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学者型主教

第一百七十一章 学者型主教

        夏尔夫的宅邸不像大部分单身汉那样凌乱肮脏,各种事物摆放得整整齐齐,窗台之上也没有积灰,毕竟作为一名“工匠”,他并不缺少金钱,仅仅碍于很多行为需要保密,不方便雇佣大量的固定的仆佣,不得不按小时请人帮忙。

        目光一扫,阿尔杰发现这里与上次来时无显著区别,陈设极为简单,没什么名贵的摆件、油画和雕塑,就像是普通平民居住的地方。

        当然,阿尔杰很清楚,夏尔夫足以称得上富翁,只是不在意所谓的体面,他可以为一瓶限量名酒花费几百镑,可以因包养情妇送出一栋房屋,却不会在购买名贵地毯、骨瓷茶具、镶金杯碟、名家油画上浪费1便士。

        “一杯苏尼亚血酒。”阿尔杰表情未变,却用语言和肢体动作展现出自己进来只是为了蹭酒喝的意思。

        夏尔夫耸了下肩膀道:

        “你应该庆幸,我没有保存烈朗齐的习惯。”

        他走向客厅的小吧台,取出一支瓶身精美的苏尼亚血酒,翻开了两个杯子。

        找了张沙发坐下的阿尔杰趁此机会,抬手捏住脖子后方,似乎在缓解颈椎的不适。

        借助这个动作的遮掩,他自然地左右张望了一眼,飞快将刚才看不到的地方审视了一遍。

        因为夏尔夫懒于布置没弄什么摆件,阿尔杰迅速就完成了尝试,目光在远处橱柜的玻璃窗上停留了一秒。

        透过玻璃,他看见了一些晒干的枯草和花朵。

        这里面有红边花,有血月草,有猴脸树叶,共同点是都属于南大陆常见而北大陆基本没有的类型。

        阿尔杰收回了目光,平静地看着夏尔夫手拿酒瓶和酒杯过来。

        伸手接住,他与对方闲聊起了海上的种种事情,直至那小半瓶苏尼亚血酒被喝得干干净净。

        阿尔杰见状,笑着告辞,离开了这里。

        他走后五分钟,安静坐着体验微醺感的夏尔夫突然站起,来到楼梯口,打开了通往地下室的木门。

        “他有怀疑什么吗?”

        “没有。”

        “不管怎么样,这里都不再适合你居住,尽快搬到我们那里。”

        “我还有些委托没完成。”

        “不需要完成,反正你不会再联络他们了,你已经获得了新生。”

        “好的。”

        ……

        隔了两栋房屋的地方,阿尔杰坐在某户人家花园的长椅上,用右手捏住耳垂,倾听着风中传来的话语。

        …………

        西拜朗,贝伦斯港,一栋看起来很普通的房屋外。

        “真的是因为你和知识教会关系不好,所以才怂恿我来求‘通晓语言’符咒?”达尼兹抹了把额头的汗水,不太放心地看着对面的安德森道。

        安德森半是自嘲半是不太在意地笑道:

        “不能用不好来描述……”

        “那就是敌视?”达尼兹脱口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安德森瞥了他一眼道:

        “你拳套的负面效果可能不像你认为的那么容易承受。”

        他顿了一下,呵呵补充道:

        “更准确的描述是,不管是我,还是知识教会的人,都不太乐意和对方相处。”

        达尼兹用另一只手握住拳套,有点为难地说道:

        “可我该怎么请求符咒?

        “直接到正神教会的神职人员面前提神秘学方面的事情,是会被关到封印之地的!”

        达尼兹现在只是比较鲁莽,还谈不上愚蠢。

        安德森摊了下手道:

        “很简单,你直接提我的名字,然后表示自己有急事来西拜朗,没时间学习都坦语,也不敢雇佣本地翻译,只能向他们请求帮助,希望能得到几枚‘通晓语言’符咒。

        “这个过程中,你要表现出自己会北大陆多国语言,让那些传教士知道你不是没能力学都坦语,而是来不及学,然后,他们就会出题考你,这个时候,只要你能拿到还算不错的分数,就可以得到符咒了。”

        考……听到这个熟悉的单词,达尼兹额角不自觉跳了一下,强行笑道:

        “你就是害怕考试,才不敢自己去吧?”

        他本来只是随意找点话说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可却看见安德森的表情僵了那么一秒。

        看来你还是有害怕事情的嘛……达尼兹暗自嘿了一声,忽然充满了信心。

        他大步走入了那栋普通的房屋,发现这里更像是一个个教室的集合体,而非知识教会在西拜朗的传教之地。

        然后,他看见了位头发斑白的老者。

        这位先生虽然没穿知识教会的神职人员服装,但那种独特的学者气质让达尼兹相信,这至少是位主教。

        类似的感觉,他在船长那里体验过。

        “您好。”没披阴影斗篷,一身普通人装饰的达尼兹堆出笑容,走了过去。

        那位老者静静地看着他靠近,缓慢开口道:

        “达尼兹。”

        “……”达尼兹一下停住,僵硬在了那里,满脑子都是“他认识我?”“他怎么会认识我?”“难道我的通缉令不只在海上流传?”

        那位老者瞄了他一眼,自顾自问道:

        “你是来要‘通晓语言’符咒的?”

        “是……”达尼兹愣愣点头,霍然有了种自己在对方面前完全没有秘密的感觉。

        那学者般的老先生轻轻颔首道:

        “你是准备去卡塔米和梅桑耶斯统治的地方?”

        “是的。”达尼兹依旧有些呆滞。

        学者般的老先生探手从衣兜里拿出了四片黄铜符咒道:

        “可以用两个月,应该足够了。”

        “……”达尼兹茫然接过,隔了好几秒才道,“就这样?”

        就这么简单?

        不是还要考试吗?

        “你不想要?”那学者般的老先生微微笑道。

        “不,不是!”达尼兹猛地摇头,在大脑反应过来前,已开口问道,“你怎么会认识我?怎么知道我想要‘通晓语言’符咒?”

        那学者般的老先生眼神里多了几分怜悯,语速缓慢地说道:

        “你船长联络了我。

        “说你下船的时候,怎么喊都不停,直接就冲入了码头,她其实已经给你准备好‘通晓语言’符咒。”

        说着说着,这老先生摇起了头,目光颇有点复杂,就像在看自己班上非常粗心大意的学生。

        “……我早该想到的,船长那么细心的人,不可能考虑不到语言不通的问题……”达尼兹恨不得抬手打自己一巴掌。

        对面的老者看到达尼兹表情的变化,又摇了摇头,转而问道:

        “应该不是你自己想到要来这边寻求帮助的吧?我正打算用占卜的办法找你。”

        “啊,对,是安德森.胡德提议的。”达尼兹当即回答道。

        那学者般的老先生怔了一秒,脸色霍然就沉了下去。

        此时,安德森正坐在房屋外面的阴凉处,折了根树枝,在草坪裸露的地方随意地画着图案,悠闲地等待达尼兹出来。

        对于这不合格“猎人”能否求得“通晓语言”符咒的事情,他一点也没有疑问,因为只要达尼兹提及“冰山中将”艾德雯娜,后续的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区别只在于究竟要考试几轮。

        就在他刚刚画完“北方之王”尤里斯安的头部时,熟悉的脚步声从内到外,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安德森握着树枝的手掌凝了一秒,抬起脑袋,转向门口,看见达尼兹正拿着一叠颇厚的纸张,表情复杂地走向这边。

        “你,考试失败了?”安德森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如果拿不到“通晓语言”符咒会怎样的担忧。

        达尼兹木然摇了摇头:

        “没有考试。”

        “……”安德森先是一愣,旋即有所恍然地问道,“你船长提供了帮助?”

        达尼兹“嗯”了一声,边将手里那叠纸张递给安德森,边开口说道:

        “里面那位主教让我转告你,真正的猎人不会只靠本能,不会只专注于猎物信息,还要懂得把握它们的心理,懂得许许多多额外的知识。

        “这是他给你的资料。”

        安德森的表情短暂有点复杂,旋即就恢复了正常,呵呵笑道:

        “还好,不算多。”

        达尼兹嘴唇翕动了几下,终于忍住了突如其来的笑意,很是正经地说道:

        “这只是目录。

        “那位主教说,你争取在两年内,把上面提到名称的书籍看完。”

        安德森的笑容终于僵在了脸上。

        …………

        迪西海湾,埃斯科森港。

        克莱恩就像正常前往南大陆的旅客一样,买好了去东拜朗的船票,登上了那艘蒸汽与风帆混合,火炮众多的客轮。

        呜的声音里,船只驶离码头,很快就进入了狂暴海。

        途中,克莱恩有发现鲁恩王国的迪西舰队一直在安全航道巡游,似乎在戒备着什么。

        “之前狂暴海的异常变化看来也引起了鲁恩军方的关注……这样一来,灵教团应该是没法在这片海域毫无顾忌调查了,当然,一支舰队是监控不了这里所有航道的……”克莱恩立在舱房内,望着窗外的景象,有些恍然有些感慨地想着。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虚幻层叠的祈求声,连忙去了灰雾之上,察看究竟。

        这次,祷告的是“倒吊人”,他请“愚者”先生告知“隐者”,那位“工匠”疑似被邪教或隐秘组织控制了,希望能得到一定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