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提醒众人(求保底月票)

第一百五十七章 提醒众人(求保底月票)

        不敢说,不敢显示……至少在阿罗德斯这里,“欲望母树”是肯定要强于序列1查拉图了,不,比“怪物”途径的唯一性“概率之骰”位格还高……应该有办法绕过限制,让阿罗德斯说出显示出相应的情报,比如,将它的本体带到灰雾之上……呵呵,这怎么可能?除非我已经是天使,且完全掌握了那片神秘空间……克莱恩眼眸微动,没有追问,开口说道:

        “该你提问了。”

        全身镜表面,银色光芒的流动霍然变得轻快,组成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单词:

        “伟大的主人,您还有什么吩咐?”

        好问题!克莱恩思索了一下道:

        “在我离开贝克兰德后,留意艾伦.克瑞斯医生家里的状况,一旦他的妻子生产,记得于我召唤你时,主动告诉我。”

        经过认真的思考,克莱恩认为将这件事情交给“魔镜”阿罗德斯更为妥当,毕竟其他人没法一天24小时都监控着艾伦医生的住所,而克莱恩需要做的是,到了月底时,每天都更换住处,开一次收报机。

        “好的,主人~”镜面的文字充分表现出了阿罗德斯的心情,“我有一个问题。”

        “说。”克莱恩点头应许。

        这一次,“魔镜”阿罗德斯凸显单词时,充满停顿,给人一种强烈的迟疑感:

        “伟大的主人,那个孩子和你是什么关系?”

        它似乎在疑惑灵界之上的至高主宰为什么会如此关注一个还未出生的胎儿。

        咦,我都说明了是艾伦.克瑞斯医生家未出生的那个孩子,阿罗德斯竟然还没看出威尔.昂赛汀有问题……在遮掩自身命运和特殊上,“水银之蛇”比其他序列的天使强多了啊,可是,“魔镜”可以准确地给出“吞尾者”乌洛琉斯离开贝克兰德的时间……嗯,应该是威尔.昂赛汀“重启”时很难被高位者发现问题,这也就是祂能躲避“命运天使”的原因……克莱恩有所恍然地回答道:

        “朋友关系。”

        对于做威尔.昂赛汀教父的事情,他只是随便那么一想,并没有把握,也不敢强求,害怕惹恼了这“命运之蛇”。

        “只是朋友关系啊……”阿罗德斯字里行间都显露出了莫名的失望,“伟大的主人,您可以提问了。”

        克莱恩想了想道:

        “你知道我今晚在‘东拜朗退伍军官俱乐部’见到的那个人是谁吗?

        “如果你不确定我指的是哪位,我可以画给你看。”

        幽暗深邃的镜子里,水光浮动了起来,映照出了一位外表冷硬,胡须大片,眼眸深蓝近黑的男子,正是克莱恩说的那位疑似“黑皇帝”途径的半神。

        与此同时,相应的文字描述凸显在了“照片”的下方:

        “他叫丘纳斯.科尔格,出身军情九处,目前是少将副处长,对外宣称只有‘律师’途径的序列5,但执掌着一件厉害的封印物。”

        军情九处……少将副处长……看来是王室那个派系在间谍机构的“代言人”啊……克莱恩记住了“魔镜”给予的情报,可一时之间,又想不到该怎么调查,从哪里着手,毕竟对方是一位半神,不管是窥看,还是打探,不管是自己尝试,还是委托给他人,都容易引起警觉,惹来报复。

        他唯一觉得靠谱点的思路是,通过“正义”小姐做初步的信息搜集,这位少女不仅本身地位高,有足够的人脉了解到相应的情报,而且还是“观众”途径的序列6,能不引人怀疑地引导话题,不动声色地完成观察。

        不得不说,“观众”虽然正面战斗能力差,但其他方面真的是非常强,而且,有了“心理医生”和“催眠师”的能力后,“观众”们也能在某种程度上操控和引导战斗了……克莱恩一阵感慨,琢磨起还有什么应该问一问“魔镜”阿罗德斯的。

        就在这个时候,镜子表面光影退去,单词重组,形成了新的话语:

        “伟大的主人,您想知道卡隆自杀案幕后的操纵者是谁吗?”

        还会主动给我提供情报了?这件事情,我因为已经跳出来了,所以没太积极地掺合,就等着“值夜者”们调查出结果,都不觉得有询问的必要……克莱恩暗自“呵”了一声,轻轻颔首道:

        “想。”

        全身镜上,一行银白的单词随即浮现:

        “王室顾问,赫温.兰比斯,心理炼金会评议团委员之一。”

        心理炼金会?王室顾问?克莱恩顿时微皱起了眉头。

        这让他难以判断是心理炼金会想要谋划什么事情,还是王室某个派系对当前政局不满,试图做些“推动”。

        心理炼金会也不像我之前了解到的那样专注于学术和古迹探索啊……是不是所有的隐秘组织,到了一定的程度,都会试图掌握权势,影响世界?锚的需要?也不知道赫温.兰比斯的谋划是个人行为,还是组织决定,如果是前者,相对还好,若是后者,“正义”小姐在心理炼金会的地位越高越容易遭遇困难的抉择啊……克莱恩思绪一转,回到问答游戏本身,斟酌着问道: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换做别人,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克莱恩觉得肯定会被阿罗德斯雷劈,或是用别的办法充满恶意地戏弄,不过,他认为灵界之上的至高主宰,还是有资格这么问的,也算是趁机试探一下阿罗德斯的底线。

        “全身镜”表面,银色的光芒没有一点滞涩地就扭曲变化成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单词:

        “伟大的主人,阿蒙如您预料,已经来到贝克兰德。

        “因为祂来的是分身,所以我能够看见。”

        什么叫如我预料?我什么时候预料过?克莱恩眉毛一挑道:

        “我知道了。

        “好了,这次就到此结束,之后如果再遇到问题,我会用那个收报机召唤你的。”

        “是,主人,您谦卑的忠诚的仆人阿罗德斯随时待命!再见~”镜子表面,浮现出了一个挥舞手绢的简笔人。

        克莱恩默然看着,直至一切恢复正常。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周一,他已做好去南大陆的准备,除了一个给别人看的行李箱装着两套换洗衣物、500镑现金和一些琐碎衣物,其余12125镑现金和87枚金币都丢到了灰雾之上。

        之所以这么小心,是因为克莱恩对上次死而复生后的遭遇印象深刻,如果不是不记名账户里还有“正义”小姐给的几百镑,他都不知道自己会流落街头多少天,也许只能真的找个马戏团应聘小丑,或是去某些黑帮头目家里“借”点钱。

        眼见时间临近3点,克莱恩又一次进入灰雾,准备本周的塔罗会。

        ——他之前有在这里做过占卜,得到了除非在同一栋房屋内,否则“渎神者”阿蒙也无法发现塔罗会成员被拉入灰雾之上神秘空间动静的结论。

        没过多久,古老雄伟的宫殿内部,一道道深红的光芒霍然蹿升,分别凝固成模糊的人影。

        已确定这周要重新开始心理课,也就是恢复与心理炼金会接触的“正义”奥黛丽情绪不错地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站了起来,虚提裙摆,行了一礼:

        “下午好,‘愚者’先生~”

        她的对面,“倒吊人”也跟着起身行礼,但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他原本承诺“世界”格尔曼.斯帕罗,上周会把“海洋歌者”非凡特性制作的神奇物品给他,谁知道,“工匠”出了点状况,没能及时交付。

        为此,阿尔杰准备先在塔罗会上给“世界”解释原因,然后亲自出手,帮那位“工匠”解决麻烦。

        行完礼,彼此致意后,“隐者”嘉德丽雅正要开口,却看见“愚者”先生屈指轻敲了两下斑驳长桌的边缘。

        这沉闷的响声让塔罗会成员们一下绷紧了精神,不知道“愚者”先生要说什么,会说什么。

        但肯定是大事!值得“愚者”先生开场就强调的,必然是大事!“正义”奥黛丽在心里判断道。

        “愚者”克莱恩环顾了一圈,微微笑道:

        “阿蒙最近到了贝克兰德,分身。”

        阿蒙?“渎神者”阿蒙?“太阳”戴里克一下被唤起了不太美好的记忆。

        无论是寄生于前探索小队队长,在他背后询问“你在找我吗”的阿蒙,还是蛇一样缠绕于他的灵体之上,戴着尖顶软帽的阿蒙,都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要知道,作为白银城的居民,戴里克见过的恐怖怪物为数不少,能让他仅是想起就充满不安,感觉害怕的,却只有那么寥寥几个!

        阿蒙去了“正义”小姐、“魔术师”小姐她们生活的那个贝克兰德?祂想做什么?这该怎么办?“太阳”戴里克突然为同伴们感到紧张。

        阿蒙……这古老的天使之王也回到了现实世界?果然,大变革即将来临或正在来临,时代的浪潮滚滚涌来……“倒吊人”阿尔杰眸光一缩,想起了“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曾经对他说过的一些话语。

        “隐者”嘉德丽雅的想法和他类似,因天使之王重新出现于北大陆,“嗅”到了不安的“气味”,脑海内浮现出了一个词组:

        纪元更迭!

        阿蒙!“时天使“阿蒙……古老的天使之王……“正义”奥黛丽一阵颤栗一阵担忧,看了眼有些茫然有些恐惧的“魔术师”佛尔思和“月亮”先生,忍不住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开口问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我能想办法将这件事情告知教会吗?”

        ps:求保底月票~

        ps2:蛤蟆开新书了,《一剑斩破九重天》,他重归仙侠之作,大家都知道的,我很喜欢蛤蟆的仙侠,在这里推荐一下,那种仙气依旧很强。简介:

        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英雄老犹壮,月下小剑仙。

        这是一本“正经”的仙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