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检举他!

第一百三十七章 检举他!

        贝克兰德又有什么事情在酝酿?上次大雾霾事件的延续?“倒吊人”阿尔杰和“隐者”嘉德丽雅一边揣测一边重视起辛德拉斯男爵被诬陷案和马赫特议员遇袭案,各自准备通过相应的渠道获取更详细的信息,看能否发现点异常。

        他们并不着急,没打算现在就直接询问“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究竟有什么意图或者说具体谋划着什么,感觉对方并不会详细回答,顶多点上一句,所以,计划先搜集情报,做个外围调查,接着再视具体状况决定后续。

        与此同时,他们忽然发现,“道恩.唐泰斯”这个身份公布于塔罗会似乎是相当好的一手牌,以后只要关注这位富商的消息,就能初步把握到“愚者”先生眷者的一些行动,从而默契地给予配合,或提供帮助,而这又是个假身份,一旦暴露问题,立刻就可以扔掉。

        同样的,他们也能为这个身份间接“作证”,让道恩.唐泰斯更加真实,最简单的例子是,如果这位富商有海上背景,那“隐者”嘉德丽雅就可以给自己的船员朋友合作伙伴等灌输相应的情报,让他们发自内心地觉得真有这么一个家伙存在,等到官方组织试图调查道恩.唐泰斯来历的时候,就会发现,确有此人,确有其事!

        短暂的静默中,“正义”奥黛丽正要开口回应“世界”先生刚才的话语,就看见“月亮”先生坐直了身体,望向青铜长桌最下方,主动问道:

        “这个公共的身份是用来做什么的?

        “‘正义’小姐刚才提到的什么男爵被诬陷案议员遇袭案,有更深层次的问题?”

        作为贝克兰德的居民,“月亮”埃姆林还是相当关心生存环境的。

        你问那么多,怎么不自己去调查?我为了不卷入漩涡,已经主动跳出来了……克莱恩腹诽了埃姆林.怀特两句,让假人“世界”低沉笑道:

        “当然。

        “有待调查。”

        他的简洁回答翻译成详细的话语就是,那两起案子肯定有深层次的问题,但这是秘密,我不打算告诉你,同样的,“道恩.唐泰斯”这个公共身份的作用,你也别问!

        “月亮”埃姆林虽然有的时候情商比较低,但还是听得出来“世界”的潜藏意思,遂干笑一声,向后靠住,假装自己很满意对方的回答。

        “正义”奥黛丽见状,用了一秒钟的时间控制住差点上扬的嘴角,接着才对“世界”格尔曼.斯帕罗道:

        “好的,我明白了,感谢您的告知。”

        这个时候,她越想越觉得加入“鲁恩慈善助学基金”是件好事,以后真遇到什么风险,或是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完全可以提前通知“世界”先生一句,然后正常地前往基金会,在道恩.唐泰斯隔壁忙碌。

        唔,如果心理炼金会对我有了怀疑,或是拿任务试探我,我就约他们在基金会见面……道恩.唐泰斯的形象和“世界”先生在灰雾之上表现出来的样子真是完全不同啊,嗯,“世界”先生是个经验丰富的伪装者……还有,道恩.唐泰斯是公共身份,不是任何时候都等于格尔曼.斯帕罗,难怪会有他在女性方面喜好广泛的传闻……格尔曼.斯帕罗这种疯狂的杀手冒险家,肯定是配纯洁天真的少女才恰当……作为一名“观众”,奥黛丽难以遏制地产生了点联想。

        而听到她回答的克莱恩则忍不住吐槽起来:

        什么叫感谢我的告知?

        不是应该支付500镑的调查费用吗?

        敢情你是把这当做内部成员间的分享了?

        他让“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点了下头,未再多说道恩.唐泰斯的事情,转而望向小“太阳”道:

        “你们那里有诡术邪怪吗?”

        “世界”顿了一下,又补充道:

        “或许你们用的是其他名字称呼它,总之,它擅长伪装,能力诡异,近乎半神层次,有一只特性聚集的主眼……”

        他故意点出近乎半神层次,不是为炫耀,而是提醒小“太阳”,这是很危险的怪物。

        不过,“隐者”嘉德丽雅“倒吊人”阿尔杰都没有太在意这一点,因为“世界”代表着“愚者”先生的眷者们,为同伴求购半神层次的材料很正常,而且,他就算是为自己准备,也不会太让人惊讶,格尔曼.斯帕罗已经是序列5,提前搜集材料属于常规操作。

        隐约间,在他们心里,“世界”先生尽快脱离序列5这个层次似乎是一件好事。

        “太阳”戴里克想了想道:

        “常见的怪物里没有,但或许有谁遭遇过,我会翻找资料或帮您询问的。”

        假人“世界”“嗯”了一声,恢复了沉默。

        等到“魔术师”佛尔思又一次求购古老怨灵的诅咒物和残余灵性未果,交易环节就此结束。

        抢在“倒吊人”先生询问“太阳”前,佛尔思偷瞄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一眼道:

        “我最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出现了近乎真实的宝藏,包括……”

        她详细描述了梦中出现的景象,末了道:

        “那是‘命运’和‘隐匿’结合的复杂符号……”

        佛尔思正要转向青铜长桌最上首,向“愚者”先生提出具现请求,突然“世界”格尔曼.斯帕罗道:

        “你说的是这样的符号?”

        假人“世界”先是做了个请求,接着展示出一枚徽章。

        这徽章只得眼珠大小,表面是“命运”与“隐匿”两个象征符号的结合。

        它来自兰尔乌斯,是“命运隐士”聚会的加入凭证,不过克莱恩一次也没尝试过。

        “啊?”“魔术师”佛尔思望了一眼,略显结巴地回答道,“是,是的,就是这样。”

        等到回答完毕,她才发现“世界”先生不仅还原了符号,而且还给出了物品!

        霍然间,她有了一个明悟:

        道恩.唐泰斯选择伯克伦德街居住是有针对性的行为!

        她刚转过这么一个念头,又听见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嘶哑的嗓音:

        “那个宝藏是陷阱。”

        他果然知道……还好我明白要请教经验丰富者……“魔术师”佛尔思舒了口气,堆起笑容道:

        “感谢您的提醒。”

        “正义”奥黛丽则略显好奇地问道:

        “‘世界’先生,这个符号究竟代表着什么?为什么说是陷阱?”

        克莱恩操纵“世界”,简单回答道:

        “它代表着一群自称命运隐士的小偷。”

        命运隐士……小偷……“倒吊人”阿尔杰和“隐者”嘉德丽雅若有所思地记住了这两个名词,根据自身的见识,分别做出了一定的猜测。

        前者怀疑是一群偷盗者建立的组织,后者认为有第四纪的古老家族参与,“月亮”埃姆林.怀特经过仔细回想,确认自己并未听说过类似的组织,打算回去请教下血族高层。

        而克莱恩此时,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那个曾被封印在下水道深处的“偷盗者”途径半神果然还没有离开伯克伦德街,很可能就藏在海柔尔家里,而且,这位半神一点也不安分,竟然用梦境的方式影响“魔术师”小姐!

        不行,不能任由他这么下去……

        得尽快排除隐患!

        嗯……回头找一找诗人同学,提醒那么一句,他体内的老爷爷对同序列的半神不会没有兴趣……

        考虑到这里,悠然望着众位成员的“愚者”先生嘴角带上了笑意。

        “正义”奥黛丽隐约察觉到了“愚者”先生的情绪变化,于心里咕哝起来:

        那群自称命运隐士的小偷,与“愚者”先生的某位老朋友有关?

        梦境宝藏的话题很快告一段落,“隐者”嘉德丽雅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世界”格尔曼.斯帕罗道:

        “你要的情报,这周给你。”

        此时此刻,她有点好奇对方为什么要索取西拜朗有关的资料了,不过,她不是“太阳”,也非“月亮”,有不懂立刻就会问,更习惯于自己先做一定的线索搜集。

        “好。”假人“世界”点了一下头,克莱恩则于心里感慨,有这么一个隐秘组织,很多事情确实简单了不少。

        见他没有多余的话语,“倒吊人”阿尔杰侧过脑袋,对“太阳”戴里克道:

        “弄清楚前任首席陵寝的事情了吗?”

        “太阳”戴里克有些羞愧地说道:

        “我才交到两个朋友。”

        作为一个走“太阳”途径的非凡者,他在训练场与人做纯粹的格斗,十次赢不了一次,依靠被揍总算和以前的熟人建立起了联系,但称得上朋友的只有两个。

        不等“倒吊人”回应,他连忙补充道:

        “不过,我有听说‘六人议事团’是想打开那座陵寝,不管怎么样,至少得回收特性。”

        在白银城,没人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对,因为对他们来说,浪费就是犯罪。

        “倒吊人”阿尔杰轻轻颔首,将嘴边的教育话语改了一下道:

        “做得不错。

        “不一定是朋友才能提供帮助,当你建立起联系的人足够多,自然会收获一定的情报。”

        :先更后改,本来有一章存稿的,结果今天一觉睡到了下午,根本没听到闹钟声,可能是之前旅行都晚上码字,倒时差也不彻底,太缺觉了吧。嗯,说过的话还是算数,凌晨有加更,明天再补存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