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卡尔德隆的来历

第一百八十八章 卡尔德隆的来历

        拜亚姆,贫民区。

        戴着面具拉好了兜帽的“倒吊人”阿尔杰又一次与“星之上将”嘉德丽雅见面了。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相对而坐,许久没谁说话。

        终于,“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开口了:

        “那个情报,听说了吗?”

        阿尔杰没做正面回答,反问道:

        “格尔曼.斯帕罗的?”

        嘉德丽雅沉默几秒,点了点头:

        “他将‘地狱上将’变成了自己的秘偶。”

        而无论之前的“血之上将”,还是现在的“地狱上将”,都是赏金高过她的海盗,就算她再自信,也不认为这两位序列5中的佼佼者会明显弱于自己!

        “你比我预想的更早知道。”阿尔杰委婉地确认了“隐者”的情报是正确的。

        作为风暴教会掌控大海的一环,他能直接从官方渠道获得情报。

        嘉德丽雅微勾嘴角道:

        “如果‘未来号’正航行于海上,那我可能得等几天,甚至几周,才能知道,但我最近都在拜亚姆。”

        她没透露自己的情报来源。

        顿了顿,这位“星之上将”坦然问道:

        “对于这件事情,你还知道什么?”

        “倒吊人”阿尔杰摇了摇头:

        “我正要弄清楚具体情况,就看见了你的联络标志,赶过来见面了。”

        嘉德丽雅微微颔首道:

        “格尔曼.斯帕罗和‘地狱上将’没发生战斗,路德维尔自己放弃了抵抗,因为和格尔曼.斯帕罗一起登上‘黑色郁金香号’的那位男子被他称为‘死亡执政官’。”

        死亡执政官……阿尔杰的瞳孔霍然放大,感受到了某种不可言喻的压力。

        这样的称号可不是随便一位半神就能承担的!

        而且,那不是对方自我标榜,是“地狱上将”路德维尔主动尊称,并为此放弃了抵抗,宁愿失去生命!

        见“倒吊人”没有开口,嘉德丽雅自顾自补充道:

        “在‘死神’途径,‘死亡执政官’是序列2的名称,当然,历代拜朗帝国的皇帝,也会冠以这个称号。”

        果然,一位天使,“死神”领域的天使……阿尔杰自动忽略了后面那种可能,毕竟根据“扮演法”,拜朗帝国灭亡前,皇帝的位置肯定会由序列2的天使把持,而能让“地狱上将”毫无反抗地变成格尔曼.斯帕罗的秘偶,绝非单纯的“称号”能够办到。

        就在这时,阿尔杰突然联想到了一件事情,让他印象极为深刻的事情:

        “飓风中将”齐林格斯在逃跑成功后,僵立在了人工湖泊旁,脸庞飞快腐烂,血肉一块接一块地掉落,就连眼珠都脱离了头部。

        这毫无疑问源于“死神”领域强大力量的伤害,而阿尔杰事后确认,这是“愚者”先生眷者做的。

        能让一位海盗将军,携带着厉害封印物的海盗将军,这样快速,这样没有一点抵抗能力地死去,出手者的层次和位格可想而知!

        风暴教会的“神之歌者”斯内克大主教当场就判断这是一位“死神”途径高序列强者做的,并且不是他认识的那位。

        阿尔杰对此没有疑问,初步相信这是序列4或者序列3的半神,也就是圣者做的,并因“愚者”先生手下一位眷者就是高序列而震惊惶恐。

        现在,他悄然却艰难地吞了口唾沫,认为自己当初还是低估了“愚者”先生,低估了那位眷者:

        对方不是圣者,而是地上天使,与各大正神教会的三重冠冕者位居一个层次!

        ——三重冠冕在宗教领域代指各大教会的教宗、教皇、牧首。

        一位“死亡执政官”做眷者……“愚者”先生虽然自己还在复苏当中,但能动用的力量并不少啊……阿尔杰思绪沸腾,眸光闪烁,短暂不知该说点什么。

        “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察觉到了他的沉默,主动开口道:

        “你似乎想起了什么。”

        阿尔杰斟酌了两秒,含糊说道:

        “据我所知,‘愚者’先生的眷者里,有一位死亡天使。”

        这就对应上了……嘉德丽雅似自言自语般说道:

        “‘世界’承诺的神话生物血液难道就来自这位死亡天使?”

        “或许。”阿尔杰虽然觉得“星之上将”的推测没有问题,但还是习惯性不做肯定的答复。

        嘉德丽雅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

        “今晚7点半到8点,开始行动。

        “如果你能参与,就和我一起过去。”

        终于调查清楚“工匠”那边的状况了?阿尔杰暗中松了口气,略感疑惑地问道:

        “为什么是晚上7点半到8点间?”

        这并不是最适合隐秘行动的时间段,一旦出现什么纰漏,官方非凡者很快就能察觉,并迅速赶到。

        嘉德丽雅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厚重眼镜,笑容略显复杂地回答道:

        “因为那是他们的晚餐时间。

        “而他们今天的晚餐是蘑菇。”

        这有什么联系……经验丰富的阿尔杰发现自己竟然听不懂“星之上将”潜藏的话语了

        …………

        东拜朗,茂密而湿热的丛林里。

        克莱恩故意偏离主要道路,来到了无人区域,预备等会让秘偶路德维尔主动取下脸上戴着的那张银白色面具。

        这不仅是由于他好奇,还有现实的因素——那张银白面具太过显眼,如果不做处理,不管他再怎么伪装“地狱上将”,都没法不让别人注意。

        “秘偶大师”最大的困扰应该就是秘偶的身份问题了……越是厉害的秘偶,生前肯定越为出名,随身携带必然存在暴露的风险……如果不是当时没处理“黑色郁金香号”的海盗,倒是有办法做一定的规避,比如,让路德维尔继续做船长,我伪装成他的下属,对“无面人”来说,这很简单……克莱恩感慨之余,继续穿行于丛林间。

        他周围蚊虫众多,却没有一只来骚扰他,全部围着“地狱上将”路德维尔打转,想要吸取血液,却什么都无法得到。

        ——克莱恩将那枚招惹蚊虫的“绿华”戒指分配给了新秘偶,因为它的效果被“血之花”戒指完全覆盖,“赢家”恩佐同时戴两枚意义不大,另外,克莱恩确认路德维尔情况特殊,不是那么害怕蚊虫叮咬。

        又走了一阵,克莱恩看似随手地抛了枚硬币,停下了脚步。

        他考虑了几秒,决定先把另外一件事情弄完再揭开新秘偶的面具,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确认面具下隐藏的危险究竟有多大。

        掏出相应的物品,克莱恩快速布置起仪式,将那个无线电收报机从灰雾之上转移到了现实世界。

        他要联络“魔镜”阿罗德斯!

        他离开古拉因城前,已支付350镑从“魔术师”小姐那里获得卡尔德隆城的灵界坐标,并得到了那里非常危险的提醒,所以打算从两条渠道获取更多的情报,以准备“狩猎行动”。

        那两条渠道,一是问“魔镜”,二是问“红光”——在阿兹克先生很长一段时间都将沉眠的情况下,克莱恩决定不再犹豫,主动地拓展“人脉”,至少不能吊死在“黑夜女神”这一棵树上,总得找点力量来平衡,而相对友善的灵界七光就是目前最好的对象!

        随着那台无线电收报机的出现,周围丛林霍然变得阴冷晦暗,就仿佛灵界在这里与现实有了交融。

        也就是十来秒的工夫,哒哒哒的声音响起,虚幻的白纸缩头缩脑地吐了出来:

        “伟大的至高的超然的主人,您忠诚的谦虚的卑微的仆人阿罗德斯应您召唤而来。

        “这里暂时没什么危险,您觉得呢?”

        看见那充满谄媚劲的称呼,克莱恩无声松了口气,终于确认连通的是“魔镜”阿罗德斯。

        他之前非常害怕白纸上出现“我想给你生孩子”等内容。

        当然,他提前有在灰雾之上占卜过联络“魔镜”阿罗德斯的危险程度,得到了没什么问题的答案,但“欲望母树”干扰他占卜成功的例子在前,自身解读潜入圣赛缪尔教堂查尼斯门后的启示出现错误于后,他委实不敢太过放心。

        “确实。”克莱恩矜持点头,转而问道,“你对灵界卡尔德隆城有什么了解?”

        哒哒哒,一截虚幻白纸犹犹豫豫地离开了无线电收报机:

        “我对那座城市看得不太清楚,不知道里面具体的情况,只能确认曾经有圣者陨落在那里,也有某些天使、‘旅行家’和灵界生物曾经进去探索,相对顺利地活着离开,但都没什么太大的收获。

        “还有,我知道那座城市的来历。”

        不等克莱恩追问,哒哒哒的声音里,虚幻的白纸吐出了更多:

        “它曾经的名字是‘死者之城’,是古神,不死鸟始祖格蕾嘉莉的地上神国。

        “自从这位古神开辟出冥界,祂的神国就转移到了那里,‘死者之城’逐渐成为祂后裔和信众的圣地。

        “格蕾嘉莉这位古神被远古太阳神重创破碎前,将这座城市拔起,丢到了灵界深处,那里的居民再也没谁出来。卡尔德隆这个名字来源于最早进入的那位亚伯拉罕家族天使,这在亡者之语里的意思是‘未知的魂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