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提醒

第八十六章 提醒

        克莱恩的视线随即从维尔玛.葛莱蒂斯女士身上移开,望向了旁边的胡萝卜蛋糕、奶油松饼等甜点,以及与它们没隔多远的烤仔鸡、炖羔羊肉、煎肉眼牛排、迪西特色烤鱼等食物。

        他幅度很小地吞了口唾液,强迫自己将目光收了回来,准备邀请玛丽夫人跳第二支舞。

        ——作为主人,前面三支舞是不能缺席的,所以,他只能让自己暂时忘记饥饿,忘记那边的美食。

        而这个时候,肚子已非常明显的维尔玛.葛莱蒂斯走到了摆放杯装冰淇淋的地方,伸了下手,又缩了回来。

        “想吃?”她的丈夫艾伦医生并没有去跳第一支舞,依旧跟在怀孕的妻子旁边。

        维尔玛.葛莱蒂斯严肃摇头道:

        “不,我不想吃,我是个孕妇,吃冰淇淋不好。

        “不过,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想尝一点,只是一点。”

        艾伦医生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道:

        “那就尝一点,剩下的给我。”

        维尔玛瞬间露出了难以遏制的笑容:

        “你真是太宠孩子了!”

        她没有反对,看着丈夫从冰块的包围里,拿起了一杯球状冰淇淋。

        享用了两口后,维尔玛闭了下眼睛,猛地移开目光,望向没去跳第一支舞的几位夫人,发现她们正低声交流着什么,脸上带笑,表情暧昧,时而用手掌捂住嘴巴,窃笑不已。

        她们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维尔玛顿生好奇,和丈夫艾伦打了声招呼后,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可是,那几位夫人很快散开,似乎在等待第二支舞。

        维尔玛一阵失望,对唯一停留于原地的美丽小姐道:

        “你知道她们刚才在说什么吗?”

        “我对她们的话题不感兴趣。”海柔尔瞄了眼身旁的孕妇道。

        她没有指责对方的问题有点失礼,因为孕期的夫人们总是有些特权的。

        维尔玛这才注意到墨绿色长发的海柔尔端着杯香槟,一副不想被邀请跳舞的样子。

        她有种发自内心的高傲,哪怕看向那位从男爵夫人时,也只是维持着最基本的礼貌……这是让人喜欢的品格,可问题在于,她对所有人都这样,而且太冷淡了……或许正处于罗塞尔大帝提出的“叛逆期”?作为中学教员,维尔玛忍不住在心里评价了几句,然后知趣地与海柔尔拉开距离,寻找熟悉的小姐和夫人们聊天。

        跳完开场的三支舞后,克莱恩终于得到短暂的空隙,能够塞点食物,喝杯放了冰块的解渴甜冰茶——这是他特意让厨房准备的迪西特色。

        因为“丧钟”左轮的影响,他喝的有点多,仅与埃莱克特拉主教闲聊了几句,就抱歉离开,前往盥洗室。

        其实,他还能憋至少三支舞,可他觉得“命运之蛇”威尔.昂赛汀突然上门,也许是想与自己交流点什么,所以,主动寻找起合适的无人环境。

        虽然祂是未出生的胎儿,属于被动前来,但如果祂不愿意见我,至少有一百种办法能阻止祂的母亲出门……总之,先试一试……克莱恩边咕哝边进入盥洗室,反锁住了房门。

        他正犹豫着是先解决下腹鼓胀的问题,还是耐心等个一两分钟,灵感突有触发,当即望向了那面洗漱镜。

        镜中不知什么时候已映照出了一辆黑色婴儿车,车里阴影深重,让人看不清具体的细节,只能知道有个裹着银色丝绸的小孩。

        那小孩用清亮的声音说道:

        “你的命运出现了一点偏移。”

        “发生了什么?”克莱恩的精神一下紧绷。

        婴儿状态的威尔.昂赛汀嗤笑了一声道:

        “这必须问你自己!

        “我只能知道你应该是遇上了一位天使。”

        克莱恩霍然想起了那座原始岛屿上发生的事情和自己做出的猜测,思考了几秒,皱眉问道:

        “天使能看出我身上的特殊吗?

        “我见过橘光,祂告诉我只有少数的,高位的灵界生物,以及某几位quán    bǐng独特的神灵和代表命运的非凡者能不同程度地发现这点,而且必须近距离接触过。”

        婴儿车内的威尔.昂赛汀吸了下拇指,笑着说道:

        “应该是没有,因为你并不危险。

        “而且,除了你有特殊,你身上的一些物品和你的同伴,也许同样有特殊,能引起那位的兴趣。”

        我身上的一些物品,我的同伴……克莱恩念头一转,发现自己之前或许真有被暗示,再加上确实也没想到,所以遗漏了一件事情:

        探索原始岛屿时,他随身携带着《格罗塞尔游记》!

        这是古神,“空想之龙”安格尔威德制作的图书!

        如果那座原始岛屿真与黄昏隐士会有关,不管教堂深处是“观众”途径的天使带着“风暴”途径的高序列材料,还是恰好相反,祂都应该对这本游记感兴趣,毕竟这个组织的首领大概率是“空想天使”,神子亚当!正是因为有这本游记,才放任我拿走“暴君”牌,并阻止我和“倒吊人”先生进一步探索?克莱恩有所猜测地开口道:

        “这该怎么解决?”

        “不用解决,从长远来看,这应该是一件好事,但中间会有不小的麻烦。”威尔.昂赛汀用清亮的嗓音说道,“而且你本身已经背负了不少事情,再多一件也没什么关系,我提醒你,只是让你多注意一下,以免被麻烦击倒。”

        ……有道理,债多了不愁,说不定还能创造机会,让债主们打起来……仔细思考后,克莱恩在心里附和了一句。

        他转而问道:

        “我那位想得到一滴神话生物血液的朋友希望知道,您究竟需要什么?”

        “需要什么?”威尔.昂赛汀再次嗤笑道,“我需要的很多,比如容纳‘概率之骰’的办法,比如帮我干掉乌洛琉斯那个家伙,如果真能办到,你们想抽几管血,就可以抽几管血!但是,能办到吗?”

        如果能办到,为什么还要冒险干掉乌洛琉斯?直接对付你这条虚弱的“命运之蛇”不是更好?克莱恩一边腹诽一边毫无疑问地摇头道:

        “不能。”

        “那就再想别的,我不着急。”威尔.昂赛汀顿了下道,“今晚舞会里那个很高傲的少女有点问题,你如果有机会和她聊天,可以将话题引导向梦境方面。”

        海柔尔?梦境?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道:

        “好。”

        见威尔.昂赛汀似乎有离开的意思,他连忙说道:

        “那只千纸鹤快要破掉了,以后遇到紧急情况,我用什么办法联络你?”

        威尔.昂赛汀默然了一阵道:

        “难道你指望我在妈妈的肚子里给你折千纸鹤?就算能折,你也拿不到啊!

        “如果我想找你,只要你还住在这里,梦中随时都可以。

        “你要是有紧急事情,就直接来拜访我父亲啊!用千纸鹤不也得等好久?

        “好了,作为一个还没出生的胎儿,我该补眠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克莱恩只好点头道:

        “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

        威尔.昂赛汀正要消散的身影突地停顿,隔了两秒才道:

        “还有件事情。”

        “什么事情?”克莱恩的精神再次紧绷。

        威尔.昂赛汀“额”了一声道:

        “你厨师做的冰淇淋太甜了……”

        啊?克莱恩短暂竟没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直到那辆黑色婴儿车消失在洗漱镜内,他才有所醒悟,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解决完下腹鼓胀的问题,他洗手出门,找到贴身男仆理查德森,吩咐道:

        “去厨房,让他们降低点后续冰淇淋的甜度。”

        理查德森没问为什么,立刻照搬,直至快进入厨房,才想到一个问题:

        道恩.唐泰斯先生似乎还没碰过冰淇淋,为什么知道它偏甜了?

        对于这个问题,理查德森迅速就有了答案,他认为是哪位宾客品尝了冰淇淋后,将问题告知了自家雇主。

        虽然这有点没礼貌,但也不是太少见的事情,尤其熟悉的朋友,会主动地,善意地提醒,以免舞会的主人风评下降。

        这个时候,因为上一支舞还在继续,克莱恩没急着考虑舞伴,走到边缘的长条桌旁,准备抓紧时间再吃点美食。

        他刚挑了块没什么刺的迪西烤鱼鱼肉,忽然看见维尔玛.葛莱蒂斯靠拢过来,拿了杯甜冰茶。

        这位女士对着舞会的主人点了点头,微笑说道:

        “这种饮料很不错,我之前从未喝过。”

        “来自南方的甜冰茶。”克莱恩笑着解释了一句,随意看了眼对方的肚子道,“他似乎很乖巧,呃,或许是她。”

        维尔玛笑笑道:

        “大部分时候是这样,就是半夜偶尔会闹腾。”

        半夜……偶尔……不会是回复我问题的时候吧……克莱恩突然有点汗颜,假装没想到这事,将注意力放回了餐盘上,维尔玛则喝了口甜冰茶,向之前聊天的地方返回。

        等到新的一支舞即将开始,克莱恩将餐盘和杯子交给旁边的侍者,望了眼海柔尔所在的位置,缓步走了过去,微笑行礼道:

        “小姐,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你跳舞吗?”

        海柔尔沉默了几秒,将手中装有香槟的酒杯放到侍者手里的托盘上,礼貌回应道:

        “这也是我的荣幸。”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