佐餐厅内,没放过之前每一份食物的克莱恩又心疼又满足地享用起了冰淇淋,途中鼻子有点发痒,抽出纸张,打了个喷嚏。

        …………

        西区,一栋阴暗的房屋内。

        已晋升“占星人”的佛尔思积极认真地参加着各种非凡者聚会,寻找赚钱的可能。

        她目前欠休220镑,以至于被好友怀疑参与了非法赌博。

        我现在连必需的水晶球都买不起……思绪飘散间,佛尔思忽然听到一位聚会成员开口道:

        “我要出售一个‘月亮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