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哀求

第六十九章 哀求

        短暂的错愕后,埃姆林忍不住左右张望了一下,有点怀疑世界就潜伏在周围,是不多的那几位信徒之一。

        要知道,他从未在塔罗会里提到过心魇蜡烛,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平时也很少与别人冲突,几乎没用过任何神奇物品,若非埃姆林当初有被种下经常来丰收教堂的心理暗示,并得到夏洛克.莫里亚蒂的提醒,于后续询问了主教,他本人都难以知晓心魇蜡烛的存在。

        这个瞬间,埃姆林看谁都像是世界,无论是那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还是包着灰暗头巾的老太太,亦或者长相秀丽的时髦女郎,在他眼里,都与世界有一定的共通之处。

        不行,我得询问清楚,他竟然对我周围的情况如此了解就连在愚者先生面前,有些事情我都没有提过埃姆林真的有点被吓到,站起身来,走入后面的神职人员休息室,于安静无人的环境里回应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我想直接和‘世界’交谈。

        不到十秒钟,埃姆林眼前就有潮水般的深红光芒涌来,将他淹没。

        然后,他发现自己回到了灰雾之上,回到了那座巍峨壮丽的宫殿内,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位置。

        而斑驳长桌最下首,身影模糊的世界已在等待。

        相比过去,埃姆林已有了很大改善,他没急着与世界对话,先向高踞上首,悠然旁观的愚者先生行了一礼,才望着目标,开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能弄到‘心魇蜡烛’?

        世界在克莱恩操纵下,低哑笑道:

        我们或许见过面。

        他没有说的太多,只点出了关键,至于对方能不能猜到实际情况,那就是他自己的问题。

        当然,克莱恩认为埃姆林暂时没法联想到夏洛克.莫里亚蒂,毕竟缺乏必要的线索。

        埃姆林眉头一点点皱起,有了一个又一个怀疑对象,可又没法确定谁才是世界。

        相信我,我对塔罗会的成员没有恶意。见埃姆林许久没有说话,世界又补充了一句。

        呵,总有一天,我能把你找出来!埃姆林无声自语了一句,转而问道:

        你拿‘心魇蜡烛’做什么?我必须有充分的理由才能借出这件神奇物品。

        克莱恩控制住想抬起揉太阳穴的右手,让世界沉默了下道:

        治疗我的精神问题。

        治疗精神问题埃姆林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身体,旋即又挺直了腰背。

        再看世界,他眼中的神采分明在说,果然是个危险的疯子。

        ‘心魇蜡烛’确实有这方面的作用。埃姆林想了想,只能借你半天,没问题吧?

        可以。克莱恩忍着脑海内声音的恐吓与哀求,操纵世界回答道。

        心魇蜡烛如果有效,克莱恩在一刻钟内就能解决问题,若是没什么作用,那他拿在手里几天几个月都一样,所以,租赁时间并不是关键,他完全不在意这方面的要求。

        埃姆林心算了两秒道:

        租金是300镑,以及往‘莱曼诺的旅行笔记’上记录五页非凡能力。

        他将自己要负担的事情分了一半出去。

        五页这家伙究竟用了多少页啊克莱恩边腹诽边让世界道:

        没问题。

        达成交易后,埃姆林立刻回到现实世界,走出了丰收教堂的神职人员休息室。

        望了眼站在圣坛旁边,等待着与信徒们交流的半巨人主教乌特拉夫斯基,埃姆林突然有点忐忑。

        虽然他在世界面前说的很有把握,但实际上,他之前从未向神父借过类似物品,根本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态度。

        视线不自觉地游移,埃姆林下意识将不太的祈祷厅环顾了一圈。

        我帮神父帮教会救了许多感染瘟疫的平民,并一直在教导愿意学习的人草药知识,让大地母神的信仰在这个区域得到相对不错的传播,借半天心魇蜡烛怎么了?埃姆林下巴一抬,走向需要仰视的乌特拉夫斯基主教,清了清喉咙道:

        我有一个朋友精神出了问题,我想借一下‘心魇蜡烛。

        他没直接提自己做出的贡献,因为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这么做。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低头看了眼身穿教士袍的埃姆林,温和笑道:

        好。

        这就行了?埃姆林一下有点愣住,不敢相信神父就这样答应了。

        他没有顺势接受,忍不住多嘴问道:

        你不害怕我弄掉那根蜡烛吗?

        乌特拉夫斯基主教面带笑容地回答道:

        每个人每件物品都有自己的尽头,都会回到大地,深埋于土中,重新再发芽,抽长和开花,一世又一世。

        这就是万物的命运,如果‘心魇蜡烛’丢失,那说明我和它之间的联系已经走到了尽头,必须耐心听候命运和母亲的安排。

        心魇蜡烛是否丢失是它的命运,而我会不会因此被你打死,也是命运?埃姆林腹诽了一句,没再多问,接过了半巨人神父给的那截奇异蜡烛。

        接着,他借口给朋友治病,离开丰收教堂,随意找了家旅馆,布置起献祭仪式。

        灰雾之上,克莱恩又一次拿到了那根心魇蜡烛。

        这件神奇物品似乎已燃烧了一大半,外面裹着层人皮似的事物,有好几个疙瘩凸显了出来。

        它的烛蕊很短,通体漆黑,有细密的鳞片状花纹。

        克莱恩没有耽搁,不给副人格成长起来的机会,要趁他弱小,将问题彻底解决,否则等待他本人的将是不可更改的失控命运,而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空间的环境,能把两个人格内部战斗对身体的负面影响完全屏蔽。

        呼克莱恩缓缓吐了口气,伸手招来了海神权杖。

        这一刻,他没做占卜,因为无法确定我这个名词会指向谁,结果自然也就没什么意义。

        啪!

        克莱恩打了个响指,点燃了那心魇蜡烛。

        漆黑的烛蕊上,淡蓝色的灵性火焰静静散发出光芒,照亮了巨人居所般的宫殿。

        不知不觉间,环境发生了变化,橱柜书桌煤炉高低床和瓦斯计费器同时映入了克莱恩的眼睛,窗外绯红的月光无声照入,让每一件事物都披上轻纱。

        这是莫雷蒂家族之前居住的那个公寓房间!

        这是克莱恩.莫雷蒂开枪自尽的地方!

        此时,一道人影正坐在高低床下方,表情扭曲地看着手提海神权杖的克莱恩。

        他黑发,褐瞳,体型单薄,五官普通,轮廓较深,有明显的书卷气息,俨然是另一个克莱恩。

        这克莱恩露出愤怒的表情道:

        你占据我的身体,难道还想彻底让我的灵泯灭?

        我才是克莱恩.莫雷蒂!你这个卑鄙的无耻的穿越者,寄生者!

        他似乎刚成长起来,还没办法利用外界的事物。

        克莱恩没有回应,表情凝重地一步步走了过去,

        那克莱恩的神情慢慢变化,恐惧逐渐占据了他的眼眸。

        他身体蜷缩起来,略有点颤栗地哀求道: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你抢了我的哥哥,抢了我的妹妹,抢了我的人生,难道还不够吗?

        我会安静地待在身体里,帮你分析问题,给你建议,绝对不会和你争抢控制权。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克莱恩依旧没有说话,抬起了握着海神权杖的右手。

        那个克莱恩已是满脸泪水,又气愤又害怕地喊道:

        我只是想提醒你!

        如果不是为了提醒你,我怎么会暴露自己!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没有恶意!

        克莱恩沉默地注视着对方,让海神权杖的青蓝色宝石一颗颗亮起。

        一道道闪电瞬间凸显,扭曲着,纠缠着,如风暴一样笼罩了那个克莱恩。

        凄厉的惨叫里,那身影迅速消散,被一道道电蛇抹去了所有的痕迹。

        不愧是我自己知道我内心柔软的地方在哪里,知道怎么哀求最有效果不过,我之前已经认清了自己,是融合了克莱恩记忆碎片和部分情感的周明瑞,如果放过你,就等于把两者分开,承认对立,那我只要回到现实世界,立刻就会失控克莱恩放下权杖,闭上眼睛,低声喟叹道。

        然后,始终保持着清醒的他离开了这心灵的世界。

        :先更后改,明天就能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