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门后(求保底月票)

第一百一十章 门后(求保底月票)

        这个瞬间,克莱恩脑海内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

        查拉图果然有阴谋!

        紧接着,他非常庆幸,自己预先从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那里得到了正确的开门符号,此时心有底气,不至于慌乱无措。

        查拉图让手中的羽毛笔和墨水瓶回到了历史中,抬起脑袋,扫了格尔曼.斯帕罗和绝望魔女潘娜蒂亚一眼,叹息说道:

        所有的条件都已经齐备,你们可以去打开‘逃离之门’了。

        说到这里,他目光定格于格尔曼.斯帕罗的脸上,呵呵笑道:

        不要忘记拿走我的骨灰罐。

        他话音刚落,整个身体突然裂成了数不清的细小光点,向着四周扩散,融入了虚空之中,似乎早就已经腐朽,已经成灰。

        而他坐的地方,留下了一个锡白的罐子,表面花纹古朴,没什么特异。

        克莱恩让格尔曼.斯帕罗上前两步,弯腰拾起了这个锡罐,只觉沉甸甸的,不像假物。

        他用拿着羊皮纸的手打开罐盖,看见里面全是灰白色的粉尘和颗粒,毫无光点闪烁。

        真的只是普通的骨灰?那又是谁帮查拉图做的火化?自己火葬自己?格尔曼.斯帕罗合上盖子后,随意地用拿着羊皮纸的手从衣物口袋里掏出了一块肉团,塞入口中,吞进胃袋。

        绝望魔女潘娜蒂亚注意到了他这个行为,眼睛微眯地扫了过来,仿佛在询问你想做什么。

        克莱恩三两下将肉团弄进了秘偶的嘴巴里,故意调整了下呼吸道:

        有点紧张。

        不知道这‘开门’符号有没有用。

        潘娜蒂亚已确认对方吃的是普通的鱼肉,就是看起来较为恶心,而半疯状态下的她没耐心去做更多的分辨,遂移开视线,望向那个骨灰罐,未语先笑道:

        如果没用,我们可以分享它。

        我每天只用一勺,可以支撑很久。

        这魔女的精神状态真的不太正常了克莱恩暗自感慨了一声,越过疑似天之母亲的橡皮擦天使雕像,走到了后面那堵墙壁前。

        然后,他侧过身,指着凹陷处,对绝望魔女潘娜蒂亚道:

        将那块黑曜石石板镶嵌进去。

        潘娜蒂亚笑容明媚眼眸冷淡地说道:

        先将那个‘开门’符号给我看。

        没必要这么提防我啊,如果我真要害你,这一刻会直接放弃秘偶,而你们根本来不及逃出这座教堂,肯定会把悬吊起来,到时候,我再慢悠悠进入,捡起黑曜石石板,一样能开门离开不过,查拉图给的这个符号真的有点问题,还是得找人一起承担克莱恩念头一转,让格尔曼.斯帕罗抬起手掌,拍了拍胃部,并张开了嘴巴。

        一团模糊的血肉飞快涌了出来,源源不断地往前堆砌,变成了漂亮如同女性的a先生。

        看到这一幕,格尔曼.斯帕罗将羊皮纸一抖,展了开来。

        那特殊符号和诡法师的魔药配方一起,同时映入了绝望魔女潘娜蒂亚和a先生的眼帘。

        潘娜蒂亚眼珠微转,忽地嫣然笑道:

        你去开门,你先出去。

        她确定格尔曼.斯帕罗此时还在帮自身操纵灵体之线,所以,还有充裕的时间等待。

        说话间,她把那个沾染有血污缠绕着发丝的丑陋木偶丢给了对方。

        她也怕有意外啊克莱恩一边让格尔曼.斯帕罗接过木偶,一边看着绝望魔女上前几步,将黑曜石石板放入了那个凹陷处。

        两者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多余。

        那扇墙壁迅速发出光亮,渐渐变得透明,能看见外面铺着的石板有破洞的墙壁和半空漂浮的云气。

        随着绝望魔女潘娜蒂亚退到一旁,格尔曼.斯帕罗将木偶羊皮纸和骨灰罐都交给左手拿住,伸出右掌,并指成笔,在那透明的墙壁上,描绘起那个由诸多隐秘符号组成的竖眼。

        这个过程中,克莱恩内心颇为犹豫,不知该画查拉图那个符号,还是安提哥努斯家族那个。

        虽然他刚才就在想查拉图有问题有阴谋,但沉静下来后,又觉得这太过小瞧了这位大人物,如果查拉图单纯为了害自己害这里所有人,他不提开门之事,耐心等待下去,就能达成目的。

        再加上克莱恩的灰雾气息于这个迷雾小镇被彻底屏蔽,他实在想不出查拉图有针对自己的可能性。

        所以,他最后的判断是,查拉图根本目的还是哄人开门,这能让祂获得些什么,或者摆脱些什么,至于开门之后有没有危险,就不在祂考虑之中,如果倾倒骨灰这件事情是真的,较为重要,那出去之后,应该相对安全,反之则充满危险。

        也就是说,查拉图这个开门符号是正确的,且不会带来什么危险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

        而另外一边,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也并不是那么良善,克莱恩从自己在灰雾之上占卜看见的画面,从查拉图的话语里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从外界的查拉图已失控疯掉的情况,可以初步判断霍纳奇斯山脉主峰的安提哥努斯家族宝藏很可能是诱饵极为美味的陷阱,那么,笔记提供的那个复杂图案有有没有暗藏问题值得商榷。

        左是虎,右是狼,极限二选一还有,安提哥努斯家族那个符号是进入宝藏的,不代表可以借此离开克莱恩思考的同时,手中的描绘没有停止,眼见就要到最后不太一样的部分了。

        这时,他瞄了潘娜蒂亚一眼,发现这位魔女眼中光彩明亮,嘴角含笑,给人一种有点冲动跃跃欲试的感觉。

        她如果她状态正常,作为一名资深教唆者,应该能控制得住自己的表情而且,她刚才也看了开门符号克莱恩心中一动,让秘偶在收尾部分依循起查拉图给的那个。

        很快,那复杂的竖眼描绘完毕。

        一道道纯净的光芒随之覆盖于上,沿着纹路游走,最终汇聚在了一起。

        光芒大亮之中,一道虚幻的充满隐秘感的对开之门浮现于墙上,因格尔曼.斯帕罗的推动,向着后面缓缓敞开。

        门后是刚才看见的古老石板和破洞墙壁,一切都很安静,没有一点异常。

        就在这个时候,绝望魔女潘娜蒂亚的身影突然破碎,化成了一块块镜片。

        与此同时,这身穿纯白长袍的明艳女子出现在了格尔曼.斯帕罗的身影,一步通过了逃离之门。

        而她的手中,多了个丑陋的木偶,表面涂抹血肉,脖子缠绕发丝。

        至于格尔曼.斯帕罗掌中那个,霍然退化为一块玻璃碎片。

        在镜面幻术上,绝望魔女胜过克莱恩不知道多少倍。

        潘娜蒂亚抢先通过大门后,半转过身体,对着格尔曼.斯帕罗露出疯狂与戏谑并存的笑容,掌心黑焰蹿起,一下点燃了那个木偶。

        这一刻,她仿佛在说,绝望吧,在希望来临的时候,陷入最深的绝望吧!

        克莱恩则发现,这次的诅咒竟无法用纸人替身转移或分担!

        潘娜蒂亚当即转过了身体,准备抓紧时间远离这迷雾小镇,远离这古老教堂,害怕出现意外。

        这时,她的眼眸突然凝固了。

        她的身体接连破碎,化作一面又一面镜子,可却无法离开逃离之门超过10米。

        也就是一两秒钟的工夫,潘娜蒂亚发出了尖利的叫声,一根根无形的细线和粗黑的头发随之倒卷,将她缠绕于内,外面则覆盖黑焰,凝结坚冰,一层又一层。

        霍然间,这所有都瓦解了,绝望魔女潘娜蒂亚的目光中透出了明显的,浓浓的绝望和后悔。

        她的表情迅速变得呆板,脖子处像是被无形之手提着,整个人升向了半空,悬挂于那里,眼睛一点点翻白,外貌依旧明艳。

        逃离之门这边,格尔曼.斯帕罗的身体已被黑焰笼罩,蜡烛一样滴答融化,而本待飞入光门的a先生莫名干呕,吐出了一个又一个鲜艳的蘑菇,他的体表,更多的蘑菇如雨后春笋般密密麻麻长出。

        格尔曼.斯帕罗还未彻底逝去的视线中,光门之后的影像拉近,看见了一个空荡的大厅。

        不,那一点也不空荡,那里半空垂挂着更多的尸体,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穿着或精致,或华丽,或古老,或随意。

        这些尸体,和教堂内部的悬吊者一起,同时往上浮了起来,他们密密麻麻,来来往往,仿佛在上演一场盛大的歌剧,准确反应出一个小镇所有生态和细节的歌剧!

        克莱恩看见,这些悬吊者的背后,出现了一根透明的滑腻的触手,上面花纹复杂,隐秘内藏,似乎可以让人发疯。

        这无数根触手全部往大厅深处延伸而去,那里有一张古老的巨大的石制座椅,表面镶嵌着黯淡的黄金和宝石。

        这克莱恩精神一紧,毫不犹豫就闭上了眼睛,断开了与秘偶的联系!

        他的脑海里,随之浮现出了之前占卜看见的画面:

        无数透明的蛆虫抱成一团,坐在那巨大座椅上,缓慢蠕动,肆意生长,蔓延出一根根近乎无形的触手。

        而秘偶视觉定格的最后那副场景里,那古老座椅的底部,有一张塔罗牌静静躺着。

        它表面同样是罗塞尔,这位大帝戴着华丽的头饰,穿着五彩的衣物,扛着挂有行李的手杖,似乎正要远行。

        他表情充满憧憬,旁边跟了一条小狗,最上角则有璀璨星辉勾勒文字:

        序列0:愚者!

        :先更后改。今天两章已经全部更完,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