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没有“回应”的仪式(最后一天求月票)

第四十五章 没有“回应”的仪式(最后一天求月票)

        结束掉单独的交流,克莱恩转而让“世界”格尔曼.斯帕罗望向“隐者”嘉德丽雅:

        “请你转告‘神秘女王’,我希望最近能和她见上一面,交流一些事情,具体的时间和地点由她确定。”

        “神秘女王”?原来“隐者”女士代表着五海之上的王者……“星星”伦纳德先是一愣,旋即有所恍然。

        什么事情?“隐者”嘉德丽雅略感警惕地微皱起眉头道:

        “我会帮你转达,但她是否答应,我无法保证。”

        “嗯。”“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简单点了下头,示意没有问题。

        这时,“太阳”戴里克终于找到机会,开口询问道:

        “大家……”

        他分别瞄了“倒吊人”先生和“世界”先生一眼后,继续说道:

        “我晋升‘光之祭司’的仪式是在纯粹的黑暗中,将全身埋入正常不会融化的冰块里,嗯,在白银城,类似的冰块不难得到,可该怎么制造纯粹又安全的黑暗?”

        原来“光之祭司”的晋升仪式是这样的,小“太阳”真是诚实质朴啊……“正义”奥黛丽碍于经验和见识,无法提供有效的建议,只能将视线投向心目中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人:

        “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先生。

        而此时此刻,“世界”正抬手捏着额角,“愚者”克莱恩则在脑海里快速思考解决方案:

        哎,如果是在外界,纯粹的黑暗非常好获得,正常不会融化的冰块最麻烦,白银城却刚好相反……那里的黑暗太危险了,置身其中要么凭空消失,要么会遭遇奇异怪物的袭击……

        我倒是可以让伦纳德提供点黑夜领域的符咒,调动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力量,利用小“太阳”的祈求,为他提供一片人造的黑暗,可问题在于,事前无法确认这会不会同样带来白银城常见的那种危险,这是占卜无法解决的事情,在不涉及自身时,我只能判断事情是否危险,应该在什么时间段进行,而那种环境下,多种因素混杂,危险的来源太多……

        嗯,等会召唤“魔镜”阿罗德斯,询问一下它……

        ——克莱恩之前就有考虑过小“太阳”晋升仪式的问题,可一直没能找到答案。

        见“世界”沉默,本来想说一句“纯粹的黑暗非常好制造”的伦纳德悄然闭上了嘴巴,重新琢磨起“太阳”刚才的话语,捕捉到了先前忽视的一个单词:

        安全!

        在“神弃之地”,在白银城,黑暗等于危险?“星星”伦纳德大致把握到了关键点,碍于不够了解,无法提供意见。

        终于,“倒吊人”阿尔杰开口了。

        他看了“太阳”戴里克一眼道:

        “我会帮你搜集资料,寻找办法,但这个过程中,你可能需要做一些配合,以验证是否可行。”

        “没有问题!”戴里克毫不犹豫就做出回答。

        紧接着,他又补了一句:

        “您不用太着急,我还有一个多月才能消化掉‘公证人’魔药。”

        “倒吊人”阿尔杰轻轻点头,表示这不需要提醒。

        这时,“隐者”嘉德丽雅斟酌了一下,望着“太阳”戴里克道:

        “或许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你的晋升仪式并不会维持太久,完全可以从增加在纯粹黑暗中生存的时间来解决这件事情。

        “我记得你提过,置身无光的黑暗后,会遭遇两种危险,一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奇异怪物的袭击,一是莫名消失,形同蒸发。

        “前面那种好解决,你可以向首席申请一些封印物,或者直接请他守护,后面那种,我不够了解,你试着询问一下首席吧。”

        ……“太阳”戴里克仔细想了想,突然觉得这确实是一个思路,而且有不小的成功可能。

        他随即惊喜回应道:

        “谢谢您,‘隐者’女士。”

        交流和学习继续进行,聚会一点点接近了尾声,“愚者”克莱恩见已经差不多了,遂轻敲了下桌缘道:

        “今天就到这里。”

        “您的意愿就是我们的意志!”“正义”奥黛丽等人同时起身,恭敬行礼。

        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灰雾之上,克莱恩也离开这里,返回了现实世界。

        他先是掏出皮夹,翻找出威尔.昂赛汀折的那个纸鹤,将它展开于书桌上,随即拿起铅笔,简洁有力地写道:

        “有事!”

        重新折好纸鹤,将它塞到枕头底下后,克莱恩躺至大床,真正地开始午睡。

        迷迷蒙蒙的梦境中,他又看见了那片荒芜漆黑的平原,看见了那座高耸的尖塔。

        穿过旷野,穿过一扇扇木门,克莱恩抵达了熟悉的那个角落。

        一辆黑色婴儿车从浓郁的阴影里驶了出来,裹着银色丝绸的威尔.昂赛汀吸了下右手拇指,没好气地指控道:

        “你越来越不礼貌了!”

        克莱恩干笑了一声道:

        “以我们的交情,没必要那么客套,对吧?”

        威尔.昂赛汀“哼”了一声道:

        “说吧,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最近遇到了阿蒙的分身。”克莱恩直截了当地说道。

        小婴儿的嘴巴一点点咧开,似乎要当场大哭,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道:

        “我出生还没到一个月啊!”

        “……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只是想请教一个问题。”克莱恩赶紧补充道。

        威尔.昂赛汀抬起肉乎乎的手臂,挥舞了几下道:

        “什么问题?”

        克莱恩当即笑眯眯说道:

        “阿蒙的分身能窃取别人的命运,顶替别人的身份出现,我想知道要怎么才能识破这种可怕的事情。”

        威尔.昂赛汀呵呵一笑,竖起食指,指了指天空道:

        “祈求帮助啊。”

        看来利用灰雾的力量确实可以发现命运的嫁接……克莱恩松了口气,内心变得笃定。

        所谓的利用就是,他用秘偶向“愚者”祈祷,自己进入灰雾之上,通过代表信徒的那个光点察看周围街区,寻觅异常情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等于“愚者”的注视,相当于附加了“真实视野”。

        可问题在于,我不可能一直在灰雾之上观察,说不定两次观察间的空隙,阿蒙就进入伯克伦德街,做出什么事情了……克莱恩想了想,斟酌着又问道:

        “你还有什么要提醒我的?”

        威尔.昂赛汀偏头没去看他,嘟嘟囔囔道:

        “你这周得拜访我,我父母一次,在下午茶时间……”

        “没问题!”克莱恩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下来。

        小婴儿这才转回脑袋,笑嘻嘻说道:

        “你下周,周三或周四的时候,命运有些起伏。”

        这样啊……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看着黑色的婴儿车缓慢退回了阴影里。

        从梦中醒来,他收拾了下物品,没有间歇地开始布置祭坛。

        这一次,他祈求的对象直接是“黑夜女神”,而非“人造死神”,这是防备阿蒙通过命运的变化,窥探到扰动的源头,发现不对。

        ——黑夜的眷者怎么可能向“人造死神”祈祷?

        完成前置准备后,克莱恩抬手抹了下脸孔,变成了五官冷峻的格尔曼.斯帕罗,身高则不知不觉矮了几公分。

        点燃了最前方的两根蜡烛后,克莱恩又让代表“我”的那根普通蜡烛蹿起了泛黄的火焰——最前方的两根蜡烛,一根是夜香草、深眠花制作的象征“黑夜”的蜡烛,一根是白栗花、野玫瑰等材料制作的象征“隐秘”的蜡烛

        紧接着,他制造“灵性之墙”,滴洒“满月”精油,焚烧取悦神灵的草药粉末,一步步完成着仪式。

        到了最后,克莱恩退了两步,打开灵视,低声诵念道:

        “我祈求黑夜的力量;

        “我祈求隐秘的力量;

        “我祈求女神的眷顾;

        “……我在贝克兰德遇到了‘渎神者’阿蒙的分身,他在搜集‘偷盗者’途径的半神层次特性……

        “……我祈求能获得隐秘的庇佑,以完成清除‘渎神者’分身的任务……

        “夜香草啊,属于红月的草药,请将我的祈求传递给女神!”

        “月亮花啊,属于红月的草药,请将我的祈求传递给女神!”

        诵念完毕,克莱恩耐心等待了一阵,然而什么都未发生,连一点响应都没有。

        这……女神处于掌握“死神”途径“唯一性”的关键阶段,无法给出超越正常的回应?要不试试向“人造死神”祈求?反正如果有隐秘的庇佑,阿蒙就什么都看不到,若是没有,命运扰动的源头也不会在这里……克莱恩一点点皱起眉头,结束仪式,收拾起祭坛。

        他感觉自己得另外寻找办法了。

        等他处理好书桌那片区域的事情,转过身体,预备走向安乐椅位置时,一道人影突然跃入了他的眼帘!

        那人影套着有缝补痕迹的简朴亚麻长袍,腰间系着一根树皮绞成般的腰带,乌黑的长发肆意地披落往下,双脚未着鞋袜,布满尘埃和伤痕。

        这是一位女士,她五官极为普通,幽黑的眼眸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是,仅仅看到她,克莱恩的内心就变得极为安宁平和,哪怕陡然升起的惊愕戒备情绪,也无法撼动这点。

        ps:八月最后一天求月票~要是不投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