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牌局(月初求月票)

第五十章 牌局(月初求月票)

        进了“东拜朗退伍军官俱乐部”,克莱恩刚将手杖和帽子交给贴身男仆恩尤尼,就看见鲁恩国防部供职的加尔文上校穿着一身陆军服装,端着杯红葡萄酒,等在大厅里面。

        这位长了张驴脸的军官露出笑容,对着道恩.唐泰斯举了下杯子:

        “好久不见。”

        “确实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克莱恩含笑走了过去。

        加尔文上校随即伸出右手:

        “祝贺你,这次做的相当不错,所有人都很满意。”

        “我也很满意。”克莱恩用鲁恩式的含蓄表达了合作愉快这层意思,并伸右手和对方握了一下。

        加尔文收回手,瞄了眼道恩.唐泰斯旁边的马赫特议员,叹息笑道:

        “你最初介绍道恩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你的眼光,现在我明白了你为什么能成为下院议员。”

        “所有和道恩相处过的人,都能轻易得出他是这方面专家的结论。”马赫特议员同样用鲁恩式的含蓄接受了上校先生的赞美。

        加尔文收回目光,抿了口红酒,微笑看了看道恩.唐泰斯,闲聊般问道:

        “你这次赚了多少?

        “放心,我不是为了之后压价,而是单纯好奇。”

        “价值两万镑的黄金。”克莱恩取了个中间数回答。

        实际上,他赚了25000镑,但支付给了信使小姐10000镑酬劳,只赚了15000镑。

        加尔文上校点了点头:

        “不错,如果你需要将那些金条弄成金币,我可以给你介绍皇家铸币厂的人。

        “怎么样?这次在梅桑耶斯的领地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克莱恩没做回想,直接说道:

        “有!

        “他那里有个叫做复活广场的地方,被闪电击毁了。”

        “这个我知道。”加尔文上校表情略显凝重地回应。

        那你大概不知道就是你面前这位制造的闪电……克莱恩笑了一声,转而说道:

        “还有,梅桑耶斯看似在多个势力之间维系着脆弱的平衡,但他实际上已经暗中投靠了某一方,当然,我并不清楚是谁。”

        他没想过要出卖知识与智慧之神教会,只是稍微透露一点,取信鲁恩军方。

        “唯一能确定的是,不是我们。”加尔文上校目光深沉地颔首道。

        “应该也不是因蒂斯人。”克莱恩帮他们排除了一个错误选项。

        加尔文上校“嗯”了一声:

        “那还好,梅桑耶斯周围的几个势力绝大部分是因蒂斯人扶持的,他如果想扩张,肯定绕不开这些,到时候,也许我们又能卖武器了。”

        说到这里,他举了举杯子:

        “风暴在上,愿大家一起发财。”

        作为黑夜女神的信徒,克莱恩和马赫特议员对此只能笑一笑,不做直接的回应。

        又抿了口红酒后,加尔文指了指二楼:

        “道恩,今天找你来,是让你陪一位大人物打牌,德州。”

        “哪位大人物?”克莱恩饶有兴致地问道。

        加尔文表情严肃了一点,噙着不太明显的笑容道:

        “艾弥留斯上将,他重新被启用,目前主导着国防部。”

        艾弥留斯上将……那个弟弟被免去总督职务,情妇惨遭“欲望母树”侵蚀,自己丢掉了中苏尼亚海海军最高统帅职位的上将?我和他合作过啊,还假扮过他一段时间……果然,对一位半神来说,只要不做的太过分,愿意忍耐,总会走出低谷的……克莱恩回想起了奥拉维岛发生的种种事情,一时颇有点感怀。

        对于这位艾弥留斯.利维特海军上将,他内心还是有些愧疚之情的,虽然当时发生的大部分事情实际都与他无关,但对方情妇的异变,终究还是因“欲望母树”想控制他引起。

        “也就是说,以后我们的合作,需要这位上将阁下的批准?”克莱恩状似恍然地问道。

        “是这样。”加尔文上校点了点头,指着通向二楼的阶梯道,“我们上去吧。”

        来到二楼,停于一扇对开的暗红色大门前,加尔文侧头看了道恩.唐泰斯一眼:

        “你今天的任务是,输钱。”

        输钱?克莱恩上下打量了加尔文几眼,嘴角一点点上翘道:

        “我会努力的。”

        旁边的马赫特议员随之笑道:

        “其实你不用太刻意,艾弥留斯上将牌技很好,你就算想赢钱,也几乎没有可能,呵呵,我每次都输,哎,只希望今天不要输太多,要不然,我都不敢回家了。”

        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只带了200镑现金,这会不会不够?”

        “肯定不够。”加尔文上校呵呵笑道,“已经给你兑换了1000镑的筹码,之后过来记得还上就行。”

        鲁恩的高级大律师们,明面上,一年也才1000镑上下的收入啊……你们这群腐败分子……克莱恩又上下打量了加尔文几眼。

        这位上校先生毫无所觉,抬手轻敲起房门。

        等待了一阵,对开的房门吱呀一声后退,显露出了里面的场景。

        那是一个铺着厚软地毯的大厅,没有太多的家具,看起来颇为空旷。

        大厅的中央,摆着一张可供十几个人玩的牌桌,周围是风格奢华的一张张高背椅。

        大厅的边缘,则有镶嵌黄金的家具、大理石雕成的塑像、摆放着书籍报纸的茶几、皮制的一组沙发。

        克莱恩一眼望去,就看见了坐在最上首的艾弥留斯.利维特,这位海军上将与之前相比,没太大变化,黑发整齐后梳,蓝眸幽暗深沉,嘴角略微下垂,脸上没留胡须,气质古板严肃,穿着有肩章的深蓝衣物,每一处细节都不马虎,极为认真。

        目光一转,克莱恩又发现了另一位“熟人”:

        他有着浓密但不杂乱的黑色眉毛,留着短而硬的同色寸发,眼眸深蓝近黑,鼻梁高挺如同山峰,嘴巴周围延伸出了大片胡须,轮廓深刻,脸型较长,线条冷酷,极有硬汉味道。

        这是军情九处的副处长,丘纳斯.科尔格!

        这是克莱恩回到贝克兰德的目标之一,是魔女教派和王室某派系贩卖人口的中间人,是贝克兰德大雾霾的帮凶!

        这位少将副处长肩膀异常宽厚,将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马甲撑得异常紧绷,正专心致志地玩着德州扑克。

        一张牌桌上有两位,不,三位半神,这牌还怎么打?有意思……克莱恩找了张位置坐下,观察起牌桌上其他人。

        这个过程中,侍者送来了大叠筹码,总计价值1000镑。

        最初几局,克莱恩看了下牌就直接扔掉,表现得很是谨慎,似乎不拿到好的手牌,绝不加注或者跟注。

        而艾弥留斯上将的风格正好和他相反,一点也不保守,几乎把把都跟,不断加注,极富攻击性。

        凡是有他参与的牌局,很少能到摊牌阶段,绝大部分人都无法承受那种压迫,以及上将自带的威严,跟了一圈或者两圈后,就纷纷弃牌,其中,有人试图抓艾弥留斯.利维特的诈唬,结果遇上了这位上将的四条9,脸色顿时苍白,就像被法官宣判了死刑。

        丘纳斯.科尔格又是另一种风格,他时不时会输掉一把,但筹码总额较少,没有太大的影响,而等到输掉后的下一把,他往往会成功清空上次赢他那位的筹码,让对方不得不花钱再买入新的筹码。

        何必呢?和中低序列的非凡者,甚至普通人打牌,为什么要用能力作弊?别人看不出来,我还不清楚?一个是“仲裁人”途径的气势威压,一个是“腐化男爵”的“贿赂”……克莱恩看了下只有红桃5和梅花9的底牌,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他忍不住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如果自己想作弊,“占卜家”途径有哪些能力可以提供帮助:

        “把牌局对手全部变成秘偶?这样想赢多少就能赢多少,立于不败之地,可没有实用价值,又不是筹划死亡扑克大赛……

        “可惜,这里没什么蚊子,要不然,我可以控制它们的‘灵体之线’,让它们秘偶化,帮我去看别人的底牌……

        “‘无面人’只能变自己,不能变牌……

        “‘魔术师’的幻术?和普通人、中低序列非凡者打牌,效果应该不错,但这里有两位半神……

        “用‘小丑’的手腕能力换牌?没用,发牌、洗牌都是侍者做的……”

        思绪电闪间,克莱恩发现似乎只有“占卜家”本身的能力有用。

        他丢出两张底牌,示意不跟,然后拿起一枚金属制成的筹码,让它在指缝间来回翻转。

        这个时候,艾弥留斯.利维特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收回目光,推出了一堆筹码。

        果然……克莱恩毫不意外地在心里点了下头。

        上次合作时,他就知道艾弥留斯上将能从所处“位置”的不同,分辨普通人和非凡者,并怀疑对方甚至可以判断一个非凡者的层次,也就是“位置”。

        不过,克莱恩对此并不是太担心,因为“诡法师”有一定的“隐秘”能力,这也是他到了序列4后,能收敛灰雾加持于自己身上的那种特殊的原因之一,这让他确信对方发现不了自己的位阶,但没提前做相应干扰的他,怀疑艾弥留斯能看出自己是一个非凡者。

        所以,他干脆主动展现出了一点问题,显得很容易就被看穿,很容易就被掌握。

        ps: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