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海柔尔的决定(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第三十五章 海柔尔的决定(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听完马赫特议员的回答,结合之前掌握的情况,克莱恩初步判断郊外庄园那只老鼠应该就是之前海柔尔身边那位“偷盗者”半神,至于对方为什么会发疯为什么会咬伤海柔尔,那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他微微点头,在胸前顺时针点了四下道:

        “愿女神庇佑她。”

        说完,他越过主人,进入大厅,等待今晚的舞会开始。

        …………

        三楼某个卧室内,海柔尔正有些萎靡地坐在安乐椅上,将双脚蜷缩了起来。

        她左手缠着厚厚的绷带,已经没什么血迹渗透出来,表情沉郁,不见往常的高傲。

        在郊外庄园,被那位化身鼠类的老师突然咬了一口后,她就一直处于类似的状态里,整个人显得浑浑噩噩,不够清醒,似乎被咬中的不是虎口,而是心灵。

        对海柔尔来说,虽然高傲的养成源于从小受到的教育、超过普通人的学习天赋、相当出色的外貌、位于上流社会的家庭和比同龄人成熟不少的想法,但在接触到超自然力量前,这种心态其实还属于正常范畴,没有让她觉得自己与别人完全不同,从本质上就要高过普通人一等。

        所以,那维系着她骄傲,代表着她奇遇,象征着她力量源泉的老师,忽然变得像是一只真正的老鼠,不仅语言发音变得含糊不清,而且还没有理智地咬了她一口,让她受到的打击极为巨大,忍不住怀疑起超自然力量究竟代表的是超越凡人,还是接近怪物。

        思绪纷呈间,海柔尔无意识地将一缕墨绿色的长发拢到了耳后,对楼下传来的悠扬音乐一阵烦躁。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吱呀的开门声,略显迟钝地扭头望了过去。

        进来的是一只毛发光滑水亮的灰色老鼠,它的眼睛比同类更深,接近暗红。

        “海柔尔。”这老鼠低沉开口道。

        海柔尔先是一怔,旋即一喜,连忙翻身站起,脱口而出道:

        “老师,您,您恢复了?”

        她话音刚落,突然看见卧室角落里、阳台入口处、睡床的底部,钻出了一只又一只灰色的老鼠,皆有暗红的眼睛,却仅能发出吱吱的声音。

        海柔尔吓得后退了一步,绊到了安乐椅边缘,身体摇摇晃晃,险些跌倒,好不容易才恢复平衡。

        这个时候,她发现那些红眼老鼠全都不见了,房门也紧紧关着,未曾打开。

        刚才的一切似乎只是她的幻觉,或是因心中忧虑而做的噩梦!

        一阵沉默后,海柔尔抿了抿嘴巴,叹息般吐了口气。

        她重新坐了下来,抬手捏起两侧额角。

        捏着捏着,她眉头微微皱起,总觉得刚才太过恍惚,不够真实。

        深棕色的眼眸略有转动,海柔尔将脖子上戴的那条项链抽了出来,握于掌心。

        这项链的主体是七枚翠绿通透的石头,它们周围镶嵌着一圈细小的钻石,彼此间的距离完全一致。

        此时,其中一枚石头缓缓亮起,散发出了翠绿的光芒,将海柔尔的脸庞映得极为润泽,让她的眼眸内凸显出了一个又一个奇异神秘的符号。

        之前所有的画面重新浮现在了这位墨绿色长发少女的脑海中,从模糊迷梦般的状态相继变得清晰。

        一幕又一幕审视中,海柔尔察觉了些许端倪,确认刚才不是在做梦,也不是恍惚间产生了短暂的幻觉,而是陷入了近十秒的幻境。

        “解密学者”!

        “这……”海柔尔深棕色的眼眸陡然睁大,口中无意识呢喃出了一个满含恐惧之情的单词。

        她腾地站起,仓促地左右张望,但什么都没有发现。

        可越是这样,越是让她恐慌,因为不清楚接下来会遭遇什么,不明白制造幻境的人究竟想做什么!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对方在超自然领域的层次和力量远胜自己!

        这让她内心残存的一点骄傲被击得粉碎。

        过了好几分钟,整个卧室依旧一片安静,楼下旋律轻快,让人能直观地联想到活泼的舞步。

        海柔尔终于缓了过来,感觉后续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然后,她才有余力和心情思考暗中那位制造幻境究竟是为了什么。

        各种念头浮沉间,海柔尔忽然有了个猜测:

        刚才那位是为自己老师而来!

        他通过幻境,从自己这里确认了老师目前的状态!

        老师的朋友还是敌人?他现在肯定已经去找老师了,怎么办?他应该还不知道老师藏在哪里……不,我在郊外庄园被发疯老鼠咬了口的事情,周围邻居都知道……海柔尔的内心一阵慌乱,握着那根项链的手愈发用力。

        她无法确定刚才那位是好是坏,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她想去郊外庄园,将这件事情告知老师,又害怕遇上危险,成为牺牲品。

        而且,她的老师目前似乎已失去了大部分交流能力,即使收获提醒,也未必能弄得清楚具体含义。

        海柔尔不知不觉站了起来,在卧室内来回踱步,终于,她下定了决心,紧抿着嘴唇,走到门边,对外面的贴身女仆道:

        “我有些疲惫,准备现在就睡觉,你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是,小姐。”那位女仆当即回应道。

        关上房门,海柔尔开始更换便于行动的衣物,表情非常沉凝,牙齿轻咬着嘴唇。

        她最终还是决定去郊外庄园提醒老师一声。

        她不想变成一个看似高傲实则胆小,遇到点危险就丧失所有原则的人!

        那会让她看不起自己!

        当海柔尔趁着保镖们关注的重点在舞会众人,从阳台自来水管道进入花园,离开伯克伦德街39号时,克莱恩正端着一杯口感偏甜放有冰块的起泡酒,与几位男士讨论南大陆商业领域的问题。

        他幅度很小地侧了侧脑袋,望了花园位置一眼,已然借助直觉预感,发现了海柔尔的行动。

        ……虽然不是一个性格讨喜的女孩,但还算有良心……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于心里赞了一句。

        他对海柔尔的行动没有一点担忧,因为从北区的伯克伦德街前往贝克兰德西北郊的马赫特家庄园,即使坐马车,也需要3到5个小时,而他在此之前,就能找借口离开舞会,直接传送过去,确认情况。

        ——马赫特家的庄园虽然在西北郊,但位于塔索克河另外一边,因此若想抵达,必须先绕路去有桥的地方,如果白天还好,可以先利用蒸汽地铁,从河底前往大桥南区,到了晚上,就只能考虑三座长桥之一了,整体花费5个小时是不可避免的。

        当然,克莱恩因为用过“火种”手套,阅读过“2—105”血管小偷的资料,对“偷盗者”途径的能力有一定了解,所以怀疑拥有更高层次物品的海柔尔可以“窃取”鸟类的飞行能力,利用那短暂的维持时间直接从半空过河,这样一来,也许她只用3个小时就能抵达目的地。

        可不管怎么样,我都比她快……克莱恩收回目光,考虑起接下来邀请谁做自己的舞伴。

        …………

        夜里10点,位于贝克兰德西北郊的麋鹿庄园。

        这原本属于一位子爵,至今已有上百年的历史,马赫特议员在结婚后买下,每年都花一笔钱进行大的修葺,以便秋冬季的周末能邀请朋友们来度假。

        此时,庄园执事正在安排男仆女佣们检查各个地方,紧闭好门窗,这是他们每天睡前都会做的事情。

        几位女仆结伴从酒窖出来后,直奔厨房区域,以确认该熄灭的火苗已全部熄灭。

        她们刚抵达那里,就听见了吱的声音,凝目望去,发现一只毛发灰白的老鼠正在啃咬长条桌的桌脚。

        这老鼠似乎察觉到了她们的注视,竟没有逃跑,反倒扭过脑袋,用略微发红的眼睛盯着她们。

        与此同时,更多的吱吱声发出,房梁上、储物柜旁、摆放的各种杂物间、正煮着热水的火炉边,一只又一只眼睛泛红的老鼠钻了出来。

        几位女仆吓了一跳,险些尖叫出声。

        作为社会的下层,她们对老鼠并不陌生,甚至打死过一些,但一下遇到这么多还是初次,精神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冲击。

        “我们,去找格德,格德他们来处理。”一位女仆退出厨房,相当害怕地提议道。

        另一位女仆连连点头:

        “之前海柔尔小姐都被发疯的老鼠咬伤了……这些看起来也不太正常!”

        说话间,她们越退越远,最终远离了厨房。

        这个时候,厨房那张长条桌上,一道人影快速勾勒了出来,他身穿白衬衣、黑马甲、深色正装,头戴半高丝绸礼帽,脚踩一双发亮的皮靴。

        这人影按着帽子,缓缓抬起脑袋,环顾起四周,显露出黑发棕眸,脸庞消瘦,棱角分明的样子,俨然就是格尔曼.斯帕罗。

        ——提前从舞会离开后,克莱恩回到道恩.唐泰斯府邸,进入卧室,带着“赢家”恩尤尼直接传送了过来。

        当然,后者被他放在了庄园外面,以便随时调换位置。

        一只只老鼠映入眼帘,克莱恩拉扯了下左掌戴着的人皮手套,将目光投向了庄园种植花朵的区域。

        几乎是同时,厨房内的所有老鼠齐齐一振,动作变得滞涩,但没用多久就恢复了正常。

        它们已成为“诡法师”的秘偶。

        而克莱恩现在掌控秘偶的极限是50个,等到消化完魔药,还会有提升!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