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灵教团的消息(感谢CzLB同学打赏白银盟)

第七十章 灵教团的消息(感谢CzLB同学打赏白银盟)

        伯克伦德街160号,道恩.唐泰斯的府邸。

        克莱恩立在落地窗前,望着淅淅沥沥的雨水随风而降,打在地面,落于玻璃,交织成网。

        自进入秋季,贝克兰德又开始多雨,这带来了挥之不去的阴冷和潮湿。

        克莱恩许久没有动作,就着模糊的雨景,沉默地望着远方,眼神没有焦点。

        直到灵感触动,他才收敛住纷纷扬扬如同细雨的思绪,侧头看向旁边。

        提着四个金发红眼脑袋的蕾妮特.缇妮科尔咬着一封信,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这次又是谁寄的?”克莱恩习惯性问了信使小姐一句。

        他收到的上一封信来自莎伦,这位女士告诉他,自己成功度过仪式,晋升为了“囚犯”途径的序列4“木偶”。

        克莱恩先是真心诚意地恭贺了几句,接着抱歉地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短期内不会去灵界卡尔德隆城了。

        当然,他也表示,那里藏着不小的秘密,与自身可能有关,等一段时间大概率还是会去,到时候,如果莎伦小姐有空闲有意愿,希望能得到她的帮助。

        ——于克莱恩而言,一方面,他以后晋升的材料说不定还得去那里找,另一方面,他认为那座神奇的城市涉及远古死神,不死鸟始祖格蕾嘉莉,也许藏有治疗阿兹克先生“灵体残缺症”的办法,就算不能让这位“死亡执政官”还有晋升的机会,也希望他因此不再遭受一次次失忆的折磨。

        当然,克莱恩对此也有预备的方案,那就是等自己晋升到了序列3“古代学者”,多给阿兹克先生准备些“昨日重现”符咒,或直接施加相应的非凡能力,助他每次失忆都快速恢复。

        此时,克莱恩已接过了来信,蕾妮特.缇妮科尔四个脑袋依次回应道:

        “那个……”“不死……”“的……”“傻子……”

        ……灵教团人造死神派的帕特里克.布雷恩啊……克莱恩轻松就理解了信使小姐说的是谁,因为帕特里克是这两个月里,给他写信最频繁的那位,基本上有什么重要一点的事情都会汇报和请示。

        这么几次之后,蕾妮特.缇妮科尔就给他取上绰号了。

        信使小姐之前都没表现出这方面的爱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经常给我写信的,大部分都有绰号了,除了莎伦小姐……克莱恩一边暗自嘀咕,一边展开信纸,快速浏览了一遍。

        帕特里克.布雷恩在信中说,这次南大陆的命令不再是让他做唤醒“死神”的各种尝试,而是让他筹备一个特殊的仪式,帮助陵寝内那位死亡领域的天使,人造死神派的首领海特尔更进一步恢复,让祂有办法短暂离开“自我封印之地”。

        这样的命令表面看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略显突兀,但克莱恩还是察觉到了一点不对。

        “南大陆的灵教团人造死神派之前几次让帕特里克继续举行奇怪而危险的仪式,尝试唤醒‘死神’,都被我吩咐他以材料无法筹齐、实验最终失败等借口唬弄了过去,现在,他们终于怀疑帕特里克有问题了?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他怀疑这是一次针对帕特里克.布雷恩的试探,通过指向天使的仪式试探!

        ——天使对仪式的响应范围是全世界。

        嗯,只要还没怀疑人造死神出问题了就好,毕竟他们继承了古拜朗帝国的一大笔遗产,谁知道有没有办法可以影响女神掌握“死神”途径“唯一性”的进程,让双方都得不到好处……克莱恩分析了一阵,略微松了口气。

        至于那位死亡领域天使的试探,他并不觉得有太大的问题,因为“愚者”同样可以调动接近这个层次的力量,以“天使之拥”的形式进行干扰,只要那位叫做海特尔的大主祭不是直接降临,而是隔空施加影响,他都能巧妙地进行误导。

        想通这件事情,克莱恩一边啪地抖了下手腕,让帕特里克.布雷恩的信燃起赤红火焰,一边回到书桌前,翻出纸笔,刷刷写道:

        “……你可以按照你老师的吩咐去做,但在真正举行仪式前,务必向我汇报,得到我的允许……”

        因为回信间隔很短,帕特里克.布雷恩很可能还没离开原本所在,克莱恩未召唤对方的信使,吹响冒险家口琴,将折好的信纸交给了蕾妮特.缇妮科尔。

        …………

        稀稀拉拉的小雨里,休披着一件简陋的树汁雨衣,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盯着斯特福德子爵家的侧门。

        此时,未到傍晚,但煤气路灯已相继点亮,在雨水里散发出一圈圈朦胧的光晕。

        又过了一阵,一辆出租马车从远处驶来,停到了处于偏僻位置的侧门前。

        躲在有遮挡地方的子爵家男仆立刻蹿了出来,撑开了一把雨伞。

        他护着从马车上下来的披斗篷女子,快速通过了侧门,而那辆出租马车停在原地,没有离开,似乎已收了足够的钱。

        休依旧没看清楚那个女子的长相,但她一点也不沮丧,耐心地等在阴冷的雨水里,就像变成了一尊雕像,一动不动。

        她打算一直等到对方出来,尝试跟踪,确认身份。

        这既是她拿到“法官”魔药配方的机会,也关系她前来贝克兰德的目的——调查父亲死亡的真相!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动力,休才将监控斯特福德子爵的事情坚持到了今天,军情九处其他情报人员早就在前面几个月无任何事情发生的状态下,自行结束了任务,就连当初给出这个委托的黄金面具男,也好多周没询问相关的事情了,明显已经不放在心上。

        斯特福德子爵的卧室内,一位秀气美貌的棕发少女身着丝绸睡袍,坐在梳妆台前,发现了宝藏一样摆弄起那些护肤品、化妆品。

        已步入中年的斯特福德子爵穿着男款的睡袍,头发湿漉漉地走到那美貌少女的身后,微笑对镜中的她道:

        “雪曼,你已不需要它们为你额外增添光彩。”

        “这只是一种女性的本能。”叫做雪曼的少女笑着抬手,反向握住了子爵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

        斯特福德子爵温柔笑道:

        “你在摆弄它们时,有一种天真纯净的感觉,呵呵,你让我找回了青春,就像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

        不等雪曼回应,他自顾自说道:

        “我妻子已经过世了好几年,我以为我会一直这么活到蒙主恩召,谁知遇到了你,等过段时间,贝克兰德积累的压力有了释放,我会找机会和你走进婚姻的圣殿。”

        “婚姻……你要和我结婚?”雪曼愣了一下,不敢置信地反问道。

        斯特福德子爵笑了笑道:

        “遇到你是主的恩赐,虽然你出身不够高贵,但我也已经有过一次婚姻,不需要太在意这方面的事情。当然,我也会想办法提高你的地位,嗯,先找一个商人,让他认你做私生女……”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计划,看见镜中的雪曼眼睛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

        “你最让我觉得可贵的一点是,我对你好,你会几倍十几倍地对我好,一点也不掩饰。”斯特福德子爵笑着低头,吻了下雪曼的头顶。

        雪曼张了张嘴,似乎在哭,又似乎在笑。

        直至小雨止住,夜色降临,休终于等到了那个披暗红斗篷的女子出来,登上马车。

        记住马车的特点后,休遥遥缀着,依靠“治安官”的非凡能力和夜晚街道湿漉无人的条件,凭借步行和奔跑跟踪起目标。

        一路从皇后区来到贝克兰德桥区域,以休的体力都快有些撑不住时,那辆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休精神一振,将锁定的目标从马车改成了那名暗红斗篷女子,继续跟踪。

        这个过程中,她略感诧异地发现,那名女子有很强的反追踪能力,时而绕圈,时而借助障碍物做一次停顿。

        不过,这难不倒休,她是经验丰富的“治安官”,耐心地远远跟着,不做靠近。

        就在她直觉地认为那名女子距离最终目的地不是太远,打算追赶上去时,忽然闻到了一股清甜空幽的香味。

        这香味之中,休迷糊了一下,然后彻底失去了目标的踪迹。

        而那香味也消失不见,似乎从未出现过。

        “……”休瞳孔略微放大,没敢再搜查周围,寻找痕迹。

        一间出租屋内,温文甜美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特莉丝看着对镜自照的雪曼道:

        “你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怎么样,这最后一个任务不是太难以接受吧?

        “等到完成,你就可以离开贝克兰德,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雪曼怔了一下,表情变得很是复杂,竟有几分失落,就仿佛突然从美梦中醒了过来。

        她没有转头,嘴唇翕动了一阵才开口道:

        “他说,想和我结婚……”

        特莉丝顿时挑了下眉毛:

        “男人在那种时候的话不能信,这方面,你和我应该都很清楚。

        “他如果真的想和你结婚,就不会防备你,会想和你有个孩子,呵呵,他是这么做的吗?”

        听到她的问题,雪曼的神情一点点黯然了下去。

        特莉丝站起身,笑了笑道:

        “我并不会阻挠你追寻自己的爱情,如果你想将这个任务的期限变成一生,那你该想一想要怎么做了。”

        她轻飘飘地说完这句话,走到门边,离开了这间出租屋。

        下楼梯的时候,特莉丝忽然注视着自己的鞋子,低笑了一声,似讥讽似自嘲般道:

        “爱情……”

        ps:感谢czlb同学打赏白银盟!