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前奏(求保底月票)

第四十八章 前奏(求保底月票)

        平斯特街7号,专程回到家里参加塔罗聚会的伦纳德刚要出门,去圣赛缪尔教堂地底翻阅资料,为晚上安抚魂灵的行动做准备,眼前突然一花,看见了那提着四个金发红眼脑袋身穿阴沉繁复长裙的信使。

        ——作为一名“安魂师”,他已能直接看见灵体类生物。

        接过克莱恩寄来的信,伦纳德还未来得及说一声谢谢,蕾妮特.缇尼科尔就转过身体,走入了虚空,毫不停留。

        “……老头,为什么克莱恩会有,会有这种层次的信使?这是眷者的,的福利?”伦纳德忍不住压低嗓音,询问起帕列斯.索罗亚斯德。

        他最初还幻想过这是塔罗会成员的标准配置,后来发现是自己想太多。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那略显苍老的声音当即嘿了一声:

        “应该是独属于克莱恩.莫雷蒂的。每个人都会有点特殊的际遇,不是吗?就算是你这种家伙,不也一样?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用‘残缺的天使’来描述祂,结果改成了‘这种层次的信使’,不错,还记得我的提醒。”

        伦纳德撇了撇嘴角,展开信纸,阅读起上面的内容。

        “果然是隐秘和命运的眷者……”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借助伦纳德的眼睛,快速扫了下开头。

        伦纳德没看地面,直接后退几步,将自己扔入了沙发的怀抱,然后才道:

        “克莱恩能识破命运的窃取和顶替……那我们就不用着急搜寻‘偷盗者’途径半神层次的物品了。”

        “你就算着急,也不知道去哪里搜寻啊。”帕列斯顿时嗤笑了一声。

        即使那个命运隐士们的聚会,类似的物品也得好几年才可能出现一次,而下一次召集要到年底了。

        伦纳德一时竟找不到话语应对,只好将目光投向后面两段内容。

        短暂的沉默后,他低笑了一声:

        “我一直都在奇怪,面对梅高欧丝的时候,克莱恩哪里来的‘太阳’领域高级符咒,之前还以为是那位‘死亡执政官’给的,但又不太理解一个‘死亡’领域的天使搜集‘太阳’领域的高级符咒做什么,自杀吗?现在,总算明白了。

        “老头,我也不是没持有过‘3—0782’啊,为什么你就没发现里面隐藏着一滴‘永恒烈阳’的神血?如果你能提前窃取点力量出来,当初就不会,不会……”

        伦纳德本来是要以此事嘲笑老头,可说着说着,却沉默了下来。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在他脑海内叹息了一声道:

        “如果那滴神血随便就能发现,那枚变异的太阳徽章就不会在廷根了。”

        伦纳德默然几秒,转而问道:

        “那我该怎么找机会拿到那枚圣徽,制作‘阳炎’符咒?”

        虽然克莱恩在信里说的很轻松,但伦纳德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做的事情,因为他已经不是廷根市的“值夜者”,就算现在回去拜访以前的同事和队友,也没有资格进入那扇查尼斯门。

        听见他的问题,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没好气地说道:

        “这种小事还来问我,你自己不会思考啊?”

        伦纳德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忙调动脑细胞,开始认真地寻找办法:

        “我现在是单独行动,但大主教给了我从涉及区域抽调当地‘值夜者’帮忙的权力。

        “嗯,如果贝克兰德的这些魂灵都已被安抚,但我还未彻底消化魔药,是不是就能向其他教区发展?

        “这个时候,若廷根刚好有一起闹鬼事件,那我就能合理地回去,抽调两位‘值夜者’,取用‘3—0782’了……”

        等伦纳德“自言自语”完,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呵呵笑道:

        “还行,这么快就找到了思路。

        “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去安抚,而不是净化,这点和取用‘3—0782’矛盾,容易引人怀疑。”

        得到肯定的伦纳德当即笑了一声:

        “老头,你这就不懂了吧?我最初加入‘值夜者’小队的时候,接受的教育里有这么一条:在你有能力净化的前提下,安抚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

        “罗塞尔大帝也说过,解决问题要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随即“啧”了一声:

        “那就按你说的去做,当然,前提是你能在一两周内完成安东尼.史蒂文森给的那些任务,如果等到清除阿蒙的行动正式来临还未拿到‘阳炎’子弹,也就没那个必要了。”

        伦纳德回想起那写满了好几张纸的任务列表,额头顿时抽动了一下。

        他旋即强迫自己忘记这个烦恼,于心里咕哝道:

        “惩戒那个血族的任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开始……

        “也不知道血族有没有‘偷盗者’途径半神层次的封印物……

        “临时的梦境世界……我自己就能制造,可以找机会做成符咒,但这种层次的力量能抵御‘神弃之地’黑暗的侵蚀吗?”

        …………

        乔伍德区,一栋房屋内。

        佛尔思拿着一本小说,坐在沙发上,看着休走向门厅,穿上了外出的靴子。

        “不用这么急,那位先生没那么快把调查任务发布出去。”终于,佛尔思按捺不住疑惑,开口说道。

        休瞥了她一眼道:

        “我是一个赏金猎人,我还有别的任务。”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犹豫着说道:

        “佛尔思,你有没有觉得,‘正义’小姐很像,奥黛丽小姐。”

        佛尔思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下意识摆了摆手,呵呵笑道:

        “怎么可能……”

        她话音未落,脑海内已是闪过了一个个相似之处,眼睛越睁越大。

        隔了一阵,她低语道:

        “也不是不可能。

        “‘观众’途径、心理炼金会、贵族小姐、金发碧眼……我认识的贵族里,只有她一个人符合条件……当然,我不认识的贵族更多,而且就算认识的那些,也不会让我知道他们是否与心理炼金会有关……”

        休安静听完好友的话语,思索了一下道:

        “佛尔思,你还记得奥黛丽小姐委托给我们的那些任务吗?我原本以为这来自霍尔伯爵的授意,现在想一想,或许来自,嗯,聚会……

        “还有,我们是怎么知晓‘愚者’先生尊名的,你还记得吗?从格莱林特子爵那里借来的书中!它的封皮里藏着一张古旧的纸!”

        佛尔思有所恍然地点了点头:

        “我们能发现,作为格莱林特子爵好友的奥黛丽小姐也有可能发现!这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能加入聚会了……”

        “嗯。”休赞同了佛尔思的猜测。

        佛尔思张了张嘴,正要再说点什么,忽然想起血族监控未遂之事,连忙警惕地左右看了一眼道:

        “休,我们平时尽量少讨论聚会相关的事情。

        “奥黛丽小姐那边,呃,我们一两周就会见一次面,到时候再观察。”

        休一下警醒,重重点头道:

        “好!”

        她随即开门出去,一路来到位于东区的某家酒吧,坐到了吧台位置。

        敲了敲桌面,她对抬起脑袋的酒保道:

        “今天有什么新的任务?”

        那酒保简单讲了讲大概,没说有谁要调查一位叫做欧内斯.博雅尔的先生。

        果然得等到明后天……休四下看了看,收回目光,略感疑惑和关心地开口问道:

        “好久没见到谢尔曼了,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那是一位认为自己应该是女性的年轻男子,是休的线人之一。

        酒保嘿了一声道:

        “也许跟哪个男人跑了,你知道的,只要有男人喜欢他,他总是很乐意。”

        “这并不是值得歧视的事情。”休认真反驳了一句,莫名有点担忧。

        她将手一撑,跳下了高脚凳,准备去谢尔曼经常活动的其他地方找一找。

        …………

        贝克兰德桥区域,铁门街,“勇敢者”酒吧。

        埃姆林按低礼帽,捏住鼻子,穿过各种气味混杂的人群,在一间纸牌室内找到了红眼睛的伊恩。

        “怀特先生,这次有什么事情?”伊恩笑着将埃姆林引到了没人的桌球室。

        埃姆林取下帽子,嘟囔道:

        “一件小事,帮我发布一个委托给赏金猎人们,内容是,跟踪一个叫做欧内斯.博雅尔的人,弄清楚他的日常行动轨迹,赏金,100镑。”

        “100镑?”伊恩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就跟踪调查这种事情来说,100镑实在是非常夸张的悬赏,要知道,一个赏金猎人如果能单独完成这个任务,那他完全可以休息一年,哪怕要养家!

        埃姆林点了点头道:

        “目标比较危险。”

        经过之前塔罗会的讨论,他现在已经想的很清楚,相信跟踪欧内斯.博雅尔绝对是一件轻松的任务——那位血族子爵肯定会装作没有发现,并故意给出固定的行动轨迹。

        所以,这100镑其实是给“审判”小姐冒着暴露风险加入共同行动的报酬,当然,为了误导和遮掩,到时候肯定会是多个赏金猎人各自完成了一部分,分别得到不同金额的报酬,埃姆林只能保证“审判”小姐拿到的是最多的那份。

        “这样啊。”伊恩理解地伸手道,“预付金,具体地址,危险程度,相貌特点,如果有画像更好。”

        埃姆林随即给了30镑现金和有欧内斯.博雅尔肖像画的资料。

        “红眼睛?”伊恩翻了翻手中的纸张,脱口而出道。

        “是的。”埃姆林轻轻颔首,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嗓音道,“还有件事情,帮我搜集在贝克兰德的玫瑰学派成员的线索。”

        “……玫瑰学派?”伊恩怔了一下,迷惑反问,似乎从未听说过这个名称。

        ps:今天两更完成,明天正常时间更新,月初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