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短暂的危机

第十九章 短暂的危机

        小楼顶层,一位黑发褐瞳,着深色衣物,二十七八岁模样的男子俯视了不远处的军火交易一阵,忍不住开口道:

        “他找的竟然是梅桑耶斯?噢,风暴在上,阿尔弗雷德,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我们自己去做这个任务,就算扣掉各方面的开销,也至少能赚两万镑!”

        这男子旁边是位穿黑色风衣的年轻人,二十三四岁,金发灿烂,蓝眼如湖,长得相当不错。

        被称为阿尔弗雷德的他闻言摇了下头道:

        “不行,那太显眼了,梅桑耶斯的立场一直很模糊,在弄清楚他的态度前,贸然找他谈军火交易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道恩.唐泰斯能赚这两万镑,就是因为他敢冒险。”

        黑发褐瞳的男子顿时“呵”了一声:

        “率领几十个人就敢袭击上千人军队的阿尔弗雷德.霍尔竟然说自己不敢冒险!”

        阿尔弗雷德瞥了他一眼道:

        “帕格尼,这不是同样的事情,那次是因为我有把握端掉他们的指挥部,而一旦没有了组织,一千个溃散的士兵也许还没有一千头猪厉害。

        “另外,这次的交易本身就是一种试探,是建立联系铺设‘管道’的一部分,如果由我们完成,那下次找谁呢?下下次呢?一直做下去,总会暴露身份,那样一来,外交就被动了,而且,随着交易的深入和扩大,说不定会引来某些势力的半神注视,到时候就危险了。”

        “哈哈。”帕格尼笑道,“半神哪有这么空闲,会关注这种小规模的军火交易?每个势力的半神都只有那么一些,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们去做!”

        “我知道,我只是举个例子。”阿尔弗雷德沉稳回应。

        帕格尼没再纠缠这方面的事情,重新将目光投向了仓库外面的道恩.唐泰斯:

        “这位先生据说很慷慨,到贝克兰德没多久就向黑夜教会捐赠了价值一万多镑的股份,这就是你经常说的前期投资?

        “还有,他好像和你妹妹在同一个慈善基金会工作,啧,这样的男人很受少女欢迎啊,长得不错,气质出众,有头脑,有阅历,有手腕,见识过的女人数都不数清却又到了该安定下来的年纪,阿尔弗雷德,你可要多给奥黛丽讲花花公子永远是花花公子,讲品性不端是一生都改正不了的缺点,不能让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被这种家伙窃走。”

        阿尔弗雷德侧头瞪了帕格尼一眼:

        “这种事情不需要我操心,奥黛丽并不是年幼无知的少女,她对世界的认知远比你想象的成熟,而且,我的父亲,我的母亲都在贝克兰德,有足够的能力阻止一些不好事情的发生。”

        说到这里,阿尔弗雷德望了望不远处的军火仓库,顿了顿道:

        “梅桑耶斯那边派来的竟然是哈吉斯,我去和他打个招呼。”

        这种时候不太适合见面吧……帕格尼刚要开口,阿尔弗雷德就已转身走下了楼梯。

        …………

        变成道恩.唐泰斯模样的克莱恩未带仆人,自己拿着镶金手杖,和梅桑耶斯的代表哈吉斯一起,立在仓库门外,看着一箱又一箱的军火被抬出,放上马车。

        就在这时,他似有感应般半转过身体,将目光投向了另外一边。

        映入他眼帘的是位没戴帽子身披风衣的年轻男子,金色的头发斜斜后梳,蔚蓝的眼眸如同晴朗天空下的湖泊,身材修长而匀称,一举一动间自有难以描述的威严感透出,哪怕周围缺乏士兵簇拥,也直观地呈现出权威的意蕴。

        “阿尔弗雷德!”哈吉斯也注意到了这位先生,略感惊喜地开口喊道。

        阿尔弗雷德……“正义”小姐的二哥……这种感觉,很像“仲裁人”途径的……克莱恩抬起右手,取下头顶的礼帽,将它按在胸前,以示致意。

        阿尔弗雷德.霍尔与哈吉斯打过招呼后,转而看向道恩.唐泰斯:

        “你的品格在贝克兰德广为传颂,就连身在东拜朗的我,也听说了。”

        品格?贩卖军火的品格吗?克莱恩腹诽了一句,呵呵笑道:

        “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

        “我想不用自我介绍了吧?哈吉斯应该对你说过我。”

        “是的,霍尔上校。”克莱恩微笑回应,“我也是来到这里,才知道奥黛丽小姐还有位哥哥身处南大陆,在军队服役,立下了不少功劳。”

        阿尔弗雷德的目光扫过道恩.唐泰斯的脸庞,岔开话题道:

        “我原本以为你会趁机在‘鲁恩慈善助学基金’工作,没想到你竟然选择了来南大陆。”

        克莱恩保持着刚才的笑容道:

        “对一个外来者而言,要想真正地进入原本的圈子,仅靠捐款、慈善、宴会和跳舞,是很难办到的。”

        阿尔弗雷德“嗯”了一声:

        “很理智。”

        又寒暄了几句,他向哈吉斯询问道:

        “前段时间库克瓦城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很严重。”

        哈吉斯堆起笑容道:

        “我并不清楚,当时我们都躲到了将军府邸的地底,只是后来听人说,复活广场区域出现了雷暴。”

        “雷暴?”阿尔弗雷德的视线再次转向了道恩.唐泰斯。

        克莱恩点了下头道:

        “确实,我住的旅馆离复活广场不是太远,有看见接连不断的闪电劈到那里,这一切都发生在白天。”

        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又移向了哈吉斯:

        “最后的现场是什么样子?”

        “大部分地方坍塌破碎了,到处都是雷劈的痕迹。”哈吉斯未做任何隐瞒。

        阿尔弗雷德轻轻颔首,指了指旁边,对哈吉斯和道恩.唐泰斯道:

        “我还有些事情,以后有机会见面再聊。”

        “下次见。”克莱恩礼帽回应,就像身处社交场合,而不是军火仓库外。

        他正待目送阿尔弗雷德.霍尔离开,身体微动,脑袋忽然侧向了另外一边。

        …………

        东西拜朗到处都有的原始丛林内,一道人影弯着腰背,缓缓勾勒了出来。

        他脸庞多肉,皮肤偏棕,衣物宽松,腰挎刺剑,手里拿着一张银白色的面具。

        左右看了一眼,这人影一点点站直了身体,俨然就是之前进入冥界的“地狱上将”路德维尔。

        不过,此时的他,眼眶里燃烧着两团血红色的火焰,与以往截然不同。

        “好饿……”路德维尔嘴巴张开,发出了一声仿佛来自胸腔内的叹息。

        他随即将目光投往某一个方向,自言自语道:

        “那里有这具秘偶的主人,命运让他们再次相会了。

        “他身上有一件‘猎人’途径的物品,正好可以提供补充。”

        话音未落,路德维尔左边脸颊上陡然裂出了一张血淋淋的嘴巴,张合着道:

        “梅迪奇,我们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存在的问题!这个秘偶与主人彻底失去联系后,已经等于真正死去,残余的灵很快就会回归冥界,无法再维持身体,而没有了他体内冥界的支撑,我们将不可避免地开始弱化,直至消散!”

        “对,当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别的‘看门人’。”路德维尔右边脸颊上也出现了一张嘴巴。

        “红天使”梅迪奇顿时呵了一声:

        “索伦,艾因霍恩,你们两个过去是女人吗?天使的位格都被你们丢到马桶里去了!那个家伙能几次对抗‘0—08’的安排,说明他绝不简单,有这个机会锁定他,怎么能放过?等到这个秘偶完全逝去,就再没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了!

        “而且,他身上的‘猎人’途径物品可以有效提升我们的存在时间,等解决了他再找新的‘看门人’也不迟。”

        路德维尔左脸的血淋淋裂口当即嗤笑了一声:

        “梅迪奇,你的脑子都献祭给‘真实造物主’了吗?那家伙明显已经晋升,以我们目前的状态,要击败一个‘诡法师’不难,想杀掉他却几乎没有可能!”

        梅迪奇没有恼怒,低沉笑道:

        “这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只要你们让我诵念主的尊名,立刻就会有帮手过来,说不定还自带‘看门人’。”

        路德维尔右脸的嘴巴立刻张合道:

        “索伦,我们联合对抗他,去寻找‘看门人’。”

        “好。”路德维尔左边的嘴巴毫不犹豫回应道。

        “红天使”梅迪奇见状,哈哈笑道:

        “你们两个果然上当了!我的计划已经成功,我确定你们两个以前是女人!”

        路德维尔左右两边的嘴巴分别低吼道:

        “闭嘴!”

        “哼,我们糅合在一起有两千年了,还不清楚你的伎俩?不用挣扎了!”

        说话声中,“地狱上将”路德维尔周围的颜色瞬间变浓,层叠在了一起。

        他已是进入灵界,开始穿梭。

        …………

        军火仓库外面,克莱恩终于收回了视线,危险预感已是消失。

        ——刚才那一刻,他竟莫名心惊肉跳,却又无法于脑海内呈现相应的画面。

        “什么情况?”克莱恩无声自语了一句,不再等待,将手中的皮箱扔给了交接的那位军官,然后对旁边的哈吉斯道,“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可以把尾款给我了。”

        他指的是一个装满金条和金币的沉重箱子。

        哈吉斯本来还打算在交割完成后,与道恩.唐泰斯喝上一杯,庆祝事情圆满成功,并商量一下以后可能存在的交易,没想到对方竟这么急着离开。

        “好,就在那辆马车上。”他指了指道。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阿尔弗雷德也略感诧异地回头望了过来,不明白道恩.唐泰斯为什么突然不按预定的流程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