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好心提醒

第一百三十章 好心提醒

        回到有大阳台的房间,佛尔思望向背靠墙壁的休,压低嗓音道:

        “你猜猜我看见了什么?

        “那个男仆,唐泰斯的贴身男仆,竟然是死神的信徒,刚才在跳灵舞祈祷!”

        休霍然睁大眼睛,旋即放松了表情:

        “对唐泰斯先生而言,这只是一个排在很后面的问题。

        “额,那个叫做理查德森的男仆明显有南大陆血统,或许就出生于那里,所以,他暗中崇拜死神并不太让人意外。”

        佛尔思笑着回应了一句: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趣,道恩.唐泰斯这位富翁身边藏着秘密的人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如果有一天发现,这栋房屋内,除了他,包括女管家、女佣、园丁、车夫、蚯蚓、虫子、老鼠在内的所有生物,都与神秘和非凡有关,我感觉我不会太惊讶,轻松就能接受这个事实。”

        休又白了好友一眼:

        “真要是这种情况,那道恩.唐泰斯先生也不会简单,周围都是非凡者和超凡生物只能说明他也许是邪神的子嗣或者地上的天使。”

        不等佛尔思将话题发散出去,休转而问道:

        “你刚才不是说做了一个涉及宝藏的很奇怪的梦吗?为什么一点也不好奇,没有考虑它究竟象征着什么,有没有可能真的存在?”

        佛尔思呵呵笑道:

        “这样的梦往往意味着很大的麻烦很多的危险,以后有机会遇到那个象征符号再考虑吧。”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真实的想法却是:

        这梦有不小的问题,谁知道会不会有阴谋,还是下周到塔罗会上,向“倒吊人”先生、“隐者”女士,呃,还有“世界”先生请教一下,再决定怎么做,他们都是经验丰富实力强大的非凡者,说不定有类似的经验。

        “你成熟了不少。”休微微点头,背部用力,弹离了墙壁,走向刚才佛尔思睡觉的地方。

        “成熟?”佛尔思嗤笑了一声,靠拢好友,挺直了腰背,“俯视”起对方的发旋。

        不等休恼怒,她又叹了口气道:

        “你才真的成熟了。

        “我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你做事靠直觉,仲裁靠拳头,时不时还会迷糊地犯点错误,迷失道路,现在好了很多。”

        休怔了怔,侧躺下去,将薄薄的丝被裹于身上,背对佛尔思,嘟囔了一句:

        “我迷路的主要原因都是你在旁边拖累。”

        佛尔思干笑两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

        “这是‘学徒’途径的固有特点,和我本人无关,嗯!”

        她见休已躺下,遂走至靠主卧的墙壁,认真地做起保镖。

        夜色一点点退去,天空逐渐亮起,克莱恩起床用过早餐,连续接受了两波警察和一批记者的拜访,他们有的为卡隆自杀案的更进一步调查而来,有的想掌握马赫特议员遇袭事件的更多细节。

        在管家瓦尔特的安排下,道恩.唐泰斯依次与他们会面,很快就处理好了这些事情。

        等到午后,马赫特议员突然上门,略显急促地对克莱恩道:

        “陪我去俱乐部打场网球。”

        他加入的俱乐部有好几个,但与道恩.唐泰斯存在交集的只有一个:

        东拜朗退伍军官俱乐部!

        这是要敲定那笔军火生意了?克莱恩明悟了对方话语里潜藏的意思,当即让贴身男仆理查德森取来外套、礼帽和手杖,乘坐自己的马车,跟着议员先生一路来到希尔斯顿区那栋沙黄色的独特建筑前。

        进了俱乐部,还是之前那个房间,克莱恩又一次见到了长着张驴脸的国防部陆军上校加尔文。

        习惯性做了几分钟寒暄后,加尔文终于步入了正题,看着道恩.唐泰斯,呵呵笑道:

        “我听马赫特讲,你可以一次性拿出两万金镑?”

        “虽然这比较勉强,但确实可以。”克莱恩嘴角上翘地回应道。

        加尔文满意点头,沉吟着说道:

        “暂时用不了两万镑,预备给你的那批枪支、弹药和少量火炮会在东拜朗某个仓库内,数量相对不多,也就能武装三四千人的样子,按报废价计算,顶多一万镑,当然,你得给我一万五千镑。”

        他说的一点也不遮掩,似乎这已经是鲁恩军队内部的常态。

        “没有问题。”克莱恩表情平静地颔首道。

        加尔文顿时笑了一声:

        “很好,马赫特的眼光很不错,要想做成这方面的生意,就绝对不能吝啬。

        “那批军火,在西拜朗至少值两万镑,如果你能找到合适的买家,能发挥自己在那里的经验,完全可以卖到三万镑甚至更多,对了,途中的运输和保管费用由你自己承担,我们只会派两三位人员辅助你。”

        果然会有监督者……克莱恩沉稳听着,觉得自己有必要催一催“星之上将”和达尼兹,让他们尽快给自己西拜朗的情报。

        他沉吟了下道:

        “大概什么时候开始?”

        “那批军火放入相应的仓库还有两周,之后什么时候开始,由你决定,嗯,你不用直接付全款,先给8000到1万镑,等到事情结束,再出尾款。”加尔文摆出了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两周以后,接近月底了,那肯定要参加完“命运之蛇”的出生宴再走……还等着祂的脐带血呢……克莱恩思绪一转道:

        “我前期得做些准备工作,大概七月初去南大陆。”

        加尔文和马赫特议员对视了一眼后,轻抚手掌道:

        “没有问题。”

        …………

        东拜朗退伍军官俱乐部外面,休和佛尔思藏身于附近建筑的屋顶,监控着周围人来人往。

        休很清楚这个俱乐部内有不少非凡者,所以没敢让佛尔思带着她潜入进入,为道恩.唐泰斯提供近距离的保护,只能等在外面。

        “还好这里是贝克兰德,哪怕这个季节没什么雾气,也不会缺少云层,太阳不算猛烈,要不然,我的皮肤肯定又得被晒红了。”佛尔思缩在阴影里,随口咕哝道。

        休正要说话,忽然看见一辆马车行驶到了俱乐部后门,它整体呈棕色,有一个标志性的纹章,纹章的主体是花和指环。

        斯特福德子爵的马车……休无声自语了一句,忙睁大眼睛,聚集了注意力,她旋即看见那熟悉又陌生的人影走下马车,在几位保镖的簇拥中,进入了东拜朗退伍军官俱乐部。

        “怎么了?”佛尔思察觉到了好友的异常。

        休没有隐瞒,坦然说道:

        “我看见了斯特福德子爵,他也来了这个俱乐部。”

        “那位宫廷侍卫长?”佛尔思略感愕然地反问道。

        “嗯。”休重重点头道。

        佛尔思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环顾四周,假装在监控异常。

        过了一阵,她们看见道恩.唐泰斯走了出来。

        …………

        下午时分,伯克伦德街160号又有访客上门。

        这次是考伊姆公司的大股东,玛丽夫人。

        “很抱歉,我的请求让你卷入了这个麻烦,我没想到辛德拉斯男爵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可怜的卡隆,他正计划带家人去凛冬郡度过夏天。”玛丽.肖特充满歉意又带着愤恨地说道。

        克莱恩很是平静地回应道:

        “我赞同你对卡隆的看法,他真是不幸。

        “不过,这件事情也许不是辛德拉斯男爵做的,这很可能是针对他的陷阱。”

        玛丽夫人郑重点头道:

        “我有听闻这个猜测,据说警察部门正计划请一位厉害的法医帮忙解剖尸体,寻找被遗漏的线索。”

        她后面半句话听在克莱恩耳中,自动替换为了“警察部门计划从黑夜教会请一位厉害的‘通灵者’检验尸体,寻找被遗漏的线索”。

        不知道会发现点什么……克莱恩抬起右手,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道:

        “愿女神庇佑卡隆安息,杀害他的真正凶手必将得到惩处。”

        玛丽夫人以同样的礼仪回应,然后说道:

        “为了不让你再被这件事情影响,我打算提前收购你手里的股份,并在当前最高价的基础上,额外溢价1000镑。

        “你不用担心我的资金,我最近一直忙碌的事情就是从银行借钱。”

        克莱恩叹息笑道:

        “你的好意我很感激,但你要谈股份的提前转让,得去找教会,我已经捐赠给了他们,打算用换取来收入建立一个针对贫民的助学基金。”

        玛丽夫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颇为震惊,说不出话来。

        过了足足十来秒,她才悄然吐了口气道:

        “你的品格,你的慷慨,你的智慧,都让我非常佩服。”

        说话间,她望着道恩.唐泰斯的目光又多了几分赞赏。

        克莱恩谦虚地将功劳都推给了女神,接着顿了顿,表情严肃地问道:

        “玛丽夫人,我有一个问题希望能得到你的解答。

        “你决定和辛德拉斯男爵对抗,保住对考伊姆公司的控制权时,是纯粹出于内心的感情,还是有被人劝说的原因?”

        玛丽夫人微皱眉头,坦然回答道:

        “对我的劝说,都是让我放弃。”

        克莱恩顿时沉默了下来,未再多讨论这方面的话题,闲聊了一阵马赫特议员遇袭事件后,就送对面的夫人离开了伯克伦德街160号。

        晚餐之后,他的管家瓦尔特来到那有着大阳台的半开放房间,对坐在安乐椅上的雇主道:

        “先生,已经送走了那两位赏金猎人,三天共计花费300镑,不含提供的食物。”

        总算走了……克莱恩霍然放松下来,点头认可了管家先生的回复。

        接着,他迫不及待地进入主卧,准备翻出弗兰克.李寄来的那些蘑菇,带到灰雾之上,与“蠕动的饥饿”沟通。

        当他来到藏蘑菇的书桌前方时,却看见上面有一封被墨水瓶压着的信。

        克莱恩略感疑惑地拿起,拆了开来,快速浏览了一遍,表情随即变得颇为古怪:

        “唐泰斯先生,我们是您请来的保镖,我们在这几天发现了一些事情,认为有必要告诉您,所以,趁着您用晚餐,进入您的卧室,留下了这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