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纳斯特的回忆

第二十六章 纳斯特的回忆

        等到压力纾解,克莱恩才随意拉了张椅子过来,就摆在门口,与“五海之王”纳斯特隔着一个大厅相对而坐。

        虽然那位海盗王者身高超过1米90,坐在黑色半高台上,呈居高临下的态势,但克莱恩却一点也不落下风,反手将高高的礼帽重新戴上了。

        短暂的静默之后,有正统白枫伯爵封号的纳斯特嗓音威严地开口道:

        “给我一个回答你问题的理由。”

        克莱恩薄薄一层的身体悠闲后靠道:

        “理由就是,当你将来需要和我交易的时候,不用听到类似的要求。”

        纳斯特黑色眼眸内的暗红光芒跳跃了一下,转而说道:

        “这个世界上还活跃的圣者,我基本认识,但这不包括你。”

        克莱恩摩挲了下覆盖住脸庞的羽毛面具,笑了笑,不答反问道:

        “你见过查拉图吗?”

        “我曾经在罗塞尔大帝的宫廷内见过祂两次,也与不少密修会的成员接触过。”“五海之王”纳斯特以平铺直述但极有威严的语气回答道。

        不少密修会的成员……有空介绍大家认识认识……克莱恩忍不住在心里嘟囔了两句。

        他随即微笑道:

        “我也见过查拉图。”

        纳斯特抬手抚摸了下不长的黑色胡须,本就高大的身影似乎有膨胀一些,将整个船长室压得气氛沉凝,昏暗无光。

        过了好几秒,他以俯视的姿态盯着克莱恩道:

        “我对罗塞尔大帝的印象很简单:

        “再没有人比祂更适合成为‘黑皇帝’。”

        他没解释“黑皇帝”的具体含义和指向,未管对面的那位半神能不能听懂。

        这样啊……从“五海之王”的话语看,虽然大帝在日记里表现出的是到了末年,才下定决心,往“黑皇帝”途径转,并做了相应准备,但实际上,他很早就有一定的认知和倾向,不知不觉展现了出来,提前做了不少布局……克莱恩有所恍然地想道。

        他相信“五海之王”纳斯特对罗塞尔大帝的认知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毕竟只见过两面,于是转而问道:

        “大帝晚年,是否有让你或你的父亲去做什么秘密之事?”

        纳斯特头顶的尖塔皇冠晃动了一下,低沉说道:

        “曾经有人向我提过同样的问题。”

        克莱恩笑了一声,大胆猜测道:

        “贝尔纳黛?”

        “对。”纳斯特双手扶住铁黑色王座的两侧道,“那个时候,她还很年轻,不够成熟,竟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以罗塞尔大帝晚年的位格和层次,有什么秘密之事是交给我和我的父亲去做,比祂自己谋划,暗中行动,更加能保密的?”

        这是在说我和当初的贝尔纳黛一样不成熟……克莱恩叹息笑道:

        “对关心这方面事情的人来说,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也不愿意放过。”

        这也就是他用幻术隐藏客轮后还要来见“五海之王”的原因。

        他想在现实世界寻找灰雾之上那扇光门的线索,除了想办法确认第三位穿越者是谁,还得深入调查罗塞尔大帝之事,这是必然的选择!

        “五海之王”纳斯特眸中的暗红光芒收缩又膨胀了一下:

        “你和罗塞尔大帝是什么关系?”

        克莱恩想了想,喟叹道:

        “算是老朋友吧。”

        毕竟那扇神秘光门之上,两人对应的蚕茧就算不是左右“铺”,也只隔了一个阻碍,挂在一起成百上千年。

        这是现实层面的关系,而心理层面,阅读了那么多大帝日记的克莱恩早不知不觉将对方视作真正的老乡,与他有着同样的情感归宿和身份认同。

        纳斯特凝望了坐在门口,薄如书册的半神一阵,收回目光,低沉开口道:

        “还有什么问题?”

        克莱恩早有准备,语速不疾不徐地问道:

        “在你心里,晚年的罗塞尔大帝有什么异常之处?”

        额头皱纹略显的纳斯特沉默许久道:

        “我对祂了解不多,发现不了什么异常之处。

        “唯一让我觉得奇怪的一点是,我和我的父亲几次面见祂的时候,祂都会站在靠西边的那扇落地窗前,凝望远方,这有的发生在早晨,有的在中午,有的在傍晚,而那个房间,并不是只有那一排落地窗。”

        “西边……远方……迷雾海吗?”克莱恩似自言自语似寻求确认般开口道。

        他记起了大帝在日记里提过的那个神秘的原始岛屿,记起了藏在迷雾海某处的深渊。

        “五海之王”纳斯特轻轻颔首道:

        “这也是我的猜测。”

        呼……克莱恩无声吐了口气,考虑了下,站起身道:

        “我的问题问完了,请原谅我的冒昧来访。

        “伯爵,不知道在哪方面的交易上,我能帮上忙?”

        他这是在履行刚才的承诺。

        “五海之王”纳斯特默然了两秒道:

        “替我找到对应‘黑皇帝’的那张‘亵渎之牌’。”

        有那么一个瞬间,克莱恩怀疑对面的海盗王者在试探自己,但旋即觉得一个不知来历的半神和“黑皇帝”牌的持有者很难联系在一起,遂笑笑道:

        “我会尽力的。

        “不过,刚才的问题并不值一张‘亵渎之牌’,如果我能获得,我将用里面的内容逐项和你交易,当然,我也许只能提供那张牌的线索。”

        纳斯特摩挲着铁黑色王座的扶手,不含感情地回应道:

        “就这样。”

        克莱恩再次取下帽子,行了一礼,然后开门离去,返回了甲板。

        在“恐惧子爵”伯德.马斯坦等人的注视下,他抬起了双臂。

        他的身体迅速收缩,脸上的羽毛面具随之铺陈开来,只是两三秒的时间,他整个人就变成了一只正常的红头海雕。

        这红头海雕当即扇动翅膀,斜飞入晦暗的风雨中,消失在了“黑皇帝号”众位海盗的视线里。

        这就是半神啊……伯德.马斯坦仰望着半空,一阵唏嘘。

        虽然到了序列5,再往前迈步,疯狂与失控的倾向会愈发严重,导致非凡者晋升失败的可能极大,但半神半人这个名称依旧诱人,因为只要成功迈出了那一步,就能获得神性,让生命本质出现改变,无论寿命,还是能力,都将完全超出人类范畴,高高在上。

        蒸汽与风帆混合动力的客轮内,克莱恩放弃了对红头海雕的操纵,让它在无人看见的地方坠入大海,成为鱼类的食物。

        而此时此刻,客轮上的乘客们精神都高度紧绷着,因为“黑皇帝号”即将靠拢。

        其实,这是之前几分钟就要发生的事情,但不知为什么,“黑皇帝号”无视了客轮,笔直向前,而客轮又未趁机摆脱,反倒围着“黑皇帝号”绕圈,保持着几百米的距离。

        这样诡异的情况维持了一阵后终于结束,两船相距只剩几十米。

        “黑皇帝号”从侧方越过了客轮,驶入了风和雨交织成的夜色里,一去不回。

        乘客、船员们怔怔看着,隔了好几分钟才明悟了一个事实:

        “黑皇帝号”走了!它没有尝试劫掠!

        部分乘客发出了欢呼,部分泪流满面,部分无力地瘫倒,放松起自己,只有少数人保持着清醒,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充满疑惑,却又无法得出符合所有情况的答案,只能自我安慰道:

        “‘黑皇帝号’应该已完成了一次劫掠,这又是客轮而非货轮,所以对方没有瞧上!”

        庆幸之意弥漫于整艘船上时,道恩.唐泰斯模样的克莱恩将目光投向了北方。

        比起只见过罗塞尔几面的“五海之王”纳斯特,对这位大帝更为熟悉的是另外一位:

        “神秘女王”贝尔纳黛!

        这和纳斯特同为海盗王者的女士最近常出没于贝克兰德!

        “等回到贝克兰德,就让‘星之上将’联络‘神秘女王’,争取尽快和她再见一次面……”克莱恩收回视线,拉上窗帘,躺回了睡床。

        …………

        罗思德群岛海域,“未来号”上。

        “星之上将”嘉德丽雅终于收到了“神秘女王”贝尔纳黛的回信。

        她完全不知道那看不见的信使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但这不妨碍她涌现出喜悦的情绪。

        拆开信封,展开信纸后,嘉德丽雅迫不及待地阅读起抬头之下的第一行内容:

        “那确实是夏尔的后裔……”

        那“工匠”真是罗塞尔大帝的直系后裔啊……不能再放任他与“原始月亮”的信徒混在一起了,得把他带到“未来号”上……嘉德丽雅边思考边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她做出决定后,又想起了那个“工匠”夏尔夫让人头疼的性格和品德,觉得自己有管教的义务和责任。

        略作斟酌,她走至船长室的窗户前,将目光投向了外面。

        一番寻找后,她的视线落到了靠坐在舷侧,咀嚼着蘑菇的弗兰克.李身上。

        “弗兰克。”嘉德丽雅语气如常地喊道。

        挽着袖子的弗兰克立刻从沉思中回神:

        “船长,有什么事情吗?”

        嘉德丽雅郑重说道:

        “之后会给你一个实验助手。”

        弗兰克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纯粹的笑容: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