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额外的展开

第四十一章 额外的展开

        威廉.赛克斯一个庄园的执事克莱恩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回答,转而将话题引导向那面旌旗和白蔷薇战争。

        闲聊了几句,他礼貌告辞,和管家瓦尔特贴身男仆理查德森一起,走向别的展柜,继续自己的参观,似乎刚才的相遇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是偶然情况下的交流。

        临近中午,回到高档四轮马车上的克莱恩望着外面叮当路过的自行车,忽然开口道:

        瓦尔特,你似乎认识威廉.赛克斯先生?

        瓦尔特严肃点头道:

        我在康纳德子爵家做事的时候,曾经见到他。

        他服务于一位王室成员,之前的拉斯廷伯爵,埃德萨克王子。

        他没做任何隐瞒,将威廉.赛克斯的来历详细介绍了一遍。

        曾经服务于埃德萨克王子?在这位王子因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身亡后,他居然过得还不错,不知道又担任了哪个庄园的执事也许他清楚些秘密?克莱恩轻轻颔首,未再多问,心里则想着要不要找个机会调查威廉.赛克斯。

        如果威廉.赛克斯真知道点什么,王室那个派系不会放着不管,或者,他就属于那个派系,总之,调查他会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这就没办法委托魔术师小姐埃姆林.怀特或者休小姐去做了莎伦小姐的能力倒是足够,但这很可能导致她现在的安稳生活被破坏最好的办法还是上侠盗黑皇帝,可问题在于,窃取到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前,我对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的调查,希望仅局限于外围,不惊动任何人,不带来意外的变化克莱恩状似平静地欣赏着窗外的街景,心里闪过了诸多念头。

        最终,他决定暂时忍耐,不想因此破坏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用过午餐,睡过午觉,克莱恩接受起文学鉴赏方面的教育,一直到临近傍晚。

        送走家庭教师后,他正要去二楼餐厅,突然听见门铃被人拉响。

        叮叮当当的声音里,克莱恩看了眼理查德森,这位贴身男仆当即上前几步,拉开了房门。

        外面站着的是两位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从他们的肩章可以看出,一位是高级督察,一位是警长。

        警官,有什么事情吗?理查德森替雇主问道。

        那位高级督察是个瘦高的男士,黑发藏在帽子下,只鬓角显出颜色,他扫了屋内一眼,温和笑道:

        我来找道恩.唐泰斯先生,有一桩案子涉及他和他的管家。

        什么案子?克莱恩缓步走向门口道,我就是道恩.唐泰斯。

        做完自我介绍,他礼貌说道:

        两位警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们?

        如果事情比较麻烦,需要较长的时间,不如去我的会客室,边喝茶边交流。

        另一位警察,也就是那个警长,是位很英气的女士,她明显有点意动,看向旁边的高级督察,等待上司的决定。

        ——由于黑夜女神教会的关系,鲁恩警察系统内有为数不少的女警,但因其余信仰社会思潮等各方面的影响,她们在升职和岗位上,还是有受到一定程度的歧视,大部分以内部文员为主,上升空间也存在隐形天花板。

        那位高级督察笑笑道:

        不用喝茶,但我们得询问您家里的仆人们。

        他顿了下,终于进入正题:

        道恩.唐泰斯先生,您认识威廉.赛克斯这个人吗?

        今天上午在王国博物馆认识的。克莱恩隐约觉得事情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变化,主动问道,他出了什么事情吗?

        那位高级督察收起笑容道:

        他死了,死于王国博物馆附近的一家旅馆内。

        死了?克莱恩没有掩饰自己的诧异和惊讶。

        我刚与他见过面,他就死了?

        他这是早就被人盯上了?

        那位高级督察认真点头道:

        对,死因比较复杂,不排除被人谋杀的可能。

        他的女伴呢?克莱恩皱眉问道,我遇见他的时候,他有一位女伴。

        那位女士是他的情妇,她离开旅馆时,威廉.赛克斯还活着,这一点,旅馆的侍者可以确定,因为他们后来有送红酒过去。高级督察简单介绍了下情况道,离开王国博物馆后,您去了哪里?

        我直接回到了这里,午餐,睡觉,以及上课,我的仆人,我的邻居,我的文学鉴赏老师,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克莱恩坦然回答。

        他旋即侧头对理查德森道:

        去请瓦尔特过来。

        很快,管家瓦尔特戴着白色手套走下二楼,回答了同样的问题。

        两位警官在征得道恩.唐泰斯同意后,又对理查德森等仆人做了询问,未发现任何问题。

        他们没有停留,礼貌告辞,走访起周围的邻居们。

        克莱恩没有被这件事情影响胃口,上至二楼,享用起晚餐。

        之后的时光在悠闲的看报中飞快流逝,临睡前,克莱恩望着窗外的夜景,等待贴身男仆理查德森收走房间内的水果。

        突然,他没有转头地开口问道:

        瓦尔特下午做了哪些事情?

        一直在处理各种事务,没有离开过。理查德森低声回答道。

        克莱恩轻轻颔首,未再多问,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呼他缓慢吐了口气,走向睡床,躺了下去。

        睡到半夜,克莱恩的灵性突有触动,整个人一下惊醒。

        他轻挑了下眉头,起身离床,走至窗边,将帘布拉开了一道缝隙。

        黯淡的月光下,深沉的夜色里,一道人影从花园小径处小心翼翼地抵达了外墙旁边,翻了出去。

        他有着宽阔的额头乌亮的黑发和严肃的褐眸,正是管家瓦尔特。

        身手敏捷,动作流畅,不是久经训练的人,就是低序列非凡者克莱恩注视着这一幕,在心里做着初步的判断。

        他看见瓦尔特沿着街道的阴影,一路来到之前海柔尔进入过的下水道入口,移开井盖,爬了下去,不忘复原。

        为什么大家爬下水道都这样熟练?之前的深夜里,管家先生应该没有做过,否则我的灵性肯定会有预警,毕竟是从我的领地离开这说明他在别的地方,在成为我管家前,经常有类似的行动克莱恩微勾嘴角,返回床边,从枕头低下拿出了铁制卷烟盒。

        他要操纵怨魂塞尼奥尔,跟踪管家瓦尔特,看对方在做什么。

        希望不要超过100米,否则我也得进下水道了克莱恩一边无声自语,一边回到了帘布缝隙后方。

        他的秘偶塞尼奥尔当即借助不同镜面间的神秘联系,跳跃至下水道入口旁边的煤气路灯上,然后穿透井盖,无声跟随。

        克莱恩看见瓦尔特前行十来米后,拐向了一条更僻静更阴森的通道,墙上地面多有苔藓和肮脏的事物。

        突然,这位管家先生停了下来,不知对谁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冲动?

        为什么不等更好的机会?

        很快,一道因虚弱而略显沙哑的女声回应了瓦尔特的疑问:

        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等他回到那个庄园,不知道多久才会再出来。

        可你为什么还会受这么严重的伤?瓦尔特带着几分担忧地说道。

        那女声呵呵一笑道:

        威廉.赛克斯比你,也比我,想象得更强,大概也只有这样,才符合他暗中的身份。

        不管怎么样,我终于从他那里得到了线索,这么久过去,总算有接近真相的机会了。

        你没有必要这么急。瓦尔特沉默了下道。

        那虚弱的女声低笑了一声道:

        我已经将灵魂卖给了邪神,接下来人生唯一的意义只有复仇。

        瓦尔特少有地吐了口气道:

        你继续躲在这里,我会给你准备食物,直到你恢复。

        如果有意外,还是用老办法联络我。

        那虚弱的女声默然许久道:

        他活着的时候,有许多自称忠诚的下属,他死亡后,却只有少数几个人还记得他,还愿意为他冒险,你是最让我意外的。

        他是第一个给我那样待遇的贵族,也是我真正想效忠的人。瓦尔特低沉回应道。

        利用秘偶听到这些对话的克莱恩隐约有点明白事情的原委了:

        埃德萨克王子死后,少数忠于他的人在暗中调查他自杀的真相,瓦尔特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主要负责明面上的情报搜集,以及利用自己的身份提供一些救助这应该就是魔镜阿罗德斯提过的额外展开

        克莱恩当即让怨魂塞尼奥尔隐去身形,潜入那条僻静隐蔽的通道,看见瓦尔特侧身站立,与人对话,而他半挡住的地方,有位穿黑色衣裙的女子靠墙坐着,脸庞颇为苍白。

        这女子听完瓦尔特的话语,于喉咙里笑了一声,望向出口道:

        你该离开了,小心被人察觉。

        她的转头让克莱恩看清楚了她的样子,脸蛋略圆,眼睛细长,气质温和,甜美暗藏,是一位极出色极有魅惑力的少女,也是克莱恩的熟人:

        特莉丝!

        特莉丝奇克!

        :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