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情报的问题

第十七章 情报的问题

        据伦纳德了解,在第四纪图铎帝国的大贵族里,亚伯拉罕家族是排在第一位的,胜过有“渎神者”在的阿蒙家族,当然,他不确定所谓的阿蒙家族,会不会完全由那位神子的分身组成,不存在别的成员。

        “魔术师”小姐竟然是亚伯拉罕家族的重要成员……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简单啊……这就是所谓的主角聚会?伦纳德先是感叹,继而自嘲了一句。

        “太阳”戴里克没有发言,也未展开联想,认认真真听着“世界”先生的描述,以及“魔术师”“隐者”两位女士的对话,将它们牢牢记在了心里。

        于他而言,其余成员所在的“外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和自己和白银城关系不大,唯有天使之王相关,值得重视,毕竟,无论“命运天使”乌洛琉斯、“暗天使”萨斯利尔,还是“红天使”梅迪奇,都在白银城周围区域留下了痕迹,“时天使”阿蒙更是亲自登场,带来了无法言喻的恐怖。

        等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戴里克才忍不住思考一些问题:

        凡有言,必被知……我该怎么把这方面的消息告知首席呢?或者,暂时不说也没问题,只提阿蒙是造物主之子,祂还有位兄弟,与“空想之龙”在同一条途径……

        如果,白银城遇到了无法对抗的灾难,我念出了亚当的名字,祂能听到吗?祂能进入被神遗弃的这片土地吗?

        想到这里,戴里克顿时有些惭愧,因为即使真有类似的情况,他念出的也应该是“愚者”先生的尊名。

        这时,“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又开口道:

        “‘战争天使’梅迪奇虽然早已陨落,但并没有彻底逝去,祂遗留的精神与索伦、艾因霍恩两大家族的先辈残魂糅合,衍化成了一个恶灵。在因斯.赞格威尔之死里,有出现它的身影。”

        克莱恩专门点出这件事情,一是通过伦纳德,将相应的情报传递给黑夜教会,二是提醒“倒吊人”注意,毕竟这位先生去过两次班西,说不定会与“红天使”恶灵产生一些命运的纠葛。

        那个恶灵是“战争天使”梅迪奇?伦纳德震惊的同时并没有太错愕,他刚才就有猜测当时肯定不止亚当这么一位大人物登场!

        然后,他从“战争天使”与“空想天使”两个称号的对比出发,怀疑恶灵生前是位天使之王。

        而这样一个恶灵,在“窃运者”符咒的影响下,竟然没怎么反抗就被送入了冥界!

        老头的位格或许比我之前想象得高……嗯,恶灵在我和戴莉女士抵达前,肯定有受到亚当,甚至“愚者”先生的削弱,否则根本不是我们能对抗的敌人……对了,那个时候亚当在做什么,整场战斗都没看见祂出现……难道,还有位天使之王层次的大人物纠缠住了亚当?伦纳德心中波浪翻滚,竟忘记了观察其他成员的反应。

        “战争天使”梅迪奇……祂陨落后衍化成了恶灵……班西是祂后裔居住的地方……祂是救赎蔷薇的创建者之一……“倒吊人”阿尔杰迅速就将一系列的信息串连了起来,明白了很多事情:

        “我在班西港电报局看见的那副壁画应该就是这恶灵绘制的!

        “‘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让我去班西港查探痕迹,为的就是把握这恐怖恶灵的行踪,免得后面的计划无法进行。

        “还好,我当时没有毁掉那壁画,要不然很可能被那恶灵注意……”

        阿尔杰松了口气的同时,愈发警惕,打算接下来让“幽蓝复仇者号”远离班西港,转向苏尼亚海北面,调查“世界”之前委托的另一件事情。

        “正义”奥黛丽和“隐者”嘉德丽雅等成员都专心听着记着,没做太多的联想,因为“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讲述的那件事情本身就包含了最重要最关键也相当丰富的信息,而他们缺乏额外的经历和知识,无法将问题扩展开来。

        将需要注意的这些消息分享之后,“世界”低哑一笑道:

        “差不多就这样。”

        场面短暂静默了一阵,“月亮”埃姆林微挺背部,目视前方道:

        “族内有位大人物即将抵达贝克兰德,点名要见我。”

        他停了一下,见其余成员没有回应,才清了清喉咙道:

        “我该怎么应对祂?”

        祂……又是一位天使……“星星”伦纳德莫名有点麻木,旋即注意到了一个问题——“月亮”先生提到了“种族”这个概念,而且他有着红色的眼睛。

        伦纳德怔了怔,暗自想道:

        “这是一位血族?

        “血族……他该不会是丰收教堂那个埃姆林.怀特吧?他和克莱恩的大侦探身份走得很近!”

        伦纳德忍不住多看了“月亮”的侧脸和身形几眼,越看越是熟悉,几乎可以确认。

        埃姆林毫无疑问察觉到了“星星”的打量,就如“正义”奥黛丽又错愕诧异又略感兴奋地确认“星星”先生突然发现他自己认识“月亮”先生一样。

        我刚才说错话了吗?“星星”这家伙好像有点吃惊……他在现实世界认识我?我认识他吗?“月亮”埃姆林脑海内瞬间闪过了一连串的念头,下意识想活动鼻翼,嗅一嗅隔壁新成员的味道,却被灰雾阻碍,难有收获。

        他一边环顾四周,等待“倒吊人”、“隐者”和“世界”给出分析和建议,一边努力地回想自己有没有见过类似“星星”的人。

        渐渐的,他有了点熟悉的感觉,可又因为没深刻的印象,一时难以记起。

        这个时候,“正义”奥黛丽却在想另外一个问题:

        “世界”先生和“星星”先生认识,“星星”先生又认识“月亮”先生,那么,“世界”先生会不会也认识“月亮”先生?

        她下意识打量了青铜长桌最下方几眼,没能从“世界”格尔曼.斯帕罗那里“读”出太有用的信息。

        而“倒吊人”阿尔杰经过几秒的思考,侧头看向“月亮”,斟酌着开口了:

        “‘愚者’先生刚才说过,时代改变了,虽然你们血族的大人物未必知道事情的原委,但以他们的层次或多或少应该会有一点察觉,从而预备做出应对。

        “那位大人物点名见你,既是试探,也是观察,你像平时那样表现就行了,但后续可能会有一点考验,一些任务。”

        和我想的一样,第二步的考验和任务来了,不知道始祖会给予什么启示……“月亮”埃姆林轻轻颔首,对“倒吊人”道:

        “谢谢。”

        见刚才的问题已得到解答,忍耐了一阵的“魔术师”佛尔思主动开口道:

        “‘月亮’先生,你给予的废弃古堡情报很有问题。

        “那里确实有两个古老怨灵,但地底还存在着一扇门,那扇门后封印着强大的堕落力量,只要进入古老怨灵所在的区域,就会被它侵蚀。”

        这……“月亮”埃姆林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并未恼怒,反倒觉得“魔术师”小姐的表述没有问题:

        既然提供情报的人知晓那里有两个古老怨灵,没道理会忽视那扇门!

        作为一名有修养的高贵血族,埃姆林从来不希望因自己的错误或疏忽,让别人蒙受损失或伤害,对此相当介意,他想了想,郑重说道:

        “我会调查情报的来源,给你一个交代。”

        “魔术师”佛尔思因为已经平安归来,对此也不是太在意,“嗯”了一声,表示会等待结果。

        至于“愚者”先生的救助之恩,由于每个月都会发生一次,甚至两次,她已经计算不过来,只想着“愚者”先生以后怎么吩咐,自己就怎么做。

        听完他们的对话,“正义”奥黛丽有些关心,又有些好奇地问道:

        “知道是什么带来的堕落力量吗?”

        “魔术师”佛尔思摇了摇头:

        “不知道。”

        见“愚者”先生未出言提示,自己目前又没有罗塞尔日记可以交换那张“亵渎之牌”是什么的答案,奥黛丽收回目光,专心地旁听着别的成员交流。

        过了一阵,学习部分完成,塔罗会步入了尾声,众位成员站起,向青铜长桌最上首行礼告辞。

        这一次,伦纳德没再表现得那么迟钝。

        深红光芒消散,他回到了现实世界,眼前摆放着一只还未戴上的红手套。

        就在这时,他脑海内突然响起了一阵略显苍老的声音:

        “你刚才是,去了谁的梦境?”

        老头醒了……伦纳德先是一喜,旋即松了口气。

        他没立刻回答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的问题,斟酌着开口道:

        “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某一刻的道恩.唐泰斯是阿兹克.艾格斯,是他利用某些物品伪装成的?”

        知晓道恩.唐泰斯是个公共身份后,他就对老头之前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因为这位寄生者是通过阿兹克.艾格斯与道恩.唐泰斯外貌、气息截然不同给出的结论,而要知道,“愚者”先生的眷者不可能每一位都和道恩.唐泰斯长得一样,每一位都是“占卜家”途径的非凡者,所以,既然弄出了这么一个公共身份,就说明他们掌握着能变成他人的神奇物品或封印物,再加上“眷者”古老气息的干扰,天使出现误判也不是不可能。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沉默了两秒道:

        “你提醒了我,阿兹克.艾格斯确定有一张可以让他变成任何人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