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第三乐章

第五十八章 第三乐章

        灰色的老鼠……克莱恩眼皮微跳,毫不犹豫就掉头走回了半开放的房间,一路离开这里,来到主卧,进入了盥洗室。

        这整个过程中,他不疾不徐,就像在重复每日都会发生多次的事情。

        一反锁上盥洗室的房门,克莱恩当即逆走四步,穿过呓语与嘶吼并存的灰雾,坐到了属于“愚者”的那张高背椅。

        而在此之前,他有让侍立于走廊的贴身男仆恩尤尼低声向“海神”卡维图瓦祈祷。

        借助相应的光点,招手摄来了“海神权杖”的克莱恩将视野外展,锁定了那辆驶向马赫特议员府邸,也就是伯克伦德街39号的马车。

        而这一次,靠在玻璃窗上,悠然欣赏街上的风景不再是灰色的老鼠,而是一个戴着丝绸礼帽,披着黑色风衣的年轻男子。

        他黑发黑眼,脸庞瘦削,额头宽阔,戴着一只水晶雕成的单片眼镜,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俨然就是“渎神者”,“时天使”,造物主之子,阿蒙!

        克莱恩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精神也一下紧绷,产生了种遍体发凉的感觉。

        阿蒙明明是以原本的模样出现,可窃取了老鼠半神命运的他,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只灰色的老鼠,无人怀疑。

        这和他兄弟,“空想天使”亚当的某些能力有相似之处,都让人越想越觉得恐怖,但本质截然不同!

        要不是有灰雾,要不是更进一步掌握了这里,我也发现不了……克莱恩半是庆幸半是心惊地将“视野”往外拓展,寻找起阿蒙的分身们。

        比起命运的嫁接,“寄生”的痕迹相对更鲜明。

        可是,克莱恩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发现。

        无论是车内其他乘客,还是拖着车厢的马匹,或是周围的树木和空气,都没有被“寄生”!

        这和伦纳德那位老爷爷说的不太一样啊……一个阿蒙出现,不是应该伴随多个阿蒙吗?祂清楚自己已经被黑夜教会的“诡法师”发现,怀疑伯克伦德街处于监控状态,所以,只派了一个分身过来,查探一下情况?克莱恩有所猜测地微皱起眉头,对于这种发展该怎么处理有点拿不定主意。

        当然,他记得帕列斯.索罗亚斯德说过,只要能解决阿蒙一个分身,祂就能将贝克兰德的所有阿蒙全部清除,而现在,伯克伦德街只有一个阿蒙,正是动手的好机会!

        先听一听这位专业人士的意见……克莱恩当即在青铜长桌最下方,具现出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的身影,让他又恭敬又虔诚地做起祷告:

        “伟大的‘愚者’先生,请转告伦纳德.米切尔,说阿蒙出现了,在伯克伦德街39号,但只有一个……”

        格尔曼.斯帕罗祈祷的同时,克莱恩没有放弃对那辆马车的监控,看见一袭浅色长裙的海柔尔走了下来,进入自家门厅。

        戴着单片眼镜,身穿黑色风衣的阿蒙则态度坦然地跟在她后面,没有做一点遮掩,可那些男仆女佣们却毫无察觉,仿佛海柔尔小姐侧后方存在的只有空气,或是不太显眼的某种生物。

        偶然有女仆看了眼地面,吓了一跳,即将发出尖叫,但嘴巴张开后,却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

        穿过门厅,走向楼梯,阿蒙捏了捏那片水晶雕成的单片眼镜,将双手插入了衣兜。

        一条条有环节的透明小虫从祂身上钻了出来,向着四面八方游走,随即消失不见。

        这看得执掌“海神权杖”的克莱恩头皮一阵发麻,想起了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对阿蒙“寄生”能力的形容:

        瘟疫式感染!

        …………

        海柔尔最近的心情非常好,因为她的老师并没有真正地发疯,之前的一切只是个考验,而她通过了考验。

        这让她获得了关于超凡世界的许多常识,明白了魔药的本质,掌握了消化的办法,并得到了晋升“解密学者”的机会。

        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位序列7的非凡者!

        原来世界还有这样奇妙的一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成为半神半人的存在,真正地脱离普通人层次……海柔尔看了眼墙上悬挂的壁钟,摸了摸凹陷下去的肚子,决定让母亲将今天的下午茶提前,反正没有客人。

        ——她中午借口外出用餐,只是为了将老师接回,并找机会扮演,实际什么都没吃。

        想到这里,她望了眼趴在沙发那张毛皮垫子上的老师,看见那只灰色的老鼠正抬起前爪,按了按右眼眼眶。

        “您需要什么食物吗?”海柔尔充满敬意地问道。

        那老鼠放下前爪,慢悠悠回答道:

        “不用。”

        “好的,老师。”海柔尔转过身体,前行好几步,拉开了卧室的房门。

        走廊之上,她的贴身女仆正立在那里,悠然望着走廊尽头的阳台,仿佛在欣赏下午的天空。

        海柔尔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道:

        “你守在这里,不让人进去打扫。”

        那位贴身女仆瞄了她一眼,露出笑容道:

        “是,小姐。”

        海柔尔这才真正离开卧室,下至二楼的起居室,找到了自己的母亲,莉亚娜夫人。

        这位同样有着墨绿色头发的女士正从她的女仆手中接过一副拖着金链,镶嵌有宝石的眼镜,这更接近饰品,而非视力矫正器。

        “你不是不喜欢它吗?”海柔尔略感疑惑地问道。

        莉亚娜夫人嘴角一点点翘起道:

        “我现在喜欢了。”

        她边说边打开那副眼镜,将它架在了自己鼻梁上。

        海柔尔正待评价几句,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靠近。

        她转头一看,发现是父亲马赫特议员提前回家了。

        “爸爸,你不是说要去退伍军官俱乐部吗?”海柔尔随口问了一句。

        “今天没什么人在。”马赫特议员抬起右手,捏了捏上下两侧的眼眶。

        海柔尔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

        “正好,我们很久没有一起享用下午茶了。”

        “是啊。”马赫特议员、莉亚娜夫人同时发出了笑容,嘴角皆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

        平斯特街7号,刚从圣希尔兰广场返回的伦纳德将自己丢入了沙发,将双脚搁到了茶几上。

        到现在都没“通知”的事实让他相信惩戒行动已圆满结束,自己可以期待战利品了。

        “老头,你之前不是说那个血族子爵身上有多件神奇物品吗?能具体讲一讲有哪些吗?”伦纳德颇感好奇压着嗓音问道。

        他的脑海内,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哼”了一声道:

        “那种层次的物品不值得我浪费力量去仔细观察。”

        伦纳德正待追问,眼前突然一花,看见了无边无际的灰白雾气和格尔曼.斯帕罗隐约模糊的身影,听见相应的祷告声:

        “……阿蒙出现了,在伯克伦德街39号,但只有一个……”

        阿蒙出现了?这么快?本来已放松下来的伦纳德骤然收回双腿,刷地坐直,精神比之前惩戒行动时紧绷了不知多少倍。

        他赶紧将克莱恩的话语转述给了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接着问道:

        “……老头,现在怎么办?开始行动?可只有一个阿蒙分身啊!”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沉默了两秒道:

        “阿蒙只来了一个分身,说明祂另有图谋,但这并不重要。

        “第四纪有句谚语是,射出的箭是无法收回的,既然开始了,就不能退缩,再拖延下去,阿蒙会尝试影响整片街区的人,到时候,必能发现道恩.唐泰斯的异常。”

        …………

        克莱恩回到现实世界,走出了盥洗室。

        他已做好相应的准备,左手戴着“蠕动的饥饿”,右掌握着一枚黑色宝石雕成的勋章。

        然后,他操纵“赢家”恩尤尼这秘偶,要让他打响指,用火焰跳跃,以格尔曼.斯帕罗的样子进入伯克伦德街39号,马赫特议员的府邸。

        “灵体之线”瞬间传递出了克莱恩的意念,可是,这就仿佛石头沉入了大海,没有一点反应。

        他一下失去了对秘偶的感应!

        这……克莱恩眼皮一跳中,主卧室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开门的是“赢家”恩尤尼。

        这个鲁恩人与拜朗人混血的青年推开房门,一步步走了进来,未受克莱恩控制。

        他从衣物口袋里掏出了一片水晶般的单片眼镜,用袖口擦了擦表面,然后慢悠悠将它夹到了右眼眼窝中。

        他随即望向道恩.唐泰斯,嘴角一点点翘了起来:

        “找到你了。”

        卧室内的气氛陡然凝固,捏了捏单片眼镜的“赢家”恩尤尼自顾自又说道:

        “弗罗拉.雅各的命运中存在太多的异常,最主要的就来自这条街道,这让我感觉很有意思,花了些时间来分辨和寻找源头,以至于让你等了这么多天。

        “那面镜子,我并不陌生,而能驱使它,让它如此讨好的人,我从未见过,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也许,我该窃取走你的命运,看看它究竟为了什么?啊对,你应该还不知道它的来历,它一点也不简单……”

        ps: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