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魔鬼在细节

第一百一十八章 魔鬼在细节

        听起来像是一个烂俗的故事,自从发现新航道,类似因勇于冒险而暴富的传说就一直没间断过。索斯特随口评价了下电报的内容,思索着望向某位红手套,我记得我们之前有调查过道恩.唐泰斯,在他的梦里和他有过j流。

        是的。上次负责此事的红手套点头回应道,我没有直接询问过这方面的事情,但看得出来,道恩.唐泰斯对南大陆很熟悉,在那里有不少经历。

        呵呵,那可能是道恩.唐泰斯主动透露给你的l纳德对刚才电报的内容不是太相信,怀疑这是那个第四纪存活下来的不死怪物做的另一层伪装。

        不过,他没有提出自己的推测,因为他的依据无法告诉队友。

        索斯特未重视这件事情,转而说道:

        你们对格尔曼.斯帕罗这条线索有什么问题?

        既然这位疯狂冒险家最近j周还有出现于海上,那他是什么时候来贝克兰德的?身为梦魇的辛迪重复了之前的疑h,我在意的不是准确的时间点,而是他是否来得及赶到贝克兰德,这里和海上的距离相当遥远。

        索斯特轻轻颔首道:

        在刚才的会议上,有执事也提出了这个问题,根据格尔曼.斯帕罗最后出现的时间和地点推算,他正常是没法在昨晚抵达贝克兰德,完成潜入的。

        当然,我说的是正常。

        那个失踪的仆役告诉我们,他当时正清扫外面的广场,忽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t,僵y在原地,无法呼救,接着,他看见了se彩斑斓的chyiu象油画,感觉身t在往上漂浮。s1;

        之后,他失去了知觉,清醒过来时在东区的一个房间内。

        前者符合内部看守者‘怨魂’附身的描述,后者疑似‘旅行家’的‘传送’。

        如果真是‘传送’,那格尔曼.斯帕罗随时都可能出现于贝克兰德。

        作为值夜者里面的精英,红手套们对非凡途径相关知识的了解远超处于一个层次的同事,对怨魂和旅行家都不陌生。

        听完队长的解释,另一位红手套若有所思地补了一句:

        传闻已经被格尔曼.斯帕罗猎杀的‘血之上将’就是一个‘怨魂’。

        细节初步有了吻合!

        而格尔曼.斯帕罗因此获得怨魂化能力的推测不算太让人难以接受,这里面,相对最简单的办法是寻找工匠,利用猎物,制作神奇物品。

        辛迪借此回想起了更多的情报:

        据说格尔曼.斯帕罗能变化自己的样子而潜入者伪装成了那位内部看守者。

        又一个细节对上了!

        非常b的联想。索斯特抬手揉了揉额角道,依靠这些细节,可以初步判断潜入者就是格尔曼.斯帕罗,而这样一来,我们之前的一些推测和据此列出的排查名单,也许就是错误的,格尔曼.斯帕罗根本不需要同伴经常来教堂祷告,帮忙搜集情报,他可以每天变化一个样子,进入这里,摸清楚情况,这比依靠同伴更加不被人注意。

        ——作为黑夜教会在贝克兰德最大最神圣的教堂,每天来圣赛缪尔祈祷或者朝圣的信徒数不胜数,没有哪位主教能记得住只见过一次的生面孔们。

        也就是说,我们手上这份排查名单很可能没有任何意义?l纳德抬手撑开了自己的眉头,语气略显浮夸。

        很显然,我们目前的重心应该在格尔曼.斯帕罗身上,其他排查目标先放在一边,只做最基本的监控。说到这里,索斯特拍了拍手道,好了,开始忙碌吧。

        l纳德对此没有意见,他正好要去找机械之心代罚者和军情九处的人调取一些资料。

        周二清晨,克莱恩一觉睡到了自然醒,只觉精神放松,心情平静,自有种喜悦的情绪在慢慢滋生。

        心理医生的非凡能力还是很有用嘛这和正义小姐自带的极有感染x的乐观y光非常搭配克莱恩猛地翻身起床,拉开了窗帘。

        他悠然欣赏着外面的景se和洒落金芒的太y,重新获得了动力,拟定起未来j个月,甚至一年的计划:

        第一,物se新的秘偶;

        第二,借助道恩.唐泰斯这个身份和对秘偶的c纵,导演一出出戏剧,加快魔y的消化;

        第三,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搜集‘诡法师’魔y所需的材料,其中,诡术邪怪可以询问小‘太y’,看有没有线索,灵界掠夺者则寻求阿兹克先生的帮助,毕竟冥界本身就是灵界的一部分;s1;

        第四,继续调查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找出隐藏于幕后的真凶,这包括因斯.赞格威尔,包括杀掉‘疯船长’的那位半神,再没有比他们更适合成为晋升仪式目标的人选了,不过,一定要小心‘0—08’,时刻注意有无太过刻意的巧合嗯,我这边以正常接触,提供辅助为主,危险的直接的追查j给魔nv特莉丝。

        克莱恩的思路一点点变得清晰,虽然心里依然还有担忧还有畏惧,但这些已不再影响他的精神状态和行动能力。

        收回望向y台之外的目光,克莱恩迈步走入盥洗室,处理起个人卫生问题。

        很快,他神清气爽地打开了房门,看见除了贴身男仆理查德森,管家瓦尔特也等在外面。

        这位先生戴着白se手套,恭敬行礼道:

        早上好,先生,您今天的安排只有一项,那就是下午三点,和马赫特议员一起去‘东拜朗退伍军官俱乐部’参与活动。

        他是新党的议员,接受他这方面的邀请就意味着您初步表明了政治倾向,您还有犹豫的机会。

        克莱恩想了想道:

        不用了,这是我的选择。

        他顿了顿,用咨询顾问的口吻说道:

        我今天第一次拜访‘东拜朗退伍军官俱乐部’,应该注意什么事情?

        夸赞他们在东拜朗建立的功勋,借此提供一笔捐款,不用太多,也不能太少,500镑是较为合适的数目。管家瓦尔特提供了自己的意见。

        500镑真是的,无论想进入哪个圈子,都得大笔花钱哎,这也是因为道恩.唐泰斯没有出身没有背景,只能金钱开道克莱恩轻轻颔首,认同了管家的提议。

        与此同时,他在心里快速算了下自己目前的资产:

        工匠还未完成海洋歌者的制作,但混乱导师和德鲁伊非凡特x换取的金钱已经到账,总计16000镑

        加上原本的现金,减去购买考伊姆公司3g份花费的13000镑,以及富翁家庭日常和教堂捐献等开销,还剩23985镑和5枚金币

        另外,又还了信使小姐一笔钱,还欠她3413枚金币

        500镑都超过我所有现金的2了

        克莱恩没有多说什么,走出卧房,下至二楼,进入餐厅,享用起早餐。

        圣赛缪尔教堂地底,l纳德.米切尔比其他队友更早地返回了办公室。

        他已得到相应的资料,获知了一件不起眼的事情:

        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中逝去的埃德萨克王子,曾经委托一个s家侦探调查马术教师塔利姆.杜蒙特的死亡原因。

        而那个s家侦探的姓名是:

        夏洛克.莫里亚蒂!s1;

        果然!他的身影同样出现在了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的边缘!l纳德又欣喜又振奋地抬手捋了捋头发。

        紧接着,他握拳击打了下桌上的文件,准备寻找更多的线索。

        可是,他却忽然静止了七八秒,然后才有些尴尬地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在心里咕哝道:

        我刚才究竟想做什么,捶了一下后就忘记了

        经过仔细回忆,l纳德总算想了起来,拉开chyiu屉,拿出了一副塔罗牌。

        然后,他找到愚者牌,将它放在了一张白纸上,并于下方分别写出三个名字:

        夏洛克.莫里亚蒂,格尔曼.斯帕罗,道恩.唐泰斯。

        迟疑了一阵,l纳德从三个名字处各拉了一条线,连接至愚者牌,表明他们很可能是信奉愚者的那个隐秘组织的成员。

        其中,他对格尔曼.斯帕罗的身份不太确定,于旁边打了个问号。

        之后,l纳德chyiu出皇帝牌,将它贴在了夏洛克.莫里亚蒂这个姓名的旁边,标注为疑似。

        格尔曼.斯帕罗和道恩.唐泰斯也分别对应一张塔罗牌?l纳德无声自语,拿过疯狂冒险家的资料,认真翻看了起来。

        突然,他觉得一个日期很熟悉:

        1月初!

        格尔曼.斯帕罗最早出现在1月初!

        嘶l纳德吸了口气,猛地翻开了另一份资料,那里的末尾写道:

        12月底,夏洛克.莫里亚蒂离开贝克兰德,前往南方度假,再未返回。

        12月底1月初贝克兰德普利兹港格尔曼.斯帕罗会变化样子不会吧?l纳德一边于心里嘀咕,一边在夏洛克.莫里亚蒂和格尔曼.斯帕罗之间画了个虚线的等号。

        这位大侦探是关键啊l纳德重新拿出了夏洛克.莫里亚蒂的仪式肖像画,仔仔细细看了起来。

        考虑到会变化样子这个元素,他在心里为大侦探做起了不同的改扮。

        改着改着,l纳德的目光一点点凝固,眉头难以遏制地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