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道恩.唐泰斯的新生意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道恩.唐泰斯的新生意

        伦纳德死死盯着桌上那副夏洛克.莫里亚蒂肖像画,脑海里还原的则是对方未戴眼镜没留胡须的样子。

        虽然这和真实情况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差距,属于猜测加想象的产物,但伦纳德却愈发觉得夏洛克.莫里亚蒂很眼熟,很像他曾经认识的一个人。

        怎么可能?他早就已经死了!还是我亲手下葬的!伦纳德忍不住摇了下头,失笑低语道。

        他话音未落,表情忽然有些僵住,因为他记忆里的那个人并不简单,藏着很大的秘密:

        这个人能奇异地摆脱2—049的影响,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这个人利用2—049的特殊,干掉了一位序列7的非凡者,而他当时只是一个不擅长战斗的占卜家!

        这个人用很短的时间就总结出了扮演法,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晋升为序列8!

        这个人拥有高序列的太阳领域符咒,与使用圣骨灰的队长邓恩.史密斯配合,竟然干掉了怀有邪神子嗣的梅高欧丝!

        这个人的序列8非凡特性被因斯.赞格威尔取走,而队长邓恩.史密斯的序列7非凡特性留在了原地!

        也许,并不是因斯.赞格威尔随手拿走了一份刚好析出的非凡特性,导致现场出现缺失,而是根本没有相应的事物成型!伦纳德.米切尔猛地回神,再次审视起夏洛克.莫里亚蒂的肖像画。

        十几秒后,他从牙缝里吐出了一个名字:

        克莱恩.莫雷蒂

        他越看越觉得神秘侦探夏洛克.莫里亚蒂非常像自己曾经的队友,拯救了廷根的英雄,克莱恩.莫雷蒂!

        这还是在双方有眼镜和胡须两种鲜明区别物的情况下!

        伦纳德双手十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紧,每个关节都泛出了白色,过了一阵,他发出一声明显的喘息,重新拿起了夏洛克.莫里亚蒂的资料。

        这一次,他目的性异常明确地直接翻到了对方初至贝克兰德的大致时间:

        九月初!

        而这距离克莱恩.莫雷蒂被下葬没有多久!

        伦纳德.米切尔碧绿的眼眸愈发幽暗,本能地继续往后翻动起资料。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名字:

        兰尔乌斯!

        这是廷根市邪神降临事件的策划者之一,是导致邓恩.史密斯克莱恩.莫雷蒂等值夜者死亡的主要凶手。

        而夏洛克.莫里亚蒂在贝克兰德被记录在案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因连环杀人事件前往码头区调查,刚好接触到了隐藏身份的兰尔乌斯!

        在此之后,真实造物主的降临企图被破坏,兰尔乌斯死在了下水道内,身上覆盖满塔罗牌,这与后续侠盗黑皇帝的风格类似。

        还算没有忘记这个诈骗犯带来的伤害伦纳德无声自语了一句,表情缓和了不少。

        他快速又翻了遍资料,坐在椅上,久久没有动作,仿佛已于灯光带来的阴影里睡着。

        过了好几分钟,伦纳德终于有了姿势的变化,他往后靠住椅背,低沉着嗓音道:

        老头,你觉得夏洛克.莫里亚蒂这个侦探和我在廷根市时的队友克莱恩.莫雷蒂像吗?

        他脑海内,那略显苍老的嗓音迟疑着开口了:

        因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加入‘值夜者’的那个?

        对伦纳德沉声回应。

        他体内的寄生者隔了两秒道:

        有些像。

        得到回答的伦纳德又一次变得沉默,许久之后,他拿出金壳怀表,啪地按开看了一眼,确认现在还只是上午。

        伦纳德当即合拢表盖,猛地站了起来,险些将桌上的一叠文件带翻。

        他慌忙伸手,扶住了资料,接着,留下一张便签纸,说自己发现了条线索,打算前往调查,可能得很晚才能回来。

        让我看看,是有人假冒了廷根市的英雄,还是你一直都戴着面具,是混入值夜者的隐秘组织成员,真正的目的不比因斯.赞格威尔高尚,同样在打查尼斯门后那些物品的主意伦纳德不再有往常那样漫不经心的神色,眼睛微眯,快步离开了圣赛缪尔教堂的地底。

        希尔斯顿区,一栋很有特色的建筑物外面。

        道恩.唐泰斯走下马车,看见了那以第四纪晚期风格为主的房屋。

        这房屋广泛使用巨大的石头,共有四层,每一层每一个窗户都像是一扇门,对应着一个小小的阳台。

        它整体因岁月的打磨,呈现沙黄之色,石柱与拱券共同撑出了一条典雅的门廊,看起来相当端庄。

        这正是东拜朗退伍军官俱乐部所在。

        克莱恩扬了下手杖,指着面前的建筑,笑着说道:

        它很有历史感。

        马赫特议员点头回应道:

        它其实是仿古建筑,但本身也有超过一百年的历史了

        说话间,他引着道恩.唐泰斯进入俱乐部,对前台的女郎道:

        道恩.唐泰斯,非正式会员,我是推荐人。

        说完,他侧头向富翁解释道:

        你不仅没在东拜朗服过役,而且连发生在那里的战斗都未参与过,甚至不是军人出身,所以没法成为正式会员。

        不过,即使是非正式成员,也能让你自由进出这里,使用俱乐部的各种设施,享受美味的食物和酒类饮料,认识不同的朋友。

        这正是我期待的。克莱恩微笑点头道。

        等到那位有南大陆血统的漂亮女郎完成了登记,马赫特才补充道:

        没有入会费,每年60镑的年费。

        说着,他呵呵笑道:

        这并不昂贵,对你来说更是这样,在这里,你能接触到各种武器,有足够的靶场供你射击,而且你还能学习到马术

        这个层次的俱乐部,60镑真的不贵,要知道,这里时常会有将军出没,并且拥有多位名声不小的厨师克莱恩没有多说什么,拿出钱夹,点数了60镑给前台女郎,得到了一枚有森林海洋和刀剑标志的徽章。

        这是一个充满荣誉光芒的地方,我对你们在东拜朗的付出深感钦佩。克莱恩一边佩戴背面是数字的徽章,一边看向马赫特议员道,如果我想为这里做点贡献,该去找谁?

        马赫特议员指了指前台女郎道:

        给她就行了。

        她会记录下来,公布在那边的布告板上。

        克莱恩轻轻颔首道:

        好的。

        他旋即侧头,让贴身男仆理查德森拿出了预备好的500镑现金。

        捐献完,克莱恩跟着马赫特议员穿过装饰华丽的大厅,来到了一个起居室模样的房间,而他的贴身男仆理查德森被留在了外面的休息室,那里有点心红茶和咖啡。

        小房间内,克莱恩在马赫特引荐下,认识了五位或退役或现役的军官,而除了某下院议员,地位最高的是肩章为陆军上校的加尔文,他目前在鲁恩国防部做事,具体职位不明。

        而据克莱恩所知,军方能有上校职阶的准高层,大概率是非凡者,很可能属于中序列!

        马赫特加尔文等人很快就闲聊了起来,克莱恩没有强行插话,认真地旁听着他们交流,偶尔才附和一两句。

        这样松弛悠闲的气氛里,加尔文忽然侧头,看着道恩.唐泰斯道:

        听说你过去常在西拜朗活动?

        这位上校先生有张驴脸,但一点也不显滑稽,目光相当深沉。

        克莱恩含笑回应道:

        是的,那里比东拜朗还混乱。

        加尔文闻言笑道:

        当然,因蒂斯人在那里犯了太多的错误。

        他顿了一下,继续问道:

        你和那里的因蒂斯人关系怎么样?

        克莱恩不太明白对方的目的,硬着头皮道:

        还行,他们都很贪婪。

        他其实一个都不认识,只听安德森提过几个名字和相应的事迹。

        加尔文点了点头,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和那里的部落,那里的反抗军熟悉吗?

        认识部分。克莱恩含糊回应道。

        他认识的反抗因蒂斯的军队首领只有一位,那就是前因蒂斯皇女,神秘女王贝尔纳黛。

        加尔文笑了笑,端起红葡萄酒,轻轻抿了一口。

        这个过程中,包括马赫特议员在内的其他人都没有说话。

        放下酒杯,加尔文再次望向道恩.唐泰斯道:

        是这样的,我们每年都会淘汰很多枪支和火炮,而直接销毁或者做别的处理,要么太浪费,要么成本太高,不是好的办法。

        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购买一批,将它们卖到西拜朗,卖到因蒂斯人统治的区域,卖给那些部落和反抗军?

        相信我,这绝对是一门非常赚钱的生意,当然,它也很危险,如果你在西拜朗被因蒂斯人抓住,我们是不会承认你在为我们服务的。

        这这是要让我做军火商?这可是最赚钱的生意之一虽然我对西拜朗根本不熟,在那里没什么人脉,但是我可以辗转卖给神秘女王,卖给罗思德群岛的反抗军克莱恩心中一动,故意表现出了复杂而矛盾的情绪:

        我没做过类似的事情,但它确实足够诱人。

        加尔文哈哈一笑道:

        不用着急做决定,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值得认真考虑。

        只要在这周之内将你的答案告诉马赫特就行。

        克莱恩暗中松了口气,微笑点头:

        好的。

        廷根市,拉斐尔墓园内。

        虽然下午的阳光相当强烈,但这里很多地方依旧阴暗冰凉。

        伦纳德正立在一座坟墓前,静静注视着石碑。

        :渡轮早上6点,也就是北京时间中午12点就到岸了,直接更了吧,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