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往下的城市

第一百九十四章 往下的城市

        “真的感觉有点急躁,但也不是那么易怒……”戴三重冠冕穿深蓝法衣持“海神权杖”的克莱恩认真审视了下自己的状态。

        这意味着“暴君”牌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海神权杖”的负面效果,但并不是完全抹除。

        克莱恩借助冥想平复了下情绪,转而望向角落里的杂物堆。

        “《格罗塞尔游记》?这是我目前最强的防御物品,而且还有奇妙的用处,但问题在于,它是另一位古神,‘空想之龙’安格尔威德制造的,按照小‘太阳’的说法,这位巨龙王曾经和卡尔德隆的主人,远古死神,不死鸟始祖格蕾嘉莉在一个阵营,没谁知道这‘游记’是否会激发不必要的变化……谨慎为重,还是不要带比较好。

        “和阿兹克铜哨类似,那个变异的纸人也不能容纳,它有人造死神残余的气息……这或许会在探索卡尔德隆时带来某种威慑,但也潜藏极大的隐患。

        “‘光之祭司’的非凡特性?这能有效克制亡灵,是‘死者之城’居民们的天敌,可只是材料,还未制作成神奇物品,能发挥的作用相当有限,负面影响又极为严重,对魂体状态的我非常不友好,另外,闪电同样可以‘净化’亡者,拿着‘海神权杖’和‘海之言’的情况下,也没必要再带上‘光之祭司’的非凡特性了……”克莱恩脑海内一个又一个念头闪过,排除掉了杂物堆里剩余的物品。

        他戴着人皮手套的左掌,持握住“海神权杖”,右手轻轻一抬,就让“海之言”手杖主动飞起,落入了掌心。

        紧接着,做教皇打扮的克莱恩改变了魂体的容貌,让五官都藏到了三重冠冕的阴影中。

        他缓缓站了起来,深蓝法衣随风轻动,白骨权杖光彩夺目。

        只是一个迈步,“暴君”克莱恩就通过“召唤之门”,从烛火里走出,来到了现实世界,置身还算宽敞的盥洗室内。

        将“窃运者”符咒和“丧钟”左轮容纳入体内后,他开门回到客厅,操纵“赢家”恩佐过来,接手了“海之言”黑杖。

        想了想,克莱恩又把“丧钟”左轮抽出,递给了“地狱上将”路德维尔。

        做完这一切,他带着两个秘偶,依靠“旅行”这个非凡能力,直奔“魔术师”小姐提供的那个灵界坐标而去。

        这一路较为顺利,“暴君”气息让沿途奇形怪状的灵界生物们不敢靠近,甚至不敢直视,没用多久,克莱恩就抵达了目的地。

        他眼前的场景与灵界其他地方没本质区别,浓郁鲜明的各种色块重叠,些许薄雾弥漫在部分地方,各个幽深处,一双双眼睛相继移了开去。

        教皇法衣附带的披风轻微摇晃中,克莱恩略作分辨,就让“赢家”恩佐和“地狱上将”路德维尔进入了一团看起来很稀薄很正常的雾气。

        霍然之间,他借助两个秘偶获得的视野一下开阔,映照出了一座只有神话传说里才能出现的恢弘城市。

        这城市与正常不同,没有向高处发展,而是一圈又一圈往地底深坑的尽头延伸,整体给人倒立的陵寝感。

        它里面的建筑有各种各样的风格,但都一样的奇异,它们有的是高耸的苍白石柱,顶端打磨出了巨大的单体房屋,有的长长方方,房门开在屋顶,窗户一扇没有,有的建在地底,入口处立了一个墓碑,有的用白骨搭建,凌乱支离。

        而距离地底深坑尽头越近,建筑物保存得越为完好,越是靠近上方,越多坍塌之处,充满了时光带来的衰亡和破败感。

        克莱恩让两个秘偶停下了脚步,站在城市的边缘,俯视着一切,可却看不清最底部的建筑究竟是什么样子,那里笼罩着深沉的黑暗,似乎已几千年几万年没有光线照入。

        短暂的察看后,“赢家”恩佐主动低下脑袋,用古赫密斯语低哑诵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他话音刚落,身在卡尔德隆城外的克莱恩耳畔就响起了虚幻层叠的祈求声,并分辨出这来自一位嗓音刻意沙哑的男子。

        “是秘偶刚才的祷告……”克莱恩松了口气,微不可见地无声自语道,“这说明卡尔德隆城没有屏蔽灰雾,至少外层区域没有屏蔽灰雾,我可以进去了。”

        他话是这么说,却一点也不急迫,转而操纵起“地狱上将”路德维尔,让他抬起左臂,张开了手掌。

        虚幻的光芒霍然爆发,接着以一点为圆心,向内塌陷,形成了一扇对开的青铜大门。

        这大门略显模糊,极为虚幻,表面布满数不清的神秘花纹,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死寂和深沉感。

        吱呀一声,神秘的青铜大门向后挪动,裂开了一道缝隙。

        通过这缝隙,克莱恩看见了一片最深最沉的黑暗。

        黑暗里,苍白涌动,时而卷起,时而下落,就像一条奔流于无光夜晚的河流。

        它的两侧,隐约呈现出一根根巨大而苍白的石柱,与卡尔德隆城内存在的那些极为相似,却又更加夸张。

        就在这时,一双双透明的眼睛,一张张难以名状的面孔,陡然冒出,挤满了虚幻青铜大门的那条缝隙,迫不及待地想要通过。

        克莱恩眼睛略微刺痛,连忙让秘偶路德维尔握起了左掌。

        哐当!

        那布满神秘花纹的虚幻大门被无形的力量推动,一下合拢,消失在了“赢家”恩佐的视线里。

        “这隔离生与死,通往冥界的神秘大门似乎被改变了指向,门后不再是冥界,而是卡尔德隆城的核心区域,地底坑洞的最深处?”戴三重冠冕穿教皇法衣拿“海神权杖”的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这样一来,死灵领域的很多能力在卡尔德隆城将被重写,出现异变。

        有了这方面的认知,克莱恩再次让“地狱上将”路德维尔抬起了左臂。

        这秘偶的左半身迅速虚幻,有点点阴绿呈现,仿佛变成了怨魂或是幽灵。

        他的胳臂和小臂不再遵守现实规则,猛然延伸出很长一段距离,掌心异常苍白,有虚幻的脸孔凸显。

        那脸孔嘴巴半张,舌头尖如蛇芯,覆盖满了白毛。

        这舌头一下弹出很远,给人不够真实的感觉,仿佛能直接钻入人体,吸取出灵魂。

        “果然,路德维尔借助体内那冥界生物获得的‘死神使者’能力出现了变异,不仅更加厉害了,而且从隔空抽取灵体变成了直接吸食……”克莱恩立在卡尔德隆入口处,让“地狱上将”这秘偶将“死神”领域的各种非凡能力分门别类地展示了一遍,把握到了它们与正常情况的不同之处。

        其中,共同点是都变得更加强大了!

        然后克莱恩又让“赢家”恩佐用本身的特殊和“血之花”戒指、“海之言”手杖附带的种种能力做起实验,得出了一个又一个结论:

        “命运方面未受影响……

        “雷击闪电受到压制,弱了不少……

        “无法飞得太高……

        “风刃、歌唱、幻鳞、平衡、水幕等能力没有变化……”

        随着这些实验的结束,克莱恩让“赢家”恩佐、“地狱上将”路德维尔沿着入口处的苍白阶梯,一步步下行,靠近了卡尔德隆城最边缘的区域,那里的建筑已全部坍塌。

        快到两百米距离时,克莱恩抬起右手,按了下三重冠冕阴影中的脸孔,然后,持握着“海神权杖”,迈步踏入稀薄的雾气。

        脑袋略有眩晕,眼前场景突变,他已然进入了“死者之城”卡尔德隆。

        忍耐着内心的急躁情绪,克莱恩让左掌手套一下变得深沉。

        他的身体随之虚化,染上了暗色,变成了阴影,只有手中的“海神权杖”依旧散发出或银白或青蓝的光芒。

        利用魂体的遮挡和“暴君”牌的压制掩盖住了这一点后,克莱恩向斜前方一飘,融入了坍塌建筑的阴影里,隐蔽地跟在两个秘偶身后,对卡尔德隆外层区域做起初步的侦察。

        穿行之中,克莱恩逐渐察觉到了点异常:

        这里太安静了!

        安静到如同整座城市都已经死去,连虫豸都未幸存!

        而按照“魔镜”阿罗德斯和“红光”艾尔.莫瑞亚的说法,当初不死鸟始祖格蕾嘉莉将卡尔德隆拔起,扔到灵界深处时,并未提前让城里的居民离开,平时偶尔也会有些灵界生物进入。

        可此时,这外层区域别说活动的生灵,就连骷髅,活尸,乃至单独的一两根非建筑骨头,都没有!

        克莱恩精神愈发紧绷,借助“赢家”恩佐和“地狱上将”路德维尔的视线,更加仔细地打量起四周。

        这个过程中,“他”的目光扫过了一根折断的苍白巨柱,看到那顶端破碎的古老房屋内有黄金打磨出的圆盘。

        圆盘光滑的表面映照出了一道人影,但对应的不是“赢家”恩佐,而是戴三重冠冕穿深蓝法衣的克莱恩自己!

        这克莱恩体表阴气森森,脸庞一片苍白,眼中毫无神采,似乎已死去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